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枪里没子弹/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这才知道,给他造成伤害的,是唐蕊愤怒的子弹。但是他能够理解,唐蕊的这种愤怒,正是他给她的伤害造成的。

“唐蕊,你……!”看到唐蕊居然开枪打伤了林风,关欣顿时大惊,她伸手夺过了唐蕊手中那把沾满了鲜血的枪。

随后,她扯掉自己衣服上的一块布,快速地帮林风进行了下简易的包扎。

看到自己手中沾的林风的血,唐蕊清醒了,也吓坏了。她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真的对林风开枪了,在开枪的那一刹那,她感觉有个邪恶的邪魔进入了她的身体,让她不受控制。

在看到林风的血流出来的时候,她感觉那个邪魔被驱走了,心中对林风的怨恨不自觉地驱散了一些,她看着林风,心中有了一丝淡淡的悔意。

“蕊蕊,为什么?”林风看着唐蕊,静静地道。

“回敬你的!”唐蕊冷冷地道。

“干嘛打我的腿啊,逃跑都不灵活,我怎么救你们啊!”林风无奈地对唐蕊道,唐蕊的这枪正中他的大腿内侧,如果角度再偏一点,他的终身性福就完了。

而林风根本毫无防备,因为他根本没想到唐蕊会忽然对他开枪。

“我不要你救!”唐蕊的眼神中又恢复了怨怒,她瞪了一眼林风,咬牙切齿地道。

林风无奈地摇了摇头,转头对关欣道:“一会儿我负责纠缠住他们,你带她们两个上车,快速离开这里!”

“不行,他们有四个人,我留下来帮你!”关欣不放心地道。

林风道:“不行,由你带她们我才能放心。他们虽然有四个人,但我放在眼里的只有那个白龙而已,其他那三个人,已经被我撂倒两个了!”

说话间,白龙的一名手下忽然出现在了他们前方几米处,举着枪对着林风就准备射击,林风一手拿过暗器,一边准备闪躲,以林风的身手,即使他腿受伤了,但他完全有能力很轻巧地躲过子弹。

这时候他忽然想起,唐蕊就在他的身后,如果他闪躲开,必然会伤到唐蕊!

迟疑间,对方已经开了枪,林风稳住了姿势,硬生生地用身子挡住了这颗子弹,与此同时,他的暗器直接朝对方发了过去。

关欣也不含糊,举起那只带血的手枪开了枪,对方同时中了林风的暗器和关欣的枪,立即向后翻倒在雪地上。

“你没事吧?”林风紧张地抱住唐蕊问道,他的左臂上又多了一处伤,血顺着手臂,流到了他抓着的唐蕊的手臂上。

“不要再虚情假意了,我有什么值得你紧张的!”唐蕊冷冷地道。

“哈哈哈哈……!”不远处的白龙发出了会心的大笑,此刻的他,沉浸在一种胜利的快感之中,借唐蕊之手亲自打伤林风,这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啊!

林风伤了唐蕊的心,唐蕊伤了林风的身体,好玩!好玩!这是白龙最希望看到的伤害,这个夜晚,真的很让他难忘!

“林风,看着你未婚妻的眼睛,你看到了什么?”白龙很悠闲地点上了一根烟,迎着寒风阴阴地道。

林风皱了皱眉,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唐蕊的眼睛,然后他就看到了唐蕊美眸中依旧强烈的怨怒和愤恨。或许,这是世界上最让他感到害怕和心碎的眼神了。

唐蕊的这种眼神,关欣和苏雨心也感到了害怕,这实在不是一个开朗乐观的女孩所拥有的,她们真的很害怕,今晚会毁了这个女孩,会让她彻底改变了,今晚之后,曾经那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就此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对这个世界都充满敌视的极端女孩。

“唐蕊,记住今晚发生的一切,永远记住这个人今晚的选择!”白龙继续道,他的语气,明显带着一种幸灾乐祸。

关欣怒不可遏,举枪就对白龙开枪,连开了好几枪直到将枪内的子弹打完。白龙像一个幽灵一样,很轻巧地避过了关欣的子弹,毫发无损。

“你真是浪费!”林风皱眉很无语地对关欣道,他当然知道,对白龙这种高手开枪,是相当讲究功力的,否则根本就伤不到他。

“好了,游戏结束,林风,你的鲜血染红了雪地,已经说明了游戏的结果!”白龙笑道,他显然在表示自己是这场游戏的庄家,更是胜利者。

林风捂着伤口喊道:“染红雪地的,不仅仅只有我的血,同样是四人战队,你受伤了三个人,我们只伤了一个!无论怎么算,你都不是胜利者!”

“看着你未婚妻的眼睛吧,你就会认为我绝对是胜利者,因为我相信,你此刻比死还要痛苦!”白龙笑道。

“林风,今晚我不会杀你,我给你一个自生自灭的机会!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的游戏,还远远没有结束!”

说完,白龙搀扶起他的手下,几人上了车,启车离开了这里。

“今天没法抓住他,真是一个遗憾,就差一点点了!”林风郁闷地道,今天他真的有机会和白龙一决高下的,只是没想到会吃唐蕊的子弹,受伤之下,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正常地和白龙对战了。

看到唐蕊的眼神,林风再次无比歉疚,因为他知道,今天受伤害最大的是她,可是当时那种情况下,自己真的没有选择。可是,唐蕊还会听自己的解释吗?

林风他们也上了车,关欣负责开车,林风靠在车后座上,唐蕊和苏雨心分别坐在两侧,几人一时都还没从之前的紧张惊吓中解脱出来。

“危险已经过去了,回家过年吧!几位小姐,新年快乐!”林风深吸了口气,努力地笑道,他很可能伤到大腿动脉了,现在的他,正耗损着功力在减缓着鲜血流出的速度。

看着林风受伤流了这么多血,苏雨心既心疼又害怕,听到林风的话止不住哭了起来。唐蕊呆呆地坐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林风,她像是什么都不在想,又像是在回忆思索着什么。

“林风,你不会有事的,一定要坚持到市里啊,很快就到了!”苏雨心抓着林风的手,眼眶热热地道,说话间,泪水止不住就从美眸中渗了出来。

苏雨心很伤心,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林风第一个选择救她并且最终舍弃了唐蕊,如果因为这个让林风和唐蕊不能够在一起的话,她真的会有很大的负罪感。在她看来,唐蕊和林风每次的不愉快,都和自己有关,也许,介入他们的生活,本来就是错误的吧!

林风轻轻抓住苏雨心的小手,淡淡地笑了笑道:“别担心,应该能赶得上回家吃饺子吧!蕊蕊,打电话回家给曼姨,让她准备饺子吧,我很饿现在。”

苏雨心再次泣不成声,林风一手抓着苏雨心的手,另一只手伸出去抓唐蕊的手。唐蕊怔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挣开。

“我知道你死不了,这次别想再用你的血,洗净你今天所做的一切了,我已经没有了再次原谅你的理由!”唐蕊冷冷地道,如果说之前和林风的所有过节,大多是因为她的任性的话,这一次,则完全是林风造成了,他让唐蕊觉得,自己的生死利益比不上苏雨心,甚至连关欣也比不上,正如白龙说的那样:林风对自己的一切,真的仅仅是表象!

唐蕊很伤心失望,那一瞬间,她几乎有了从山崖上跳下去的冲动。那是一种万念俱灰的绝望感觉,她这辈子经历的最大的打击和绝望!

直到现在,她的心仍然无法平静,有了林风的那个选择,他后面做的那些为她挡子弹等事情,在唐蕊看来都只是作秀罢了。如果那算是补偿,这些补偿未免太苍白无力了。

“唐蕊!”苏雨心轻声地唤着唐蕊道,看到唐蕊现在的态度,她于心不忍。唐蕊愤恨地瞪了她一眼,乖巧的苏雨心被她的眼神吓到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风继续伸出手,牵住了唐蕊的手,唐蕊还是想挣脱,但这一次,她却感到有个坚硬物体,传到了她的手心。

唐蕊怔了一下,下意识地握在手中,扭过头看了看。这是一个精巧的水晶制品,里面封印着她名字的连笔字“唐蕊”。

“这几天比较忙,都没来得及给你们准备新年礼物,蕊蕊,你的我准备好了!”林风对唐蕊道。

唐蕊把脸转到了一边,没有理会他,她知道,里面的是她当日送给林风的头发。这是她当日要求林风也用她的头发送一份礼物给她,而林风答应了她。

可是现在,这份礼物却让她感到多么的无趣和排斥。虽然它带着林风的体温,但是她更觉得它像一个冰冷的冰块,握在手里都能感觉到它的冰冷直渗入心。

唐蕊真的很想当着林风的面,把它扔出窗外,让他也体会一下被人抛弃的那种绝望。但是她在心里努力了几次,最终还是无法做到。

“为什么/?为什么你救的不可以是我,为什么你要抛弃我?凭什么在你眼里,我连她们两个都比不上?”唐蕊玉手紧握,咬着嘴唇,泪水再次顺着已经风干的泪痕流下来。

“我还能原谅你吗?我还会原谅你吗?你都选择了放弃我,我还有什么理由让我原谅你呢?”唐蕊咬牙在心里道,她心里真的很不甘。

“蕊蕊,你的一根头发,我都会保护得很好,在你把它交给我之后,我一直很小心地呵护着它,直到它变成你美丽的名字,封存在水晶里变成永恒。因为它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带着你的基因,所以我必须用心呵护它,让它永恒,就像我必须用心呵护你一样!”林风淡淡地对唐蕊道。

唐蕊冷笑了一声道:“你应该为你说的这些感到羞愧,真是可笑,你还没变成鬼,就跟我说这些骗人的鬼话了!”

“蕊蕊,你真的这么恨我了吗?到了这种地步?”林风摇了摇头道。他看着唐蕊的脸,失落和欣慰交织,能让你这样恨,我应该荣幸吧,因为你真的爱了,才会有恨。只是,有些事情,你还不懂!

唐蕊皱了皱眉,没有回答。这种问题,是不需要直接回答的,她的态度、她的眼神、她的冷漠,无疑已经证明了这点。在林风作出选择的那一瞬间,她真的恨透了林风,恨不得他去死!

可是现在她心里清楚,她的恨从何而来,没有刻骨铭心的爱和信任,哪来的恨意呢?

“傻丫头,那些指着你们脑袋的枪里,根本就没有子弹的!”林风伸出手,轻轻地抓住唐蕊的小手道,话说完,他便昏睡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