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蓝玫瑰的故事/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林风来说,他的这方面自然是非常敏感,那几个不专业的跟踪者,显然逃不过他的双眼。他一时甚至有些怀疑蓝玫瑰,但蓝玫瑰此时面无表情,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让林风又不能肯定。

林风和蓝玫瑰随即走进了那个小古城,混在了人群中,两人就在古城里逛了起来。一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林风和蓝玫瑰的关系,还没到那种一起谈笑风生的地步,毕竟他们还是对手关系,而那几个跟踪者的出现,让林风无法排除蓝玫瑰妄图在岛上对他采取不利的可能。

他并不是畏惧,只是对于蓝玫瑰这样有前科的人,林风无法完全放松警惕。

说实话,如果这算旅行的话,这应该是林风最不爽的一次旅行,尽管古城里不少游人看到陪伴林风的是一位身材火爆到杀人的绝色美人,纷纷向他投来羡慕的目光。

“你好像不太乐意和我一起逛街?”蓝玫瑰在一个卖饮料的小店铺买了两只椰子,插上吸管递给林风一只道。

“那倒没有,本来就是我求你帮忙,我会有耐心的。”林风道,他倒没有拒绝蓝玫瑰递来的椰子,接过便大方地喝了起来。

“好了,你已经陪我逛了两个多小时,足够显示你的诚意了,我现在就带你去见我师父吧!”蓝玫瑰道,说着领着林风继续往前走。

两人穿过了古城,然后往一处比较偏僻的海岸边走去,在距离海岸不远的地方,有一栋双层独院的石质楼房。

楼房造型很古朴,距离古城和小岛居民居住区很远,完全独立,它的对面三百米左右的地方就是沙滩和海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享受阳光、沙滩、海风的好地方。

不过院子铁质的栏杆门已经生锈了,铁锁更是直接锈死,小楼灰色的岩石墙面上也爬满了一堆海边藤草类植物。

“你师父太懒了,屋子成这样了也不打扫一下。”林风笑着对蓝玫瑰道,他其实是在变相地表示,这个房子根本就好久没人住了,蓝玫瑰说带他来找林国正,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蓝玫瑰道:“你根本就没有配方,你骗了我,还想我会这么容易就让你见到我师父吗?你们男人真是自私,欺骗女人,还想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又不是不让你提条件,我们之间还是公平交易比较好,我不会占你便宜。”林风正色道。

蓝玫瑰淡淡地笑了笑,有些出神地望着海岸浅海处的一块礁石,一瞬间,她的美眸中有了一丝异样的神色,似乎有惊恐、有愤恨、也有哀怨,女人的眼神,本就很难读懂,更何况,是蓝玫瑰这样聪明的女人。

“陪我过去一趟!”蓝玫瑰望着那块礁石道。

林风看了看那块礁石,它处在离沙滩有一段距离的海水中,虽然游泳过去不需要,但涉水而过是肯定的。

“能告诉我你想干什么吗?”林风对蓝玫瑰问道,他搞不懂蓝玫瑰到底想做什么,似乎这也不算是什么行为艺术。

蓝玫瑰道:“放心吧,就算我害你,也不会在这样的地方,我在师父收留培养我的时候就答应过他,不随便伤人,何况我不一定能伤得了你。”

林风还想说什么,蓝玫瑰道:“时间差不多了,快一点。”

两人随后卷了裤脚,涉水而过,到了那块礁石上。礁石并不大,只有一间正常的房间大小,表面也凹凸不平,只有两个勉强能坐的地方。要说玩浪漫,这的确不是个合适的地方。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林风对蓝玫瑰问道。

蓝玫瑰道:“在带你见我师父之前,请你做一个倾听者。”

“必须在这里倾听?”林风道。

“是的,必须在这里,你会适应的,耐心等一会儿,时间快到了。”蓝玫瑰迎着海风,正色对林风道。

只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林风便看到前方的海面上出现了一条白色的线,极速向着这边袭来。林风知道蓝玫瑰所说的时间到了是怎么回事了,涨潮了!

海潮顺势蔓延过来,伴着巨大的声响,非常迅猛地从林风他们所在的礁石上割过。只一瞬间,礁石四周的水位便急速上涨,阵阵巨浪拍打着礁石,发出骇人的声响,泛起的白色海浪泡沫将礁石包围了起来,随着水位的急速上涨,就好像要将他们吞噬一样。

凶猛的海潮来袭,具备极大的冲击力,十分危险,即便是水里功夫最好的人,也根本抵挡不住被席卷进去。

湍急的海潮在四周旋转蔓延冲击,将二人困在了礁石之上,即便他们站在礁石的最高处,海水也已经淹没到她们的膝盖位置。

蓝玫瑰似乎感觉到了害怕,她伸手扶着林风,这一刻她的脸上充斥着一种无助,林风第一次看到蓝玫瑰表现出这种惶恐和害怕,那无助的眼神,同样也令人怜悯。

“原来你也会感到害怕!”林风下意识地拉住蓝玫瑰道,这个时候无论谁被海潮冲下去,最大的可能就是葬身大海。

“我也是正常人,为什么不能感到害怕!”蓝玫瑰道。

林风道:“危险的事情你会做,但是无聊的事情你应该不会错,今天为什么要带我体验这个?”

蓝玫瑰道:“想起了一个故事而已!”

林风洗耳恭听,蓝玫瑰迎风诉说着。

那是十几年前,一对夫妇带着他们的双胞胎女儿,来到岛上旅行,当时是妈妈带着两个女儿,在这个礁石上玩耍,她的丈夫就在不远处驾着小舟钓鱼。

忽然,他们遇上了十分凶猛的海潮,妈妈不小心被海潮卷进了海中,冲得不知去向,两个女儿趴在礁石上,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丈夫的小船也被海潮掀翻了,他凭着超好的游泳技术,游到了礁石那里,眼下的情况非常严峻,他们必须尽快上岸。

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他惊恐地看到前方一道白色的海线向这边袭来,就像一把刀刃割过来一般,他很清楚,那是即将割断他们生命之弦的利刃。再不采取措施,他们三个人都会被海潮吞噬。

措施没有其它,只有赶在海潮到来之前,带着两个女儿艰难地游上岸。可是这已经不可能了,以现在的情形和他的体力,他最多只能带其中一个女儿游上岸逃生,两个都带上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他面临着一个痛苦的选择,并且留给他选择的时间少得可怜,而且是不得不选择。他在痛苦犹豫了十几秒后,终于作出了选择,抱着其中一个女儿转身游走,留下另外一个女儿趴在礁石上。望着即将袭来的海潮,那女孩吓坏了,她声嘶力竭地大声哭喊着,求爸爸不要抛弃她。

虽然她当时年纪还小,但她非常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爸爸抛弃了她,选择了让姐姐生,不顾她的死活。仇恨,就在那一刻,在那个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

尽管她的爸爸后来又重新回去救她,但她已经被海潮卷进了海水里,她的爸爸只救到了落水的妈妈,小女儿却再也找不到了。

幸运的是,小女孩被一个住在海边的人救了下来,他带着她在岛上生活了一段时间,然后调查到她家的住址,把她送回了燕京的家中。

可是从那一刻起,小女孩没有再和爸妈、姐姐说过一句话,她得了严重的水面恐惧症和自闭症,成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虽然后来经过治疗缓解了很多,但是随着她一天天的长大,那端记忆仍然挥之不去,对父母和姐姐的怨恨仍然丝毫不减。

蓝玫瑰喃喃地对林风讲述着,她的情绪就像此刻激涌的海潮一样汹涌变幻,闭上眼,她就有了故事中身临其境的感觉。

“那个女孩就是你,原来你的生活轨迹这么简单,这么多年,陪伴你的只有怨恨和痛苦,想必没有快乐的东西!”林风正色对蓝玫瑰道。

“是的,你现在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了吧,怨恨和痛苦,已经把我打造成了一个冷血无情的女人,我的世界里,没有爱这个字,只有索取和争夺!”蓝玫瑰对林风道。

这时候蓝玫瑰已经没有了惊恐,第一次对别人说出藏在心中十几年的故事,她感到了一种由衷的轻松。

现在一切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那些已经结束,她也不相信她已经失忆的姐姐,还能够和她争夺什么,从她“成功”杀死姐姐并取代了她的那一刻起,她就拿到了她认为属于她的一切。

作为这个故事唯一倾听者的林风,忽然觉得蓝玫瑰的这个故事,和唐蕊对自己说的白龙跟她讲的那个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一个没有办法的选择,就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

“那段经历的确足够改变你的一生,不过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做的一切也已经过去,到了放开的时候了,你的人生也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总要开始改变。”林风正色对蓝玫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