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神秘的身份/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汽车坠入湖中,冰冷刺骨的湖水顺着碎裂的车窗便灌了进来,很快汽车就带着林风和关欣一起向湖底沉去。

林风迅速地解开关欣的安全带,拽着她从车窗突了出去,慢慢向上浮。忽然,关欣推了他一下,又返回到了已经沉到湖底的车子里。

她打开车上的储物箱,焦急地在里面翻找着,还好,她很顺利地找到了她想要的东西。这时候林风也返回了,强行把关欣拽了出去,往湖面上漂浮。小湖水并不深,她们很顺利地从封冻的破口出了水面,大口地喘着气。

两人全身都湿透了,浸泡在寒冷刺骨的湖水中,狼狈不堪。好在这里离湖岸不远,林风和关欣一起爬上了冰层,直接上了岸。

岸上便是茂密的针叶林,四周都是悬崖峭壁,想上上面的公路就得绕很远的一段路,并且还要爬山。

眼下自然是不可能了,现在正是东海一年中最冷的时候,连续几天都是雨雪天气,现在两人浑身湿漉,冷得上牙打下牙,当务之急如何取暖才是要解决的问题。

“得生一堆火,先把衣服烤干!”林风对关欣道,说着就往身上的口袋摸,祈祷着那东西还在,千万不要在刚才的挣扎中掉到湖里了。

“瑶瑶,我爱死你了!”林风暗自在心里赞道,他顺利地摸到了瑶瑶送给他的那只打火机,现在这真是他最需要的东西了。

两人找到一个崖壁的凹陷处,就地取材拾了很多柴火,然后直接生着,关欣几乎要冻僵了,手和脸都开始发白。

“把衣服脱下来,烤干了再穿上!”林风又生了另一堆火,对关欣道。

关欣对着自己的手,呼出了几口热气,让自己几乎要冻僵的手开始有点感觉,可是手还是使不上力,连衣服扣子都解不开。

林风见状立即不含糊,上前就快速地帮她解衣服,快速地帮她把衣服一件件脱下来。很快,关欣白皙的玉体只着三点式,呈现在了林风面前。

“啊?!这个也脱?”感觉到林风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服,关欣立即下意识地护住前胸道。至于脱成这样吗?

林风道:“你不想穿冰封牌的内衣吧?我帮你解开,剩下的你自己来,记得把下面的也脱了!”

说完林风拿着关欣的衣服回避开,把自己的湿衣服脱掉拧干,很用心地开始烘烤他们的衣物。

这和唐蕊之前在一起的经历可完全不相同,毕竟那时候还是夏秋,现在却是严冬,虽说东海的天气不是特别严寒,但今天零下八九度的低温,足够把他们都成冰柱了。

关欣明显比林风怕冷得多,幸亏篝火带给她不少暖热,不然她无论如何也是扛不住的。

“能不能快点啊,我都快冻僵了!”关欣催促道,其实有了篝火的热量,比之前浑身湿漉的感觉好多了,相对于冷,她感觉更多的是羞赧。

这样身无片缕地像原始人一样,这还是关欣第一次经历,就算不是特别抵触林风看到自己的身体,但女孩子特有的羞赧总是不可避免的。

“别着急,衣服不彻底烤干了穿上更难受,没什么,你就当这次是冬泳了!”林风笑着对关欣道,不经意地一抬眼,他隐约能看到火堆后关欣白花花的身子。

“我可没那个闲情逸致!”关欣没好气地道,这时候她才想起先前的那一幕,不由得感到了一丝后怕。要是汽车掉进的不是湖里,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那你刚才还嫌不过瘾,义无反顾地回车里,那里面有什么对你特别重要的东西吗?”林风有些不解地问道,刚才的情形其实是特别危险的,在水下如果不尽快找到冰窟窿出口,后果不堪设想,关欣的举动简直有种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的感觉。

关欣怔了一下,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看自己的左手,那件东西,已经被她从盒子中拿了出来,戴在她右手的中指上。

“好了,你快一点吧!”关欣再次催道。

林风道:“还没,你的保暖内衣什么材料的,这么难烤干,还有……这保暖裤上怎么会有根头发?男人的头发!”

“男人的头发?这怎么可能,你自己刚才掉上去的吧?”关欣忙反驳道。

林风坏笑着道:“我的头发没这么油亮,而且不像它还带自来卷!”

“滚!你怎么不去死呢!”关欣从林风坏笑的语气中,听出了他的调侃,立即也意识到了那根“头发”的最可能来源,当下脸立即就红了。

林风笑道:“怨念这么深重啊?你是不是想说,每次和我在一起,你都会倒霉,都会出点事情!”

关欣嗔怒道:“你这样说,倒是提醒我了,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了,我真的害怕你再有任何闪失!”林风正色道,关欣为他挡子弹险些丧命的那一幕,至今还让林风心有余悸,他的确害怕关欣再因为自己发生任何不测。

听到林风的话,关欣嫣然一笑,一股暖意在关欣心中升起。

“谢谢!”关欣轻声地道。

又过了一会儿,关欣的保暖衣才全部烤干了,林风把衣服扔给她,然后继续帮她把毛衣和外面穿的外套、紧身裤都烤干,最后才去烤自己的衣服。

被烘烤干的衣服还带着火的温热,穿在身上很暖和舒服,不过现在他们的困境并没有解除。

现在山基本被大雪覆盖了,路极其难找,爬山更是不可能,就算林风自己能做到,他也不放心让关欣去冒险,而他们的通讯设备都在水中浸泡完全失去作用了,完全没办法和外界取得联系。

“现在我们走不出这个山谷,耐心等救援吧,希望你们警方的反应速度快一点!”林风对关欣道。

关欣正色道:“这么大的山谷,想找到我们并不容易,最起码警方要先确定我们生还,才会进行大规模的搜寻。”

林风道:“希望他们能尽快发现吧,不然我们只能在这山谷里度假了!”

林风倒是不慌,毕竟出生入死好几年了,野外生活经验还是十分丰富的,荒芜的海岛、山谷、沙漠、沼泽,哪种地方的苦头没尝试过,和曾经的那些相比,今天这种情况只能算小儿科,而且这次不寂寞,身边还有一个美艳的警花陪伴。

天很快黑了下来,雪越下越大了,林风他们找了一处可以遮雪的半山洞躲避起来。东海的气候并不十分寒冷,这场大雪过后应该很快会转晴,雪会消融得很快。即使几天后警方还是找不到他们,他们也能等雪消融后自己走出去。

林风很顺利地去湖边叉了几条鱼,运气好又打到了一只外出觅食的肥兔子,今晚丰盛的晚餐有着落了。

烤野味已经是林风的拿手戏了,只可惜这里没有食盐,烤出来的东西味道淡了些,但并不妨碍去刺激关欣的肠胃,她倒是第一次吃林风做的东西。

中午的一顿已经落下了,两人等于是午餐和晚餐一起解决,所以毫不含糊放开了肚皮,几条鱼和大肥兔都没打算留下。

“今天的事情,我觉得有些蹊跷!”关欣轻咬了一口兔肉,对林风道,她一下午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林风道:“不是蹊跷,我们之所以出事故,其实是对方预谋的,那个人发现了有警车在跟踪他,直接对我们下手了。”

“简直无法无天了!他对警务人员都敢这样!”关欣义愤填膺地道。

林风笑道:“正因为是警务人员,他才这样的。我想他的目的,是不想让警方接触到秦慕烟母女,也许是害怕警方通过她们母女找到他!”

关欣点了点头,从对方这种妄图杀人灭口的举动看,林风的说法明显是极有道理的。

“你觉得,这个人最可能是什么人?”关欣对林风问道。

林风回道:“当然是秦慕烟的亲人了,甚至可能就是她的丈夫刘光祖,除了他,还有其他人会和他们之间关系这样密切吗?”

这个可能性倒是有的,刘光祖被刘老头救出来治好伤后,没理由一直呆在那个乡村,秦慕烟母女都来东海了,他一定会来到她们身边,尤其是现在新年将近这个时期。

只可惜刘老头当初救出刘光祖的时候,刘光祖是受了重伤的,无论是对他的样貌还是行动特征,林风都没有印象,所以他判断不出和秦慕烟母女在一起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他。

倒是这个人的身形和行动特征,让他止不住想起了一个人!职业的生涯,让林风这方面的感觉非常的敏锐,所以在这方面,他一直有一种自信,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和他很像了。

“你对黑道组织了解吗?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东兴会的组织?”林风对关欣问道。

因为他的这种感觉很强烈,很像他的那个人,就是林风在彩虹城遇到的那个试图绑架菲利普的人。他曾自称是香港东兴会的头领。

关欣道:“东兴会?是香港很有名的那个黑道组织吧?”

“对,就是那个!”林风正色地道。

之前从唐天的口中,林风得知东兴会的那个头领,正是玫瑰教主的忠实拥护者,在玫瑰教主受到李青河的致命打击后,前往了香港成立东兴会,发展自己的力量,目的可能正是为了发展壮大,以备于将来和李青河对抗。

如果唐天所说的一切是真的,那一切就很明朗了,蓝儿是玫瑰教主的孙女,而刘光祖是蓝儿的父亲,很显然,刘光祖根本不是玫瑰教主的什么亲信、拥护者,而是他的儿子。

而且,刘光祖一直在狱中,这可能正是他一直只能作为东兴会秘密头领的原因。甚至他不一定是真的入狱了,而是为了躲避某些人的追杀,比如李青河。

“我觉得刘光祖,很可能就是香港东兴会组织的创始人和神秘头领!”林风正色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