第211章:隐逸的杀手/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阁楼的门照样是紧锁着的,林风征得苏雨心的同意后,直接撬开了锁,然后两人一起进了这个阁楼。

这个房间的陈设很简单:一套正常卧室的基本设备,一些健身的器材,最醒目的是房间靠北的墙上,有一个供台,上面放置着一个人的照片。

看到照片,林风立即就意识到她是谁了,而一旁的苏雨心再也控制不住了。

“妈妈!”苏雨心快步走到供台前,对着照片轻声道,继而止不住地抽泣起来,一时间泪如雨下,很快就湿了她的胸前衣衫。

那正是苏雨心的妈妈秦慕雨的照片,苏雨心看到妈妈的照片,自然无法控制住,一瞬间,心中所有的情感都随着眼泪奔涌而出。

她放声哭了起来,这时候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她的情感流露。十年的时间里,爸爸和妈妈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中,只有在梦中,她才能看到他们的慈爱的笑脸。

她很想妈妈,但是她也知道,妈妈已经永远离开她了,不可能再见到她了,就算她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但这就是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林风静静地看着苏雨心,他没有刻意地去劝阻安慰她,他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让苏雨心宣泄一下吧,对妈妈的思念,苏雨心应该压抑在心中很久了,她真的需要尽情地哭一场。

林风的目光又凝聚到了那张照片上,正如苏雨心所说,她和妈妈长得真的很像,一样的天使面孔,一样的眼神,此刻林风看着苏雨心,仿佛觉得照片上的那个人走入了现实。

似乎苏雨心不仅仅是她生命的延续,还是她的另外一种存在方式。

虽然林风知道,这个人已经死了,就在十年前的那场剧变中死去了。而那场剧变,唐建豪是其中的主谋,就算他不是杀死秦慕雨的直接凶手,也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想到这儿,林风的心中对苏雨心的愧疚感更强了,他不知道这一切到底能不能化解,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好好对这个女孩,不能让她受任何伤害了。

苏雨心哭了一会儿,这才渐渐止住,林风轻轻走上前,安抚了她一番。苏雨心扑到林风怀中,泪眼婆娑地道:“我不是个好女儿,这么长时间我都没去看过妈妈。”

苏雨心说的是实情,但也是她的无奈,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妈妈的墓地到底在哪儿。自从和妈妈失散后,她很快被人救走,然后就得到了妈妈死去的消息,那时候的心理阴影,至今还存留在她的心中。

林风轻搂着苏雨心,然后拍了拍她的后背,在她耳边轻声道:“好了,都过去了,你妈妈可不希望看到你伤心。乖乖的,给你妈妈磕几个头吧!”

一边说一边帮苏雨心擦掉眼角的泪,苏雨心顺从地点了点头,然后跪在地上,对着妈妈的照片磕了三个头。

林风轻轻地走到供台前,仔细扫了几眼。供台上的照片后是一个牌位,上面写着:恩师母秦慕雨之位。

看到这个牌位,林风疑惑起来,很明显,这个牌位是其他人订制的,绝不是苏鹰石,因为这个人,称呼秦慕雨为师母,也就是说,这个人称呼苏鹰石为师父。

这让林风更疑惑起来,他忽然意识到,苏家已经没有人来了,这个地方怎么会出现秦慕雨的牌位和供台呢?

想到这儿,林风下意识地望了望四周:这个阁楼房间很大很开阔,除了正常的家具外,大部分地方都是空旷的,还有一块是专门的练功区,不但放置着各种健身器材,还吊着沙袋等物,而且东西都有使用痕迹,一点都不像很多年都没用过的样子。

当他的注意力再转到供台的时候,更是吃了一惊:整个房间的家具和器材,都蒙上了一层灰,但是供台上却非常干净,干净得都有点不正常,好像经过了精心打理。

而事实上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个供台被打理过,而且时间不长,甚至可以说就是几个小时前的事情。

因为林风发现,供台的香炉里竟然有新鲜的香灰,而房间的空气中,隐约还弥漫着一股香灰的气息。

这些情况在刚进来的时候,因为注意力被转移,所以他一直都没注意到。现在突然间的发现,才让他感觉到了有些不同寻常。很明显,事情就像他预料的那样,这里之前有人来过,并且时间很近。

“刚刚有人来过这里拜祭过秦慕雨!”林风暗自在心里道,这是他看到眼前这些现象后,得出的一个结论。

苏雨心的心情平复了一些,林风轻声对她问道:“雨心,这里住着的人,是你爸爸的徒弟,你没有印象吗?”

“没有,小时候我家只有我们一家三口和几名佣人,我不记得爸爸有什么徒弟住在家里!”苏雨心如实道,这个阁楼上住的人,她的确没有见过,因为苏鹰石根本就没让她上过这个阁楼。再加上她当时年纪很小,也就没太在意这些事情。

不过林风之所以对这个产生了重视,是因为他隐约觉得,这其中似乎有隐情。十年的时间,即使是一个小男孩,也足够让苏鹰石这个杀手组织头领,调教成一流的杀手了。

这个人的存在,对于林风来说是一个不安的因素,因为苏鹰石报复的对象,很可能是唐建豪,这个隐形人物的存在,的确是一种莫大的威胁。

而且林风很敏锐地判断,这个人绝对不是仇天,苏鹰石的手下,有另外的杀手!

“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苏雨心美眸闪动,担心地对林风问道。

“没事,随便问问!”林风笑着道。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窗户边有个影子一闪而过,不经意间,恰好被他捕捉到了。

林风几乎想也没想,一个箭步窜到了窗户边,打开窗户向外一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他自信自己的速度已经很快了,这么快的速度之下,应该没有人会来得及进一步躲闪,在这样的阁楼上,这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了林风?”看到林风的反应,苏雨心吓坏了,慌乱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感觉窗户边有人在偷看我们!”林风道。凭他的直觉,他感觉不是自己神经过敏了,他感觉就是有人在外偷窥他们。

苏雨心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林风身旁靠了靠,秀眉一蹙道:“你说得好吓人,是不是真的啊?”

林风笑了笑道:“也许是我太过敏感看花眼了!”

他心里很疑惑,虽然他确定是有人,不过如果是真的,那人的速度真的快到了一种极致,仅是这方面的功夫就不在自己之下啊!

“林风,我们走吧,今天就到这里,现在我想回去了!”苏雨心对林风道。

林风道:“你不打算多呆一会儿吗?你也不经常回来的,可以多呆一会儿,放心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你不要顾虑什么。”

苏雨心道:“我知道,但这次就到这里吧,能带你来我家,我很开心。以后有你陪我,我可以经常回来啊,你会陪我的对吗?”

林风点了点头,然后拉住苏雨心的手道:“当然了,只要你喜欢,我就陪你回来,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回来的!”

苏雨心笑了笑,然后林风就拉着她准备走。

“等一下!林风!”苏雨心道,然后停下了脚步,目光望着供台的方向。

“怎么了?”林风关切地问道。

“这一次,我想拿走妈妈的照片,这可能是我唯一能够看到妈妈的方式了。”苏雨心伸手指着供台上秦慕雨的照片,轻声地道。

林风点了点头道:“你想拿走就拿走吧,在你身边,它会被保存得更好。”

苏雨心默默点了点头,然后小心地取过了供台上放置的照片,捧在了怀里。

两人一起下了楼,把所有的门都按照原来的样子锁好,然后上了车,轻缓地驶离了苏家别墅。

三楼顶的阁楼上,一个人正站在阁楼的墙角,静静地看着林风的车驶离……

林风按着来时的路线,开着车返回了市里,苏雨心抱着装着妈妈照片的相框,静静地倚在林风的肩膀上,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种感觉,这大概是她最喜欢的感觉吧。

林风将苏雨心的那张银行卡拿了出来,递到她手中,苏雨心感觉到了后,随即问道:“有没有花完,有没有想着给我留下一点呀?”

林风道:“一点都没动,这是你的心血,我不忍心去花它,所以还是把它送还给你吧!”

苏雨心拿过林风的手,然后又把银行卡送还到他手中,道:“还是放在你那吧,你帮我保管可以吗?算是我们共有的吧,我们都好好挣钱,往里面多存一些,然后你带我一起周游世界。”

林风怔了一下,苏雨心立即道:“答应我,你答应我,就算你骗我,你也要答应我!”

苏雨心知道,林风终究还是和唐蕊在一起的,而唐蕊,不太可能会接受她,任何女孩都一样,怎么可能愿意让别人来分享自己的爱呢!

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吧,唐蕊是不可能接受自己的,她只会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威胁到她的敌人,她对自己的目光和态度,从来就没有过友好。

这便是苏雨心的善良,她不会问林风到底喜欢她还是喜欢唐蕊多一些,也不会问两人同时落水先救谁这种无聊问题。她只想能够很正常地和林风在一起,并且还不影响林风和唐蕊之间的关系。

“好!听你的吧!我帮你保管,我们一起努力!”林风拿过银行卡,然后牵着苏雨心的手,两个人的手紧紧牵着,似乎在互相传递着某种能量。

苏雨心大概还不知道,林风还从来没有这样牵过唐蕊的手,也没有这样牵过任何女孩子的手。现在他最习惯的牵手感觉,其实正是苏雨心的手带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