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胜人一筹/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一怔,听秦慕雨说完后,他立即就想到了一个人:蓝儿。他知道,蓝儿是真正的玫瑰圣女,并且身上也有这种玫瑰图案,蓝儿身上的那种蛊,或许就是秦慕雨身上这种蛊的克星。

蓝儿是真正的玫瑰圣女这种事情,还是上一次蓝儿来到东海时,她亲口告诉林风的。不过现在,蓝儿和她妈妈自从上次来到东海后,就再也没有回村里了,现在林风也不知道她们到底去了哪里。

不过,林风已经知道,桂花婶就是秦慕烟,那蓝儿就是秦慕雨的侄女。而且既然蓝儿是玫瑰教主的孙女,那秦慕雨和玫瑰教主关系也应当很密切,只是,她怎么加入到了玫瑰教主的死对头李青河一方了呢?

而听秦慕雨说需要蓝儿的处子之血驱蛊,他不禁又皱了皱眉,蓝儿可是说过,和她发生过关系的男人,是不可以再和其它女人再发生关系的,否则就会蛊发身亡。

这是一种古老的痴情蛊,玫瑰教主是担心夺走蓝儿童贞的男子今后有负于她,所以在蓝儿身上种下了这种蛊。在这种蛊的淫威下,那男子只能一生一世对蓝儿专心不移。

虽说林风和蓝儿青梅竹马,不过刘老头可不止一次警告过自己不准碰蓝儿,甚至都限制自己和她单独在一起。林风心道这死老子的确是用心良苦啊,真心为自己今后的性福着想!

但是想到这儿林风又有些郁闷,自己献身给蓝儿显然是需要慎重的,可是这样的话怎么救秦姨啊!

“秦姨,这是唯一的法子吗?您说的那个女孩,是不是就是真的玫瑰圣女,也就是您的侄女蓝儿!”林风直接对秦慕雨问道。

秦慕雨望了望林风,点头称是,接着淡淡地道:“是的,真正的玫瑰圣女身上的蛊,是我身上蛊毒的克星。但是林风,我知道你已经知道了很多事情,所以,秦姨是不会让你为我做这种事情的!你要好好对雨心,知道吗?”

林风当然知道,秦慕雨说的是自己和蓝儿发生关系后,就不能再和其它女孩有关系这件事情。作为母亲,她当然不想看到林风做了这件事情,然后无法和苏雨心行正常的男女之事。

当然,万事不是绝对的,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林风和蓝儿发生关系之后,不影响他今后和其他女孩交往。不光可以驱除秦慕雨身上的蛊,而且连蓝儿身上的那种痴情蛊也能一并驱除。

不过秦慕雨只告诉了林风这种蛊的存在,并没有告诉它在谁的身上。她原本就不希望林风为自己去做这些事情,所以自然不会告诉林风这件事情的最关键部分,这一切和那个女孩有关,这是和李青河非常亲密的女孩,并且秦慕雨还知道,这个女孩也和林风生活在一起。

李青河非常疼爱他的这个孙女,因为对手玫瑰教主的存在,他害怕她受到玫瑰教主蛊毒的危害,所以为她种下了可以抵御和驱除万种蛊毒的“蛊王之蛊”。

这种“蛊王之蛊”在身上,人没有任何感觉,但是却可以百毒不侵,无论是毒虫、毒蛇还是其它蛊毒都奈何不了她。而女孩子一旦失去了童贞,这种蛊王之蛊就会转移到那个男子身上,男子不但可以百毒不侵,而且可以通过男女交合的方式,帮助女子解除她们身上的蛊毒。

秦慕雨当然不会告诉林风她是谁,她可不希望林风在这方面乐于助人!

“好了林风,万事随缘吧!如果哪天我能够找到蓝儿,并且蓝儿也能找到一位如意郎君的话,我的蛊毒岂不是就可以解了!所以不用为我担心!”秦慕雨嫣然对林风道。

林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现在看看,似乎只有这样的办法了,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尽快找到蓝儿。且不说为了驱蛊吧,桂花婶和蓝儿,都是秦慕雨的亲人,她们失散多年,也应该重逢了。

只不过上一次蓝儿她们和自己匆匆分别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林风都不敢保证她们还在不在东海。

“秦姨,您还恨唐伯父吗?”林风轻声对秦慕雨问道,昨天墓园区的那一幕,林风看得很清楚,他从来就没看到过唐建豪那种绝望悲戚的表情。毋庸置疑,在他的心目中,秦慕雨仍然是他深爱的女子,同时他的心里还装着对她深深的自责和歉疚,几种情感交织着,让他痛不欲生。相信唐建豪心中的痛楚,足以媲肩秦慕雨所受的蛊毒之痛。

秦慕雨愣了一下,淡淡地道:“我已经不是以前的秦慕雨了,我的世界已经变了,除了我的丈夫和我的女儿,曾经的那些人和事物我都会从脑海中抹去。所以,唐建豪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自然无所谓恨!”

“放心吧,唐建豪是成年人,而且是做大事的人,他也会尽快像我一样,忘记之前一切的,你不用替他担心!”秦慕雨轻抚了下自己的秀发,嫣然道:“好了林风,很晚了,早点休息吧!记住为我保密,今晚你看到和听到的一切!”

林风心里不太平静,这一夜睡得不太安稳。好在苏雨心昨晚睡得很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温顺地躺在妈妈的怀里,昨晚的一切她自然浑然不知。

她很想幸福地赖赖床,在妈妈的怀抱里多躺一会儿,不过苏雨心是个对工作很负责的人,看到时间后,她立即就起了床,整理了一番后就准备赶去上班。

林风送苏雨心回了公司,然后开着车回唐家别墅,唐蕊这两天还在生老爸的气,谁也安抚不了她,再加上唐天的出走本来就让她心情很失落,林风现在是回去陪陪唐蕊。

车快到唐家别墅门口,忽然马路上出现了一个人,直接横在了林风的车前。这人是从唐家别墅高大的围墙翻下来的,刚刚跳落到马路上,就像从天而降一样。

林风吃了一惊,迅速踩住了刹车,强大的惯性让车原地滑行了一米多,在即将碰到那人身子的时候嘎然刹住。惊愕之余,林风看到了那人猥琐而熟悉的面孔。

“臭小子,你丫的什么反应速度,这些年白跟我了,差点碾死老头子我!”刘老头扯着嗓子怪声道。

林风懊恼地把脑袋伸出车窗道:“老头子,找死也得换个死法吧,好好的大门你不走,翻什么墙,被我碾死了很光荣吗?”

“这不是抄近道省点体力嘛,你老丈人家大得跟王府似的,这纯属歧视老头子我年纪大啊!”刘老头道,说着拉开了林风的副驾驶车门,对林风道了声“快走”。

“呃!去哪儿?”林风纳闷地道。

“老规矩,下馆子孝敬我啊,臭小子,好日子过多了,这点觉悟都没有了?”刘老头磕了下林风的脑壳对他道。

林风笑了笑,随即调转了车头,找了一家涮羊肉的馆子,这是刘老头喜欢的风格,又辣又地道的涮羊肉,配上白酒,这大冬天的怎一个爽字了得。

现在只是上午九点多,没到饭点,饭店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们这一桌食客,刘老头就着高度的二锅头,吃得津津有味,那样子就像几天没吃饭了一样。

“老头子,你是一路乞讨来的唐家吗?你和唐家关系那么好,怎么连顿饭也不招呼你一下?”看着老头子狼吞虎咽的架势,林风调侃着对老头子问道。

这话自然是调侃了,他可知道,老头子单身上这套行头,就值个二三十万的,他上身这件锦锻唐装夹袄,是苏州天衣庄出品,价格不菲且不说了,关键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得到。他手上玩的那两颗桃丸,几乎都是无价之宝,据说是以前一个王爷的掌中玩物。

不过老头子的行头和吃饭形象实在不搭调,这活脱脱就是闹了饥荒饥民,简直是饿死鬼投胎的,真是可惜了这一身价值不菲的行头。

“老头子现在一年到头也难得见你几次,这不特地把孝敬的机会给你留着嘛!你还不感恩戴德!”老头美美地沽了一大口酒,惬意地道。

“这次来唐家,为的是什么事儿?”林风直接问道,他当然知道,老头子神龙见首不见尾,他才不会无缘无故来东海。上一次是为了救刘光祖,这一次,不知道他又是为了什么。

老头子道:“你老丈人邀请的,他的面子我不能不给,就过来跟他叙叙旧了!态度还不错,拿的武夷大红袍招待的我,还准备请我去吃第一楼的佛跳墙,不过老头子把孝敬的机会留给你小子了,你可要懂得知恩图报啊!”

“最近他心情不好,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个他都跟你说了吧?”林风对刘老头问道,他猜测唐建豪找老头子来,会不会为了这些事情。

“是吗?我没注意看他,其实大多数时候,我都在看他那年轻漂亮的老婆!”刘老头猥琐地笑了笑道。

林风无语,刘老头继续道:“你那娇滴滴的小娘子唐蕊也在家,我见到了,唉!胸还是那个胸,屁股还是那个屁股……呃,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她还是个雏儿,你小子压根还没得手!”

“呃!其实就差一点了,天公不作美而已!”林风苦笑了一声道,的确,那一次趁着唐蕊酒醉,如果共处一夜的话,确实有机会将她拿下的。

刘老头道:“你那年轻漂亮的丈母娘呢,拿下了吗?”

“死老头子,你让我当禽兽啊?”林风哭笑不得地道。虽然老爷子喜欢拿自己开涮,林风是知道的。

“禽兽一点,胜人一筹!跟老头子混了这么多,这个道理还不懂?”刘老头继续调侃道。

林风道:“兔子不吃窝边草,这可也是你教育我的!”林风指的自然是之前的时候,老头子用这句话告诫他不要和蓝儿做出失足之事来。

“老头子可不希望你现在还做兔子,做狼更好一点!”刘老头说着,拿着湿的纸巾一抹嘴,道:“好了,酒饱饭足,言归正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