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遇袭事件/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天之后的一个晚上,林风再次被刘老头一个电话叫到了一个烧烤大排档处。在寒冷的晚上,就着浓烈的白酒,吃着大锅炖肉啃着大骨头,实在不失为一件爽事。

当然了,林风也知道老头子和自己在一起,都是他蹭自己的,这死老头子有多少身家,林风自己都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一定不会少,这些年光自己出生入死为他执行任务赚来的,就足够让这老头子挥霍一辈子了。

不过林风更清楚,这老头子绝对是抠门抠到家的,只有他占自己便宜的份,自己别想占他半点便宜。

“老头子,这几天怎么样,东西到手了吗?”林风对刘老头问道,这几天刘老头就藏在唐家别墅,搜寻他所要的那盘录影带,林风觉得虽然唐家别墅地方大,但以老头子的能力,怎么也该有些眉目了。

“妈的,还没头绪呢,你那老丈人把那东西看得比老婆还重,整个唐家,恐怕就唐建豪的卧房没进去查了!”刘老头道。

林风道:“那个房也没必要查了,我上次都看过了,根本不在那!唐伯父肯定知道有人会去偷那东西,他不会放在别人容易想到的地方。”

刘老头点了点头,道:“也许是吧,现在看来,那东西很可能已经被唐建豪转移走了,根本就不在唐家。”

林风也点头称是,继续问道:“那盘录影带,对你们来说真的这么重要?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想得到它?”

刘老头沧桑地笑了笑,随即道:“各有各的原因吧,或许我们都认为,那上面有一些我们想要知道的东西和答案!”

两人又喝了一会儿,林风借着酒劲对刘老头调侃道:“唐蕊要过生日了,我想表示一下,这位大小姐很不好伺候,你赞助我几个吧!”

出乎意料地,刘老头居然慷慨地答应了,然后伸手递给林风一张硬质卡。

林风拿过卡一看,皱眉道:“老头子,搞错了,这张是赌场俱乐部的VIP会员卡。”

刘老头道:“没错,你要钱的话,那里多得是,从那些人手上捞,比给老头子打欠条不强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跟老头子借钱,利息能让你把内裤都赔上。”

林风无奈地笑了笑,漫无目的地转着那种VIP金卡,上面“彩虹城”几个凸出字显得格外醒目。

第二天,唐蕊和李思瑶早早地起了床,叫了林风带她们一起去程雅诗的家中。林风问了原因,才知道程雅诗昨晚上出车祸了,现在正惊魂未定地躺在家里呢。

林风很是吃了一惊,不过在得到程雅诗毫发未损、并没有受伤的消息后,他微微放下心来,随后带上两位大小姐赶紧驱车到了程雅诗家中。

程雅诗靠在自己卧室的床上,程母岳春娥陪在她身旁。看到程雅诗的样子,林风彻底放下心来,她身子上并没有受伤,只不过可能受了一点惊吓。

看到林风他们到来,程雅诗很高兴,李思瑶上前道:“姐,好好的怎么会撞车啊?你开车一向都很小心的啊!”

“一点小意外嘛,已经没事了!”程雅诗努力作轻松状笑道。

唐蕊摸了摸程雅诗的手臂道:“雅诗姐,你真的没受伤啊,刚听到你出车祸了,这我和瑶瑶都吓坏了!”

“是啊姐姐,我当时就哭了,想着姐姐花容月貌就这样被毁容了!”李思瑶道。

“好啦,还胡说!我不是早告诉你们没事了吗?”程雅诗拉住两个女孩的小手道,一边说一边用余光看了林风一眼。

两位大小姐和程雅诗聊了一会儿,就离开房间去了客厅看电视去了,林风这才开始和程雅诗说话。

“把门关起来吧,我……有话对你说!”程雅诗对林风道。

林风一怔,这可是程雅诗的闺房啊,大白天的关着门,孤男寡女,想象力丰富一点的人指定会误会的。

不过现在人都不在,林风索性就按她的意思做了,他关上了房门,然后坐到了程雅诗的床前。

“你真的没事吧?”林风关切地对程雅诗问道。

“废话,有事了我还能躺在家里吗?”程雅诗道。

林风道:“真的值得庆幸,这次撞车没改变你的形象,对于绝色美女而已,整容就相当于毁容。”

“没正经!你不知道当时我差点都懵了,真的以为自己会撞车死掉,动静太大了,安全气囊都爆出来了!”程雅诗秀眉紧蹙,捂着胸脯惊魂未定地道。

林风皱眉道:“这么严重你还说没事!如果真是这样,肯定不会你的原因。有什么话要单独对我说的?我洗耳恭听!”

程雅诗点头道:“嗯!因为我害怕家人知道了担心,所以都没告诉他们,其实我这次之所以会出事,是因为有一辆车故意在我后面追尾,让我车子失控的,我控制不住才撞到了路边的护栏。”

林风一怔,立即道:“那你能认出那个人是什么人吗?”林风很担心,因为照程雅诗所说,那个人显然有谋杀的嫌疑。

“当时我都吓死了,也没心思去看到底是谁,不过我觉得,会不会和那件事情有关系?”程雅诗对林风道。

林风望了望程雅诗,立即意识到了她所说的是什么事情,因为这件事情,程雅诗只告诉了自己的父母,还有就是林风。

“你持有赵氏股份的事情,已经被你的家族内的人知道了是吗?”林风问道。

程雅诗点了点头,然后道:“是的,虽然我知道,纸里包不住火,早晚会被知道的,但是我没想到会这么快。我也不知道,消息是怎么走漏的。”

林风道:“你的家人会因为这个害你吗?我觉得不太可能!”

程雅诗道:“嗯!是不可能,首先我家族的人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还有,就算我出了什么事情,按照外公的遗嘱,赵氏股份的继承权也轮不到他们。”

“也不太可能是蓝玫瑰,她如果想要我的股份,只能用商场上的办法,就算她暗算我,她也得不到我原有的股权!”程雅诗正色道。

林风略一思索,若有所思地道:“那假如你出了事情,这对谁最有利呢?”

程雅诗皱眉摇了摇头,外公在赵氏股权继承上,明确地把赵氏的那份股权给了自己,而对于自己这方面的股权继承,他没有提及,只能按照正常的进行。而按照正常,如果自己出了事情,继承这股权的,只可能是自己的父母。

这就说不通了,怎么可能是父母加害自己呢?这根本不可能!

林风道:“商业运作我不太懂,但我知道商业上的竞争,很多是连环套的计策,也许不能单纯看你这次事情的表面后果,应该更深一层。”

林风的话提醒了程雅诗,她继续往下想:如果自己出事,那个股权归了爸妈,一旦他们主营的程氏集团出现了危机,必定要用赵氏的股份和收人来抵御危机,说不定爸妈会不得已出售赵氏的股份。而对方也许就会通过给程氏制造危机,变相地强迫爸妈出售赵氏的股份,等爸妈占的股份大幅减少,赵氏的控制权便会落入另一方手中。

毋庸置疑,这正是蓝玫瑰所迫切需要的,用这种手段,的确可以并吞程氏在赵氏集团的股份。并且如果程氏如果出现上一次那种致命危机的话,她甚至可以一步到位,根本不需要等太多时间。

程雅诗一下子恍然大悟,她立即把这些告诉了林风,心中也十分肯定,这件事情就是蓝玫瑰策划的。那个袭击她的人,应该是蓝玫瑰派来的。

林风仔细分析后也不表示怀疑,毕竟蓝玫瑰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他是一清二楚的。她认识到从程雅诗手中抢夺股份是并不容易的,所以采取了一种迂回手段,当然了,也不排除她视程雅诗作眼中钉,刻意地让她消失。

当然了,也许她只是吓唬吓唬程雅诗,让她知难而退。总之她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希望程雅诗放弃股权,让赵氏成为她蓝玫瑰的独资王朝。

“太可怕了,我没想到她是个这样可怕的女人,城府这么深!”程雅诗道,她感觉蓝玫瑰的作风,不像是商业女强人,而像是商业杀手,她会采用这种简单凶残的方式,让纷繁复杂的商业变得简单化。

“我以前告诉过你,要小心蓝玫瑰,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燕京了!”林风正色对程雅诗道。

程雅诗心头一暖,抬起美眸淡淡地道:“嗯!不过最近我都不会去燕京,蓝玫瑰的事情,我想办法和她谈,如果她做得太过分,我要追究她的法律责任。”

林风道:“我觉得她很可能还是出于警告的目的,并不敢真正去伤害你。就算是,我也绝不会让她伤害到你!”

程雅诗微微怔了一下,美眸一眨轻声道了声“谢谢!”然后靠在床上,开始思考着什么。

林风道:“我想蓝玫瑰应该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你恫吓,让我们抓到她的把柄,所以你暂时不要担心了,这次的事情,你就当意外对待吧!”

程雅诗点头道:“嗯!不过和这件事情相比,还有件更麻烦的事情等着我去解决。如果这件事解决不好,我家这边也会很麻烦。”

“是什么事情?应该是你的家族内部事务吧?”林风道,他猜到了程雅诗现在的纠结是出于什么原因。

程雅诗点头道:“是的,我的舅舅和表兄弟们,要求举行一个家族会议,探讨我持有的赵氏股份的问题。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情后,都很不服气。虽然有外公的遗嘱在,但是他们都不死心,现在外公不在了,他们似乎不想遵从那份遗嘱,甚至还认为那遗嘱是我做了手脚。他们的意思很明显,他们都对我继承赵氏股权很不满,想从我这里把这些夺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