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事出有因/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程雅诗泛着狐疑的美眸,林风无言以对。换成任何人,看到这情形,也没法不怀疑林风和许曼妮之间存在着某种不正常的关系。

程雅诗的这个疑问,本来就很难解释得清楚。

“呃!我可以说,这是曼姨的一种自主行为吗?跟我真的没关系!”林风对程雅诗道。为了本少爷的清白,解释还是必须的,不解释便没有清白!

“那你的意思是……?曼姨对你有非分之想了?”程雅诗秀眉微蹙继续道。

林风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其实,我是被垂涎的受害者!”

“得了吧你!”程雅诗佯生气地道。这时候的她,还是选择了相信林风。自己应该相信他吧,他不会这么无节操!

林风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对程雅诗问道:“对了,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的?”

程雅诗如实告诉了林风,这是一个女孩替人送给唐蕊的生日礼物,唐蕊因为一时忙于整装,所以才没去看,也幸亏这样,才使得东西落到了她手里,要是被唐蕊看到了,真不知道又会闹出怎样的麻烦。

林风一怔,他已经很敏感地意识到,这件东西是谁送给唐蕊的了。除了那个如鬼魅一般的白龙,似乎没有人会用这种方式来对付自己。

设计让自己和苏雨心发生关系,拍下照片,把照片给唐蕊,这些都是出自那人之手,现在他又弄了这一出,很明显,他的用意仍然没有变,似乎还是为了挑拨自己和唐蕊之间的关系。

不过,林风很奇怪白龙怎么会有这种录像,录像上的许曼妮是真的,绝不是像秦威上次那样找个相似的人代替,更何况,录像上的场景,的确是许曼妮的卧室,林风进出两次,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

他很纳闷:没理由许曼妮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还让人把这种香艳画面录下来,或者,是自己玩自拍?

林风想了想,都觉得太离谱不太可能,唯一的可能性是,许曼妮是在未知的情况下,被人偷拍到的,而这个偷拍者就躲在她的卧室里没有被她发觉!也就是说,有人曾经偷偷潜入过许曼妮的卧室,做了这些事情。

近期潜入许曼妮卧室的,林风所知道的应该只有刘老头,他正在唐家搜寻那盘他需要的录影带,必定进入过唐建豪夫妻的卧室。当然了,林风觉得,刘老头才不会玩这种限制级游戏,来调戏自己的神经!

所以,林风的怀疑对象便是那个企图陷害自己的人,那个自称为“林风”的人,在刘老头口中,这个人似乎叫白龙!

如果这一切是白龙做的,那他偷进许曼妮的卧室做什么呢?不可能特意就为了这种限制级自拍吧?难道说……

林风想了一下,忽然间恍然大悟:录影带!对!他一定是和刘老头以及蓝玫瑰的目的一样,为了唐建豪的那盘录影带。

林风料想白龙应该是也没有得手,不过无意间看到了许曼妮在玩这种游戏,所以顺便采用了偷拍,获得了一次能够陷害自己的机会。

“你是不是想到是什么人做的了?是要故意陷害你是吗?”程雅诗有些担心地对林风问道,这个东西是有人故意送给唐蕊的,显然就是出于陷害林风的目的。

林风道:“应该是吧,他好像他对拆散我和蕊蕊很感兴趣,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了!”

程雅诗奇道:“不是第一次?什么意思?之前也有过这种事情?”

“不太一样,上一次的受害者是我!”林风说着,就把上一次中了白龙的招,误和苏雨心发生了关系的事情简单告诉了下程雅诗。

“哼!你这叫受害者吗?受害者是人家女孩子!”程雅诗听完林风所说的,当即皱了皱眉,不知道怎么的,听到林风和另外的女孩子发生了关系,程雅诗的心里有种淡淡的异样感觉,谈不上是嫉妒,总之是一种她从没有过的感觉。

如果林风是和唐蕊,或许程雅诗不会有这种感觉,但是林风却是和另外一个女孩子。程雅诗知道,自己的这种感觉,是因为什么而产生的,她觉得自己已经爱上林风了,但是,她努力克制自己不去相信这种感觉。

林风道:“那你觉得,我要不要为人家女孩子负责?”

程雅诗一怔,这个问题,好像唐蕊前几天才对自己问过。那几天她看出唐蕊和林风又发生别扭了,现在她才明白,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

“是你想负责是吧?”程雅诗嗔怪地对林风道。

“是的,我应该要负责,其实我有时候觉得,我也应该为你负责!”林风淡淡地对程雅诗道。

程雅诗脸微微一红,嗔怒地道:“谁要你负责了!那一晚已经过去了,我们都应该忘记了,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以后,不许再提那件事情了!”

林风看着程雅诗,淡淡地笑了笑,随后问道:“那你知道那个女孩是谁吗?”

“是谁?”程雅诗当即问道,之前她正在与林风说着许曼妮的事情,如果林风说那个女孩是许曼妮,程雅诗当真会到一种无语的境地。

程雅诗不敢保证,如果林风说那个女孩是许曼妮,她会不会直接用耳光招呼他。之前她还想着林风不会那么没节操,她可不希望这变成事实。

林风道:“那个女孩很快会成为你的合作者,在你的公司,她持有百分之十的股份!”

“啊?是那个叫苏雨心的女孩?”程雅诗睁大了美眸,吃惊地道。

苏雨心继承那百分之十股份这件事情,程雅诗曾告诫过她不要告诉别人,现在林风知道了,自然是苏雨心告知他的,仅从这点,就能看出他们的关系不同寻常了。

不过程雅诗对于苏雨心最深的印象,是因为另外一件事情。她记得很清楚,上一次唐蕊和林风退婚,就因为林风为了维护这个女孩子,打了唐蕊一个耳光。虽然后来证实,那一次是唐蕊误会他们在先,但无论如何,唐蕊这位大小姐都不会容得下苏雨心的。

程雅诗皱了皱眉,她自己都感到林风所面临的,是一个十分难堪的问题。

“你准备怎么办?”程雅诗对林风问道。

林风道:“我会好好照顾她保护她,雨心已经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的委屈,而且她已经把一切都给了我,我不会丢下她的。”

林风的眼神和语气不带一丝戏谑,程雅诗当然能够看出,他说的是十分正式的,这是他最真实的态度。

“那蕊蕊呢?”程雅诗问道。

林风道:“蕊蕊是我的责任和义务,我亲口告诉过她,我要照顾她一生一世!当然,我也会让她接受雨心。”

“你觉得可能吗?”程雅诗无奈地笑了笑道,显然她觉得林风的这种想法有点异想天开,让唐蕊去接受另外一个女孩,让她分享林风,如果这不是梦,那便是天方夜谭。

“或许,我是乐观主义者吧!”林风道。

程雅诗道:“我真的想象不到,你到底怎样才能做到!可是这些,我又干涉不了你,不过,我不许你让蕊蕊伤心难过!”

“林风,不管怎么样,你要永远把蕊蕊放在第一位。蕊蕊如果不能是你的唯一,她必须是第一,永远都不要改变!”

程雅诗很无语,她感觉自己好像是在纵容和袒护林风,自己是怎么了,怎么能够纵容林风去喜欢另外一个女孩呢?

“以后赵氏就是你们三个的了,雅诗,你替我好好照顾雨心,在商业方面,你多指点指点她吧!蓝玫瑰,是一个居心叵测的女人,你们要小心她!”林风对程雅诗道。

程雅诗道:“既然苏雨心是外公这一大笔遗产的继承人,肯定和外公有不同寻常的关系,我当然会照顾她。外公将那百分之十的股份给了她,一定有他的原因,林风,对于这个女孩,你比我知道的更多,或许你知道其中的原因吧?”

“我也不知道,也许,和雨心的父亲有关吧,雨心的父亲,就是当年东海叱咤风云的人物,他叫苏鹰石。”林风对程雅诗道。

“苏鹰石?!”程雅诗喃喃道,这个名字,在东海无人不晓的,程雅诗也不例外,她做企业的,自然听说过当年东海最耀眼的商人,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亨苏鹰石。

“原来苏雨心就是苏鹰石的女儿,怪不得,你这样说我倒想起来了什么,难怪我看第一次看到苏雨心的时候,就觉得有点面熟!”程雅诗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

林风看程雅诗的样子好像知道些什么,立即奇道:“面熟?怎么你对苏雨心之前就有印象吗?”

程雅诗道:“没有,只是她很像一个人。我小时候在外公家的时候,就见过苏鹰石,他和外公的交情好像不错。外公外婆还把他们的一个干女儿,嫁给了苏鹰石,应该就是苏雨心的妈妈吧,很漂亮的一个女人,苏雨心和她很像。”

“你外公的干女儿叫什么?”林风问道。

程雅诗略一思索道:“好像叫秦慕雨,当时我才几岁吧,还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苏雨心的妈妈秦慕雨是你外公的干女儿,那苏鹰石就是你干姨夫,雨心就是你干妹妹了!”林风调侃地道,他很快摸清了这一层关系。

不过这些东西,先前他真的一无所知,在他的印象中,李青河和苏鹰石不是敌对的吗?为什么还会有这层关系呢?难道先前友好,之后又反目成仇了?

在林风看来,李青河把干女儿嫁给苏鹰石,似乎有某种拉拢苏鹰石的意思,让他成为自己的干女婿,似乎更容易让他为自己效力。

只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多大的仇怨,以至于李青河会支持唐建豪等四大集团,彻底将苏鹰石打倒,连他的干女儿也不放过,连幼小的苏雨心也不放过!

程雅诗道:“外公是非常喜欢秦慕雨这个干女儿的,我外婆也非常喜欢她,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妈都犯嫉妒了!也许,这就是外公让苏雨心继承那一大笔遗产的原因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