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唐天失踪/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被这种感觉吓了一跳,随后,那道目光便移开了,随着竹排的移动,那道身影也越来越远。林风的目光却一直没移开,他静静地盯着那婀娜的身影,心中疑窦顿生。

一个偏远的苗寨,一个让他倍感熟悉的眼神,这是林风无法理解的,虽然从许曼妮告诉他这次来这里的目的时,他就已经有了应对一些的准备,但这种突如其来的冲击,还是让他一时间有些没法安分,他忽然想追上那苗家女。

“还看,都走远啦!要不要帮你追上去啊!”唐蕊努着小嘴看着林风,有些小小地不满道。

“禽兽哥,你好大的胆子,蕊蕊在这里你竟然还敢看其他美女!”李思瑶也上前用一种维护正义的语气道。

“呃!没见过苗家女长什么样,随便看看的!”林风干笑了一声,漫不经心地道,他心中的疑惑仍然没有消除。

“瑶瑶!拍够了,我们上去吧!”唐蕊随即对李思瑶道。

李思瑶不满地嗔道:“我还没拍够呢,光顾着给你们拍了,你们也不想着帮我拍几张!”

“哎呀!你还怕不够拍怎么的,回头给你拍泳装写真集!禽兽哥,本小姐晕船想上岸,你动作快点!”唐蕊不耐烦地安抚了李思瑶,随后对林风道。

上岸之后,几人先找了一家苗寨的旅店住了下来。其实这也算不上是旅店,因为苗寨不间断地也会有一些游客,所以有的人家有多余的高脚楼,索性就改成简易的旅店,为自家额外创收。以前这里完全封闭,倒没有这种旅店,近几年随着四周旅游景点的开发,游客多了起来,这种旅店才应运而生。

林风他们住的是位于山下的一间临江的高脚木楼,凭栏远眺,美丽的江景一览无遗,各种情调应运而生。

高脚楼里除了林风一行,没有其他住客,几人就住在二楼相邻的两个房间,林风和唐天一间,许曼妮带着两个女孩一间。

这倒是个很合理的安排,不是男女分开的问题,而是更方便林风监视唐天了,以林风的身手和警觉性,唐天想有什么单独行动,是逃不过他的眼睛的。

其实林风到现在仍然想不明白,唐建豪要自己监视唐天,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不光是林风不明白,就连许曼妮也不知道,她只是起一个中间人的作用,替唐建豪把这个消息传递给林风,而他的具体目的,许曼妮同样一无所知。

林风现在心里有点乱,因为不光是这个问题让他感到疑惑,还有那个奇怪的苗家女,林风不敢相信,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还能见到这样熟悉的眼神。

在林风看来,每个人的眼神是专属于他,是独一无二的,它几乎是一个人的灵魂,完全足够代表一个人!而现在,他居然在百里之外的深山苗寨中,看到了一个让他熟悉的眼神!

这不由得让他感到,这个看似寻常的古老苗寨之中,蕴藏着一些什么。虽然这种感觉,从许曼妮告诉他唐建豪的嘱咐时就有了,但是现在,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安顿下来后,几人又在苗寨中玩了大半个下午,傍晚的时候才回到住处。这个过程中林风一直没忘记自己的任务,始终密切注意着唐天。不过唐天一直很自然,和唐蕊她们一起拍照攀岩,并没有什么异常。

山里的天黑得很快,傍晚似乎是个很短暂的过程,一转眼就过去了。然后整个大山里基本就一片漆黑了,整个苗寨几近与世隔绝,除了少数游人,很少有人来这里,这里的人也不怎么和外界接触,基本就是个封闭的原始社会,设施落后,连电都不通,寨子里夜晚照明的工具是火把或香油灯。

旅店的主人阿贵上来,给两间房的灯里添置了些香油,然后把炭炉也端到了楼上,帮他们生了炭火。虽说这山里白天温暖宜人,一到晚上却寒气逼人,炭火是山里唯一的取暖设备了。

两位大小姐的兴致很高,让林风和唐天把炭炉搬到了外面,在小露台上围坐着,开始烤着他们带来的肉串和鱼片,还有今天在山里采摘到的板栗。

皓月当空,江水潺潺,几位女孩子轻轻哼着歌,专心致志地烤着东西,阵阵清香和优美的歌声一起,飘荡在空中,向着远方漫溯缭绕。

坐在临江的苗家高脚楼上,感受着古老苗寨神秘而美丽的夜色,的确是一件惬意无比的事情。

印象中,这是林风和唐天第一次带几位女孩出来一起游玩,这种欢乐和祥和,深深地打动了他们,一时间,他们几乎都忘记了他们心中的那些想法,忘记了他们各自其实都还要去做一些事情,并且这些事情,本来就是他们不想做的。

林风要监视跟踪唐天,而唐天,就要想办法摆脱林风的监视和跟踪,这不是他们喜欢的游戏,它不适合这种欢乐和谐的气氛。

林风和唐天倚着高脚楼二楼的木栏杆站立,在月光下互相举杯,地上已经丢了好几个灌装啤酒的易拉罐。

“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有这样一个快乐的心情了!”唐天举起手中的灌装啤酒给自己灌了一口,对林风道。

林风也拿起自己的干了一口,道:“那是因为你一直有种很忧郁的感觉,所以你会觉得快乐很难得!”

唐天笑了笑,然后道:“或许有点吧,开心快乐才是人真正的财富,拥有的越多才越富有!相对来说,我会贫穷!”

林风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洗耳恭听!”唐天转过脸,望了望林风道。

林风道:“因为背负得太多,蕊蕊她们单纯、无忧无虑,所以才不会有烦恼来抢占快乐的位置,所以她们才富有,你和我,都是相对贫穷的!”

“有道理,感谢你的提醒,干杯!”唐天笑了笑,举起啤酒对林风示意了下,再灌下一大口,然后远远地将易拉罐抛了出去。

“曼姨!”再给我们拿几听啤酒。唐天对许曼妮喊道,许曼妮随即应了一声,跑去房间给他们拿去了。

“借酒消愁吗?”林风对唐天笑道。

唐天很肯定地笑道:“以前或许有过,但今天绝对不是!”

就在这时候,屋子里突然传来了许曼妮的叫声,虽然很轻,唐蕊她们都没注意到,但林风和唐天都感觉了,当下立即冲了过去。

进了房间,就看到许曼妮捂着肩膀跌倒在地,秀眉紧蹙,旁边是一株被打倒的刺蓝。

“曼姨,怎么了?”林风赶忙上前扶起许曼妮道。

许曼妮玉齿轻咬,望着一旁的刺蓝道:“我正在包里给你们拿饮料,窗台上这个东西掉下来扎到我了!”

刺蓝是一种室内植物,四季常青,夏季有驱蚊虫的作用,所以这深山苗寨里都有这东西,冬天也养着。刺蓝像仙人掌一样,浑身都是刺,冬天的时候刺会变硬,并且还会积累毒素。

所以听到许曼妮这么一说,林风不敢马虎,当即道:“曼姨,我赶紧帮你把刺取出来!”

许曼妮点了点头,林风关好门,许曼妮便轻轻脱掉毛衣,然后她里面的衣服也撸下来,露出被刺到的肌肤。

尽管许曼妮穿着外衣,但还是被扎进了好几根刺,疼得她几乎要掉眼泪。林风让她忍住痛,很利索地将扎进她身上的刺都拔了出来。

刺拔出来,许曼妮的疼痛减少了一些,林风帮她挤了下血,见血呈现出微微的黑色,林风道:“曼姨,刺蓝的刺有毒,我要帮你把毒吸出来,你委屈一下!”

许曼妮一听脸微微一红,随即微微点了点头,按照林风的处理办法总是对的,现在她也顾不得什么了。

林风也顾不上什么了,这棵刺蓝的毒性他也不清楚,但必须尽快把毒血弄掉,不然兴许会有麻烦。

他双手抓住许曼妮的双肩,嘴巴随即贴上许曼妮的肩后一处被扎的位置,用力吮吸了起来。仔细吸掉,清理了许曼妮身上的毒血后,他从包里找出了创可贴,帮许曼妮受伤的地方贴好。

“好了曼姨!毒血已经吸掉了!”林风对许曼妮道,随即示意她穿好衣服。

许曼妮嗔怪地一笑道:“好啦!咱们快出去吧,别让蕊蕊她们看到误会了!”

林风和许曼妮拿着啤酒饮料走出去,看到唐蕊和李思瑶仍然在那兴致勃勃地烤着东西,并且差不多熟了,招呼他们来吃。

“怎么就你们两个啊?东西都好了,叫小天哥也来吃吧!”唐蕊对林风道。

林风一怔,当下眉头一皱,他这才突然注意到,唐天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