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特殊的礼物/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若有所思地望了望苏鹰石,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勉强轻笑了一声,算是给了苏鹰石一个回应。

“很好,欢迎你们来到彩虹城,刚才那些都不是欢迎的方式,请跟我进房子里吧!”苏鹰石对林风和关欣道,随后自己就转身进了别墅内部。

林风转眼望了下关欣,然后对她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们其实没必要顾虑什么,现在是在苏鹰石的地盘上,如果他想对付他们,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根本无需耍什么手段。

两人随即跟着苏鹰石进了别墅,别墅是开放式的,最醒目的特点便是宽大的落地窗,以钢化玻璃推拉门隔断,在别墅地灯的照耀下,显得既简单又高档。和雍容繁琐的传统别墅装修相比,这种简约风格的装饰更显得有现代感和活力。

从这里进入别墅,直接就是一个接待区,摆着一套舒适的皮质沙发,茶几上是一瓶尚未开启的红酒和一套高档高脚杯。

苏鹰石让侍者上牛排,然后对林风和关欣道:“请坐,不眠之夜可以来点夜宵!”

“我没有吃夜宵的习惯!”关欣皱眉道,很明显,她没有和苏鹰石一起喝酒吃牛排的心情,她很想把眼前这个人抓回东海归案,但她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在他的地盘上,这种事情显然是不可能的。

苏鹰石笑道:“既然这样,警官你自便吧,这套宅子任你参观甚至是搜查,我正好有些事情,要和林风聊聊!”

关欣没有再说什么,她心里知道,既然苏鹰石是苏雨心的父亲,那么林风的身份这时候也变得特殊起来,他们之间要谈的,应该也是和苏雨心有关的私事,这个关欣是干涉不了的。

苏鹰石望着关欣走出别墅的靓颖,对林风道:“这个女警官年轻有为,而且很漂亮,你什么时候认识的?”

“几个月前的一次偶然,她是个很好很称职的警察!”林风道。

“看出来了,她是个称职的警察,并且和你的关系还不错吧!”苏鹰石一边倒着红酒一边道。

林风道:“我替她挡过一刀,她替我挡过一枪,大致就这种关系。”

“是吗?已经同生共死过了,并且还能在酒店住一个房间,真是一种危险的关系!”苏鹰石声音有些冰冷地道。

林风笑了笑道:“你想得多了,其实我们只是正常的朋友,大多数时候,我甚至不在意她性别的那种朋友。”

“是你想多了年轻人,你好像在跟我解释些什么!”苏鹰石道。

林风道:“当然了,因为现在我觉得,刚才你给我的所谓惩罚,我挨得一点都不值!”

苏鹰石将倒好的小半杯红酒递给林风,林风伸手接过,两人碰了杯,浅尝了下杯中的优质红酒。

“味道怎么样,能尝出来多少年典藏的吗?”苏鹰石晃着酒杯,笑着问道。

“不好意思苏先生,说出来让你失望,我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感觉有些浪费你的诚意,其实你根本没必要拿这么好的酒让我糟蹋的,对于我来说,这些只是止渴的饮品!”林风直言不讳地道。

苏鹰石大笑道:“很好,我喜欢率真的年轻人,当年恩师第一次请我喝酒的时候,也是这么问我的,而我也是这么回答他的!”

林风笑了笑,从苏鹰石的话语中,他很明显地听出了某些暗示的味道。虽然苏鹰石对于自己和苏雨心之间发生的事情,林风还不确定他到底知不知道,但他相信以苏鹰石的神通广大,这种事情是瞒不了他的。

“林风,看得出你是高人带出来的,各方面都很突出,而且,你好像还很擅长偷东西!”苏鹰石对林风道。

林风道:“苏先生,我好像并没有偷你任何东西,包括来你岛上,我的钱是赌场赢来的,连出老千这种事情我都没做!”

“当然了,那些我都一清二楚,我说的是另外一些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比如:我女儿的心!而且,还不止这些,你连她的身子也一并偷走了!”苏鹰石正色道。

林风一怔,这一刻,他也确定了一些东西,最起码他明白了,那些事情果然没瞒得了苏鹰石,他显然已经知道了一切。

林风道:“苏先生,这些是事实,我和雨心的确已经确定了关系,即使我们没发生关系,我同样也喜欢她!”

苏鹰石道:“我的女儿是万里挑一的女孩,她从不缺少别人的喜爱,她完全能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并且,得到她,就等于得到了彩虹城!林风,你真的很幸运!”

“是吗?可是我在乎的是雨心本人,并不是其它的东西,你说的那些,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彩虹城跟我没有关系!”林风淡定地道。

苏鹰石道:“很好,那也就是说,雨心就是你的全部?”

林风没有回答,因为这个问题他也没法回答苏鹰石,最起码现在,雨心还不是全部,她只是二分之一,因为林风和唐蕊的婚约,依然是存在的,他也不会轻易放弃唐蕊。

他也预料到了,以苏鹰石的性格,他自然不会允许林风除了拥有苏雨心外,还拥有其他女孩,苏雨心必须成为他的全部。并且现在苏雨心已经委身于他了,他必须要为苏雨心负起责任。

苏鹰石继续道:“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我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有些人是不值一提的,他们会很快从这个世界上被抹去,所以你完全不需要顾忌什么。”

林风望了望苏鹰石,正色道:“苏先生,你拥有的已经足够多,没有必要再去争夺什么。我不会辜负雨心的,但是我也不会不顾父亲的安排而放弃唐蕊!”

“唐建豪的女儿,怎么配和我女儿相提并论,我会给唐建豪机会,让他亲眼看着她消失的,就像我当年亲眼看着我的妻子消失一样!”苏鹰石捏着酒杯,有些颤抖地道,他的瞳孔中迸发出了仇恨之火。

林风淡淡地道:“难道一切不该结束吗?我不会让雨心受到伤害,但我也会尽力保护唐蕊,还有唐家人!”

“年轻人,多情是痛苦的根源,你在选择进入一种痛苦!”苏鹰石正色对林风道。

林风也正色道:“苏先生,整天生活在仇恨之中,这似乎更痛苦吧?我相信,雨心也不想看到你这样,你的痛苦就是她的痛苦,请问你怎么忍心!”

苏鹰石意识到林风是对的,他无言以对,沉默了许久,才淡淡地道:“的确是种痛苦,但是它很快就会结束了,在结束之前,没有任何人能阻止我!”

林风道:“也许我改变不了你的选择,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用最圆满的方式解决问题,而我的立场,同样不会变!”

苏鹰石颇具深意地望了望林风,其实林风身上这种原则性,正是他看重林风的原因之一。坚守原则,从不轻易改变立场,有责任感,能经受得了巨大的诱惑……这是做大事的人必须具备的品质,苏鹰石很欣慰苏雨心的眼光,因为他觉得这些林风身上都有。

“如果是这样,你会成为我的敌人的!”苏鹰石望着林风笑道,从这个年轻人的眼中,他看到的是坚定,没有看到一丝畏惧。

林风道:“这不是我的初衷,我只是做好自己必须做的,阻止你伤害别人,哪怕最终我阻止不了,我也要尽力去做!”

“你的坚持有意义吗?你要知道,雨心不会是你的保护伞,跟我作对,我不会因为雨心而放过你!而和我作对的人,都会死在我的手中!”苏鹰石用恫吓的语气对林风道。

林风淡定地道:“我做这些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别人,而不会让任何人当我的保护伞,更何况她是雨心。”

苏鹰石望了望林风,他在心里赞许了林风的话,从之前林风救雨心的那些事迹,他已经肯定他对自己的女儿是真心的。而自己和唐家的仇恨,又迫使他们走到了一个对立面上去,这一切,其实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苏鹰石也不是个感情用事,进而轻易改变自己初衷的人,如果是那样,他也不会有今天的巨大成就,毕竟他还是华夏鹰组织的最高头领。

“很好,至少在那些事情发生之前,我们还不是敌人,甚至可以说是朋友!”苏鹰石笑道,他举起杯对林风示意,林风举杯和他相碰,两人对饮起来。

“就算不是朋友,也希望永远不要是敌人!”林风将杯中的酒喝完,对苏鹰石道。虽然在很多人看来,苏鹰石是个不安定份子,他有很大的破坏力,但是他身上的那种桀骜和张狂,却又是林风所推崇的。

更何况,他是苏雨心的父亲,这让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止不住又多了一层微妙。林风感觉到,苏鹰石似乎在用一种岳父大人的目光,在审视看待着自己。

苏鹰石也将杯子酒一饮而尽,然后从身上拿出了一个黄色的玉石一样的东西,递给了林风。

“林风,我们虽然只见了几次面,但也算是老交情了,你第一次来到彩虹城,第一次陪我喝酒,一份见面礼还是少不了的!”苏鹰石正色对林风道。

林风看了看那东西,道:“苏先生你太客气了,第一次登门拜访,我是两手空空,怎么好意思收你的东西!”

苏鹰石道:“是雨心小时候贴身佩戴的护身符,她很喜欢的一件东西。”

“这么贵重的见面礼,我好像没办法这么大方地收下。”林风道。

“不用再推脱了,就当你帮雨心保管吧,或许,它有一天真的能保护你,不至于让你死在我的手下!”苏鹰石正色对林风道。

林风怔了一下,随后他淡淡地笑了笑,道了声谢谢,伸手接过了那个护身符。这个东西拿在手中,林风有了种沉甸甸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