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苏雨心的掩饰/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望着老者的目光,感觉到他双眼释放出的喜悦和惊愕,林风只能用一种同样惊愕的目光和他的目光对撞。

愣了许久,林风才道:“老先生,您确定没有看错?你是说我长得很像林风?”

老者望着林风,随即自嘲地笑道:“像!太像了!不过老头子我不会认错,你不是林风,呵呵!你和林风还是不一样的!”

“哪儿不一样?”林风问道。

老者道:“你太年轻了,虽然林风和你的年纪相当,但他不像是你这个年纪的人!”

林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通过先前和那个“林风”之间的对峙,他也能感觉到那个“林风”的狡诈老练,甚至是深不可测。

“老爷,您该吃药休息了,医生嘱咐您最近要多休息!”一名佣人走上前,对老者道。

林风见状,也就不便再打扰了,虽然他还有不少疑问。他起身道:“老先生,您休息吧,这次真打扰了,改天我再来看您!”

“也好!等我身体好些,你带雨心一起来做客,很多年没看到那姑娘了,改天我好好招待招待你们!”老者对林风道。

随后,林风和老者道了别,离开了老者的家。

林风漫不经心地开着车,车窗外依旧下着小雨,雨刷器轻轻地摇动着,将挡风玻璃上的积水扫去。

林风开得很慢,呆呆地看着前方的雨幕,思索着什么。这种感觉就像在一个平坦的道路上前行,已经发现了目标近在眼前触手可及了,但通向目标的路却断开了,衍生出另一条陌生的道路,崎岖充满荆棘,蜿蜒曲折而且不知道延伸到什么地方,顺着它什么时候才能抵达目标!

唐天就是“林风”这一推测,现在已经被证实是错误的了,这个世界上似乎的确存在着一个人,和自己有非常相似的特征!

正如那个“林风”自己说的那样:他是林风的影子,是林风在这个世界上的另外一种存在方式!

林风停下了车,拿出手机,给苏雨心打了一个电话,已经几天没有和苏雨心联系了,短短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情,林风担心着苏雨心的安全,同时他觉得,那个“林风”和苏家,或许真的存在某些特殊的关系。

接到林风的电话,苏雨心吓了一跳,这几天她最担心的,就是林风找她。她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这种状态,很难不让林风看出什么。

她遭受到那种境遇,就算全世界都知道了,她也不愿意被林风知道。如果可以的话,她更愿意一直对他隐瞒下去,最起码在他的印象里,她一直会是一个完整而纯洁的女孩。

她想挂断林风的电话,因为她真的很害怕这个时候听到林风的声音,手机响了很久,她才鼓起勇气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苏雨心咬了咬牙道。

“雨心,是我!这几天我去了躺燕京,刚回来不久,你还好吗?”林风柔声对苏雨心问道。

苏雨心:我……很好!谢谢你!

林风: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吧,有些事情和你说一下。

苏雨心:(大惊)不好!不是!我……现在也在外面呢,等我回来再说吧。

林风:你在哪儿?

苏雨心:在外面旅游,和袁琳老师一起,还要过好几天才能回来。

林风:好吧,快入冬了,天气越来越冷了,要多穿点衣服。

苏雨心:嗯,我会的,你也一样。

林风:我想你了,你也一样吗?

苏雨心一怔,眼泪止不住夺眶而出,她赶忙咬住自己的手指,这才确保自己不会哭出声来。

“嗯!”苏雨心艰难地作了回答,虽然只有简单地一声应答,但她却努力了很久才顺利地回答上来。

“那我先挂了,回来记得给我打电话!好好照顾自己!”电话那端的林风道。

苏雨心点了点头,咬牙艰难地道:“好!你也一样!”

电话挂断,苏雨心瘫坐沙发上,抱着靠枕伤心地哭泣起来,泪如雨下。

没过多久,仇天便来看望苏雨心了,苏雨心之前跟他请了假,表示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不能去上班,希望他把人员安排一下。

仇天感觉到苏雨心这两天状态不佳,尽管在他面前,苏雨心极力掩饰着什么,但仇天还是能看出来她遭受了什么打击。当然他想得更多的,是苏雨心和林风之间又遭遇了感情挫折,眼下似乎只有这个才会让苏雨心伤心欲绝。

“小姐,今天感觉好点了吗?”仇天注意到了苏雨心脸上的泪痕,他轻声问道。

苏雨心道:“嗯,已经好多了,天哥,你这几天有时间吗?”

仇天道:“我的时间比较自由,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说吧!”

苏雨心道:“我不想呆在家里了,你带我出去散散心,可以吗?”

“这也是我正准备要对你说的,看得出你心情非常不好,应该出去散散心,今天的雨中午的时候就会停,天会放晴,我带你出海吧!”仇天对苏雨心道。

苏雨心轻轻地点了点头,仇天随即打了电话,叫了苏雨心喜欢吃的外卖,让苏雨心吃完午餐后休息一会儿,然后他会带她和袁琳一起出海。

经过仇天长时间的调理,袁琳的恐水症已经好多了,这几天她必须好好陪着苏雨心,所以当然会和他们一起出海。

苏雨心出去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散心,也是为了不欺骗林风,因为她告诉林风,自己在外面旅行。

这也没什么准备工作要做,仇天的游艇上什么都有,只要她们直接去就行了。中午的时候,几人上了仇天的游艇。

给她们开船的,仍然是上一次给她们开船的那位“石伯”,当然了,两位女孩都不知道这个“石伯”的真实身份。

苏鹰石虽然身在海外,但心里非常挂念苏雨心,这也是他为什么一次次涉险来到东海偷偷看望苏雨心的原因。

这次他是听仇天说苏雨心这两天情绪很低落,他特意又以这种方式来看她了。虽然苏雨心尽力地让自己保持一份愉快的心情,但苏鹰石还是能看出她强作欢颜之下,隐藏的哀伤和失落。

“雨心,很高兴又见到你,还记得我吗?”苏鹰石笑着对苏雨心打招呼道。

苏雨心礼貌地笑了笑道:“嗯!记得,你好石伯!”

“你好,雨心,今天出海准备去哪儿?”苏鹰石对苏雨心道。

苏雨心道:“我也不知道,就是天哥带我出来散散心,随便他吧!”

苏鹰石道:“东海这一片,阿天肯定没我熟,你要是信得过石伯,石伯带你去一个地方,肯定是你喜欢的!”

苏雨心点了点头,随即道:“不是长兴岛吧?”

长兴岛,苏雨心现在真心不想去,那里承载了她太多的记忆了,和林风的记忆,这个时候到那里,只会让她更加伤心。

苏鹰石怔了一下,随即道:“不是长兴岛,比它远得多,但是开这种游艇要不了多长时间也能到,愿意去吗?”

苏雨心淡淡地一笑道:“那听石伯您的吧,麻烦您了。”

现在这个情况下,苏雨心也没有心情去挑选地方,她只想暂时远离东海,远离一切让她伤心的东西,希望无尽的大海,能够帮她洗去那段痛苦的记忆,洗掉所有的痛苦。

仇天和袁琳呆在船舱里,并肩坐在舒适的沙发上,袁琳的脑海里,也有一段记忆:那个夜晚,在卫生间里的洗手池边,她和林风发生了一些事情。

虽然他们并没有直接发生关系,并且那还是在药物的驱使下,但自己和林风的那种亲密也是很过头的。袁琳明白,自己和林风之间不可能,所以她现在已经基本接受仇天了。

那件事情,让袁琳面对仇天的时候,心里有了点负罪感。这些天,她也一直在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心理。

“你好像有事情瞒着我?”仇天转眼看了看身旁的袁琳,直接对她道。

“啊?没……没有,哪有?你瞎说什么啊?”袁琳吓了一条,慌乱地道。她正在想着那天和林风的那个事情,仇天突然这么一说,她不由得紧张起来。

“干嘛这么慌乱?你的眼神好像出卖了你!”仇天道:“还是直接告诉我吧,谎言被拆穿了还隐瞒,就很没意思了。”

袁琳脸一红,那个事情,她不准备告诉仇天的,永远都不告诉,她可不想仇天因为这个和林风产生什么矛盾,甚至是反目成仇。

“告诉你没有啦,你干嘛怀疑我?”袁琳皱眉对仇天道。

仇天抓住袁琳的手,轻声道:“你和雨心一样,都是不会撒谎的女孩,所以你们撒谎了根本就隐瞒不住。快告诉我吧,我的职责你是知道的,我必须保护好雨心,我只想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啊?!”袁琳一怔,她这才意识到,原来仇天问的是这个。

“没……没什么啊,她只是身体不舒服!”袁琳支支吾吾地道,她的确不会撒谎,也不知道怎么瞒住那个事实。

仇天道:“要怎样你才肯说?是不是要我强吻你?”

“啊?你敢!讨厌,我生气了!”袁琳一听惊道。和仇天相处这么长时间,现在也算接受他了,但除了偶尔牵牵手之外,还没有过任何亲密举动。

之前和仇天好的那些女孩,几乎都是和仇天认识不几天就被他哄上床了,唯独现在对袁琳,仇天没有那样,她似乎是个另类,或者说,仇天遇到了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一个可以取代他逝去的真爱的人。

“告诉我吧,到底因为什么,让雨心这么伤心?”仇天牵住袁琳的手,轻声问道。

袁琳犹豫了一下,随后还是决定告诉仇天,她之前就有这样的决定了。虽然她答应过苏雨心替她保守秘密,但是袁琳却决定这不一定是个正确的决定。她也不忍心这些事情,让苏雨心一个人默默承受,而且处理事情,仇天比她们周到得多。

袁琳轻叹了一声,轻声道:“唉!我就知道应该瞒不过你的!雨心她……她被人强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