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驱蛊的方法/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慕雨原本苍白的脸,总算恢复了一丝血色,她的表情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痛苦,看到她略显俏皮的表情,林风松了口气。

“秦姨,这是……?”林风疑惑地问道。

“林风,有些事情,知道了以后,就要为它承担和背负一些东西,如果是这样,你还想去知道吗?”秦慕雨淡淡地对林风道。

林风道:“亲眼看到您这么痛苦,我觉得我还是想知道一下!”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你愿意为我去解除这种痛苦?”秦慕雨淡淡地苦笑了一声,抬起美眸望着林风正色道。

“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不会推脱,您是雨心的妈妈,我不可能对您的痛苦视而不见!”林风正色回道。

秦慕雨嫣然一笑,释怀地道:“林风,有你这句话,秦姨很开心,秦姨也相信你说的都是真心话,谢谢!”

说着,秦慕雨微微转过身,将脑后的头发捋至胸前,让香肩和酥背尽露在林风眼前。林风随即看到了一抹诱人的雪白,以及上面一个模糊的淡红色图案,虽然很模糊,但林风还是辨认了出来,并且有了一种熟悉感。

这居然是玫瑰图案,和林风在蓝玫瑰身上看到的那个玫瑰图案一样。只一瞬间,就让林风想起了什么,脑子里许多个名字和画面随即浮现了出来。

对于林风来说,这实在是个让人不爽的图案,它是一种禁锢,是一种囚笼,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以后都不要再看到它。

“这朵玫瑰,平时是看不见的,只会在我的蛊毒发作的时候才能看到,林风,你运气不错,还能亲眼见识到这种厉害的蛊毒。”秦慕雨笑着对林风道。

林风皱了皱眉,他可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光荣的,刚才秦慕雨被蛊毒折磨的痛苦模样,现在仍然还回荡在他脑海里。真是想不到,秦慕雨还承受着这种痛苦,他的确有些于心不忍。

“秦姨,是什么人,在你身上种这种蛊?”林风正色问道,这是哪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不懂得怜香惜玉吗?这样的绝色美人,怎么也不应该承受这种痛苦。

“林风,这是命运之神为我种下的,怪不得任何人!”秦慕雨淡淡地道。

据秦慕雨所说,她身上的这种蛊,是受某种磁场掌握的,秦慕雨隐居苗寨十年,一次都没有发作过,而她隐居苗寨之前尤其是生下雨心之后,这种蛊时不时地发作,困扰着她。但论痛苦程度,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没有这次这样严重。

这种蛊,是受一种感情磁场掌握的,它在秦慕雨心里沉寂了十年,因为和雨心的碰面,大大唤醒了她的感情磁场,蛊毒被大量催生爆发。

秦慕雨很年轻的时候就被种下了这种蛊,她已经背负着它二十多年了,好在它不具有传染和遗传性,所以它不会因为男女之间的那种行为传给苏鹰石,也不会传给女儿苏雨心。

但是,这又是一种极难驱除的蛊,多年来,每次发作的时候秦慕雨都痛不欲生,只能靠这种紫色的药水暂时遏制。

林风道:“秦姨,听起来这种蛊的目的,好像是为了隔断您的感情,这应该是某些人为了更好地控制你,才施用了这种蛊。”

秦慕雨道:“好了林风,你只需要知道这些就行了,其它的,知道得太多了对你没有好处,这种药物,可以暂时减轻我的痛苦。为了雨心,我忍受这点痛苦也算不了什么!”

“秦姨……!”

林风刚开口,秦慕雨即打断了他的话道:“好了林风,到此为止吧!答应我,今天的一切不要让雨心知道,她知道我的这种情况,一定会很伤心的,雨心的伤心,对我来说才是更大的痛苦!林风,答应我!”

林风淡淡地道:“秦姨,您身上的图案,我似曾相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应该出自于一个叫玫瑰组织的组织之手。”

秦慕雨一怔,皱眉道:“林风,你知道这个?”

林风点头道:“是的秦姨,您在深山里十年了,外面的世界已经有了很大变化,我知道的事情,也比您想象中的多,您其实没有什么好对我隐瞒的!我还知道,您是李青河的义女,而他正是玫瑰组织的头领!”

“看来我真的小看你了!”秦慕雨笑了笑道:“好吧,也许我已经阻止不了让你知道了,索性就全让你知道吧!”

秦慕雨道:“你说的都没错,我是玫瑰组织头领的义女,而且非常受他的器重,他为我种下了这种蛊,让我成了玫瑰组织的玫瑰圣女。”

玫瑰圣女,林风一怔,这个名词他是听说过的,蓝儿就是玫瑰圣女,只不过,蓝儿是真正的玫瑰圣女,李青河这个玫瑰组织是假的!

果然,秦慕雨的话证实了这点。

“可惜,我所依附的那个玫瑰组织是假的,他们的这种蛊,其实是一种变相控制人的毒蛊,它让我只能专心地听命于人,不能对人产生感情,一旦动情到了一定程度,蛊毒就会发作,痛不欲生。但是,我是活生生的人,我不可能没有感情。我在李青河那里的时候,有两个男人走进了我的世界。”

“这两个人都是当时十分成功的人,也是李青河最得力的两个助手,他们各有优点,以至于让当时的我非常难选择。最后,我选择了他们之中的一个,是因为他答应解救我,肯为我而背叛李青河,而另一个虽然口口声声说爱我爱得无法自拔,但是他始终忠于李青河,不敢背叛他。”

林风道:“一个是唐伯父,另一个是苏先生?”

秦慕雨点了点头,这个答案确实十分明显了。

“李青河很看重苏鹰石,于是他也乐意把我嫁给他,好利用我来掌控他。可是他不知道我们已经密谋背叛他了。之后的事情,相信你都已经知道了,我被唐建豪打伤差点死去,然后被人救活,苏鹰石也完全被绊倒了,我心灰意冷之下,去了深山的苗寨隐居。”

秦慕雨说着,轻轻将秀发又搭了下来,喃喃地道:“十年没有经受这种痛苦了,我甚至以为它已经消失了,原来,它一直存在着,就像我对雨心的思念一直存在一样,这是挥之不去的!”

乌黑的秀发轻轻搭在秦慕雨白皙的香肩上,黑白对比,彰显出一种绝佳的风情和魅惑,真的很美,很惊艳,还带着一种淡淡的忧伤和凄然。

林风不自主地有些入了神,许久,他才静静地看着秦慕雨问道:“秦姨,这种蛊,有解的法子吗?”

秦慕雨凄然地笑了笑道:“有,只要不动感情,它终生不会发作,就不会有那种痛苦!不过,这个法子会让我更加痛苦无数倍!”

的确,不动感情,无情无义,这不是真正的人,而是一具行尸走肉!那还有什么快乐可言!

“秦姨,一定还有其它的办法!”林风肯定地道,他当然不希望秦慕雨一直被这种恶毒的巫蛊困扰着,他相信会有解蛊的方法。

秦慕雨看了看林风,正色道:“雨心的爸爸很多年都在为我寻找解这种蛊的方法,他通过种种努力,终于从李青河那里窃取到了!林风,如果要你用这个法子救秦姨,你会愿意吗?”

“当然愿意,只要能救秦姨,解除秦姨您的痛苦,我毫不犹豫!”林风不假思索地道,这坚定的话,倒也能代表他的真实内心。

看到林风坚决肯定的态度,秦慕雨嫣然一笑,接着摇了摇头道:“傻小子,就算你愿意,秦姨还不一定愿意呢!”

一笑之下,百媚顿生,林风止不住地惊艳了一下,同时在心里汗了一声:怎么解蛊?不是需要男女交合那种的吧?这下糗大了,做人还真不能那么武断啊!

林风有些尴尬地看了看秦慕雨,秦慕雨宽容地笑了笑,随即对林风道:“好啦!转过身去吧,我差不多了!”

林风随即转过身,秦慕雨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快速地冲洗了一下,然后裹上了浴袍。

“秦姨,您现在和雨心在一起,这种蛊会经常发作吗?”林风关切地对秦慕雨问道。

秦慕雨道:“也不是那么频繁,而且每次发作的轻重程度都不一样,放心吧,秦姨可以配到足够的药,缓解痛苦,而且不会在雨心面前露出马脚!”

“那样您太辛苦了,就算雨心不知道,但是只要您的痛苦在,雨心就不会好受。秦姨,如果能帮您永远解除这种痛苦,我可以做最大的努力!”林风正色对秦慕雨道:“不管什么方法,应该都能找到变通的地方!”

林风特意强调了下最后一句,当然是为了避免某种尴尬,他可是知道很多巫蛊都是男女之间阴阳交合解除的,加上秦慕雨之前的那些话,他不得不强调一下。现在最关键的,是知道确切的方法。

秦慕雨伸出玉手,轻轻搭在林风的肩膀,静静地看着他,林风的话,让她感到了万分的欣慰,一时间她竟然还有些感激。

“林风,你有这份心,秦姨真的很开心了,我更加愿意把雨心交给你!只是,这种法子,是不能强求的,秦姨也不希望你为了秦姨,去做一些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秦慕雨嫣然道。

林风道:“秦姨,我还是希望能够知道!”

秦慕雨放下了自己的手,轻舒了口气道:“唉!既然你这么想知道,秦姨就告诉你吧!解秦姨身上的这种蛊,需要几味特殊的药草,然后再结合一种东西。几种东西结合在一起制成像今天那样的粉末,融在水里泡澡,就能驱除秦姨身上的巫蛊。这几味药草不是问题,但是最主要的那种东西不一定能找到,而且都不确定这世上是不是还有!”

“什么东西?”林风立即问道。

秦慕雨道:“这世上有另外一种蛊,是秦姨身上这种蛊的克星,而那种蛊只在一个人身上,帮秦姨解蛊最关键的东西,就是这个人的初次之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