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阴谋败露了/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丽琴看着壁炉里的熊熊火焰,再看了看程雅诗给她的那份李青河的遗嘱原件,冷笑了一声,然后伸手拿着那份遗嘱,往壁炉前又跨了一步。

这是最直接了当的处理方式了,没有了遗嘱,程雅诗的继承就没有了法律依据,她只能乖乖地交出燕京的那份资产,就算是通过法律途径,程雅诗也是必败无疑。

李家人从程雅诗的态度上已经明白了一切,想让程雅诗放弃燕京的资产已经是不可能了,这是最极端但是最有效的办法,虽然不那么友好不那么正派,但和那些巨大的利益相比,一切都算不上什么。

“啪……!”就在李家人和程雅诗还处在一种安静的对峙中时,忽然一阵嘈杂的响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了过去。

只见徐丽琴仰面倒在壁炉前,一旁的案几和花架也被打倒在地,两只养着名贵君子兰的花盆和一只青花瓷碗,已经甩成了碎片。徐丽琴摔得动作太大,连壁炉上方的李老爷子的遗像,也差点被她震得摔到地上。

而那份遗嘱也掉落在一旁,没有落到壁炉中,所以完好无损。

“怎么回事?”李成文望着狼狈不堪的徐丽琴,皱眉问道,李成武随即上前扶起自己的老婆。

徐丽琴懊恼地站起身,抚着摔得生疼的胳膊,懊恼地望了望李成武。她有些想不通,自己走得好好的,眼看着就要走到壁炉前,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东西扔进去了。但不知道怎么的,一只腿突然间软了,接着就摔得这么惨。她走得很稳,绝对不是因为穿了高跟鞋的缘故。

懊恼之际,她无意识地看了看,忽然看到了壁炉上方李青河的遗像,当下心里咯噔一下,着实吓得不轻。

“这是闹鬼了吗?老头子看到自己想耍花样,显灵来阻止自己吗?”徐丽琴捂着胸口,浑身哆嗦地在心里道,这种可怕的巧合,止不住让她做贼心虚,胡思乱想起来。

林风轻轻走上前,捡起了地上的遗嘱,整理齐整了,冷笑着对徐丽琴道:“二太太,您太客气了,现在屋里很暖和,您真的没必要往壁炉里添柴火!”

徐丽琴眉头一皱,用一种诧异和怨怒的眼神望了望林风,她自然开始怀疑,自己刚才的狼狈,是这个人捣的鬼。可是她又不太相信,当时她离人群可是有一段距离的,这小子总不能有什么邪术吧,大老远的就能让自己栽跟头?

她哪里知道,做到这一点,林风仅仅用了花盆里一粒小石子而已。

“你算什么东西?李家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徐丽琴推开搀扶着她的李成武,径直走到林风面前,气急败坏地道。

程雅诗立即道:“二舅妈,林风是我男朋友,也是未来李家的外孙女婿,他怎么就没权利来李家议事了?”

“男朋友?你们不是没结婚吗?你有什么资格!”徐丽琴不屑地道。

林风冷笑了一声,轻声对徐丽琴道:“是老爷子昨天特意邀请我来的,他还说,如果我不来,这个会就不用举行了!”

“你再敢拿老爷子胡说八道,我立即让你滚出去!”徐丽琴皱眉道。

林风道:“先别急,我说的是托梦,是老爷子昨晚托梦给我了,说今天会有小人做一些不光彩的手脚,让我留神点!他还说了,谁敢不遵从他的遗愿,他绝对不会放过!”

“你……!”林风的话让徐丽琴直感到浑身发怵,惊怒之下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林风冷笑了一声,对徐丽琴道:“记住你刚才说的话,在我彻底翻脸之前,你还有个道歉的机会,不然你只剩下后悔的机会了。”

徐丽琴不屑地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了愠怒之色,她很生气,但也不会把眼前这个装神弄鬼的小子放在眼里。

“说托梦你不相信是吧?那好,老爷子曾经交给我一个任务,他怀疑李家有人勾结外人,图谋李家的财产,让我注意这个行为不端、居心不良的人!今天,这个人终于露馅了!”林风道。

“你……?”林风的话,让徐丽琴惊出了一声冷汗,她像看到了外星人一样,惊愕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

勾结李老爷子的律师,篡改老爷子的遗嘱,并且和律师有不正当关系,这些事情就发生在徐丽琴身上。而这些事情,是没有人知道的。

听眼前这小子的口气,这些事情她自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但其实老爷子早就知道了,并且还安排了这个小子来注意自己!

徐丽琴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她甚至都没见过林风,就算上次老爷子寿诞的时候见过,她也没有当回事。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为什么老爷子和他有这么深层的关系!此刻,她止不住地感到一阵冰凉的寒意,在她的身上蔓延着。

当然对于林风来说,忽悠是无极限的,他窥视到的记忆,完全足够让这个女人陷入一种极度惊恐郁闷的境地之中。或许这种方式的警告,足够让她消停了吧。

“不用我说太多了吧?先为你刚才的无礼,跟我道个歉,然后再处理刚才的事情!”林风冷冷地对徐丽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徐丽琴紧张地道。

“先说对不起!”林风冷笑着道。

“对……对不起!”徐丽琴勉强说了一句,她有了种不得不说的感觉,这句话是硬生生地被挤出来的。

林风不再理她,直接转过身,大声道:“各位,作为李家的外孙女婿,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有人企图毁掉老爷子的遗嘱!”

徐丽琴一怔,和李成武相视一望,当下也无从辩解,之前的情形,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什么?二舅妈,原来你想烧毁外公的遗嘱!”程雅诗听了这,当即无比愤怒地道。她的愤怒,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了,她不敢想象也不敢相信,他们会做出这种对外公大不敬的事情。

“二嫂,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李青河的三子李成杰不满地对徐丽琴道,他属于那种典型的儒商,道德观念很强。虽然他也参与了这次的会议,争取燕京资产,但是对于徐丽琴的做法,他感到无法接受。

“你……滚出去!”老大李成文指着徐丽琴,忿忿地道。在李成文看来,即使是夺取程雅诗的那份燕京资产,也要采用合理的方法,他主张尽量在不伤和气的前提下理智地解决问题。

但是徐丽琴这一出,是对父亲的大不敬,在道义上完全理亏了。其实她如果做成功了,李成文倒不会因此太过懊恼,可是现在结果是失败的,这让李家人一下子陷入到了一种被动之中,背上了不顾道义图谋资产的名头,在这种理亏的状态下,和程雅诗再去争夺,显然就有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劣势了。

众目睽睽之下,徐丽琴羞愧难当,当下灰溜溜地往外走。

“林风,我们走!”程雅诗拉起林风,也忿忿地离开了大厅。盛怒之下的她,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再去和李家人说什么了。

为了夺得外公留下来的资产,他们竟然连毁灭遗嘱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这着实让程雅诗又失望又难过。

他们坐上了来时开的那辆奔驰商务车,驶离了葡萄庄园别墅。程雅诗心情很不好,闭着眼睛静靠在副驾驶位上,努力什么也不去想,但一幕幕还是止不住窜进了脑海中。

虽然程雅诗是商场上的人,但是本质上,她是个诚恳善良的女孩,她厌恶和鄙夷一切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

叶家的背叛落井下石,蓝玫瑰的暗算,这些她都承受了过去,现在她面对的,是自己的亲人的自私和无理,这是她一时无法承受的。她不能容忍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完全置外公于不顾。

这一次的会议不欢而散,是她意料之中的结局,但她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这一次她看似是胜利者,但她始终不觉得她得到了什么,她得到的,是原本就属于她的,她感觉自己还失去了一些东西。

“这一次也算解决点问题了,最起码,李家人没有理由和脸面,再去向你索要什么了,你安心做好你应该做的吧,别为这些事情烦恼!”林风对程雅诗道。

他本来想告诉程雅诗,徐丽琴和律师有不正当关系,篡改遗嘱图谋家产的事情。不过他知道自己说出来,程雅诗自然会怀疑他从什么途径得到这个信息的。更何况,李家的家事,他也不想插手,自己已经给徐丽琴一次警告了,她要是识趣的话应该会收敛很多,且不去管它了吧!

程雅诗道:“但愿是吧,我会努力把外公留给我的事业做好,同时我也希望,我还能够和家里人和睦相处。”

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让自己还有母亲和娘家人关系闹僵,这也是程雅诗非常不愿意看到的。

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把外公的事业做得更出色,那样的话,家人应该会慢慢接受这个事实吧!程雅诗这样想着。

“林风,再次谢谢你!”程雅诗转过头,莞尔一笑对林风道。

林风看了看她,没有说话,只是轻笑着点了点头。

程雅诗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需要的话就对我说吧!当然了,不是因为今天的事情,而是因为我们是好朋友!”

“你想说什么呢?”林风对程雅诗道。

程雅诗道:“蕊蕊生日就快到了,好好为她准备份礼物,我或许能帮上点忙吧!”

“你是又打算给我钱吗?”林风调侃地笑道。

程雅诗道:“你别想太多,我也是为了你和蕊蕊啊,这一次,蕊蕊对你的礼物是最在乎的,一定要送到她的心坎上,不管怎么说,钱还是需要的。”

林风笑道:“没必要,我的礼物不需要钱,伸手摘下来送给她就行了!”

“摘下来?什么礼物?”程雅诗不解又好奇地问道。

“天上的星星,最亮最美的那一颗!”林风笑着回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