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陪你一起承受/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雅诗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中,程志远和岳春娥都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眉头紧锁,心事重重。

虽然工作上遇到了极大的不顺,但是回到家中,程雅诗仍然会强作欢颜,自己大胆地竞标这个项目,和父母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她只想努力把它做好,让父母感受到成功的喜悦,而失败的苦果,她只会自己独自品尝。

不过纸里是包不住火的,这几天他们从程雅诗憔悴的面容和黯淡失色的眸子中,还是看出了问题,之后也知道了一切。

“爸,妈!”程雅诗柔声唤了他们一声,随即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雅诗!”岳春娥唤住了程雅诗,拉着她在沙发区坐下,直接问道:“脸色这么不好,最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身体有点不舒服,没事!”程雅诗挤出一丝笑道。

岳春娥道:“还想瞒着我们,我和你爸都知道了,虽然你的业务和公司不是一个部门,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可能瞒得了我们!”

程雅诗看了看他们,随即点了点头,无奈地如实将现在的严峻情形说了出来。既然已经瞒不住了,找父母沟通倾诉一下也好。

“银行那边出了问题,贷款不可能批下来了,这几天我解决了其它的麻烦,但是银行那边的问题仍然解决不了!”程雅诗如实道。

程志远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你前期做得很仔细,资金这么一个关键的环节,你绝对不会让它出现疏漏的!”

“百密一疏吧,再加上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程雅诗道。

岳春娥抢着道:“雅诗,你跟妈说实话,现在情况严重到什么程度?”

“很严重,项目启动不了,只能无限搁浅,前期购地投入的大量资金会打水漂,开发权也会易主,我甚至需要变卖外公留给我的股权才能暂时缓解一下,说实话,如果没有资金注入,我会满盘皆输!”程雅诗把现在严峻的形式如实对父母表述了,事情也确实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岳春娥道:“闹得这么严重啊,雅诗,这不是要把公司拖垮吗?银行方面如果解决不了,这么大的资金漏洞怎么填得了!”

“爸、妈,你们别着急,我会想办法的,你们不要为这些事情烦恼!”程雅诗安慰着父母道,虽然她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但她知道这一切应该由她扛起来,不能够给父母和自家的公司带来任何负面影响。

“我们怎么不着急,我和你爸做生意这么多年,还没出过这么大的事情!你胆子大有魄力,现在事情怎么收场?当初你做那件事情的时候,妈就劝过你,可是你就是不听我的,你非得把你外公留给你的那些败干净才罢休!”岳春娥懊恼地道。

“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吧!”程志远安抚着岳春娥道。

岳春娥怨念很重,继续道:“现在我心里七上八下的,程氏是我和你爸爸的心血,我真担心它出什么问题。雅诗,不是妈说你,你真不是个省心的孩子!年轻漂亮又不缺钱,妈真不懂你到底图的什么!”

“爸,妈,对不起,我让你们担心了,谢谢你们曾经给我的支持。或许你们认为我错了,但我不认为,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失败,就让你们觉得我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我向你们保证,就算我破产一无所有,我也绝对不会让程氏受到任何牵连!”程雅诗倔强地道,说话间眼睛一热,美眸盈盈闪动。

“雅诗,你不要误会,你妈不是那个意思!”程志远对程雅诗道,同时皱眉看了妻子一眼,在这个时候,他明显觉得妻子的话说得有点过了。

“我知道,爸,妈!这次是我自己的选择,你们的支持我十分感激,说什么也不能连累了你们。即使我失败了,我做不了我想要的那种成功,输光了一切,但我永远都会是你们的好女儿!”程雅诗道,说着潸然泪下,起身就朝外走。

“雅诗!你去哪儿?对不起,妈妈错了!”岳春娥起身追道,程志远拉住了她,轻声道:“算了,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你嘴巴也太不饶人了,连自己女儿都不放过,说这些话,太伤雅诗的心了!”

“唉!我也是一时气糊涂了,一方面也是担心雅诗啊!”越春娥后悔不迭。

程雅诗的宝马高速狂飙在一条孤寂的海边公路上,窗外是黄昏下金色的大海,双子岛也很清晰地呈现在她面前。

再一次看到双子岛,程雅诗止不住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不久前,它们还属于她,现在,它们正在离自己远去,渐渐变得陌生。

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的孩子即将离开自己,慢慢走入别人的家庭,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看着自己的孩子改名换姓,并且用一种陌生的目光看着自己!

程雅诗再也忍不住了,她在一处荒凉寂寥的海边停下了车,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整个世界都寂寥得吓人,她觉得自己像一只受伤无助的雪雁,独自彷徨心悸,或许这个时候,她需要有人听到这只雪雁的哀鸣。

林风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的,其实他从香港回来,就准备问程雅诗那个项目怎么样了。而在刚才的电话里,他听到了一种近乎伤心绝望的语气。

“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林风看到程雅诗的脸色和她脸上的泪痕,正色地问道。他当然知道,这是个知性干练并且坚强的女孩,普通的困难的逆境,不至于会把她打击成现在这个样子。

程雅诗道:“是,比你想象的任何情形都要严重,你要有心理准备!”

林风笑了笑,轻轻抚了抚程雅诗的秀发道:“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吓倒的,一会儿你告诉我吧!在这之前,我先把我们的孩子名字和你说下,这几天在香港,我给我们的孩子想了个好名字,找大师看过的,能够为你带来好运!”

“说来听听吧!”程雅诗眼眶一热,努力挤出一丝笑道。

“天下第一城,够霸气够雄浑吧!”林风调侃地道。

程雅诗嗔怪地道:“没正形,又难听又没内涵!我最近也想了几个名字,有一个最满意,比你这个不知道好了多少!”

“说来听听!”林风道。

“一个叫唐风,一个叫诗雨,唐风—诗雨,既儒雅又有情调,我希望双子岛卫星城给我的,是这种感觉,它应该内敛含蓄一点,狂傲和霸气,应该藏在其中!清诗漫雨,而不失大唐雄风!”程雅诗喃喃地道。

林风笑了笑道:“真的取得比我好多了,就依你的吧!”

“可是,这一切估计只能是空想了,这个项目,基本上已经不属于我了!”程雅诗淡淡地道,美眸中尽是失望和悲戚之色。

“有这么严重?”林风有些吃惊,虽然他已经预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程雅诗道:“这只是开始,我还将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这个项目的失败,很可能会把我拖得破产,我现在拥有的一切,会随着它的失去而失去!”

“这的确是很大的打击,你应该早点告诉我,我不忍心看着你一个人承受!不过,你已经比以前坚强了很多,最起码,你没有再用借酒浇愁那种无聊的方式了!”林风抓住程雅诗的手臂,轻声道。

程雅诗再也忍不住,哽咽了一声,泪水便顺着脸颊下来了,她现在需要的,不是任何的安抚,而是这一句话带来的感动。

她伸手拥住了林风,靠在他的肩膀上,尽情抽泣了起来。最近很短的时间内,她遇到了无数的困难,她从没有掉过眼泪。或许是她的坚强,或许是她忍受着,等待着靠在那个温暖的肩膀上尽情释放。

许久,程雅诗才从林风肩膀上移开,擦了擦眼泪,然后正色地把现在的具体情形告诉了林风。哭泣是为了释放,但终究不能解决问题,这个道理程雅诗不可能不懂。

“现在最困难的是资金问题是吗?”林风听明白了程雅诗的意思,随即问道。

程雅诗点头道:“是的!而且要尽快,拖得时间越长,不光我的损失越大,而且越危险,我现在急需让项目继续正常启动的资金。”

“这个数字,是一般人无法解决的,在东海,有这个财力帮你的,只有唐伯父,或者,海外的那个苏鹰石!”林风正色对程雅诗道。他当然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这次和上一次可不一样,不是靠一个夏美妍就能扭转战局的。

“你能够帮我争取吗?我愿意和他们共同开发,反正我不能让外公的股份和这个项目,落到蓝玫瑰那个用心险恶的女人手里。”程雅诗正色道。

林风道:“唐伯父对这个项目有兴趣,但是他是一个商人,不会刻意冒险去帮助你,也就是说,你从他那里得到的帮助会很有限。苏鹰石,那更不用说了,他现在和蓝玫瑰联手对付你们李家,蓝玫瑰都说不定需要他的财力支持呢!”

“什么?他对付我们李家?”程雅诗有些惊诧地道,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在她看来,苏鹰石不管怎么说都是外公最器重的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

“上一代的恩怨吧,现在顾不上这些了!”林风道。

程雅诗黯然道:“你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现在没有人能够帮得了我,我需要的,是数以百亿的资金!金钱,这个世界上最容易解决,也是最难解决的事情!”

“你不是个甘心失败的人,更何况,这一次是有人从中作梗。现在首先要做的,应该是怎么去应对蓝玫瑰的进一步打击。”林风正色对程雅诗道。

程雅诗道:“我知道,蓝玫瑰不久后一定会重新竞标那个项目,如果短期内我没法解决资金问题,我就没有任何胜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项目到她手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