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心中的不满/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玫瑰教主在心爱的孙女身上,种下了纯阳之蛊,使得蓝儿有纯阳之蛊护体。而他的死对头李青河,也在他心爱的孙女李思瑶身上,种下了一种纯阴之蛊。

因为这两个女孩身上都有奇蛊护体,所以男子根本侵犯不了她们。玫瑰教主和李青河的目的不仅仅是用这种蛊来保护孙女,还有个重要原因是,他们都在为自己的组织,寻找最合适的继承人。

这个继承人考核标准中最重要的一条便是,功力深厚,具备浑厚的阴(阳)体。蓝儿身上的是纯阳之蛊,所以她要找的人,必须要是纯阴之体,阴阳中和,方能顺利交合并获取蓝儿的阳柔之气。同样,李思瑶是纯阴之蛊,她要找的人便是纯阳之体。

其实,这两种蛊术都是蛊王之蛊,只是一个侧重阴一个侧重阳,这也是玫瑰教主和李青河的组织蛊术的不同之处。

秦慕雨身上的蛊毒属于阴蛊,所以只有蓝儿的纯阳之蛊才能克制住它,只有男子与蓝儿交合获得蓝儿处子之血才行。

但倘若这个男子具备深厚的功力,能够抵挡得住蓝儿的纯阳之蛊,顺利和她完成交合的话,他便具有了蓝儿的纯阳之蛊,不能再和其他女子发生关系了。

但是,只要他找到那个拥有纯阴之蛊的女孩,和她发生关系,不但他身上的蛊因为阴阳中和而解,而且功力还会大大增加。

玫瑰教主知道那个具有纯阴之蛊的女孩,正是李青河最疼爱的孙女,他笑是因为她觉得李青河煞费苦心地设计这种阴局害别人,却没想到会把自己的孙女也套进去。

“父亲,我希望能够救慕雨,所以这一次我来求教父亲到底该怎么办!”秦慕烟对玫瑰教主道。

玫瑰教主道:“蓝儿是我的乖孙女,我当然要她找一个对她忠贞不二,并且具备深厚功力的人,我还要他继承我的衣钵呢!”

秦慕烟道:“蓝儿这孩子不接受其他人,她只愿意把自己给林风。”

“嗯!这其实是一个合适的人选!”玫瑰教主呵呵笑道。

虽说玫瑰教主和林风门对门地生活了很多年,但林风根本都没有见过他,只是上一次在船上救了他并且后来在彩虹城两次相遇,让玫瑰教主对这个年轻人很是赞赏。

这些年姓刘的把他调教得不错,无论从身手还是气场上,玫瑰教主都觉得林风有无限的可塑性,完全可以着力培养他为自己的继承人。

对于林风和唐建豪的女儿之间的婚约,他才不会当回事,更何况,唐建豪的靠山,正是他的死对头李青河,所以唐建豪也等于是他的敌人。

秦慕烟道:“父亲,这个我怕林风不会同意,而且蓝儿也不强求和林风在一起,她还是照顾唐家姑娘的感受的。”

玫瑰教主道:“我不强求他们,争取以最好的方式处理这件事情,并且也能救你妹妹,这个我来安排吧!”

有了他的保证,秦慕烟放心地点了点头,就退出了他呆的那个密室,拉着蓝儿出来和爷爷告了个别,随后便离开了。

玫瑰教主思索着,他的嘴角依然带着一丝神秘的笑容,他意识到,眼前有个小小的机会,似乎可以去把握一下。

他招了招手,一名玫瑰教的侍从随即凑了上前听命。

又一个夜晚来临,林风已经回了唐家别墅,他和唐蕊、李思瑶她们会呆到元宵节后,等开学后,她们会重新一起住到甜心公寓,小爱也会安排和她们住在一起。

尽管唐蕊还是没有接受小爱,但是上次一起掩护唐天这件事,让她们的关系有了一丝缓和。唐蕊不喜欢小爱是因为她的身份,而对于小爱的性格,唐蕊倒并没有什么反感之处。

唐天离开后,唐蕊和小爱自然也就回来了,其实林风早知道,唐蕊早就回来了,李思瑶的那出闹剧,正是她策划导演的。

除夕那晚的事情,虽然让唐蕊想起来仍然忿忿不平,但对于林风的解释,她是相信的,所以现在气也出完了,再加上林风无视李思瑶勾引的良好表现,她还是决定结束冷战,和林风重归正常了。

今天是正月初七,明天就是正式上班的日子了,再开始新的一年的忙碌。林风虽然还在东海大学挂着名,但各种事务已经让他很少正儿八经地去上课了,虽然他最怀念的,还是学校那种生活。

现在,他已经是唐建豪公司的董事,并且即将成为程雅诗集团的董事,还要游走于各个势力之间,还要应对那个诡秘且十分难缠的敌人:白龙。

林风原本以为,来到了都市,结束之前的冒险生涯,他会过上一种简单平静的生活。但现在看来,他的生活并不平静,虽然没有先前的枪林弹雨,但仍然能感觉到暗流涌动,让他意识到他其实是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游走。

而只有和唐蕊和李思瑶她们生活在一起,他才能真正感觉到无忧无虑,她们的那种纯真,似乎能够融化一切不顺心的东西,或者这才是她们身上具有的强大的力量吧。

这个世界就应该像她们想象的那样,十分的美好!

林风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思索着,却没注意到两位大小姐什么时候悄悄摸进了他的房间,两张漂亮的脸蛋,就这样很突兀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想谁啊?禽兽哥哥!”李思瑶坏笑着对林风道,自从上次强吻了林风后,李思瑶对林风的称呼都便嗲了,连唐蕊都受不了她了。

“你觉不觉得你应该出去了?”唐蕊对捏了一把李思瑶的小屁屁道。

李思瑶努了努嘴道:“又有什么话我不能听了?每次你都这样,蕊蕊,你是不是故意的!”

“是啊!我是要和禽兽哥说悄悄话呀,羡慕吗,嫉妒吗,眼红吗,委屈吗,心理不平衡吗?”唐蕊略显得意地对李思瑶道,她觉得,必须把这个大波妹对林风的想法,扼杀在摇篮之中。

哼!想鸠占鹊巢啊?坚决不给你任何机会,丢掉你的幻想吧!还好禽兽哥能经受得住这大波妹的色诱。

李思瑶哼了一声走了出去,唐蕊得意地笑了笑,随即目光转到了林风身上。

“干嘛和瑶瑶闹,她比你小,你是姐姐,要让着她一点嘛!”林风笑着对唐蕊道。

唐蕊道:“她才不小呢,很多地方比我成熟有经验多了,尤其是某些方面。记住了,以后不许你和她单独在一起,让她有机会勾引你。”

“瑶瑶才不会吧,就算有,也是你教唆她的!”林风道。

唐蕊一怔,随即努了努嘴,她倒是没想到,自己上次那么完美的勾引计划,已经被林风看破了。或者,是那大波妹为了向林风表殷勤,出现自己了?好你个大波妹,看我不收拾你!

“你还没给本小姐道歉呢,我是回来住了,但不代表我原谅你了,你怎么不拿出点诚意来!”唐蕊望着林风道。

“要是说对不起吗?其实,我更想对你说的是谢谢,还有一句新年快乐,可是这些天一直见不到你,也就没机会对你说。”林风道。

“谢我什么?我这么无理取闹的女孩,值得你谢谢吗?”唐蕊忽闪着美眸道。

林风道:“能够在我昏迷的床前,一直陪我一天一夜的人,你是第一个,我很感动,是发自内心的谢谢你。”

“噢?那个啊?我是呆着无聊睡着了,太困了睡了一天一夜,你可别误会哦,我才没那么关心你呢!”唐蕊美眸闪动调皮地道。

看到唐蕊清澈的眼睛,林风这才放心了,那次的误会对她造成的伤害,已经彻底烟消云散了,其实,那真是个不该发生的误会。

“伤口还疼吗?”唐蕊柔声对林风道。

林风笑道:“已经基本快好了,你越心疼它好得越快!”

“别贫嘴!”唐蕊柳眉微蹙,随后道:“明天就上班了是吗?爹哋让你不要着急,在家多休息几天。”

“这是你的意思吧?”林风笑道。

“是又怎么样,本小姐命令你在家多伺候本小姐几天,补偿本小姐这几天的无聊,不行啊!”唐蕊嗔怒地道。

三楼豪华的主卧室内,唐建豪轻松地躺在那张显贵无比的大床上,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许曼妮穿着新买的最新款睡衣,温婉地躺在他身旁,玉手从他身上拂过,制造着某些暗示。

过年的这几天,唐建豪虽说每天都在家,但林风和唐蕊他们出了事情,让唐建豪心情受了影响,许曼妮也不好去要求他,所以即使是新年假期,他们也一次都没有过。

现在事情终于解决了,明天又是正式上班了,许曼妮知道自己又要回到那种独守空房的境地了,前几天唐建豪那句和她生个儿子,让她心里一直暖了好几天。不管怎么说,她身体上真的想要了。

“早点休息吧!”唐建豪抓住许曼妮的玉手轻吻了一下,轻声地道。

许曼妮柔声道:“亲爱的,明天你就要上班了,又不能按时回家了,今晚就让我好好伺候你吧!”

唐建豪道:“明天要早起,所以今晚什么事也不想做,只想早点休息,下次再好好补偿你吧,早点睡吧!”

说着,唐建豪几乎不给许曼妮再次恳求的机会,他伸手关掉了床边的台灯,翻了个身背对着许曼妮睡去。

许曼妮很失望,她知道丈夫明天就要开始一年的忙碌,会很累,她也想做一个理解丈夫的妻子。但是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不能做一个理解妻子的丈夫呢?许曼妮觉得好累,同时也感到害怕,她害怕唐建豪的那些随口承诺是戏谑的,自己构建的幻想是不现实的,现在新的一年开始了,难道又要重复那种生活了吗?

累,没有心情,这些都不应该是真的吧?许曼妮知道,丈夫的心中,还是想着那个女人,这几天丈夫做梦,在梦中都念着她名字的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