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作出你的选择/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龙说着,目光随即转向了前方,他从身上拿出了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按钮。随后,露台上的栏杆全部收了进去,露台变成了镂空的。

唐蕊已经在这里呆了两天了,她自然知道,这个露台,其实是一处很好的欣赏风景的场所,这里的风景的确很美。

“准备好倾听了吗?我要开始讲那个故事了!”白龙对唐蕊道。

“你还是别讲了,我没有兴趣听的。”唐蕊道,她的抵触情绪,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但是她还不至于因为这个白龙样貌不凡就对他心生好感。

“我只讲给你一个人听,因为你看到了我的样子。好吧,就当为你打发一点无聊的时间吧!”白龙轻描淡写地道。

“那是很多年前吧,在一个山村里面,有一个人,带着两个男孩一起生活,乡村里很安逸,那两个男孩生活得很快乐简单,相处也十分融洽,如果没有意外,他们会很快乐地、按着正常的轨迹成长。”

“但是这个世界,总是充满了意外。忽然有一天,那个人的仇家杀上了门,那个人带着两个孩子逃走,仇家却一路追杀,一直追到了一处山崖。仇家开枪射杀他们,那个人走投无路,被仇家逼下了悬崖。”

“还好他们的运气不错,一棵生长在山崖间的小树阻拦住了他们。那人被阻在小树上,而那两个孩子,一起紧紧地被他用手抓住。两个孩子都吓坏了,拼命地啼哭挣扎着,而那人才猛然发现,他所在的是一棵枯树,就快承载不了他们的重量了,随着孩子的踢蹬挣扎,枯树摇摇欲坠,随时都会断裂。”

唐蕊显然被他的这个故事吊起了胃口,听到这里她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下意识地看了看白龙。虽然她没开口,但是很显然她有让他继续讲下去的意思。

白龙继续讲述:那个人面临着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就他当时的情况,他必须舍弃其中一个孩子,减少几十斤的重量,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但是很明显,那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无论选了谁,他都是选择了痛苦。

他甚至想过把两个孩子都拉上来,然后他自己跳下崖去。但是那样两个孩子没人救也只能困死在山崖间。他也想过带着两个孩子一起跳下去算了,但是他又有义务将这两个孩子抚养长大,无论如何,他至少要救一个。

选择是痛苦的,但他又必须痛苦地进行选择,他痛苦地作着犹豫,但是情形已经十分危急了,小树发出了慢慢断裂的可怕声响,再有半点迟疑,他们就会三人一起坠下悬崖。他没有选择,只能闭上了眼睛,然后松开了自己的一只手。

那个小孩感觉到他要放弃他了,他拼命地挣扎啼哭,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袖。他痛苦地睁开眼,然后他就看到他的衣袖被撕裂,那个小孩坠进入无底的深渊。在他坠下去的一瞬间,他看到了那个小孩惊恐的双眼中,那绝望和怨恨的目光,这种目光,让他感到了不寒而栗,那一瞬间,他几乎都没有了生的意识。

或许那种目光,他会一辈子都铭记在心,一辈子成为他的噩梦。

“那个小孩死了?”故事似乎讲完了,唐蕊当即问道,对于剧情性的故事,女孩子更喜欢追求结局,而且应该是好的结局。就像金庸的小说里一样,主人公坠下悬崖,不应该死,相反应该还会得到很大的实惠。

白龙道:“是的,死了!如果他不死,你觉得他会怎么样?”

唐蕊略一思索回道:“他会恨那个人,还会恨另一个小孩。”

“对,这种恨是十分强烈的,不管另一个小孩拥有什么,他都会认为,那一切原本都是属于他的!他的一切,他都会认为是属于他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愿意做被放弃的那一个!”白龙道。

“你为什么忽然和我讲这个故事?我不喜欢听这种悲剧结局的故事!”唐蕊道,她的心情本来就不好,对白龙本来就很排斥,现在他给她讲了这个无聊的故事,更是破坏了她的心情。

白龙道:“只是想告诉你,只有真正到了最危险的境地,才能试出一个人真正的内心,才能看出平日里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护,是不是表面的。”

唐蕊努了努嘴,她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这个破坏她心情的无聊故事,她也不想就它再去探讨什么。

“下去吃点饺子吧,端上来的都凉了,吃完饺子,我们去约定的地方见林风,他大概已经赶到那里去救你们了!”白龙对唐蕊道。

这句话倒让唐蕊来了精神,一听这,她毫不犹豫地匆匆下了楼,也不吃饺子了,她只想快点去见到林风。

看着迫不及待的唐蕊,白龙再次笑了笑,只是他这次的笑容里,带着某种让人心悸的冰冷。

一行人驾车驰骋了两个多小时,才来到一处更加偏僻的山野,下了车唐蕊她们才发现,这里是一处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四周一片寂寥荒芜,她根本不知道这到底还属不属于东海的地界了,在这里,只有孤寂,找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更找不到除夕应有的热闹。

“跟我来!”车刚停下,白龙便拉着唐蕊的手臂,然后带着她往一旁的一个密林里走。

唐蕊很抗拒,一边叫着一边挣脱,可是她哪里挣脱得了白龙,只能任由他拖着往黝黑的密林里走。

“讨厌,快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儿?”唐蕊不满地道,一边说一边仍然不住地挣扎着。

白龙没有理会,默不作声地一直带着她到了密林深处,然后到了一个低矮的坟包前。

看到有坟墓,唐蕊吓坏了,心里一个劲骂白龙,这大过年的,这变态来这里干什么,来就来了,干什么还要带着自己。

“这就是我跟你讲的那个故事中,那个死去的小孩的墓,我来拜祭他一下,因为他很孤单可怜,世人在享受新年团圆的时候,他还只能是这个山野的孤魂野鬼!”白龙淡淡地道。

白龙说到孤魂野鬼,唐蕊感到了一丝恐惧。但是白龙的话,还是让她产生了一些恻隐之心,她下意识地看了看那个墓碑,却发现上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是一块无字碑。

白龙拿出了一些纸钱,全部烧掉,唐蕊这次没有再闹,老实地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完成这一切。

然后,白龙戴好他的面具,拉着唐蕊返回,只有和唐蕊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会拿掉面具。

前方两道光柱传来,一辆车缓缓向这边驶近,接着停在了他们的前方,几位女孩都欣喜地发现,正是林风开着车到了这里了。

“禽兽哥!”唐蕊欣喜地对林风喊道,此刻的林风对她们来说,当真就是大救星了。这样荒凉偏僻的山谷,换成谁也不可能救得了她们,但是她们都相信林风可以。

唐蕊想冲上前,却被白龙牢牢抓住,完全挣脱不了。她很不满地瞪了白龙一眼,白龙道:“面具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善恶,我已经戴上了面具,所以自然不会还像之前一样对你友善了。如果你选择挣扎,我只能让你失去挣扎的能力,我说到做到!”

这话把唐蕊吓到了,她赶忙停止住挣扎,用求助的目光看着正向他们走近的林风。

“放了她们!”林风走近前,直接对白龙道。

“林风,你来得很准时,我还以为你会迟到,这地方好像并不好找!难道你在这里等了两天两夜?”白龙道。

林风道:“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出现在了你面前,你先放了几个女孩,和我进行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较量才对,而不是靠着女人来威胁我!如果你真是这样,那我真的没法把你当成一个合格的对手!”

“新年快乐,林风!”白龙自顾道,他没有顺着林风的话题。

“你是想告诉我,你有新年愿望吗?”林风道。

白龙道:“是的,林风,今天是新年,实在不是个较量的好日子,所以我无意与你较量,只是替你,送一份新年礼物,给你的未婚妻!”

林风警惕地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白龙这种笑里藏刀,蕴含着多大的杀伤力,说实话,他很担心他会对唐蕊不利。

白龙一挥手,他的几名手下分别押着关欣和苏雨心下了车,然后直接推到了悬崖边缘,拿出手枪指着她们的脑袋,唐蕊也被一名手下拉走,享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林风一有动作,白龙立即道:“你是想催我对她们开枪是吗?那很简单,我一挥手就可以,我的手下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不会因为她们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而怜悯她们!”

“原来你还是害怕我,自认为不是我的对手,不然你也不会被迫找这样一个地方,选择这种无耻的方式了!白龙,你真的很令我失望,我还以为,我找到了一个很值得我挑战的对手,但很明显你不是!”林风激着他道。

白龙哈哈笑了笑,随即道:“你错了,我今天根本没打算让你挑战我,而是让你先挑战你自己。我说过了,今天是一个很好玩的游戏,你必须遵从我的游戏规则,无论你是否愿意,你都没有选择,但你有选择的机会,因为你要玩的游戏,是一道选择题!”

林风皱了皱眉,他已经有些意识到白龙的险恶用心了,这个人和自己之间的较量,似乎从来就不按常理出牌。

“你漂亮的未婚妻,你漂亮的女朋友,还有漂亮的警花朋友!林风,做出你的选择吧,也许,这并不是一个很难做的选择!”白龙阴阴地道。

“你到底什么意思?”林风目光犀利地望着白龙,冷冷地道。

“你可以带走她们中的两位,被你抛弃的那位女孩,我要用她来祭奠当年从这个山崖坠下去的人,让她的灵魂在这里陪伴他!”白龙冷笑了一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