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精神上折磨他一下/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义务?听到这个词,林风笑了笑,他自然知道程雅诗又在表述她的那一层含义了:对于林风来说,只有为唐蕊做的一切,才是他的义务。

“燕京比东海冷多了,去的时候要多穿点衣服!”林风用一种关切的语气对程雅诗道。

“我会的,谢谢!”程雅诗道。

“还有,别再深夜出去买醉了!那个确实不适合你!”

程雅诗愣了一下,抬眼看着林风正色道:“我没有买醉的理由,就算有,我就那么没有自制力吗?”

“那再好不过了,祝你一切顺利!时间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林风对程雅诗道。

程雅诗点了点头,她还想说些什么,只是话到了嘴巴,最终还是说不出口。她看着林风上了车,自己上了自己的车,各自启动了车。

两辆车,一灰一白,向左走向右走。

第二天一早,唐蕊便接到了一个让她烦闷的通知:作为杀死徐世杰的连环杀手那件案子的目击证人,她还需要去警局再录一份口供。

唐蕊自然不想去,不过警局的领导打电话请示了唐建豪,恳请他理解配合他们的工作,唐建豪索性给了对方一个面子,于是派了康伯送林风和唐蕊去一趟。

开车到了警局,接待他们的仍然是关欣,因为这件案子的嫌疑人和杀死汪少凯弟弟的很可能是同一人,所以汪少凯对这个案子也很重视,他通过关系挤进了专案组,坚决要亲自参与这个案件的调查。

唐蕊对来警局配合调查这类的本来就很抗拒,她可不想再回忆起那个可怕的夜晚了,所以在调查过程中,她显得很不配合。

关欣早就知道唐蕊会这样,所以这一切并没有在警局进行,而是约在了一个茶楼里,努力让一切在一种轻松的环境下进行。

这案件的侦破结果对汪少凯来说十分重要,再说他憎恶林风,所以对唐蕊自然没有好感。而且,唐朝集团在几个大项目上的竞标都压倒了汪氏,汪少凯是个心胸狭窄的人,这一切让他对唐蕊几乎也达到了一种憎恶的程度。

面对唐蕊一直以来的应付和不配合,汪少凯恼火了,指着她的鼻子怒道:“小贱人,你他妈给我老实点,再不好好配合,信不信我拘捕你!”

“你妈才是贱人!”唐蕊还在那磕着瓜子,听到汪少凯骂她,顿时火冒三丈,直接端起茶杯就准备将茶水泼洒到他脸上,被一旁的林风伸手按住了。

“汪少凯,你这是警察说出的话吗?失去理智了你?”关欣皱眉懊恼地对汪少凯道。

“禽兽哥,他骂我好难听,你替我报仇,打掉他的门牙!”唐蕊气得咬牙道,长这么大还没人这样骂过她呢!警察又怎么样,本小姐管你是什么东西!

汪少凯看了看林风,挑衅地对他道:“怎么小子?想动我是不是?我想在这之前,先让你了解一下袭警是什么罪!”

他看着林风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轻蔑,在他看来,这小子不过是个小保镖而已,真想不通他有什么资格和他们一起坐在茶桌上,还不是仗着唐蕊的佑护,或者说,是关欣对他的照顾。

想到林风和关欣之间的那种暧昧,汪少凯便又是一阵恼火,嫉妒产生的怨恨是最重的,所以他对林风的怨恨才非常深,上次没能干掉林风,反而加深了他和关欣之间的感情,着实让他一直心存恼火。

“现在是警方办案时间,你有什么资格呆在这儿,马上给我滚出去!”汪少凯指着林风的鼻子继续骂道。

汪少凯话刚说完,便是嘭的一声,眼前飘过来一道拳影,接着他就感到鼻子一热,鼻孔中像有虫子在蠕动一般,伸手一摸,手指上一片殷红。

“打我?你敢袭警!”汪少凯惶恐地道,伸手就去摸身上的枪,随后才想到今天不是执行任务,枪根本就没带在身上。

林风站立在那,就像什么没发生一样,鸟也没鸟汪少凯,只是转头很淡定地对唐蕊道:“调查结束了,让康伯送你回去吧!”

“禽兽哥,你袭警了!”唐蕊忽闪着美眸道。

“他骂你了,受点惩罚而已!”林风轻描淡写地对唐蕊道。

关欣见林风伸手就把汪少凯鼻子打流鼻血了,当下也吓了一跳,虽然她看不惯汪少凯刚才的行为,但是林风这一下,袭警确实是成立的。

“林风,你干什么?为什么动手打人!”关欣秀眉一蹙对林风道,接着望了望汪少凯,从身上拿出纸巾递给他。

“打电话叫人拘捕他,告他袭警!”汪少凯擦着鼻血,气急败坏地嚷道。

关欣道:“算了吧少凯,都是你态度不好在先!”

林风道:“不用了,我跟你去警局,不过,你要先为你刚才骂人给唐小姐道歉!”

汪少凯此时已经火冒三丈了,情绪非常激动,巴不得把林风直接给撕了,要他给唐蕊道歉,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道歉?白日做梦!”汪少凯面对着林风和唐蕊站立,捂着流血的鼻子道,一边道一边琢磨着怎么让林风的袭警罪名成立,到时候好好整整这小子。

他根本没看到,他的话刚说完,一粒白色的开心果像子弹一样疾飞而来,直接打在他的膝盖上,刹那间他只感到双膝一软,再也站立不住,竟然直接对着面前的林风唐蕊两人就跪了下来。

汪少凯这腿酸软的,一跪之后一时竟还站不起来,这下窘得额头冒汗,费了半天劲才狼狈的扶着桌沿站了起来。

关欣倒是想去扶他,但看到汪少凯狼狈的样子,她居然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然后嗔怪地看了一眼林风,她当然知道,这肯定又是林风搞的鬼了。

唐蕊也格格地笑了起来,林风冷冷地看了汪少凯一眼,默默在心里道:“这只是小惩罚而已,我老婆也是你能骂的吗?”

“好了,虽然你很王八地骂了人,但是道个歉就行了,没必要行这么大的礼!”林风看着已经气炸了的汪少凯,调侃着对他道。

汪少凯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他的忍耐力是比较小的,现在几乎已经到了极限。

林风笑了笑,转脸对唐蕊道。“人家都给你下跪道歉了,就别跟他计较了吧!”

唐蕊解气地点了点头,白了汪少凯一眼,然后对林风道:“我们走吧,本小姐一秒钟也不想呆了,我竟然和这种人相隔不到一米地呆了这么长时间,想想就恶心!”

林风道:“让康伯先送你回去吧,我跟他们去趟警局!”

“还去警局做什么?”唐蕊眨着美眸不解地道。

“大小姐,我袭警是真的啊!跟他们回警局喝咖啡啊!”林风道。

唐蕊拍了拍林风的肩膀道:“哼!不管怎么样,在我看来你做的是对的,放心吧,我回去告诉爹哋,没有人敢拘捕你!”

唐蕊说完转身就走,林风目送她下了楼,上了康伯的车缓缓驶离。

汪少凯今天可谓丑态尽出,尤其是刚才的那一跪,直接让他无地自容,看到关欣诧异讥讽的目光,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而他实在想不通,自己那时候怎么突然双腿发软,给他们行了这么大一个礼。

关欣虽然觉得好笑,但她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林风打了汪少凯是真的,汪少凯要走关系给他安个袭警的罪名,完全是可能的。

“你怎么还不走?真想拘留你十天半月的吗?”关欣走上前,推了一下林风,没好气地对他道。

林风没有回答她,关欣很生气,却又拿他没办法:这家伙,真的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不一会儿,几名接到汪少凯通知的警员便到来了,看到汪少凯鼻孔里塞着卫生纸狼狈不堪的样子,当即问道:“汪队,怎么了?”

“把这小子扭送到警局,他涉嫌袭警!”汪少凯气急败坏地道。

林风淡然地笑了笑,关欣看着他的样子,无奈地叹了一声,眼下她想帮忙也帮不上了。

“别担心,也不是什么大罪,十天半月就能出来的,想我了就去看我!”林风对关欣道,一边说一边走到关欣身旁,做了一个让关欣很无语的大胆举动。

他轻轻揽过关欣的脸,快速地在她俏丽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伸出一只手,大方地在关欣挺翘的美臀上摸了一把。

这一切都是当着众警员面的,汪少凯更是看得一清二楚,如果现在他有一把杀猪刀,他指定会直接就朝林风掷过去。

关欣先是一阵迷惑,随后便浑身一阵燥热,咬着牙狠狠地瞪了林风一眼。不过随后她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押着林风上了车。

以林风的身份,警局根本没法给他定什么罪,回去后就给释放了,康伯已经把车停在门口等着接他回去了。

汪少凯感觉自己今天遭受了奇耻大辱,但这也没办法,他开始觉得,他过于低估这个保镖的实力了,认识到这其实是一个很强大的对手。

“林风,你今天是什么意思?”关欣送林风出警局,当下懊恼地对林风质问道。林风的一吻一摸都被好几名警员看在了眼里,现在警局里已经盛传,她这枚警花已经被保镖采摘了。

“你不喜欢吗?是不是要给我定非礼警察的罪!”林风笑着道。

关欣道:“是又怎么样,非礼警察比你袭警还严重!告诉我,你到底什么意思!”

林风道:“给那个姓汪的一点颜色看看而已,他骂人太难听!”

“唐蕊是吗?可是你打他了也整他了,算是给唐蕊报仇了吧,你不要太过分了!”关欣不悦地道。

“错了,那是给我报仇,你忘了他也骂过我,很难听!”林风道。

“那你对我……干什么?”关欣纳闷地道,汪少凯骂了你,你就要亲我脸摸我屁股吗?这是什么逻辑。

林风道:“看得出,他对你一往情深,精神上折磨他一下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