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一瞬间的感动/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之前从秦慕雨那里对这种蛊毒有过了解,身中这种蛊毒,必须压制感情,一旦心中动感情,蛊毒就会遏制不住发作。秦慕雨就是因为苏雨心和秦慕烟的亲情激发,以至于蛊毒迅速发作。

不过林风倒不相信,这种蛊毒真的神奇到这种程度,现在他知道这玩意是出自刘老头之手,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这厮还真没在自己展示过他这方面的擅长。

“就算是吧,我对我的敌人动情了,可笑吧!”蓝玫瑰感觉到了林风调侃的眼神,她咬牙轻哼了一声道。

林风道:“是李青河给你种的蛊,你本来就是玫瑰组织的,这个不奇怪,只是,是不是玫瑰组织的成员都会有这种蛊?”

蓝玫瑰道:“只有女人才有,而且是难控制的女人才有,我就是其中之一!”

林风道:“多长时间了,你就没有想着寻找驱蛊的方法?”

“从我几年前加入玫瑰组织开始,我就在找,可是又怎么会那么容易找到。虽然这几年我发作得很少,但每一次发作,都是一次从地狱返程的恐怖经历。上一次发作还是两年前,可是我感觉就像是在昨天,那种痛苦记忆太深刻太恐怖了!”蓝玫瑰淡淡地道。

“我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原来也有让你感到害怕的东西!”林风笑道。

蓝玫瑰嘴角挤出一丝笑道:“女人本来就是懂得害怕的动物,你的意思是,我不像个女人?”

“当然不是,正因为你懂得害怕,这样让你更像一个女人!”林风道。

蓝玫瑰道:“因为害怕所以我逃避,这几年,我努力把我自己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女人,甚至是冷血。还好,我本来就是这种性格,为那些需要刻意伪装的好多了。我可以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地做任何事情,为了继承父母的集团,我连最亲的姐姐都不放过。我给自己取名蓝玫瑰,就是要像它一样,做花中的王者,冷艳无比,让人惊叹她的艳丽,却又忌惮着她的毒刺!”

“昨天我告诉仇天,袁琳就是没有被我杀死的姐姐,他会好好照顾她,我不会再和她相认,我没有亲情,更不指望会有爱情,或许我和情字根本就无缘吧!以前没有,现在和以后也不会有。所以别人为情所累我会感到很可笑,可我也知道,不懂得情的人其实更可笑!”

林风道:“第一次觉得,你好像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蓝玫瑰看了一眼林风,笑了笑道:“谁没有故事呢?只是有的人故事是阳光的,我的显得阴暗而已,就像我小时候呆的那个昏暗的阁楼房间,昏暗阴沉,想看到一点阳光都是一种奢望。我只能爬上架梯,从通风口里看着姐姐在阳光密布的庭院里戏耍,那时候的我非常羡慕她,但是对她的恨也是从那时候形成的。一个性情古怪的女孩,因为嫉妒和无助而产生的恨!”

“不过那个时候还算不上恨,真正让我恨她的,是不久后的一件事情。那件事情毁了我的童年,毁了我的少女时期,甚至可以说毁了我的一生。我能够今天的结果,全是拜那件事情所赐!”蓝玫瑰轻声道,虽然声音很轻,但林风看得出她已经不淡定,玉齿轻咬、美眸中也透出了愤恨之色。从这已经不难看出,那件事情对她来说的确刻骨铭心。

说完,蓝玫瑰抬眼看了林风一眼,狐媚地一笑,无限风情。此时她的身子泡在浴水中,身上只遮盖着一条浴巾,升腾的点点热气之中,一张妩媚至极的脸赫然眼前,说不出的美艳。

林风忽然觉得,蓝玫瑰并不是个十恶不赦的女人,甚至连蛇蝎美人也算不上,她是美人,但未必就是蛇蝎心肠。

只可惜刚才太匆忙了,情况紧急之下,他根本没心思去欣赏下这副诱人的香躯。

“你在想什么?”蓝玫瑰对林风问道。

林风道:“就你刚才说的那个,发挥一下想象。我在想会是什么事情,毁了你的童年,甚至毁了你的一生。”

“一个让我痛恨的选择而已!你很想知道吗?”蓝玫瑰问道。

“分享一下吧!或许我可以开导开导你!”

蓝玫瑰抬眼看着林风,正色道:“我今天已经和你说了太多自己的事了,这种情况以前从没有过。大概是因为,你是第一个看到我身体的人吧,我的身体,其实连女人都没有看到过,小子,你荣幸了!”

“呃……!”

“那是我的秘密,想知道啊?可是我只会告诉我最亲密的人,所以,恐怕只有我们上了床,我才能告诉你哦!”蓝玫瑰柳眉一挑,无限风情地一笑道。

林风也笑了笑,看来这种药粉对她的作用也很大,她已经基本摆脱痛苦了,又恢复了她一贯的本性。

蓝玫瑰还是全身酸软,蛊毒暂且退去后,她浑身没有一丝力气。林风拿了条浴巾裹住她的身子,把她抱进卧室放到床上,再把她身体擦干盖好被子。

这时候的蓝玫瑰毫无反抗,想个小媳妇儿一样被林风伺候着,一股暖意在她胸中升腾着,有生以来,她第一次拥有这种被照顾的安全感。

“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我对他动心了吗?”蓝玫瑰轻声在心里道。

“你找我师父,他在海外游荡,行踪不定,我也联系不上他,但他回东海一定会来找我,到时候我通知你吧!你帮了我,我会说到做到的!”蓝玫瑰正色对林风道,她的语气,又恢复了冰冷。

林风道:“那好,拜托你了。”

蓝玫瑰道:“那个配方,你开价多少?或者,你还要我为你做什么,直接说吧!”

“配方不是我的,药品我可以提供给你,但你要配方,我得征求它持有人的意见,她如果答应,我才能给你。”林风也正色地道。

“好!”

“这种药只能暂时遏制你的痛苦,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难道你没有想过,驱除你身上的蛊毒吗?”林风对蓝玫瑰问道。

蓝玫瑰看了看林风,忽然想到了什么,她随即道:“你怎么知道这种蛊毒,你从谁那里得到这种配方的?”

林风没有回答,秦慕雨的这个秘密,他自然不会对蓝玫瑰透露,所以蓝玫瑰在他身上是问不出答案的。

见林风没有回答,蓝玫瑰微微有些失望,不过她仍然很淡定,她习惯去左右玩弄别人,但却从来不喜欢求别人。

虽然蓝玫瑰已经脱离了玫瑰组织,但是她身上的蛊毒不清除,她仍然无法完全做回自己。这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生死符,掌控着她的痛苦,让她被别人左右。

她是不喜欢被别人左右的,所以她一直努力地在抗争。其实在任何时候,蓝玫瑰都是一个坚强而且出色的女人,独断专行,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一切压力,在几年的时间里,完全适应了最为险恶的江湖环境,并且游刃有余,做得比任何人都出色。

林风对蓝玫瑰道:“如果有个机会可以救你,你愿意拿什么来交换?”

蓝玫瑰怔了一下,淡然地一笑道:“你最好不要告诉我谁能够救我,因为,我一定会采取一些你不喜欢的方式,假如唐蕊或者程雅诗的心可以救我,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把它挖出来!”

“那样的痛苦,居然都不能阻止你继续做一个可怕的女人!”林风苦笑道。

“可怕吗?可是现在我在你面前,完全已经不堪一击了,你已经掌握了我的弱点,或许我已经没有赢你的机会了吧!”蓝玫瑰黯然道。

林风道:“知道就好,乖乖地加入到我的阵营里来吧,白天给程雅诗小姐打打下手跑跑腿,晚上给我捏捏脚捶捶背,我会定期给你提供那种药的。”

“这种玩笑不好玩!”蓝玫瑰没好气地道。

林风继续道:“那将你的公司并入唐风—诗雨集团,我和程雅诗小姐会罩着你的,以后一起好好合作。”

“异想天开!我只是说说而已,不要以为你真的可以控制我了,程雅诗,迟早我会让她成为我的掌中之物。”蓝玫瑰玉齿紧咬道。

蓝玫瑰对程雅诗的痛恨,不仅仅是因为商业上的争斗,更是因为她是李家的人,她身上的蛊毒,正是拜程雅诗的外公李青河的玫瑰组织所赐。

正如蓝玫瑰所说,如果程雅诗的心是解药,她怎么可能会有犹豫,对程雅诗手下留情。

林风轻笑了一声,他今天才知道,蓝玫瑰痛恨程雅诗的原因,商业上巨大的失败和肉体上巨大的痛苦,这足够造成精神上巨大的抵触了。这样还不恨一个人,真的就没有理由了。

可以想象得到,蓝玫瑰加入玫瑰组织,这是一段怎样难堪的日子,表面的光鲜之下,内心中是一种怎样的痛苦,想挣扎挣扎不了,想抗争又无能为力。

“忘记这些仇恨吧,你和我们一样,都很年轻,善待自己比什么都好!”林风对蓝玫瑰劝道。

“你是在为程雅诗求情吗?求我放过她?”蓝玫瑰冷哼道。

林风道:“相信这世上有救你的方法,我也在找那个方法救一个人,如果能够救得了她,我也会救你。”

“救我?救你的敌人?为什么?”蓝玫瑰转眼望着林风道。

“没有原因,就像我以前救人一样,都没有原因。而且你比较严重,我希望我不但能救你的身体,也能够救你的心,你最该被拯救的,其实是你的心。”

“恐怕你会失望吧!你救好了一朵病玫瑰,让她焕发了活力,但结果是,这让她更妖艳,让她的刺更有杀伤力!”蓝玫瑰道。

“即使是这样,也比她彻底枯萎了好!”林风道。

“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吗?这个和它有异曲同工之妙。你们有了一个要挟战胜我的好机会,不要轻易放过,否则你一定会后悔!并且,我不可能会接受你救我的!”蓝玫瑰正色冷冷地道。

“好吧!记住我说的话,好自为之吧!”林风道,他无意再对蓝玫瑰劝说什么,留下这句话,他直接离开了房间。

蓝玫瑰静坐在那里,耳边回响着林风的话,不知不觉间,一丝热流在她的美眸中涌动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