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最大的秘密/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看着秦慕烟给蓝儿披上浴巾,然后自己也准备出浴,林风慌忙闪躲开,他是肯定要见两人的,但可不想以这种方式。

“谁?”窗外人影一闪,秦慕烟大惊,柳眉一竖喊道,接着快速地拿出条浴巾裹住自己的娇躯就冲了出去。

林风正准备蹦上院墙翻出去,不料却被冲出来的秦慕烟一把抓住,看到家里摸进来色狼偷看她们母女洗澡,秦慕烟恼羞成怒,对于这种翻墙入院的色狼,她自然不会客气,当下直接使出了绝后撩阴腿攻击林风的下盘。

秦慕烟不是一点身手都不懂的女人,换成一般人,根本躲不过她这凶狠的一招,直接被绝后是肯定的。可是她遇到的是林风,虽然林风并不愿意和她动手,但是眼下不动手就无法脱身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很快,林风就知道惹祸了,很规矩地闭上了眼,紧接着就感觉一阵香风拂过,跟着“啪”的一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这是意料之中的,林风只能忍了,紧接着又是“啪”一声,林风疼得眼泪几乎都要掉出来了。尼玛!来真的啊!

“桂花婶!”林风睁开眼睛,几乎是用求饶的口气对秦慕烟道。

“老实站好了别动,让我抽到解恨为止!”秦慕雨秀眉紧蹙对林风道。

林风苦笑道:“别打了桂花婶,打坏了,回去不好对老婆交代!”

“你还知道你有老婆啊,我再替你老婆教训教训你,偷看我们娘俩儿洗澡,忘了小时候怎么教训你了是不是!”秦慕烟揪着林风道,说着巴掌已经扬起。

林风是秦慕烟看着长大的,她对他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所以即使林风长大进城了,她还是把他当成是个孩子,现在的这种方式,也就是她很多年前对犯了错误的林风采取的方式。

面对秦慕烟的巴掌,林风也不躲避,而秦慕烟的巴掌最终还是没有落下来,她嗔怪地瞪了林风一眼。紧接着,蓝儿听到动静直接跑了出来,看到林风,她只愣了一秒钟,然后直接冲过来扑在他的怀中,和他抱在了一起。

秦慕烟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也按捺不住激动,轻搂住了抱在一起的林风和蓝儿。

餐桌上,秦慕烟亲手包并下好的饺子,散发着浓浓的香味,林风还是很惦记秦慕烟做的新年饺子的味道的。这些年大过年的也在外面执行任务,今年总算能够美美地吃上一顿了。

吃完一抹嘴,林风便看到这对母女一直在看着自己。蓝儿显得很开心,秦慕烟此时的目光也很柔和温婉,并且带着一丝嗔怪,颇有风情。

“肚子填饱了,现在可以说你是怎么找到这地方了吧?”秦慕烟对林风问道。

“呃!被桂花婶的饺子香味吸引到这里的,可惜你现在不做豆腐花了,不然我闻着豆腐花的味道找得更快。”林风戏道。

秦慕烟打了他一下道:“再没个正行,小心我继续跟你算刚才的旧账!”

蓝儿随即道:“妈妈,是我提示林风哥哥找到这里的,我想他,我相信他也很想我们,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你也不可以这样一直不让我们见面。”

“臭丫头,你知道什么!谁让你自作主张的!”秦慕烟一听是蓝儿在作祟,当即火大了,扬起巴掌就要打,蓝儿也不躲避,直接站住了等着打,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秦慕烟倒没有客气,直接甩了一巴掌过去,“啪”的一声,蓝儿娇俏的小脸上便多了一个掌印。蓝儿委屈地看着秦慕雨,泪水在美眸中打转。

看到林风不解的目光和蓝儿委屈的泪水,秦慕烟心软了下来,美眸也黯然了下来。

“蓝儿,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就是不听,打你一点都不委屈!”秦慕烟对蓝儿道。

“桂花婶,你这么讨厌我了,这么害怕我知道你们的行踪了?”林风安抚了下委屈的蓝儿,对秦慕烟苦笑道。

秦慕烟轻叹了一声,正色道:“林风,有些事情,真的没法跟你说,可是你要相信桂花婶这样做,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什么道理?是不是桂花婶你在家藏了男人啊?这个我能理解啊,你寂寞空虚,有这种事情我会理解的,干嘛害怕我知道!”林风嬉笑着道。

秦慕烟皱眉道:“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敢跟桂花婶没大没小了是不是,现在脱离了你刘爷,翅膀变硬了是不是!”

林风笑道:“桂花婶,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看到林风胸有成竹的表情,秦慕烟这才意识到,林风好像已经知道了些什么,自己好像隐瞒不了他什么了。

“你知道什么了?别跟桂花婶卖关子!”秦慕烟对林风道。

林风道:“基本上都知道了,可是桂花婶还不信任我,害怕我知道!上次那辆奥迪车来接你们的时候,我看得清清楚楚!”

“你跟踪了我们?”秦慕烟道。

林风道:“是的,可惜没有成功,被那人害得掉进了冰湖里。那次如果成功的话,我也没必要靠蓝儿的提示才找到这里了。”

秦慕烟皱了皱眉,她这才知道,上次出事的那辆警车上,林风就在上面,他可能是通过警方的关系找到她们的。

而至于林风有没有发现那个人是谁,秦慕烟觉得他应该还没有,她希望没有。

“那次,你没受伤吧?”秦慕烟用一种关切的语气对林风问道。

林风回道没有,他看得出秦慕烟也在向他隐瞒一些东西,但他没有去追问,他知道这样的追问,是没有结果的。懂得隐瞒的人,都会有千万个掩饰的借口。

“没有,不过又发生了一些事情,而且上次劫持你的那个人又出现了!”林风继续正色对秦慕烟道。

“白龙?”秦慕烟疑惑地道,她的表情有了一丝不淡定。

林风点头道:“是的,相信你很难忘,我不懂他为什么要劫持你,难道就是为了让蓝儿献身于我吗?据我了解,白龙不是个有低级趣味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有根源和目的。我不知道,他上次劫持你,是否与最近和你在一起的男人有关,那个人或许就是你的丈夫吧,蓝儿的父亲!”

秦慕烟沉默不语,呆了许久,她才淡淡地道:“林风,你说的都对,桂花婶真是低估了你的能力。不过林风,你已经有了新的生活,这些不是你要追寻的东西。”

林风道:“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劫持你,这期间我也想了很多,或许,这和你的丈夫也就是蓝儿的父亲有关,很可能是白龙想从他那里获得一些东西。”

“你还知道更多吗?”秦慕烟对林风道,她真的不知道林风到底已经知道了多少秘密,不知道那些秘密有没有涉入到某些范围,比如刘光祖让她坚守不能透露的那些。

林风道:“还有一些吧,你的丈夫是刘光祖,他就是玫瑰教主的儿子,在香港,他创立了一个叫东兴会的组织,他在狱中呆了很多年,直到之前刘爷让我配合他把他救了出来……!”

听到这儿,秦慕烟舒了口气,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表情变得微微轻松了一些,因为听到这里她就已经知道,林风暂时还没有接近那个秘密。

林风不知道,这世上知道林风最多秘密的人,其实正是刘光祖,就连作为妻子的秦慕烟,都别想从刘光祖的口中得到一丝这样的信息。

白龙劫持秦慕烟,正是为了从刘光祖那里得到林风的秘密,而林风听唐蕊向自己讲述了白龙对她讲的那个选择的故事后,他觉得自己和白龙也有着某种不同寻常的关系。

一开始,白龙自称“林风”,还会让林风感到无比的反感。现在林风忽然觉得他这样似乎是有原因的,也许,白龙真的就是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是自己的一个分身。就像神话中仙和邪魔一样,他们是一个人,却拥有两个躯体,分别承载着两个思想和理念,一为仙一为魔,一个光明一个黑暗。

无论是刘老头还是唐建豪,这些知道林风某些秘密的人,都不希望林风追寻自己的身世,都对白龙此人忌讳颇深,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秦慕烟轻笑了声,语重心长地对林风道:“林风,你不听桂花婶的话,也得听刘爷的话,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为了你好,安心地在唐家吧,你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得很好,过上让很多人都羡慕的生活。一个人的过去,已经和他无关,即使是我,也在努力忘记自己的过去,我们都是一样的。”

林风道:“那可不一定,也许你没有忘记,如果我不叫你桂花婶,而叫你秦姨的话!”

秦慕烟一惊,诧异地看了看林风,林风继续道:“秦姨,秦慕烟的秦!”

秦慕烟凝视了林风一会儿,许久才笑了笑道。“原来你连这个都知道了,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用这个名字了,连蓝儿都不知道这个名字,林风,我真不知道该谢谢你还是……!林风,你从哪里知道的。”

林风道:“秦慕雨告诉过我,她的确有个姐姐叫秦慕烟!”

“什么?慕雨?”秦慕烟更吃惊了,听到这个名字,她已经无法淡定。

“是的!她还活着,正在东海,有空去看看她吧,她很想念你们!其实这才是我努力寻找你们的真正目的!”林风正色对秦慕烟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