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你为她负责吗/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欣很快理智地觉得,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要相信这个结果了。她做警察,当然明白证据是不会骗人的这一道理。

她既不解又愤怒,她可是答应过自己,找到那个人之后,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去一招绝后撩阴腿让他变太监。

不过,这个人实在太特殊了,特殊到关欣根本就没认为他和本案有任何关系。她思索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先去见苏雨心。

说实话,这个结果让关欣脑子都有些迷糊了。她甚至怀疑林风是不是个道貌岸然的变态狂,对这种强奸游戏有特殊的癖好。

海景天城对面一家咖啡厅内,苏雨心和关欣见了面,从今天关欣急匆匆打电话约见她,苏雨心就知道应该是那个事情有结果了。她有些期待,又有些紧张,其实她真的很不愿意再去面对那件让她痛苦的事情。

“关警官,是那个……有结果了是吗?”苏雨心轻声地问道。

关欣静静地看着苏雨心清澈的眼睛,她知道这个女孩是不会说谎的,她是个完全不知情者,这件事情有任何蹊跷,都应该在林风身上。

“是的,雨心!而且,我也知道他在哪里,我随时可以把他抓获,现在证据确凿,他无可抵赖,很快就能把他送进监狱!”关欣看着苏雨心,正色道。

苏雨心咬了咬嘴唇,点头道:“好,关警官,请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走吧!我也不想知道他是什么人什么来历了!只想尽快让他接受法律的惩罚,暂时结束我的噩梦!”

苏雨心说话的声音很小,但关欣明显地感觉到,她的内心极不平静,她在极力压抑控制着自己。

“按照法律规定,他很可能面临十年甚至以上的有期徒刑……!”关欣对苏雨心道。

“他给我造成的痛苦是一辈子的,他只是十年!”苏雨心玉齿紧咬道,美眸中闪动着忿恨的光芒。

关欣道:“雨心,你很恨他,是吗?”

“当然了,我恨死他了!”苏雨心恨恨地道,她原本清纯可人的美眸中,忽然积聚了一股怨怒,把关欣都吓着了。

关欣望着苏雨心道:“雨心,在你做出最后的决定之前,我觉得还是告诉你他是谁吧,虽然我明白你不愿意知道!可以吗雨心?”

苏雨心下意识地看了看关欣,她顺从地点了点头,没有再抗拒,然后关欣很简洁地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什么?林……风?”苏雨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这一刻的感觉,和关欣第一次得知这个消息一样。

“关警官,你会不会……?”

真的是林风吗?怎么会是他呢?林风怎么可能会对我做这种事情?

听到这个消息后,苏雨心的心思立即就乱了,对于她来说,这虽然是个能够让她接受的结果,但是却让她无法理解。

关欣理解苏雨心的质疑,她直接道:“我知道你会对这个结果有所怀疑,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科学的结果是不容置疑的,从你体内提取的对方残留物的DNA,和林风的完全一致,所以那个人就是林风,不会是其他任何人!”

听到关欣肯定的语气,苏雨心一瞬间有了一种解脱感,不是因为那个人被找出来了,而是因为那个人是林风。

苏雨心此刻的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这个结果让她的心结被打开,不会再有之前那样的担忧了,自己的初次被林风夺走,苏雨心是愿意的,她也曾自愿给过林风机会。而那一次,林风都怜惜自己的身子,没有要了自己,现在怎么可能会强奸自己呢?

另一方面,苏雨心怎么也想不通那个人为什么是林风,虽然那天她接到的那个电话是林风的声音,但她醒来后发现自己被人侵犯,当即就认为自己是被骗了,那个人是冒充林风骗她下楼的。

林风怎么会采用这种方式得到自己呢?他应该知道,如果他想要,自己是不太可能拒绝他的。

想到这儿,苏雨心神色有些黯然,其实即使一个女孩愿意把自己献给对方,但她也希望采取一种很自然的方式,如果对方不分青红皂白私自占有她,她也会感到失望和失落。

“为什么会这样呢?林风为什么要这样做?”苏雨心在心里喃喃自语道。

关欣继续道:“雨心,现在证据确凿,如果你没有异议,我就进行下一步了啊!”

“啊?不,我……!”苏雨心忙阻止道:“关警官,林风可以不受制裁吗?”

关欣早知道苏雨心听到这个消息后,肯定会放弃自己先前的坚持,她继续道:“这个很简单,之前这些事情都是我个人帮你办的,根本没立案,如果你取消对他的控诉,他当然不会受到制裁了!”

苏雨心点头道:“那好,我取消控诉,那是我自愿……”

关欣道:“那好,如果你是自愿,我就不替你递交进入法律程序了,你们私自解决吧!”

“嗯!关警官,这次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了!”苏雨心美眸闪动道,她终于还是忍不住流出了泪水,也许,这是喜极而泣的泪水吧。

这样的结果虽然莫名其妙,但不管怎么说,苏雨心终于不再有那种心理阴影了,她感觉自己的心里阴霾尽散,心情一下子晴朗了好多。

关欣如释重负地笑了笑,也松了口气,姑且不管林风的行为到底是什么出发点,只要苏雨心是自愿,他就不需要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但在关欣看来,虽然林风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但占有了人家女孩子,那方面的责任是必须得承担的,而从目前的状况看,林风就像根本就没发生过这回事一样。想到这儿,关欣的心理又不平衡起来。

哼!雨心答应放过你了,我还没答应放过你呢!属于你的惩罚,我会兑现的!

和苏雨心分别后,关欣直接给林风打了电话,把他约了出来。

林风很快赶到地方,关欣看到林风很不客气,上前真的一记绝后撩阴腿就蹬了过去,这不光是美女应对色狼的绝招,也是关欣平日里制服歹徒的常用招数。

以林风的身手,关欣怎么可能伤得了他,他很轻巧地避过关欣的锋芒,顺势一拽,关欣的身子随即失去了平衡,直接向后倒去,林风身后揽住她的腰,将她扶住,两人呈现出探戈舞步的标准姿势。

“怎么了?干嘛一来就玩这阴招?”林风扶起关欣,皱眉对她道。

“老实站好了,让我打十个耳光,然后我再告诉你!”关欣怒气冲冲地道。

林风无语,心道警花今天是怎么了?印象中,今天距离警花生理周期似乎还有十几天呢,怎么火气这么大!

“别胡闹,你找我不会就为了打情骂俏吧!”林风道。

“你个强奸犯!”关欣上前揪住林风的衣领,推搡着他,趁其不备伸手煽了他一个耳光。虽然林风能躲开,不过他没有躲,索性就让关欣得逞一次消消火。

“好了,打也打了,现在能告诉我这么回事儿吧?”林风懊恼地道,关欣这种美女真是惹不起啊!

关欣胡乱地整理了一下自己刚才被弄乱的头发,皱眉道:“刚才都骂你那么清楚了,你还想装算吗?”

“骂什么?强奸犯?我没有强奸你啊!”林风愕然道。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那一晚,他的确“强奸”了一个女孩,难道那个女孩是关欣吗?

关欣怒道:“滚!你还装算,你是不是以为你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你不用承担后果是不是?”

关欣来的路上又想了很多,对于林风和苏雨心发生的那个事情,她实在想不出任何可能性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林风想占有苏雨心,但又不想为她负责,所以采用了这种方式。

不过,这个想法连关欣自己都觉得很荒谬,她倒觉得林风不至于无耻到这种地步。

林风意识到关欣说的是那晚的事了,他没想到这事情居然把关欣也牵扯了进来,当即正色道:“好!我告诉你一切,你把你知道的也告诉我!”

林风说着,就把那晚的经历对关欣说了一遍。那晚的事情发生后,除了刘老头,林风没有和任何人说,因为他还摸不清对方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不好打草惊蛇,他准备自己查个清楚。

没想到,关欣知道得这么快,他很奇怪关欣是怎么知道的,同时也很欣喜,因为他觉得事情似乎有了突破口。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有个自称林风的陷害你?”关欣听了林风的叙说,觉得很不可思议,不过对于林风的话,她大多还是相信的。

林风道:“信不信随便你了,我要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不过我还是希望,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对方来历不明,我怕会给你带来危险!”

听了林风关切的话语,关欣心头微微一暖。在听到林风是遭人陷害,在致幻药物的作用下才对苏雨心进行了侵犯时,她对林风的误解已经消除了。

“就算是这样,但你知不知道,你害得那个女孩子好苦!你理不理解她的感受?你会不会对她负责啊?”关欣对林风道。

听关欣的口气,林风已经明白,关欣知道那个女孩是谁。他正色道:“是,不管这件事情错在谁,我都要给人家一个交代!你带我去见她!”

关欣道:“可以,不过我先问你,你打算怎么给人家交代?你娶她还是包养她?”

“你想得太多了,那也得人家愿意才行!”林风笑道。

“如果人家愿意呢?”关欣似乎打算跟林风把玩笑开到底,她继续不依不饶地道。

林风笑了笑道:“如果我强奸的是你,我应该会娶你的!”

“滚!没正经!”关欣小脸一红,咬牙瞪了林风一眼,嗔怒地道:“这话,你留着一会儿对苏雨心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