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纯阳之蛊/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帐篷外冷风依旧,似乎下起了毛毛细雨,帐篷很简易,密封性一般,阵阵冷风不时地从里面渗进来,程雅诗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的毯子。

“你冷不冷?”程雅诗缩了缩身子,望着同样衣着单薄的林风道。

“有一点!”林风道,说着他直接掀开程雅诗的毯子钻了进去,然后再把两个依偎在一起的身子都裹住。

感觉到林风的举动,程雅诗秀美微蹙,嗔怪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其实只是关心你一下,可没有这个意思。”

“就当是我误解吧,但我确实需要暖和一下,一夜的时间很难熬的。”林风道,说着将身子和程雅诗紧贴在了一起,虽然隔着衣服,但是仍然能够传递出阵阵暖意。

荒岛的黑夜,帐篷里的一对男女,外面是间隙的风雨……这一切,似乎符合某些特殊喜好和品位的男女。

林风不一定有这种喜好,但他确实痴迷他现在搂着的这副绝美的身体。

“干什么呀?”感觉到林风抓住了自己的手,程雅诗嗔道。

“你的手好凉,还是冷吗?”林风抓着程雅诗的玉手,柔声在她耳边道,玉耳香颈之间,群丝缭绕,香气扑鼻。

程雅诗道:“比之前好一些了!”她已经意识到了林风的某些暗示。

“可是我好冷,要不……做些可以热身的运动?”林风轻声在程雅诗耳边道。

“不要,在这种地方,地下全是石头,骨头都能咯断,我没心情!”程雅诗皱眉道,直接拒绝了林风。

“呃!今天你心情应该很好,不该庆祝一下吗!”林风道。

程雅诗嗔怪地瞪了林风一眼,随即道:“说过不要了,如果我没猜错,你刚从苏雨心那里来吧,你至少还抱过她。”

林风一怔,诧异地看了看程雅诗,心里倒是吃了一惊。心道为什么每个女孩子的洞察力都这么强,我似乎没露出什么马脚吧?

“承认吗?”程雅诗忽闪着美眸,挑衅般地问道。

“你很在乎这些?因为这个你才拒绝我?”林风问道。

程雅诗道:“也不算吧,毕竟我和她不一样,你可以正式地告诉唐蕊你和苏雨心的关系,但是我们之间就不可以。”

说完,程雅诗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正色对林风道:“放心吧,如果你需要,我会满足你的,我尽量不拒绝你吧,在你厌恶了我之前!”

“为什么要这么说?”林风正色问道,这可能是认识程雅诗以来,程雅诗所说的让他最不喜欢的话。

“不知道,放在心里,无意就说出来了吧?”程雅诗道。

林风静静地望着程雅诗,随后搂住了她,在她耳边柔声道:“那就是你的真心话了,对不起,我错了!如果你认为我喜欢的只是你的身体,那我从此后都不碰你了,直到我能够继续用行动来证明,你在我心目中到底有多重要!”

程雅诗心头一暖,一股热流在美眸中聚集,她嫣然笑了笑,努力让自己控制住。

她想说声对不起,但她玉齿紧咬始终没有说出口,许久,她才稳住自己的情绪,柔声说道:“你的心我明白,以后我不会再说那些话了,永远不会!”

“好,不要忘了这个晚上你说的话!”林风柔声地道。

苏雨心家中,苏雨心陪着秦慕雨,睡在一个房间,秦慕烟和蓝儿一起睡在另一个房间。

蓝儿很乖巧地依偎在秦慕烟的怀中,静静地听她对她讲了那个事情,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对于那个事情,蓝儿并没有表示有异议,当然,这一切也是有前提的。

“妈妈,真的需要我破身才能救小姨的话,我愿意救小姨,只是我希望拿走我身子的是林风哥哥。”蓝儿正色对秦慕烟道。

秦慕烟道:“乖蓝儿,你的情况你是知道的,这样做不是害了林风和唐蕊吗?”

蓝儿不服气地道:“找到爷爷应该会有办法吧!反正我愿意救小姨,但是我绝对不会把自己给别的男人的!就算我不能嫁给林风哥哥,我给他做小老婆服侍他总可以吧!”

“傻丫头,现在哪儿还有什么小老婆啊,你别听村里的死老子们胡说!”秦慕烟哭笑不得,爱怜地对蓝儿道。

有刘老头的嘱托,秦慕烟自然不能让林风和蓝儿发生关系,但是蓝儿很执拗,她也劝不了她,只能等明天见到蓝儿的爷爷,再决定怎么做。

第二天,秦慕烟带着蓝儿,乘了一艘船来到了彩虹城,然后见到了苏鹰石和蓝儿的爷爷玫瑰教主,也就是苏鹰石的师父傀儡死神。

根据秦慕雨的交代,秦慕烟不能够把她蛊毒发作的事情告诉苏鹰石,也不能让苏鹰石知道她是为了那个事情去找蓝儿的爷爷的。

秦慕雨知道,如果苏鹰石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不惜任何手段地寻找能够帮她驱蛊的方法,她不希望苏鹰石现在离开彩虹城,给他带来危险。这件事情,她还是准备瞒着苏鹰石,自己想办法解决。

秦慕烟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妹夫苏鹰石,蓝儿也就更没见过了,初次见面,知道了她们的身份后,苏鹰石热情地款待了她们。

之后,秦慕烟带着蓝儿单独面见了玫瑰教主。

玫瑰教主现在正在闭关中,谁也不见,苏鹰石向他禀报是她们求见时,他才立即接见了她们。

蓝儿对爷爷的印象还是很深的,而且在她的眼里,爷爷是个很奇怪的人,他独自一人住在自家对面的那个木楼里,非常神秘。

每次给爷爷送饭吃,爷爷都不让她进入那个木楼半步,就好像里面有什么秘密,不能够让她知道一样。更奇怪的是,爷爷从来不向别人展露他的身份,在村里,妈妈都直接叫他老七,而不是叫父亲。

“父亲!”“爷爷!”

秦慕烟和蓝儿见到玫瑰教主,当即对他唤道。

玫瑰教主表情和蔼,见到蓝儿更是满心欢喜,自蓝儿出世起,他对她就十分疼爱,视作掌上明珠,并且还把玫瑰教最重要的蛊种在了蓝儿的身上。

“很好,你们来了就好,光祖和光义最近怎么样?”玫瑰教主对秦慕烟问道。

秦慕烟道:“都很好,他们也知道您老人家在苏鹰石这里,心里也都放心。您现在的身体和功力,已经恢复了吗?”

玫瑰教主道:“已经恢复了,你回去转告他们让他们放心吧!”

秦慕烟点了点头,随后,她直接对玫瑰教主说了今天的来意,把秦慕雨身中蛊毒那件事情对他进行了说明。

“李青河这个老狐狸,真是狡猾,连这种阴损招数都想得到!”玫瑰教主伸手拍了下桌子,忿忿地道。

秦慕烟和蓝儿都被吓到了,当下不敢做声,玫瑰教主随后表情才平静下来。秦慕烟随即支走了蓝儿,然后单独和玫瑰教主谈论那件事情。

“李青河在秦慕雨身上种下这种蛊,是有目的的,就像他把秦慕雨嫁给苏鹰石,也是有目的的!他的这种蛊,是从蓝儿身上那种蛊引申而出的,是一种阴蛊,蓝儿身上的至阳之蛊,恰恰是它的克星。李青河这老狐狸故意给秦慕雨种这种蛊,让蓝儿作为救她的解药,实在用心歹毒!”玫瑰教主道。

李青河已经发现了苏鹰石倒向了玫瑰教主这边,所以他提前就在秦慕雨身上种下这种蛊,苏鹰石对秦慕雨爱得至深,必定会不择手段为她寻求驱蛊之法,而玫瑰教主的孙女蓝儿偏偏又是驱蛊的解药。李青河想通过这种方法,挑拨玫瑰教主和苏鹰石师徒的关系,造成他们的矛盾,企图让他们反目成仇。

玫瑰教主道:“蓝儿身上的纯阳之蛊,确实是秦慕雨身上蛊毒的克星,取蓝儿的处子之血自然可以救她。但是,要和蓝儿交合,那是十分危险的,不仅仅是事后无法与别的女子交合,定力差无功力的人,只怕在那个过程中就会当场暴毙!”

“啊?怎么会这样?”秦慕烟吃惊地道,之前她从秦慕雨那里得知,和蓝儿交合的男人,以后就不能和其他女孩交合了,只是她真的不知道,居然还有这种危险。如果真是这样,她觉得真的不能让林风去冒这个险了。

玫瑰教主道:“这就是纯阳之蛊的杀伤力,我在蓝儿身上种下这种蛊,也是为了保护她以后免受外人伤害。她身上有这种蛊,男人是伤害不了她分毫的。”

秦慕烟点了点头,随后问道:“父亲,那到底该怎样,才能够救慕雨?”

玫瑰教主没有说话,他顿了顿,随后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