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熟悉的朋友/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温柔,华灯璀璨,维多利亚湾的一处高坡之上,凭栏远眺,迷人的夜景赫然眼前。

冯安安的形容似乎一点也没错,这大概足以称得上是全世界最迷人的城市夜景,至少在林风看来,这是他看到的最迷人的城市夜景。

他曾经有过这样的比喻,燕京,是一位身着旗袍或是高档晚礼服的娇贵少妇,东海,是一位身穿丝袜吊带裙的性感妖娆女郎。而眼前的香港,她应该是一位风靡全球的世界级时装女模,走在时尚的前端,而又不失知性与妖娆。

“这就是传说中的维多利亚湾夜景吗?的确很美!”林风笑着对冯安安道。

冯安安道:“我很佩服你真的有心情在这里欣赏夜景!”

“美的东西,就是让人欣赏的嘛,美景是,美女也是,更何况是有美女一起陪着看美景,这怎能错过!”林风道。

“看你这么好心情,我都不好意思提醒你已经快9点了,澳门的那场赛马肯定是赶不上了!”冯安安道。

林风道:“那倒没关系,我今天又不赌马,不过我确实饿了,最后一项千万别丢掉,我现在需要叉烧包!”

就在这时,林风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正是东海那边唐蕊家里的号码,他急忙接通了,然后对面就传来了李思瑶的声音。

“禽兽哥,你在香港那边怎么样?”

“挺好的,我正在欣赏全世界最美丽的城市夜景!”林风笑道。

李思瑶道:“是吗?身边有没有美女陪着啊?老实交代,这是蕊蕊嘱咐我问的问题!”

“呃……!”林风转眼望了望冯安安,他忽然觉得,自己不能告诉她们,他的身边正坐着一位未来的香港至尊小姐。

“死大波妹你讨厌!”这时候,那边唐蕊嗔怪地骂了李思瑶一声,抢过了电话道:“禽兽哥,不许听某些胸大无脑的人胡说!”

“蕊蕊你讨厌,以后休想我再帮你做这种事情!”那边又传来了李思瑶不满的娇嗔声。

林风笑道:“我知道了,我一切顺利,你们放心吧!”

“哦!那好,就这样吧,我和瑶瑶看电影去了!”唐蕊轻声说道,不过她没有挂断电话,好像是等着林风先挂。

“别玩得太晚了!”林风轻声道。

“嗯!”唐蕊回道,林风随即补充了一句:“想我了吗?”

“鬼才想你!”唐蕊嗔怪地道,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地道:“忙完事情就早点回来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林风脸上带笑挂了电话,在冯安安看来,这种笑容很有享受感。

“是你的女朋友还是未婚妻?”冯安安问道。

“对我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林风笑着回道。

冯安安道:“可以让我看看她的照片吗?”

林风点了点头,然后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给冯安安,林风的手机上没有唐蕊单独的照片,倒是有一张三个女孩的合影,唐蕊、李思瑶、程雅诗。

“哪一个才是?”冯安安对林风问道。

“你猜猜!”林风道。

冯安安仔细看了看,随即道:“胸部最小的那个!”

林风愕然,堂堂未来的香港至尊小姐,可以这么形容女孩吗?不过她的眼力倒真不错,一眼就能看出是唐蕊。

“怎么看出来的?”林风道。

冯安安道:“一方面是女人的直觉,另一方面,看得出来她和你挺般配的,很有夫妻相!”

“你看得很准,只是,能不用这种形容方式吗?”林风笑道。

“让你体会一下落差,然后揭穿你,你所谓的祖传丰胸秘笈,完全是你晃点我的!你的那位也不过是那种尺寸!”冯安安道。

“那是因为我更喜欢原版的她!”林风道。他心里清楚,唐蕊的那个才不小呢,只可惜,在这张照片上,她的比较对象是李思瑶和程雅诗两位爆乳姐妹。

冯安安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笑而不语。

“尖沙咀无影刀,居然失手了,并且败得这么惨,毫无招架之力!”

一栋私人别墅的香堂内,阿坤腿上缠着绷带跪在一旁,一个大背头中年人拿着长香,拜了拜关二爷,一边对跪在地上的阿坤道。

“洪叔,阿坤这次力不能及,实在是无奈,按照帮规,您处置我吧!”阿坤对那中年人道,说实在的,碰上林风这种妖孽般的对手,他真的输得心服口服,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尖沙咀无影刀,在他眼里很可能还不如一只蚂蚁。

“真的厉害到了这种程度,你们几十把刀都镇不住他一个人?而且,你是我带出来的,你的实力,我还是很清楚的,我本来根本不担心会有任何闪失!”洪叔狐疑地道。

作为混迹多年的黑道精英,香港东兴会的二号头目,洪天养很明显是个不信邪的人。现在已经不是刀枪拼输赢的年代了,这种法子,只是一种小小的手段而已,在这种小手段上都栽了一道,很显然是他不想看到的。

所以,他没办法不归咎于阿坤的无能。

“洪叔,我让您失望了!”阿坤对洪天养道。

“阿坤,绑架冯家四小姐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你是知道的,你现在打草惊蛇,我们的下一步就不好办了!”洪天养道。

“任凭洪叔处置!”阿坤道。

伴着“呲”的一声,接着便是阿坤的惨叫,一把正在燃着的香头,直接烫在了阿坤的胸口。阿坤曾立誓:事不成,家法惩治,眼下正是履行誓言的时候。

阿坤满头大汗,几乎痛晕过去,洪天养再次拜了拜关二爷,一挥手吩咐手下道:“带他下去疗伤吧!”

一名手下上前道:“洪先生,那个人之前自称是冯四小姐的保镖,身手我们是亲眼见识过的,有他在姓冯的身旁,我们好像不太容易得手。而且那小子来路不明,我担心是内地某些组织潜伏到香港的特工。”

洪天养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道:“他们现在在哪儿?”

“皇后大道翔凤茶楼!”手下回道。

“注意对他们跟踪监视,另外,尽快查出那小子的底细,看看他到底什么来路,到香港来有什么目的!”

“洪叔,这事情交给我吧!”一个年轻的帮会成员上前对洪天养道。

洪天养看了看他,随即点了点头道:“好,由你去办也好,阿坤把那人描述得那么妖孽,对付妖孽的办法,也只能用另外的妖孽了!”

说着,洪天养给大家介绍道:“兄弟们,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阿广,他也是大陆来的,前几天刚加入到我们东兴旗下!”

那阿广微微点头示意,嘴角挤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面色依旧冷峻,很明显,这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不过眉宇之间,一股肃杀之气止不住袭来。

阿广是从大陆来到香港的,他加入东兴缘于一次巧合。就在不久前,东兴会的二号头目洪天养在途经一个山间公路时,遭到几辆车的堵截,对方是死对头南星会的马仔,十几个人持着大砍刀准备置他于死地。

恰好在山间河边钓鱼的阿广看到了这一幕,救下了他。洪天养看他身手了得人又十分仗义,十分喜欢,直接就收在了身边,当成了自己的护身保镖。

虽然时间很短,但洪天养十分器重他,阿广本人也很低调,话极少,也从不和别人争什么,这一点尤其得洪天养的信任。

皇后大道翔凤茶楼,林风美美地吃上了地道的叉烧包,本来冯安安是准备带他去龙凤茶楼的,不过就叉烧包而言,翔凤茶楼的更有名。

在林风看来,这里的叉烧包味道果然不同凡响,和东海的小笼包、富春汤包比起来,各有千秋,别有一番风味。

冯安安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惊魂未定中走出来,看着林风吃得那么香,她自己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在她看来,林风就是个大吃货,这一下子已经消灭了好几屉。

吃饱喝足,林风这才满意地和冯安安一起坐回到车上,离开翔凤茶楼往深水湾冯宅的方向驶去。

一路无话,不过林风的注意力,还是凝聚在汽车的后视镜上,一辆黑色的宝马轿车,一直尾随他们,从翔凤茶楼一直到了这里,眼看着就要到冯宅了。

虽然只有一辆车,但是林风确定,这辆车是跟踪尾随,而绝对不是偶然同路,他的这种判断是不会错的。不过冯安安丝毫没有察觉,依旧专心致志地开着她的车。

林风看得很清楚,这次确实只有一辆车,并且这辆车上,只有一个人!

很快,车驶进了冯宅,准备进别墅之时,林风对冯安安道:“你先回家吧,我再出去透透气!”

“你感觉还没够吗?”冯安安不解地对林风问道。

林风笑道:“还差一点,我去外面欣赏一下冯家别墅区的夜景!放心吧,虽然你们家很大,但我应该能找到自己休息的房间!”

走出了别墅区,直接来到了别墅外的公路边,那辆宝马汽车就停在那里,车已经熄了火,车灯也熄灭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就立在宝马车前。

他一袭风衣迎风招展,香江的海风,吹拂起他俊逸的长发,林风感觉到,这是很熟悉的轮廓,很熟悉的意境。而从冯家别墅透出的光,映照在对方的脸上,也让林风证实了这是一张熟悉的脸。

“好久不见!”对方看着林风,淡淡地笑道。

林风也笑了笑,轻声道:“好像并不是很久,更确切地说,其实只有很短的时间!”

“那不一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更何况,上一次见面是在东海,这一次,是在香港,相隔千里了已经!”对方继续道。

“的确,不过我倒是没想到,我们会这么快又见面,并且是在香港!”林风道。

对方道:“是不是该庆祝一下,一起去喝几杯?尝试一下在香港酒吧的感觉!”

“不止是为了体验酒吧的感觉吧?”林风道。

“当然了,这么久没见,多少总有些话要说的!”对方道。

林风笑了笑,随后便和他一起上了那辆宝马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