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纯粹聊天/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唐建豪就给林风交代了一个任务,让他代表自己,去燕京参加一个业内精英的盛会,其实就是一场私人的聚会。

林风现在了解岳父大人在这方面的性格了,他一贯奉行低调行事,对于这种聚会,他一般是能推就推,实在推不掉的,他才会派个人代替自己去。

比如上一次德高望重的李青河的寿诞,唐建豪本人也没有出面,而是派林风替自己前去。

唐建豪这次给林风安排了个唐朝集团副总的虚职,以集团副总的名义前去。

“我也要去,好久没去燕京了,上次根本就没玩够!”这是唐蕊听到林风要去燕京后的第一反应。

不过这一次,李思瑶没有配合唐蕊,她表示这几天家里有事要回家,没时间陪唐蕊他们去燕京。

李思瑶的态度让唐蕊有些吃惊,不过李思瑶一直坚持,唐蕊也没办法,但即使这样,她还是坚持要和林风一起去燕京。

简单准备之后,当天上午他们就出发了,坐骑是上次他们开的那辆路虎。到达燕京的时间是晚上八点,两人随即入住位于国贸的一家商务酒店。主要是因为这里距离聚会举办的地方近,不至于因为燕京交通的拥堵而造成时间耽搁。

“先生,小姐,请问要几间客房?”前台接待小姐问道。

林风“两”字还没出口,唐蕊即抢先道:“要一个双人间就可以了!”

“好的!请两位出示一下身份证!”前台小姐道。

林风把两人的身份证递了上去,然后前台按照唐蕊的要求,迅速给开了一间双人的豪华间。

随后,林风拿着房卡,然后两人一起进了电梯。

“那个……我是为我家公司节约成本,才只开一间房的,你不许胡思乱想!”唐蕊对林风强调道。

林风笑了笑,心道平日里一掷千金的唐大小姐,什么时候学会这么节约了?

用房卡开了房间的门,看到房间的情形后,唐蕊不禁努起了小嘴:这是一个带独立卫浴的豪华标准间,房间基调暧昧,一眼望去最醒目的,就是房间里那张宽大舒适的双人床。

“怎么只有一张床?”唐蕊秀眉一蹙道。心道是自己理解错了吗?双人间怎么只有一张床呢?不应该是两张独立的床吗?

林风想说有关系吗,我们又不是没在一张床上睡过。不过一想到那次的经历给唐蕊造成了一些伤害,他怎么也没有说出口。

“没关系,反正床肯定给你睡!”林风笑道:“坐了一天车累了吧,洗了澡早点休息,等明天的聚会结束,再陪你出去玩!”

“嗯!”唐蕊顺从地点了点头,然后从旅行包里找出洗漱用品和睡衣,去洗浴间洗澡去了。

唐蕊似乎是吸取上次的教训了,怕勾起林风禽兽的欲望,所以这次带的是比较保守的睡衣,不像上次那么性感暴露。不过唐蕊与生俱来的那种惊艳是掩盖不了的,无限的风情和魅惑,还是在出浴之后尽显出来。

没办法,女人的诱惑,表现最强烈的就在那几个时候,从某种程度上说,出浴后的美人,是最具诱惑力的,那一刹那的芳华,似乎将美人全身所有的风情元素都挤压得挥发出来。

唐蕊急匆匆地上了床,然后用被子将自己的身子裹住。

林风冲了个澡出来,即看到唐蕊还没有睡,抱着笔记本电脑在那看起了电影,不时地被电影中的搞笑情节逗得咯咯笑,不知道她是不是想通过这个,转移下自己的注意力。

毕竟她和林风单独相处共度一夜的情况很少,充其量这才第三次,她似乎还没找到什么合适的方法,来应对这种尴尬。

林风连续开了大半天的车,当下有点累了,他很自然地掀开被子的一角,然后就睡到了床上,不过床很大,他和唐蕊保持着一段距离。

唐蕊嗔怪地望了望林风,心道本小姐同意你睡床上了吗?而且还直接钻本小姐被窝里。不过转念一想,唐蕊又觉得这似乎又是天经地义的,自己不是承认了林风的身份了吗?再多的抗拒,不是自欺欺人吗?

可是,唐蕊对林风的那种抗拒,却一直是存在的,这是唐蕊特有的大小姐性格造成的,强烈的逆反心理、自我保护心理。

其实她相信林风一直是尊重自己的,那一次的伤害,她也准备努力去淡忘了。而对于林风,她的好感一直在上升,她很欣喜自己终于能够对一个人有感觉了。而同时她又感到害怕,她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她把自己的心完全交给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却辜负了她。

这对唐蕊来说,是不可接受了,或许会让她永远不再相信爱情。

“你睡着了?”唐蕊看着闭着眼睛仰面睡着的林风,小心地对他问道。

“没有,在想一些事情!”林风睁开眼回道。

唐蕊道:“先别想了,我现在睡不着,你陪我打发时间!”

“可以,你想怎么打发?”林风点头道。

唐蕊想了想,然后道:“陪我聊天,给我讲讲你以前的事情,越多越好!”

林风坐起了身,对唐蕊笑道:“怎么突然间对这个感兴趣了?和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你从来没有过这个要求,今天怎么想到要去了解我的过去。”

“我不知道,也许是我今天无聊时间多了吧,没其它更好的打发方式!”唐蕊道。其实她已经不经意地觉得,自己是因为从心里接受了林风,所以才会这样的。

真正关心一个人,就会关心他的一切,所以才会探究他的过去。就算唐蕊不想承认,这个事实是改变不了的:她的心已经渐渐地被林风占据了,她不想这样似乎都不行。

林风笑道:“我的故事听了,只会让你感觉更无聊!”

唐蕊挺起胸,柳眉一竖道:“你哪来这么多借口,你到底说不说,不愿意说拉倒!”

林风笑了笑,随后便对唐蕊讲起了自己的故事:林风对于自己的记忆,大概就是从被刘老头收养那时候开始的。对于自己究竟来自哪里?父母是谁?为什么会被刘老头收养?林风一无所知。

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自己的一个完全独立的个体,和这个世界似乎都没有任何关系,直到刘老头告诉他和唐蕊之间的婚约,他才改变了自己之前的认知,至少,自己不是个完全被摒弃的人。

在他的印象中,刘老头是个对他要求极其严格的人,他一手将自己打造得拥有了不俗的实力,并且给自己提供了很多实践的机会。当然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林风都认为那些所谓的实践任务,只是刘老头的赚钱机会而已。

在和刘老头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林风不止一次向他询问过自己的身世问题,不过每一次,都逃不过刘老头的鞭打,似乎他要用这种方式来告诫林风以后都不要问这个问题。

不过随着林风年龄的增长,他再向刘老头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刘老头不再以鞭打来回答他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淡淡的一句话: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一切的!

刘老头告诉林风:你想知道真相,就应该由你自己去探查知道,而并不应该是由我来告诉你!

无论林风怎么开口,刘老头的回答永远是这句话,后来林风也就问得少了,直到刘老头告诉他和唐家订婚的事情,让林风来到了东海。

他知道,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唐建豪,是真相的另一个知情者,他知道着刘老头知道的一切,甚至比刘老头知道的更多。

可是林风又觉得,自己暂时也不太可能从唐建豪口中获知什么。他总感觉,这个未来岳父大人,似乎有意无意地回避着自己,来唐家几个月了,他和自己接触得很少,仅有的单独谈话,也是在自己获知了他和苏鹰石之间的恩怨之后,那一次的谈话,让他知道了唐建豪的过去。

所以对于林风来说,他的过去就是一个谜,他对过去的记忆,除了紧张的生死冒险和安静和谐的乡村生活,剩下的便是这个一直困扰他多年的谜团了。

很多次,他都在那个安静的湖边,对着苍穹大声发问:我是谁?

唐蕊听得很入神,很显然被林风的叙说完全吸引进去了,虽然她先前也知道林风其实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但这一次林风带着煽情的叙说,显然触动到了她。

“不知道你的爸爸妈妈是不是还活着,你有想过有一天要找到他们吗?”唐蕊忽闪着美眸,对林风问道。

林风道:“他们应该是已经不在人世了,这是别人对我强调灌输的,我没办法去证实。我不止一次地想过,以前甚至每天都要想一次,但是现在,我更加相信刘爷说的,终有一天我会知道的,所以我只是耐心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唉!我和你一样,我从来都不知道我妈妈怎么就没了,这个问题我也问过我爹哋,可是爹哋从来都不回答我,只是要我忘了妈妈,不要多问!渐渐的我问的也少了,因为我知道,爹哋是不会回答我的,大概是怕我伤心吧!”唐蕊轻舒了口气,喃喃地道。

林风点了点头,他当然能感觉到唐建豪对唐蕊的那种爱,所以他一定不会让唐蕊的脑海中有任何让她伤心的内容。

而对唐建豪的过去,唐蕊是一无所知的,唐建豪要求过林风替他在唐蕊面前保密,就是害怕父亲的伟大形象崩溃,给唐蕊造成莫大的伤害。

林风答应了唐建豪的请求,他是出于对父爱的尊重,尊重唐蕊的父亲,尊重自己死去的父亲。

“聊了这么久,你不困吗?”林风看了看唐蕊的俏脸,轻声对她问道。

唐蕊道:“有一点点,不过,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

“说吧!”林风对唐蕊道。

唐蕊道:“那一次,你为什么那样对我?只是因为你需要吗?”

林风一怔,他当然知道唐蕊说的是什么事了,那是他们第一次同床的时候,林风强迫唐蕊为自己做了一些事情。

不知道唐蕊现在问这个问题,是不是对自己的一种提醒,毕竟这又是一次同在异地,两人同床共枕。

林风当然是有原因的,事后他也想给唐蕊一个解释,但是唐蕊对那件事情一直比较抗拒,他也就没有再提起了,其实他一直都没有忘记要给唐蕊一个解释。

“我不是要你现在就回答,只是希望你有一天能回答我!好了,晚安!”唐蕊对林风道,说完钻进被子里就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