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这是一个局/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没法不诧异,因为他很清楚地看到,那个和秦氏父子在同一辆车上的人,竟然是冯家二少爷冯少霆!就在两个小时前,自己还和他坐在同一辆车上,现在,他竟然坐在了秦耀光的车上。

倍感诧异的同时,林风也嗅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的味道。

“先别问为什么,现在我们还有其它事情要做!”仇天对林风道,说着拿起了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然后叫上林风两人一起很淡然地离开,回到他们开来的车上。

车上仇天的手下三角眼已经等着他们了,仇天刚上车,他便拿出了一个数码摄像机,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刻录盘递给了仇天。

“天哥,之前所有的都拍下来了,全在里面,秦耀光他们逃掉了,孙展雄被警方抓到,秦耀光的儿子失踪了!”三角眼对仇天汇报道。

仇天点了点头,这样的结果倒也可以了,就算没把那帮人一网打尽,也让他们成了惊弓之鸟,而自己这边其实并没费什么周折,他很淡定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现在你应该知道,冯少霆为什么雇佣我干掉孙展雄了!”仇天对林风道,他告诉林风,其实冯少霆和他早就约定好,让他趁着孙展雄和柯克交易的时候,出手制造他们之间的争斗,借机干掉孙展雄,这样不会有任何人怀疑孙展雄是被雇凶干掉的。

而今晚交易的具体时间和地点,也是冯少霆告诉他的,虽然仇天其实早已经通过鹰组织查到了这个信息。

林风道:“冯少霆其实和孙展雄早有勾结,之前冯家的那些事情,其实和他有关,现在事情败露了,必须做掉孙展雄封口!”

仇天笑了笑,这的确就是答案,事情明显到了这种程度后,一切都是显而易见的。

“他为什么这么做?连自己的家人都要针对?”林风吃了一惊,其实之前,他的确把冯少霆当成了谦谦君子,没有对他产生过任何怀疑,或者说,冯少霆的一切隐蔽伪装做得太好了,不但自己被蒙蔽了,而且唐建豪甚至是冯家人,都一起被他骗过了。

“在这个并不善良的世界,这种做法并不奇怪,尤其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亲情之类的又算得了什么!”仇天淡然地道。

他如实告诉林风,其实冯少霆已经觊觎家族产业很久了,这几年一直私下里进行着密谋夺产的阴谋,他的两个兄弟已经对他都有些怀疑了,所以有意进行分家,将资产转移到海外。不过冯成甫对这个儿子很信任,一直没有同意。

冯少霆感觉到必须尽快行动了,否则分家的提议一旦落实,他就没有任何胜算了。为了自己的利益,他果断和孙展雄勾结了起来,制造了自己家族企业的危机,并注册了一家空壳公司,接收和并购家族公司的股票资产。

这一切是他和孙展雄之间的秘密交易,而冯少霆也知道,孙展雄一直和冯家有冲突,所有的事情,只会怀疑到孙展雄身上,绝不会有人到他。

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林风的出现,直接让事情产生了变数,他预感到事情会败露,所以他雇佣了鹰组织的杀手准备干掉唯一知道他秘密的孙展雄。

冯少霆很有城府,他隐藏得非常深,为了消除家族兄弟对他产生怀疑,在冯成甫出事后,他还特意去了内地,把冯成甫在内地最好的合作者唐建豪请了过来。而在事情败露后,他请杀手的时候故意还带上林风。这都是为了制造一些错觉,干扰众人的视线,让他免受怀疑。

“真是个狡猾的家伙,原来一切都是内鬼!”林风皱眉道。

仇天道:“现在发现还不算晚,是不是得感谢我为你提供这个消息?要知道,这个消息救了冯家,也变相地救了唐建豪!”仇天说着,把手中的那个刻录盘递给了林风,盘里面就是冯少霆和秦耀光、孙展雄等人勾结的证据。

林风接过那东西,随即道:“我大概还不能说谢谢,知道一下原因比较好!”

对于仇天的这种好意,林风不能不感到狐疑,刚才他也说过了,这个事情,其实是变相帮助了唐建豪,帮助唐建豪的事情,仇天自然不会做!所以这在林风看来,实在没有理由。

仇天道:“不是我的意思,我得到了老板的授意!”

“那也不太可能,给我一个理由吧!”林风正色对仇天道,是苏鹰石有意帮助自己?这似乎可能性也不大,毕竟这个事情解决了,对唐建豪无疑是有益的,无论怎么说,苏鹰石应该支持冯少霆制造内乱才对,怎么也不会帮助自己这边。

仇天笑道:“我们要对付唐建豪,根本不需要借这个机会,再说就算整垮唐建豪香港的资产,他也未必就完蛋,我们老板还是喜欢一次性解决他!”

林风皱眉看了看仇天,仇天继续道:“更重要的是,我们老板这次帮你,是希望你再欠他一个人情,就像你上次求助我们老板,救被困在荒岛上的唐建豪的女儿。”

“这就是理由?”林风道。

“没错!林风,我们老板的人情,有机会你可要记得还哦,我们老板下次托你做什么事情,你可千万别推脱!”仇天笑道。

“改天我会亲自去谢谢他的!”林风将刻录盘收了起来道。不管怎么说,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就算他并不是很乐意,苏鹰石的这个所谓的人情,他还是不可避免地欠下了。

码头附近的公路上,几辆黑色轿车慌乱地逃窜着,孙展雄已经被警方当场抓获,准备交易的一集装箱军火也被劫住。秦耀光父子和冯少霆分别窜上了几辆车逃窜了。

秦威明显不太适应方向盘在右边的香港汽车,再加上路径不熟,竟然迷路了,直接溜进了一条偏僻的小道。

“嘭”的一声,秦威驾驶的车左前胎忽然爆裂,车子顿时失控,方向急速偏转后一头撞在了山间的岩壁上。

不远处就是警方的警笛声,秦威大惊,急忙启动车辆,却发现车子已经被撞得严重故障,无法启动了,他打开车门下车准备撒腿跑,忽然看到前方有个人阴阴地站在那里,挡住了他的去路,这个人手上拿着把手枪,还保持着射击的样子,很明显,刚才的爆胎事故,就是这家伙干的。

秦威一头恼火,不过看到这家伙手中拿着枪,他不敢发怒,当下皱了皱眉,壮着胆问道:“你……你是什么人?”

“会告诉你的!不过,你要先回答我的问题!”对方冷冷地问道。

“可以,不过,你能先把枪收起来吗?”秦威有些哆嗦地道。

对方没有出声,但还是将手中的枪收了起来,秦威微微松了口气,但对于这个突然窜出来的人,他还是感到了极端的惊恐,这个原因,让他觉得此刻那些警笛声似乎都不那么刺耳了,他甚至希望警方能够追上他们。

“你到底是什么人?”秦威问道。如果对方是柯克那边的人,自然让他担心害怕,对方交了钱却丢了货,杀他来出气当然不是不可能。

“不是说过了吗,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然后我再告诉你,如果你愿意耽误时间,我也不反对!”对方冷笑了一声道。

“你赶快问吧!”秦威立即道。

对方沉默了一下,随即道:“香港东兴会,你应该知道的,秦耀光也应该知道,或许,你们之间还有一些交情!”

“算是有一点吧!你想知道什么?”秦威怔了一下,随即道。

他老爸是东海黑道的霸主,香港东兴会他自然不陌生,虽然在东海黑道,秦耀光是无敌的,但是到了香港,一切就由不得他了,东兴会有时候也不会给这个东海黑道霸主的面子。

“跟你打听一个人,东兴会的总头领是谁?”对方直接对秦威问道。

秦威回道:“不知道,我也只见过他一次,是我跟我爸参加一个帮会大佬聚会的时候见到的,那也是我老爸唯一一次见他,这个人平日从不露面,很少有人知道他!”

“你应该知道更多!”对方冷冷地道。

“只有这些了!”秦威道,话音刚落,忽然一阵枪响,一阵灼热的风从他耳边疾速而过,秦威感到耳边一阵刺痛,一些液体开始顺着他的脸流了下来。

对方的动作实在太快了,秦威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对方的枪已经射出了子弹,打穿了他的一只耳朵。

“如果我再偏一点,子弹穿过的将是你的脑袋!”对方语气依旧冰冷,远处闪烁的灯火,映照在他的墨镜之上,为他平添了几分诡异。

秦威吓得差点没尿出来,哆嗦道:“我真的只知道这些,我也只见过他一次,而且都是几年前的事了,我实在没有印象了!”

对方举着枪,微微左偏了一点,对准了秦威的额头。

“我……我想起来了,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喜欢穿一身唐装,而且是苏州什么地方的锦缎丝绸,他说他只穿这种锦缎!其它的,我真的记不清了!”秦威举着双手捂住脑袋,当下怕得要死,葬身异乡,这实在是一个让他感到恐惧的结局。

对方冷冷地看着他,然后把枪放了下来,随即转过了身,他有理由相信,在这种情形下,没有人还敢不把全部的实话说出来。

“可以放我走了吗?”秦威战栗地问道,对于对方的身份,他已经没有兴趣去知道了,他猜测对方应该是某个身手卓绝的杀手,目的是追杀东兴会的神秘头领。对于杀手,秦威自然是心怀恐惧的,现在的他只想眼前这个人尽快消失。

“可以!不过,你腿上的伤会妨碍你的行动,警方会追上你的!”对方道。

“多谢,我腿上并没有伤!”秦威道。

“有,刚才火拼的时候你腿上中了一弹!”对方继续道。秦威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忽然“嘭”一声枪响,一股剧痛从膝盖部传来,他再也站立不住,直接栽倒在地,捂着腿惨叫不已。

“现在有了!”对方冷冷地道,一边说一边淡定从容地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