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受伤的玫瑰/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晚的海边公路有些寂静,车辆很少,林风开着他的车,轻缓地驶在海边公路上。一转头,借着夜色隐约还能看到双子岛的轮廓,只是模模糊糊若有若无的,似乎随时都可能被黑暗所吞噬。

“唐风—诗雨!”林风喃喃地念出了这个名字。他自然能体会到这个名字的用意,更能体会到程雅诗取这个名字的良苦用心。

很快,他就驶到了之前和程雅诗所在的那个海边观景台,林风把车开了进去,他现在忽然也不想回去,而选择在这里一个人安静地呆一会儿。

程雅诗这一次遇到的问题,远远比上一次棘手,林风现在也是商界人士了,他自然知道程雅诗现在问题的严重性,她所说的破产、一无所有,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而是随时都要面对的后果。

“就算我最终输得一无所有,但至少,我可以让我的心贴你更近,哪怕我终究不能和你在一起,但是经历了这些,我已经不再感到遗憾……!”程雅诗的那些话,回荡在林风的耳边,他闭上了眼睛,刹那间心潮澎湃。

一道刺眼的灯光照来,惊醒了林风,他睁开眼,就看到一辆红色跑车停在他的前方,车灯熄灭,他认出了这辆车,红色的玛莎拉蒂,很面熟。

对方车内的车灯开着,林风看到了那张脸,很妩媚很漂亮,只是,现在他很不愿意看到这张脸,甚至有一种憎恶。

蓝玫瑰也看到了林风的脸,她挑衅般地笑了笑,然后下了车,走上前打开了林风副驾驶的车门,很自然地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介意我坐上你的车吗?”蓝玫瑰对林风道。

“你不是已经坐上了吗?”林风道。

蓝玫瑰道:“你并没有拒绝我哦,所以我就当你答应了。对了,你能把空调开大一点吗?你的车上很冷!”

蓝玫瑰穿着一件蓝色的晚礼服,配着一件棕色的裘皮夹袄,在这样的季节里,这个装束的确美艳“冻”人。

林风没有说话,或许他本来就不打算理睬这个出现得很不合时宜的女人。

“差点忘了,你这种车不在行驶状态的时候,空调是没法使用的。你是不是该换辆高级车了,要不我买一辆送给你吧!”蓝玫瑰笑道,说着在车上扫了一圈,发现后座位上有条毯子,她直接拿了过来,裹在了身上。

“你好像不太高兴,难道是因为我和别人约会,你吃醋了?”蓝玫瑰狐媚地笑了笑,她的美眸中止不住泛出一丝得意的神色。

林风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皱眉看了一眼蓝玫瑰,对于她这种无聊的玩笑,他自然没有好感。只是他很奇怪蓝玫瑰为什么会主动来找他,这是挑衅的意思吗?

“去见了一个朋友而已,外国富豪,身份尊贵,更重要的是,我已经征服了他。不要失望,我对他并不动心,更没有和他上床,我只是需要他的帮助而已。”蓝玫瑰道。

“这些我并没有兴趣!”林风冷冷地道。

蓝玫瑰道:“你会有兴趣的,听我说完,他承诺提供给我足够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帮助我成功打造双子岛卫星城。这些,你不会还不感兴趣吧?”

林风道:“为什么这么自信,你确定你能竞标成功?”

“没有任何悬念的事情,我是不会去考虑的,不要再试图和我斗了,我的情操并不高尚,我只喜欢赢,哪怕不惜一切手段!这一次,你帮不了程雅诗的,没有任何人能帮到她!”蓝玫瑰冷笑了一声道,胜利在握的她,现在正处在野心膨胀期。

林风道:“让你侥幸暂时赢了一个回合而已,你现在还不是最后的胜利者。”

“我认为我已经是了,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我可以感觉到你们在挣扎,这是我喜欢的感觉!”蓝玫瑰快意地道:“如果你肯求我,我就放过程雅诗,至少我会考虑不让她输得很惨,不至于输掉一切!”

“你真的已经无药可救了!”林风淡淡地道。这是个将手腕使到了极致的女人,也的确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她没有感情,所有人在她眼里,只能是她利用的棋子。

蓝玫瑰一怔,随即道:“无药可救?不明白你为什么说这些,是因为你觉得我太疯狂了吗?如果是,我承认有一点吧!现在还有个办法,可以救程雅诗,让她从现在的危机中走出来,一切都恢复正常!”

林风看了看蓝玫瑰,然后听得她继续道:“其实很简单,你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所有问题就解决了,没有了我的破坏,程雅诗那边很快就能恢复过来。怎么样,你忍心吗?”

“好像还不至于用得上这个办法!”林风道。

蓝玫瑰正色道:“你要相信,现在这是你们唯一的办法了!我承认我对付程雅诗的方法很阴险恶毒,所以,我给你报仇的机会!”

说着很利索地从身上拿出了她那只金黄色的勃朗宁小手枪,递给了林风。

“明天我就正式向市政府提出转标的申请,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双子岛非我莫属!现在,是你阻止我最后的机会,虽然方法很愚蠢,但却是最有效的,你不想看到程雅诗破产,就必须这样做!亲爱的,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哦!”蓝玫瑰正色道,然后狐媚地笑了笑,等着林风的决定。

林风手握着那只手枪,如果没记错,这应该就是那天打伤他的那只手枪。那天他潜入了这个女人的家中,知道了她曾经的恶毒作为,那娇媚的容颜之下,其实是一颗阴冷、歹毒的心灵。

他也记得那一晚,是程雅诗帮他取出子弹,帮他处理伤口洗净身上的血迹。那个他有感觉的女孩,她的一切,即将葬送在面前这个女人手里。对于这个女人,似乎不需要手软,实在没有手软的理由。

林风想着,握着枪的手更加紧了,新仇旧恨交织,已经让他对眼前这个女人产生了巨大的憎恶。他不是一个容易被刺激到的人,但今晚面对蓝玫瑰的再次挑衅,他有些忍无可忍。

“这一定又是这个狡猾女人的鬼把戏,枪里面应该根本没有子弹!”林风在心里道,从蓝玫瑰递给他这把枪的时候,他就有了这个判断。

“我要走了,不会给你太多的时间考虑,如果你不忍心,就放弃吧。我会欢迎你加入我的阵营,我保证让你我之间的合作,比你和她之间更默契!包括……床上的合作!”蓝玫瑰狐媚地道,说着打开了车门就准备下车。

就在蓝玫瑰转身的时候,林风扣动了扳机,即使枪里没有子弹,他也要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场和态度,所以在这个时候,他没有再犹豫。

“嘭……”枪声响起,子弹摩擦的火光闪过,一股火药的气味顿时在车内弥漫开来。

蓝玫瑰痛苦地叫了一声,身子向前倾倒,如果不是她伸手扶住了车门,她一定会摔倒在地。她站立在地面上,转过头看着林风,眼神中带着一种不可思议和哀怨。

她伸手捂住肩膀,鲜血从她白皙的玉指间渗了出来,高档的裘皮夹袄,也渐渐被鲜血染红,冷风拂过,一种惊艳油然而生。

林风此时还举着枪,保持着射击后的动作,他吃了一惊,因为他一直不相信枪里真的有子弹,以蓝玫瑰的狡猾,她怎么可能真的给他能够伤到她的机会。

蓝玫瑰也不太相信,林风会真的对她开枪,她知道,林风开枪,是表示他的某种态度,他真的对她恨到了一种程度。

“枪里还有子弹,你可以继续,这一枪,没有打中我的要害,还不至于让我死!”蓝玫瑰看着林风,凄然地冷笑了一声道。

林风没有说话,轻轻地把举着枪的手放了下来。这一切发生得似乎有些突然,这应该是蓝玫瑰一次狡猾的戏弄才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祝贺你林先生,你今天为你亲密的朋友,很漂亮地报复了她的敌人!”蓝玫瑰继续道。

林风静静地看着她,他忽然觉得今天这个晚上,蓝玫瑰的态度是真的,而并不是和他进行一场游戏。

“她陪你睡了几次呀,让你甘愿为她做这些!”蓝玫瑰继续冷笑着道,寒风刺骨,她感到了一阵冰冷,就和现在心里控制不住涌起的感觉一样。

林风道:“人与人之间,不是只有肉体关系和利益才能在一起,冷酷的人,自然不懂得这些。好了,这个游戏一点不好玩,结束吧!”

“冷酷?难道你不觉得,你比我更冷酷吗?”蓝玫瑰道。

“那是对于敌人,不是对朋友!”林风正色道。

“很好,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阻止不了你!更何况,我本来就欠你一枪,现在算是我还给你的吧。”

蓝玫瑰是个很成功的杀手,她执行多次任务,还没有在身上留下任何伤痕,她是一个成功的商人,纵横商场,从没用过败绩。

这一次,她受伤了,拜一个老对手所赐,只是这一次,她却是多么的不甘心!

蓝玫瑰静静地立在车门旁,她的长发被海风撩起,半个肩膀已经被鲜血染红,美眸中闪动着哀怨之色,映照着这种血染的凄美。

“今天,我终于知道了你的选择!也许就像你说的,我们更适合做敌人,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朋友!”蓝玫瑰迎着冰冷的海风,淡淡地道,她美眸闪动,眼眶也控制不住地有了一种热热的感觉。

说着,她拿出了刻着“林”字的那块吊坠,丢还到林风的车座上,蓝玫瑰满手都是血,血不可避免地也沾到了那玉坠上。

“你的东西还给你,它沾上了我的血,但愿你不会嫌脏!”蓝玫瑰道,说着转身就走回了自己的车内,启动了车子疾驰而去。

后视镜映出了蓝玫瑰绝美的脸,和她脸上那凄然而冰冷的笑容,不经意间,一滴晶莹的泪珠悄悄地从眼角滑落,划过她的脸庞,滴入到她的左肩,渗进了肩膀那一片殷红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