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屋里有人/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暖轻柔的清水从身上流过,洗去了程雅诗脸上的泪痕,也暂时让她全身放松,稍稍驱走了她内心的疲乏和焦虑。

程雅诗裹着浴袍走出了浴室,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然后坐到化妆镜前,照例准备把头发吹干。

林风见状走了过去,拿过程雅诗手中的电吹风道:“还是我帮你吹吧,我保证这次肯定比上次吹得好!”

程雅诗点了点头,然后由林风轻梳着自己的长发,慢慢地将它吹干。

“我长白头发了吗?”程雅诗轻声对林风问道。

林风笑道:“怎么可能,你的头发乌黑靓丽,比电视上洗发水广告明星的都好!”

程雅诗自嘲地笑了笑道:“难道是我还不够着急吗?我真的担心,我会不会一夜醒来变白发魔女了,唉!都不敢睡觉了。林风,在这陪我一会儿吧,我现在害怕一个人的感觉,我控制不住又会被那些事情包围!”

林风点了点头,手搭在程雅诗的肩膀上,看着镜子中程雅诗的眼睛道:“这个项目是我建议你去做的,如果没有我,也许,你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吧,你不怪我吗?”

程雅诗嫣然一笑,柔声道:“我不会后悔的,人生能有几回搏?如果我错过了机会没有去做,我一定会遗憾,我宁愿输掉,也不愿留下人生的遗憾!当然,更重要的是……!”

“是什么?”林风看到程雅诗顿住了,柔声问道。

程雅诗凝视着林风的眼睛,正色道:“林风,我从小家境优越,我没有吃过什么苦、受过什么挫折,但是我知道,你的成长过程是艰辛的,你经历和承受了很多痛苦和煎熬,经历了生与死的洗礼,那些,都是我无法想象的!”

“你想对我说什么吗?”林风望着程雅诗的眼睛,淡淡地道,他明显感觉到,程雅诗是想对他表达什么。

程雅诗动情地道:“林风,我曾经和你一起快乐过,一起成功过,一起拥有着豪华舒适的生活,我们可以穿最高档的衣服,开最豪华的汽车游艇,住最好的别墅,我们的银行卡里,有我们挥霍不尽的财富……但是唯一我还没有拥有的,就是和你一起承受失败与挫折,不能与你同甘共苦。现在,我终于能够填补这一遗憾了,就算我最终输得一无所有,但至少,我可以让我的心贴你更近,哪怕我终究不能和你在一起,但是经历了这些,我已经不再感到遗憾!”

说着,程雅诗美眸一闪,止不住潸然泪下,很显然已经动了真情。这是在她心里掩藏很久的话,很真实,没有一丝造作。她曾经想过,永远埋在心里,永远都不对林风说,但今天,她终究还是说了出来。

林风轻轻拥住了程雅诗,拥抱了一会儿,贴着她的耳边轻声道:“是想对我表达你爱我吗?直接说出来吧!”

“不可以,我不能说!”程雅诗玉齿紧咬,顷刻间泪如雨下,双臂把林风搂得更紧了。

“很简单的三个字,我也很想听,为什么选择压制呢?”林风道。

“林风,对不起!”程雅诗道。

林风笑了笑,轻轻松开程雅诗,程雅诗也轻轻推开他,然后把脸上的泪水擦干,这是她今天第二次哭泣发泄,完了之后,她还是那个理智的程雅诗。

“我再去洗一下脸!”程雅诗对林风道,说着走进了洗浴间。

出来的时候,程雅诗已经换上了一件正常的睡衣,虽然这样的穿着显得两人关系有些亲近,但在林风面前,程雅诗并没有什么忌讳和抵触的,她相信林风一定是尊重她的。

“晚上一定要回去吗?如果可以的话,你还是留下来陪我吧!”程雅诗对林风要求道。

“我觉得有这个必要,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似乎有些不放心!”林风道。

程雅诗怔了一下,随后道:“可以,但是,一切都和上次一样,只是睡在一起,什么也没有发生。”

“会的!”林风道。

柔软的被窝里,两人相拥而眠。程雅诗这才感到了一阵睡意袭来,这个晚上,也许只有枕着林风的臂膀,她才能够安静地睡着。

门铃这个时候忽然响了,两人一下子都惊醒了,程雅诗秀眉一蹙,嗔怪地道:“这么晚了,还有谁来找我?”

林风道:“担心你关心你的人吧,快去开门,如果有需要,我还是先躲一下吧!”

程雅诗点了点头,整理了下头发就出了卧室,来到防盗门前从猫眼里一看,林风猜得一点没错,门外站的正是她的爸妈。

程雅诗随即把爸妈请进屋,然后快速地去房间,找了件衣服给自己裹上,又给他们倒了两杯热茶。

“爸,妈,这么晚了,你们这是……?”

岳春娥道:“还不是担心你嘛,大晚上的你也不回家,我和你爸都担心死了!今天妈上门给你道歉!”

“妈,说这些干什么啊,我又不是小孩子跟你们怄气。我只是想一个人安静地呆一晚想一些事情,我今晚不回家,不是打电话通知管家了嘛!”程雅诗道。

“雅诗,你是个很规律的孩子,晚上很少不回家的,我和你爸这一次也知道这件事情让你心里很郁结,不过现在好了,问题终于有解决的希望了!”岳春娥对程雅诗道。

“解决的希望?什么意思?”程雅诗奇道,她一时还想不通,是谁准备对她伸出援助之手,李家人吗?可能性好像不大吧,因为遗产的事情,娘家人早就和她势同水火了,这一次自己落败,他们就算不会幸灾乐祸,也不至于伸出援手。毕竟自己需要的,不是寻常的小帮助,而是一笔数字惊人的巨额资金。

程志远道:“是这样的,今天下午,志豪来了一趟我们家,他前几天就听说了你的情况,对这件事情,他有些想法,他希望能和你谈一谈。”

“是他?他什么想法?”程雅诗皱眉道,说实话,即使全世界的人都不帮助她,她也不希望这个人帮助她,因为她根本不想欠他什么,不想和他有什么瓜葛。

程志远道:“他没有说,他的意思是,想和你单独谈谈,我看得出,这一次他下了很大决心去帮助你!雅诗,要不你和他见面谈谈吧,先听听他的意思。”

“我不想去,爸,您忘了他家以前对我们家打什么主意了吗?”程雅诗不满地道。

程志远劝道:“这些我当然知道,不过那件事情和志豪真的没有关系,他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我们家的事。而且话说回来,雅诗,你是一个生意人,要为大局着想,不能因为对某人的偏见,就不考虑全局了!”

程雅诗思索了一下,老爸的最后这句话,还是提醒了她,让她很快作出了决定。

“好吧!爸,妈,我明天去和他谈谈!”程雅诗道。

听到程雅诗的话,程志远和岳春娥都松了口气,他们其实一直担心,程雅诗不肯去见叶志豪。不过现在他们放心了,他们的女儿,终究还是个识大体的人。

岳春娥拉着程雅诗的手道:“雅诗,志豪还是真心喜欢你的,因为你的事情,他都和家里闹翻了,他上代人作恶,倒是连累这孩子了,不管怎么说,明天要对人家礼貌一点。”

“妈!您别担心这个了,我会有分寸的!”程雅诗道。从心里说,她真的不想去见叶志豪,可是眼下还有什么办法呢,她已经没有了选择,只能放下曾经的一切,任何可能的希望,她都要抓住。

“今天一天我和你爸都累坏了,不想往回跑了,今晚就在你这里休息一晚吧!”岳春娥爱怜地抚了抚程雅诗的手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对于女儿现在这种状况,她还是不放心她一个人。

“好吧!爸,妈,那我给你们收拾下房间!”程雅诗愣了一下,然后道。

趁着父母进了其它的房间,程雅诗立即进屋让林风穿好衣服,嘱咐他快点离开,今晚她不便和他一起睡了。

林风略感失望地撇了撇嘴,虽然舍不得美人的温香软玉,但眼下也无可奈何了,趁着程雅诗父母不备,他很利索地离开了公寓。

程雅诗松了口气,刚回到卧室,却发现妈妈进了她的卧室,正帮她整理着微微有些凌乱的床铺。

“妈?”程雅诗吓了一跳,说实话,她真害怕妈妈在她房间里发现什么,被窝里就有男性留下的特有的气息。

岳春娥嗔怪地道:“看你床上乱的,自己的床都整理不好,还给我们收拾房间!”一边说一边把程雅诗的枕头放好。

她诧异地发现,床上竟然是两个枕头,并且其中一个枕头上,还有两根掉落的头发,两根都是短发,她可以肯定绝对不是程雅诗的。还有,她刚刚走进程雅诗房间的时候,赫然发现程雅诗床下的地毯上,还放着一双拖鞋,程雅诗的脚上已经穿了一双,这显然是另一个人穿的!

“今晚妈陪你睡,和你说说话,可以吗?”岳春娥心中狐疑,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程雅诗道。

虽然先前就怀疑程雅诗有过和男人同床共枕的经历,但这种事情,岳春娥自然不可能说破,只能选择旁敲侧击。女儿是成年人了,她相信这种事情她是有分寸的,只是作为母亲,岳春娥很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啊?当然可以了,妈,那今晚我们睡一起吧!”程雅诗极力掩饰住自己的慌乱道,她暂时倒不觉得,妈妈已经发现了什么。

岳春娥道:“那好,妈先去洗澡,一会儿回来房间。”

程雅诗点了点头,岳春娥走了出去,她不忘回头望一下,再次看了一眼床下的那双拖鞋,她确定自己的判断不会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