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我是个记仇的女人/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晚的幸福权利就这样被秦慕雨间接地剥夺了,林风着实有些小郁闷。不过,即便秦慕雨不干涉,苏雨心现在也没这个心思了,让妈妈知道她和林风大晚上在房间的床上无休止地折腾,她会感到极度不自然。

苏雨心温顺地躺在秦慕雨怀中,小脸仍旧红扑扑的,美眸中闪现着娇羞。刚才她刚洗完澡,穿上了她有史以来穿过的最大胆的性感睡衣,从洗浴间出来却看到了妈妈。听到妈妈招呼自己今晚陪她睡,苏雨心就猜测妈妈发现了今晚她和林风的那件事了。

秦慕雨温婉地看着苏雨心,玉手在她的娇躯上轻轻抚过,轻柔地笑了笑:女儿真的长大了,虽然她身上大多还是少女的青涩,但已经初具了女人的风韵。

被妈妈的手这样摸着身子,苏雨心越加羞赧,轻轻地把羞红了的脸蒙在了被子中,当下几乎不敢去看妈妈的眼睛。

“宝贝,想去那边睡就去吧,妈妈又不是那么不讲情理的。”秦慕雨拍了拍苏雨心的翘臀道。

“啊?不要,今晚我要陪妈妈睡。”苏雨心娇羞地道,心道妈妈果然知道了,她下意识地掩饰一番。

秦慕雨贴着雨心的耳边道:“雨心,妈妈不是反对你们,只是算出来你这几天不是安全期,提醒你一下。”

“妈妈,我们没有想着那个,您别误会。”苏雨心红着脸解释道。

秦慕雨看着苏雨心,笑着摇了摇头,女儿真的长大了,即使在最亲密的妈妈面前,她也学会撒谎和口是心非了。

第二天,苏雨心照样很准时地早起,林风也一早起床了,苏雨心不好意思地对林风笑了笑,忽闪着美眸,作出一种些许无奈的表情。林风抱着苏雨心偷吻了一下,就准备上下其手,尽可能地弥补昨晚的遗憾,苏雨心嗔怪地摇了摇头推开他,指了指房间的门,告诉他妈妈已经起床了。

随后,她快速地回吻了林风一下,直接回自己的房间换衣服了。

吃完早餐,苏雨心照例自己开车去公司上班,林风也准备一起走,秦慕雨将他叫了下来,然后拿出了包装好的一袋东西交给他。

林风认出了那东西,正是秦慕雨缓解蛊毒发作用的药粉,上一次蓝玫瑰要求这种药粉,林风替她向秦慕雨问了,秦慕雨这几天为她准备了这些。

“这些药粉够三次发作使用了,这是我们苗家的独特配方,不外传的,很抱歉我不能把配方泄露出去,如果你需要,随时可以找我要。”秦慕雨正色对林风道。

“谢谢你秦姨!”林风颔首笑道。

随后,林风想到了什么,对秦慕雨道:“秦姨,希望可以尽快解除你身上的蛊毒,早一天结束你的痛苦,所有人都会早一天心安。”

秦慕雨嫣然道:“谢谢你林风,我现在反而不着急了,反正它又不会让秦姨死掉,如果为了帮秦姨解除蛊毒就要让你们承受痛苦,秦姨怎么也不愿意看到。反正它在我身上这么长时间了,已经是我的老朋友,它应该不会对我过于残忍的。”

秦慕雨所说的痛苦,指的自然是为了帮她驱除蛊毒所付出的代价,蓝儿只愿意把自己的第一次给林风,而事情发生后,如果没有李思瑶与林风发生关系,用身上的奇蛊帮他化解,他今后将无法和苏雨心和唐蕊发生关系。

这是一种多么复杂的纠结啊,无论哪种结果,都是秦慕雨不愿意看到的。这些天她也想了很多,她不希望林风他们为了她,付出那么高的代价,为了女儿的幸福,她宁愿自己身上的蛊毒终生都不解除。

林风还想说什么,秦慕雨道:“我都不知道还有另外的人也受到那种蛊毒的侵害,林风,哪天你带我去见见她吧!”

自从林风上一次来找她要药急救的时候,秦慕雨对那个中蛊毒的女孩,心里就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或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吧。

而至少,自己还有合适的药物,能够在短时间内快速缓解自己的痛苦,而那个女孩却什么也没有,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和意志努力地去对抗。

只有亲身体会过那种痛苦的秦慕雨才明白,那样的对抗是多么的辛苦和难熬,非常人所能忍受。所以对于那个女孩,秦慕雨在心里不由得有一丝钦佩。

林风如实道:“秦姨,我现在刚好把药给她送过去,你要是想见她,跟我一起去就可以了,我在的话还可以保护你。”

“保护?”秦慕雨莫名其妙地问道。

林风笑道:“她好像不是个很友好的人,而且很厉害,属于那种会让人害怕的女人。”

“放心吧,她不会比秦姨当年更厉害更让人害怕!”秦慕雨笑了笑,轻描淡写地道:“今天我没时间,下次吧!”

林风点头应允,随后和秦慕雨告了别准备出门,秦慕雨又喊住了他。

“记住别和那女孩产生感情哦!”秦慕雨不忘提醒了林风一句。

“呃……!”林风汗了一声。

秦慕雨注视着林风,正色对林风道:“林风,希望你记住我的话,知道吗?”

“我知道了!”

“不是刚才那句,我要你记住我昨晚对你说的话。”秦慕雨强调道。

林风看着秦慕雨,很正式地点了点头,随后离开了苏雨心家。

蓝玫瑰今天没去公司,而是在家休息,林风先和她通了电话,然后直接打车去了她居住的别墅。

“林先生,小姐让你直接去二楼她的房间。”林风刚到蓝玫瑰家,她的女佣便对他道。

林风拿着东西直接上了楼,敲了敲蓝玫瑰房间的门喊了她一声,在得到一声“进来”的应允后,林风直接推门而入。

蓝玫瑰正坐在梳妆台前,很简单自然的家庭装扮,却使得她立即盖过了豪华卧室中所有美丽奢华的风景。

晨光初起,香榻美人,着实是一幅让人迷醉甚至想入非非的画面。林风笑了笑,如果是菲利普看到这样的画面,一定会止不住让他的高贵的双膝落地吧,在看到了自己的女神最为迷人的姿态时,大概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

“干嘛让我直接来房间找她?还用这种挑逗状态,她一定是故意的!”林风暗自道,他被蓝玫瑰挑逗调戏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早上好!”林风说了句无用的开场白。

蓝玫瑰扭头道:“好,你来得正好,正需要你帮忙,过来帮我搽一下药。”

林风犹豫了一下,蓝玫瑰道:“是我肩膀上的枪伤,这些伤是你造成的,让你帮我搽一下药,好像并不是个过分的要求吧。”

林风没再说什么,走到了蓝玫瑰面前,拿过她手中的小药瓶,挤出那种金黄色像牙膏一样的药膏,就着蓝玫瑰肩上的疤痕涂抹起来。

很明显,这是一种祛除疤痕的药膏,因为蓝玫瑰受伤愈合的地方基本上已经看不见了,女孩子自然都爱美,关欣之前受伤,也用过这种类似的祛痕药膏。

蓝玫瑰的皮肤真不是一般的好,凭心而论,这确实是一个足够祸国殃民的女人,只可惜,这个女人只会让人畏惧,不会让人产生感情。也只有菲利普这个不知内情的家伙,被她祸国殃民的容貌和气质所征服。

她你也敢要,你就不怕你的江山落入她手吗?

“这种药膏是祛除疤痕的,你要不要也来点?我免费提供给你吧,很难搞到的好东西哦。”蓝玫瑰闭着眼睛道。

林风道:“疤痕只对女人来说是多余的,所以这些东西对男人来说是多余的。”

“好啊!我的小男子汉!怎么昨晚没睡好吗?脸色怎么这么差。”蓝玫瑰扭头看了看林风,似笑非笑地道。

林风自然听得出她话中有话,当下没有理会她,继续帮她涂抹着。

“你的伤没事了吧?”许久,林风才转移开话题,对蓝玫瑰问道。

蓝玫瑰看着林风道:“你是不是心疼了?”

“当然不是,只是我觉得这本来就是不应该受的伤,感到有点可惜吧!”林风道。

“你是什么意思?你后悔开枪打我了?”蓝玫瑰轻哼了一声道。

林风道:“一点点吧,或许那一次确实是我的错,无意对你造成这样的伤害。”

说完,他手上的工作也结束了,蓝玫瑰轻轻盖上纱布,撸起自己的睡衣将露出的肩膀搭上,站起了身面对着林风。

“谢谢你的帮忙,我的伤已经好了,身体上的痕迹也会很快消失不见,但是它会刻在我的心里的。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很记仇的女人,你现在后悔,已经晚了。”蓝玫瑰媚笑着对林风道。

林风笑道:“我倒并不排斥你来找我报仇,当然,我也阻止不了你。”

“放心,我会找你报仇的。”蓝玫瑰道。

林风把带来的药粉放在了梳妆台上,对蓝玫瑰道:“这些够三次的剂量,使用方法和上次一样,这些药粉我会一直提供给你,但配方我无法拿到,所以没法帮到你。”

“你还是想用它控制我,一点没有真心帮我的意思!现在我只能毫不掩饰地告诉你,我需要那个配方,你开个价吧,只要我能接受的我一定答应你!”

林风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配方我确实无能为力,这一次我是真心帮你的,毕竟你身中蛊毒和我们之间的恩怨没有关系,没必要牵扯到这上面。”

“你提出你需要的条件,我都答应你,并且再加上林国正的消息,你觉得怎么样?这下可以考虑了吧?”蓝玫瑰正色对林风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