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最大的受益方/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看了一眼蓝玫瑰,这个女人在刚才短暂的示弱之后,再次恢复了她一贯的强者姿态。或许,她从来就没有真正地示弱过。

林风笑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别莫名自信!”

蓝玫瑰嫣然一笑,随后,她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正色道:“我们做一笔交易,怎么样?”

“嗯?”林风望了望蓝玫瑰。

蓝玫瑰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一桩桩交易,只不过,有的人交易的是友情、爱情,有的人交易的是勾心和利益,不过在我看来,都是交易,没什么区别!”

“你要和我交易什么?”林风正色问道。

蓝玫瑰道:“很多,不过,先从利益开始吧!”

林风明白了过来,当即道:“你要我帮你拿下那个海岛卫星城项目?”

“你可不是在帮我,亚太集团是我们共有的,我,你,还有你的两个大小情人!”蓝玫瑰道。

蓝玫瑰的确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的聪明才智表现在任何方面,当然也包括她的商业眼光。她魅惑的眼睛,似乎能够洞察一切别人掩藏至深的东西。

对于这次的竞标形式,蓝玫瑰其实心里非常清楚,她知道仅靠自己父亲和关鹤年的关系打亲情牌,不足够拿下这么庞大的堪称东海第一的地产项目。而且她感觉到,身为两家集团股东的林风,恰恰是制胜的关键点。

她能得出这样的判断,一方面是源于她敏锐的商业直觉,另一方面,她也通过对关鹤年秘书的收买,探查得到并掌握了一些信息。

林风轻笑了一声道:“没想到你也会这么没有信心!”

“当然不是,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是追求完美的,我喜欢有必胜的把握那种感觉!我们必须承认,天风集团是一个很强劲的对手!”蓝玫瑰道。

林风道:“那你怎么会认为,我一定会帮助你?我会说不会,而且,我都不一定能帮到你!”

蓝玫瑰握着手中的酒杯,不紧不慢地轻轻晃动着,浅尝了一口,媚笑着道:“我当然有办法,让你心甘情愿地帮助我咯,而且对于你,我是很有信心的!”

蓝玫瑰一边说,一边拿出了林风那天不小心被他偷走的玉坠,在林风面前晃动着,脸上带着挑衅的笑容,很显然,此刻的她有一种胜利的姿态。

能要挟到别人,是蓝玫瑰很喜欢的一种状态,更何况,她要挟的是这个人!

“我告诉唐小姐,这是你送给我的定情信物,以唐小姐的脾气,她大概不会让你继续留在唐家了吧?”蓝玫瑰调侃地道。

“真是个幼稚到极点的办法!”林风不屑地笑道,心道蓝玫瑰大概不会玩这种小女生才会用到的幼稚威胁方法。

蓝玫瑰道:“是的,所以我当然不会用它,不过不知道怎么的,看你把它看得那么重,我就是不太想还给你!”

蓝玫瑰一边说,一边又把那东西收了起来。

“它对我确实很重要,所以我会抢回来的!”林风道。

蓝玫瑰道:“是吗?除非你不想知道那件事情了!”

林风一怔,下意识皱眉看着蓝玫瑰,这个妖冶的女人,似乎随时都能变出各种她认为能够制约别人的法宝。

“什么事情?”林风正色问道。

“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我生日那天,我骗你出来的时候准备告诉你的,可惜你表现不好,我当时放弃了告诉你!”蓝玫瑰道。

“好啦,跟你说点正经的吧!你知道的,这次双子岛卫星城计划,是一个投资风险巨大,但是回报也十分惊人的项目,只有最有实力眼光最超前的企业家,才敢于去做这件事情。同样的,它对于我来说也非常的重要,它一旦成功,就几乎可以让我永久地在东海站稳脚跟,并且很可能是站在东海地产界的最高峰。”

“这只能说明你的野心!和那件事情有关吗?”林风道。

“当然有关!因为,有野心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争夺这个项目的人,无非就是想让自己站在东海的最高峰,能够俯视其他人,感觉着他们的渺小!”

林风道:“说关键的吧!”

蓝玫瑰望着林风,正色道:“你觉得两大集团的争夺,谁会是最后的赢家?当然,在你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希望你懂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

林风一怔,他立即明白了蓝玫瑰的意思,很明显她在表达,这两大集团的争夺,谁也不会是受益方,这其中却有个第三方存在,而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受益方。

“你口中的渔翁是……?”林风直接对蓝玫瑰问道。

蓝玫瑰道:“天风集团主要的股东之一,是一个叫安妮的女人,你大概还不知道她的来历吧?”

蓝玫瑰说着便从茶几的下层拿出了一个档案袋,递给了林风,林风随即打开了档案袋,拿出了里面的文件,那竟然是一份关于安妮这个人的详细档案。

有时候林风也不得不佩服蓝玫瑰,她似乎总有各种办法,让自己的对手信息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她面前,任她去研究。这一点,林风也感到望尘莫及。

档案上的确是安妮的照片,还显示出了她的全名叫做喻安妮,其它的信息,都和林风之前窥视得到的差不多,她是留美高材生,后去了香港工作。接着,林风忽然看到,安妮去香港之前,是在东海的一家公司,而这家公司的名字,竟然叫作鹰石集团!

“安妮曾经在鹰石集团?”林风诧异地道,对于这份资料,他不太会怀疑它的真实性,毕竟对于那个叫安妮的女人,他本来心中就有怀疑。

蓝玫瑰道:“远不止你想象的那样,她当时是苏鹰石的贴身秘书,甚至不排除他们之间有那种关系,安妮去香港,是在十年前苏鹰石集团覆灭的时候。并且她还有个身份,就是香港鹰组织的头领,这十年来,她虽然人在香港,但是一直在做一件事情。苏鹰石的彩虹城项目,就是她先提出来的,苏鹰石入狱后,她一手经办了彩虹城的建设任务,十年的时间,她将彩虹城打造得十分成功,现在你知道,她为什么有建设海岛卫星城的能力了吧?唐建豪现在需要的,恰恰是这种人才,所以他对她委以重任是很正常的!”

林风闭目思索了一番,他就感觉到了蓝玫瑰所说的这些话的合理性,接着,他不由得感到一股寒意从心底犯了上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安妮就是苏鹰石安置在唐建豪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这颗炸弹如果起爆,对唐家的冲击,无疑是致命性的!

如果天风集团夺标,安妮会鼓动唐建豪,把大量的资金投入到那个项目,套牢唐建豪的资金链,而她现在已经成了唐建豪的亲信,制造一些财务事端,让银行暂时封冻公司资金,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一旦唐建豪的资金因为封冻而断流,海岛卫星城的项目势必搁浅,大量的资金被套牢,舆论如果再加上一火,唐朝集团的股票势必大跌,唐建豪破产,几乎是必然的。

“你这么聪明,应该能够想明白,为什么天风集团不能夺标了吧?所以,根本不用我逼你!”蓝玫瑰得意地道。

林风现在明白了,他知道,蓝玫瑰现在的合作者,正是苏鹰石,所以无论谁夺标,这场角逐的最后受益方,都是苏鹰石。

林风也知道,苏鹰石不会甘心当年在东海的失利,他拥有彩虹城为基地,拥有足够的实力杀回东海,继续做他的东海霸主。

的确,从当年落马入狱那一天起,从妻离子散的那一刻起,苏鹰石一天也没有忘记自己要杀回东海,夺回他的一切,把自己曾经受过的一切,统统加倍地奉还给那些人。

林风转眼看了看蓝玫瑰,冷笑道:“你其实也不是真心和苏鹰石合作,不然你也不会找到我!”

蓝玫瑰道:“当然了,没有人愿意做别人的棋子,给别人做嫁衣,你是我最合适的合作者,因为我忽然发现,在这个世界上,你才是我最信任和最值得信任的人!”

“亚太集团如果夺标,你又不会是最大受益方,受益方仍然是苏鹰石才对!你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林风道。

蓝玫瑰道:“没错,可是苏鹰石对这些兴趣不大,亚太集团夺标,只会让他和别人共有一座卫星城而已,而天风集团夺标,则会帮他彻底拖垮仇人的公司。据我了解,目前他对后者更感兴趣,这就是仇恨的旺盛生命力!”

“如果我们夺标,我自然有办法,让我成为这个项目的最大受益方,当然,你也会是,双子岛卫星城,以后就是我们共同的孩子,它会为我们带来无尽的财富和地位。这一切,都将是我们的!”蓝玫瑰玉手搭上林风的肩膀,正色地望着他道。

“可惜这场争夺,只能有一个人是最后的胜利者,你会希望那个人是你,所以你也不会允许我分享你的胜利!”林风笑了笑道。

对于蓝玫瑰的计划,林风已经十分清楚了,打了多次交道,他已经非常了解这个女人,她不会相信任何人,也不会听从任何人的摆布,对于别人,她只会利用别人,而不会被别人利用。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以自己为中心,最终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是个极好的猎手,可是,她不喜欢和别人分享猎物!

“我会和你分享,因为那是属于我们的胜利。我说过了,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唯一值得信任的人,如果你问原因,或许,我爱上你了吧!”蓝玫瑰正色道,说这些话的时候,她没有之前狐媚的戏谑。

“我不会因为这个而感激你,这一切,我自己会有打算,对于和你合作,我暂时还没有足够的兴趣。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你告诉我这些!”林风正色对蓝玫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