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姐妹情深/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下天色已晚,秦慕雨一定会让秦慕烟今晚留宿,姐妹俩二十年之后重逢,自然有无数话要说,彻夜长聊是必须的。

刚才她说让林风做饭,自然是开玩笑的,对于林风,秦慕雨不会有丝毫见外,她是留林风在家吃晚饭而已。

秦慕雨去厨房的冰箱里看了看,菜足够了,于是她准备做饭,秦慕烟也过来帮忙,姐妹俩一起做饭,重拾少女时代的乐趣。

和秦慕烟一边聊天一边洗菜,没说几句,忽然,胸口一阵疼痛涌了上来,这让秦慕雨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每次疼痛都是从心头开始,然后蔓延到全身,先很轻微,然后很严重,以至于痛不欲生。毒蛊在她身上藏匿了十几年了,它沉寂了十年,现在露出凶残面目的时候却越来越多了。

自从和雨心见面相认,这并不长的时间里,居然发作了两次,今天这是第三次了。而这一次,更让秦慕雨感到恐惧,因为雨心就在家里。

“算了,不在家做了,今天去饭店吃吧!林风,你快带雨心和蓝儿到小区外面找家饭店订个包间,就江南食府吧!”秦慕雨对林风道。

林风一时反应还没那么快,秦慕雨捂了捂自己的胸口,皱了皱眉,林风明白了她的意思,急忙带上苏雨心和蓝儿出了门。有秦慕烟在这里,林风可以放心,她会按照办法帮秦慕雨用药缓解痛苦的。

他知道,秦慕雨最担心的是让雨心知道她身中毒蛊的事情,所以他也要帮着她隐瞒。

“妈妈,怎么今天要出去吃啊?”苏雨心不解地对秦慕雨问道,她知道妈妈喜欢在家里吃饭的感觉,何况是今天见到了这么重要的亲人。

“别问了,你们先去吧,我和姨马上就来!”秦慕雨对苏雨心道,疼痛已经开始蔓延了,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林风刚拉住苏雨心,苏雨心轻轻挣脱了他,扶住秦慕雨急问道:“妈妈,你怎么了?”

秦慕雨已经忍受到了极限,这一下,疼痛火药爆炸产生的气浪一般,极速地向外扩散开来,顿时,她全身的骨头都像有千万支钢针在猛扎。这次疼痛的扩散比先前来得还要快,她再也承受不住,直接瘫倒在了地上,绝美的脸也因痛苦而扭曲。

苏雨心吓坏了,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下脸都白了。秦慕烟也吓坏了,林风立即道:“把秦姨抬进洗浴间,脱掉衣服用药水给她泡澡,药就在她身上。”

几人立即照办,抬着秦慕雨进了洗浴间,她们几人都进了去,只有林风在客厅里焦急等候。即便洗浴间的门关着,他也能听到阵阵撕心裂肺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那是一种痛苦到极致才能发出的声音。仅听到这声音,就能体会到秦慕雨正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林风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秦慕雨现在的极致痛苦,苏雨心这下全部都看到了,之前他想阻止苏雨心进去,但苏雨心的挣扎和哀求让林风又于心不忍,只得让她进去了。既然事情已经瞒不住,就没必要再遮掩什么了。

秦慕雨的这一次,比上两次都要严重,她疼得两次昏了过去,一个小时后,随着药物的吸收,疼痛才慢慢开始有消退的迹象。她只对秦慕烟表示了下可以了,随后便又昏了过去。

几人将秦慕雨安排到房间里躺下,苏雨心再也忍不住,她冲出了房间,直奔到林风的面前,满脸泪水地质问道:“怎么回事?我妈妈怎么了?”

不等林风回答,苏雨心又质问道:“你早就知道的,为什么瞒着我!”

林风从没有见过一贯温柔的苏雨心表现出这样的激动,他爱怜地搂住苏雨心,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苏雨心也搂住林风,焦急地哭了起来。

“雨心,秦姨的药用了后,很快她就会醒来。放心吧,会没事的!”林风安慰着苏雨心道。

苏雨心梨花带雨地道:“妈妈都痛得晕过去了,怎么会没事?林风,我妈妈到底怎么了?你快告诉我好不好!”

林风点了点头,让苏雨心冷静了下来,然后将秦慕雨身上蛊毒的事情如实告诉了她。

“怎么会这样?妈妈身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她会不会有事?”苏雨心不解地道,对于妈妈身上出现这种东西,她显然无法理解,而更多的,则是对妈妈身体的担心。

之前妈妈表现出的那种痛苦,对她的冲击实在太大了,她甚至能够感受到疼痛能够传递,她的心也跟着剧痛起来。

林风道:“雨心,你先别着急,秦姨应该已经找到驱蛊的方法了。你先别着急,等秦姨醒来,我们再好好聊聊吧!”

林风知道,现在能够救秦慕雨的最重要的人就在这里,只是这件事情,他没有对苏雨心说,主要是他也没办法说。

“只要能治好妈妈,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真希望我能够分担妈妈的痛苦!”苏雨心美眸盈盈闪动道,说话间泪珠止不住滴落。

“我会舍不得的!”林风轻搂住苏雨心道。

他和苏雨心随后一起走进了房间,和秦慕烟母女一起守候了一个多小时,秦慕雨才慢慢醒来。她脸色很不好,脸和嘴唇都显得苍白,整个人似乎瞬间瘦削了,不难看出,这次的蛊毒发作,比之前的厉害得多。

林风感到了不妙,因为他感觉到,秦慕雨身上的蛊毒,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如果再不进行驱蛊的话,不知道下一次会造成什么后果。

“妈妈!”看到秦慕雨醒来,苏雨心抓住她的手轻声唤道,看着妈妈苍白的脸,感觉着她冰冷的手,苏雨心止不住又是一阵难过。

“秦姨,你感觉怎么样了?”林风也轻声对秦慕雨问道。

秦慕雨爱怜地抓住苏雨心的手,随即嗔怪地对林风道:“我已经没事了,回头我会找你算账的,你让雨心知道了我的事情,让雨心为我担心了。”

“呃!真的不是故意的!”林风苦笑了声道,他倒是觉得,其实这件事情,雨心是有知情权的。

苏雨心道:“妈妈!你承受着这么大的痛苦,为什么要瞒着我呢!只要能够治好妈妈,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是吗?让你付出林风你愿意吗?”秦慕雨嫣然一笑,爱怜地抚了抚苏雨心的脸道。

苏雨心一怔,这个问题倒是真的把她问住了。这是真的吗?如果真的需要做这种取舍,那自己会怎么选择呢?

“只要妈妈能够平安无事就好!”苏雨心道。

秦慕雨抚了抚苏雨心的脸,随即道:“好啦宝贝,我已经没事了,你和林风、蓝儿出去一下,我要休息下,让姨照顾我就行!”

苏雨心顺从地点了点头,几人随后退出了房间,只留下秦慕烟陪在她床前。

秦慕雨随后把自己身上蛊毒的事情告诉了秦慕烟,她大为吃惊和动容,刚才秦慕雨的痛苦她也亲眼见识到了,她不敢相信,十几年来,秦慕雨都在饱受这种蛊毒的侵害。

“慕雨,怎么会这样?姐姐真的不知道,这些年你竟然遭受着这种痛苦!”秦慕烟眼眶热热的,动容地道。

秦慕雨淡淡地笑了笑,这种痛苦只有在动情的时候,才会发作得很厉害,隐居苗寨的十年,没有发作过一次。可是现在,她宁愿忍受这种痛苦,也要享受亲情带给她的温暖。

“姐,或许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吧,用这种方式,庆祝我们二十年后的相遇。”秦慕雨乐观地笑道。

秦慕烟道:“这是姐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式了,以后千万不要再有了。慕雨,你放心吧,蓝儿的爷爷和爸爸都是用蛊高手,他们擅长解各种蛊毒,姐会不惜一切救你的。”

秦慕雨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道:“在我身上种这种蛊的,更是个用蛊高手,没有人能够解除这种蛊的。”

“慕雨,姐听得出来,你知道解这种蛊的方法,快告诉姐,无论需要什么,姐一定会去做的。”秦慕烟抓住秦慕雨的手,爱怜地道。

“姐,今天能够和你们团聚,我已经非常开心了,其它的事情都不重要,希望我们以后不要再分开了,二十年的时间实在太长了,我们要把之前的分离都补偿回来。”秦慕雨道。

秦慕烟道:“正是这样,姐才必须治好你,只有你平安,我们才能做到你说的那样!慕雨,告诉姐,到底是什么方法,不要怕为难,现在你的健康大于一切。”

秦慕雨沉默了许久,在秦慕烟的一再催促追问下,她才缓缓地说了出来。

“能够救我的最重要的药,必须要用玫瑰圣女初夜的处子之血!”秦慕雨如实说了出来。

听到这个答案,秦慕烟怔了一下,抓着秦慕雨手的手也微微颤动了一下。

蓝儿?蓝儿刚刚才十八岁,现在就要把身子献给一个男人吗?就算自己愿意这样,蓝儿会愿意吗?现在她的心里,一直只有林风。

而男人和蓝儿交合后的后果,秦慕烟是知道的,蓝儿身上也有奇蛊,男人和她发生关系后,必须一生一世忠于蓝儿,不可以再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如若违反了,那是相当严重的后果。

林风的身份,秦慕烟自然知道,就算蓝儿愿意把自己的身子给林风,之后的事情,也势必很难办。

“姐,我完全可以耐心地等一段时间,等蓝儿找到她的心上人并把身子交给他位置,几年都没有关系。你千万不要因为这个去为难蓝儿。”秦慕雨道。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考虑这些干什么,姐真的不忍心再看到你受这种痛苦了!”秦慕烟正色道。

虽然一开始她也有些犹豫,但为了救秦慕雨,秦慕烟很快就下定了决心,正如她说的那样,她真的不忍心再看到秦慕雨忍受这种非人的折磨,连着苏雨心也痛苦。

“慕雨,姐一定要救你!”秦慕烟柔声对秦慕雨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