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什么叫可怕/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安安有些不安地皱了皱秀眉,和林风的淡定自若不同,看到这些人,她明显感到了一丝惶恐。作为她这样的千金小姐,其实很害怕遭到这些人的纠缠骚扰。

“快开车,我们快走!”冯安安急道。

“你觉得我们能走掉?”林风淡淡地笑道,心道冯大小姐看来真的吓傻了,明明是你在驾驶座,怎么催我快开车。

看着堵在四周的车以及朝他们围拢上来的人,冯安安无话可说,眼下的情形很清楚,用插翅难逃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看情形,好像是来绑架安安姐你的!”林风对冯安安道。

冯安安慌乱之下,拿起手机就准备报警,不料一只手已经伸了进来,抢走了她的手机,那人猥琐地一笑,亲吻了下带着冯安安香味的手机,然后伸手甩进了河中。

“冯四小姐,我们老板想见见你,下车跟我们走一趟吧!”那人对冯安安道。这厮一身黑色机车服,染着一头银色的头发,一条醒目的刀疤从他眉间和额头横亘而过,为他平添了几份阴冷和凶悍。

“你是什么人?”冯安安柳眉一竖,警惕地问道。

“阿坤!尖沙咀无影刀阿坤,东兴会堂主阿坤!冯小姐,够不够清楚了?”那人冷笑了一声道。

冯安安一怔,似乎被吓着了,林风看到冯安安的样子,立即意识到这个阿坤应该有些来头,否则冯安安不会就这么被他的名号震慑住。

无影刀?听这个名号,应该和黑道有关,看来冯家虽然财大业大,但是也害怕被这些人纠缠上。

“走吧,冯小姐!给阿坤和兄弟们这个面子!”阿坤道,说着一挥手,两名小弟就上前准备拖冯安安下车。

“住手!”冯安安挣扎尖叫着,这个时候的她,完全不知道该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谁。

坐在她身旁的这个小子,只是个纨绔子弟而已,何况就算他是猛虎,也肯定斗不过阿坤这样的本地凶悍角色。

坐在副驾驶的林风很平淡无奇地对阿坤的手下喝了一声,声音不大,也没有什么震慑力,但是还是被阿坤听在了耳朵里。

说实话,阿坤几乎都没注意冯安安的身旁还坐着一个人,不是他视力不好,而是他觉得,这个人压根就不值得他去注意,他的目标是冯安安,其他的人,他只会把他当空气,无视他的存在。他只会注意一种人,就是敢于反抗他的人。

所以,林风的这一句,立即引起了阿坤对他的注意。

冯安安吓坏了,她压根没想着把林风当成能够保护她的人,所以当林风真的为她强出头时,她不由得为他感到了担心。不管怎么说,林风是家里的客人,也是爹哋的商业伙伴的家人,如果在香港出了什么事情,势必不好交代。

林风不了解东兴会和阿坤,冯安安却是知道的,她更知道林风这一句强出头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山间公路,旁边就是大河,实在是理想的抛尸地点。

“林风,不要!”冯安安皱眉对林风警示道。不过这时候阿坤已经走到了林风面前。

“你是什么人?”阿坤语气冰冷地问道。

冯安安立即道:“他是我的朋友,大陆来的!你放我们走,要多少赎金,我立刻打电话让我爹哋给你们!”

“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我要先解决眼前的问题!”阿坤冷冷地看着林风道,他对这个看似弱不禁风、却敢于对他喝斥的年轻人产生了兴趣。

“大陆仔,你刚才确定你是在跟我说话吗?”阿坤走到林风跟前,朝他身上吐了口烟,接着仰天深呼吸了一下,用一种近乎阴阳怪气的声音道。

林风道:“确定,并且我还要纠正一下,其实我是冯小姐的保镖!你放了冯小姐,我们还有些事情要做!去维多利亚湾看香港夜景,去澳门赶九点的那场赛马,完了还去皇后大道吃龙凤茶楼的叉烧包!”

“很好!叉烧包!”面对林风的这种调侃,阿坤冷笑着道:“大陆仔,有没有兴趣猜猜,我阿坤的刀放在哪儿?”

林风也冷笑着道:“这个不用猜,你的刀,当然是放在你身上!”

“你猜错了大陆仔,但是在你死之前,你会有机会知道的!”阿坤继续道,说话间,他的目光中掠过了一丝杀机,接着他伸手掀开机车服,只见白光一闪,手中已经多了一柄闪亮的砍刀。

因为动作太快,之前和阿坤交手过的人,都不知道他的刀是从哪抽出来的,尖沙咀无影刀的绰号,就此由来。凭着出神入化的刀法,他砍出了无影刀的名头。只不过,他的狂傲和嚣张注定要在今晚终结!

刀锋疾速向林风逼近,惨白的刀光闪过,映照到了林风冷峻的脸庞上冷笑的表情。

“呲呀”一声,这是刀子没入肉体的声音,对林风来说,这种声音已经很耳熟了,耳熟得让他麻木,甚至让他厌恶。

林风坐在车内,手抓着刀柄,整根砍刀已经没入了阿坤的大腿之中,穿腿而过,林风的脸上,仍旧是那副泰然自若的表情。

阿坤闷哼了一声,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惨叫出声,他不喜欢惨叫,对他来说,惨叫应该是属于别人的,怎么也不会轮到他。可是,他的目光中止不住带着惶恐,他感到自己遇到了一个妖孽。

“我说了我没猜错,你的刀,本来就应该在你的身上,这次,是在你的身体里!”林风笑了笑,轻描淡写地道。

“疼的话就叫出来吧,像那些被你的刀砍中的人一样!但是不要乱动,那样的话血会溅出来,弄脏冯小姐的车!”

阿坤疼得上牙打下牙,一个劲冒冷汗,他惊愕地望着眼前这个坐在车里一脸轻松的人。这是个妖孽!是他不可战胜的妖孽!

阿坤的手下这才反应过来老大中招,举着砍刀就围了上来。林风轻蔑地笑道:“无影刀,你好像有必要告诫一下你的手下别乱来,你身上的刀向左,能割断你的大腿动脉,向右,能割断你大半条褪,你想让刀子不动,先让你的手下别动吧!”

林风的话可不是玩笑,阿坤很清楚这样的后果都是真的,他脸都白了,急忙伸手示意手下不要轻举妄动,把手中的刀都扔进了河里。

“也别真的不动,最起码,得把挡在我们道的车挪走吧,还有,把你身上的钱拿出来!”林风继续正色道。

阿坤忍住痛,哆嗦着将身上的钱包抽出来递给了林风,虽然他不知道这家伙想干嘛。冯安安不解地望了望林风,心道你这是干嘛,难道你想趁机打劫吗?

林风望了望她,笑着道:“别误会,我只是让他赔你一部新手机而已!”

很快,阿坤的手下乖乖地挪开车让出了一条道,林风握着刀的手也松了一些,他淡淡地道:“再见无影刀,记住不要试图把刀拔出来,我刺进你大腿的时候,刀刃距离你大腿动脉只有不到0.5毫米,不管你怎么拔,一定会割破你的大腿动脉!想死的话真的很容易,如果不想死,就老实呆在这里,打电话叫救护车!哼哼!关于刀,你要学的还有很多!”

林风说完,对主驾驶的冯安安一点头,示意她开车。冯安安刚才几乎吓晕了,当下启车踩了油门就疾驰而去。

阿坤瘫坐在地上,看着没入自己大腿的刀子,他感到一阵胆寒。不是因为大腿挨了一刀害怕,而是对方那种可怕得看成妖孽的刀法。

阿坤的刀上带有引血槽,就是为了增加杀伤力,和对方搏击的时候能以最快的速度置人于死地。但林风的没入他大腿的刀,很明显故意避开了那一段引血槽,防止他失血过快而死。并且他的刀刺入的速度和手法极其奇特,到现在居然都没怎么流血。

尖沙咀无影刀!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用他自己的刀,刺进他的身子。他自然能够意识到,如果林风刚才想放他血弄死他,简直轻而易举。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他们会不会追过来?”冯安安一边加大油门一边惶恐地对林风道。

“应该不会!继续我们准备做的,先去维多利亚湾,看看你说的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夜景!”林风笑了笑道。

“你是个疯子,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冯安安道,虽然林风刚才的神勇表现,一下子让她几乎将林风奉若天神,但是林风得罪了东兴会,这不由得让她感到了害怕。

林风道:“我只是觉得,他应该是个坏人!”

冯安安道:“大陆仔,你知不知道你惹麻烦了,他们是东兴会的人,是不能惹的,阿坤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以后在香港,你有必要多加小心!”

“这是关心我还是吓唬我?”林风轻笑道。冯安安不了解林风,所以她当然不知道,这个妖孽比东兴会的任何人都要可怕!

冯安安无语,她只能没好气地白了林风一眼。不过虽然觉得这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家伙,但是毕竟林风刚才救了她,之前又救了她的爹哋,眼下她对林风的好感止不住多了一些。所以,担心同时也就多了一些。

“冯小姐,你刚才所说的东兴会是什么?”林风对冯安安问道。

冯安安对林风介绍:东兴会是香港最大的黑道组织之一,仅在香港一地,就设置有四坛、八门、十六舵、二十四堂,势力遍布全港和东南亚,香港和海外的成员加起来,多达二十多万人。

东兴会掌控着全港众多黑市、走私、地下钱庄等业务,威逼、绑架勒索之类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像冯安安这样的豪门千金,自然也是他们眼中的肥饽饽。、

只是目前还不知道,这次他们试图绑架冯安安,是和冯家的商业有关,还是和冯安安竞选香港至尊小姐有关。

冯成甫出了事,今天刚刚恢复,下午就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向外界表明了自己现在一切安好。晚上的时候,就发生了冯安安险些遭到绑架的事情。这样的巧合,不得不让林风把这一系列事情联系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