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是血还是子弹/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静静地看着蓝玫瑰,他握着枪的手是很被动地被蓝玫瑰举着指向她额头的,这是他不愿意做的事,他不会帮蓝玫瑰这个忙的。

可是如果不这样做,他就只能看着蓝玫瑰在极度痛苦中死去,那种疼痛林风虽然没有体会到,但他亲眼见识到秦慕雨和蓝玫瑰蛊毒发作时痛苦万分的样子。更何况,蓝玫瑰身中了催化针剂,疼痛会增加成百上千倍。

怎么选择,林风左右两难,十分的纠结。林风不会随便杀死别人,即使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不会做这种事情。

“你不会死的,坚持一下,一定要挺过去!”林风对蓝玫瑰道,他知道就算是剧痛,应该也是像暴风雨一样只是一阵子,挺过去之后或许还有生存的机会。

当然,在蓝玫瑰看来,这只是他的一种自我安慰,她很清楚她自己的情况,所以她不抱任何希望。

林风收起了枪,点了蓝玫瑰的气舍穴,让她昏睡过去,希望她能够在昏睡中不受任何痛苦地挺过去,或者是离去。

可是,蓝玫瑰的疼痛实在太凶猛了,昏睡没一会儿,她竟然就被剧烈的疼痛硬生生地催醒了。

蓝玫瑰浑身煞白,伴着撕心裂肺的惨叫,她的冷汗湿了全身,双手乱抓着忽然紧紧抓住了林风的手臂,指甲都卡进了林风的肉中,鲜血立即渗了出来。

蓝玫瑰感觉到了,可是她根本没办法松开自己的手,在这样的剧烈疼痛之下,她觉得自己只要松手就可能疼得爆炸掉,粉身碎骨。

林风忍住疼,尝试着又点了她的另外几处昏睡穴,可是根本不管用,可恶的药物和蛊毒,已经让她的身体系统全部被激发,沉浸在了疼痛包围之中,完全不受控制。

紧接着,蓝玫瑰的身上出现了可怕的异状,她的嘴里、鼻子里、眼睛里都不可遏制地往外流着血,其惨状让人不忍目视。

蓝玫瑰痛苦地吐出了一口鲜血,用尽最后的力气抱住林风,咬着牙在他耳边道:“快点,求求你!”

这一次,林风默认了,他很清楚蓝玫瑰此时的痛苦,所以他不能让她这样痛苦地死去,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要去做了。

“再见了玫瑰,我答应过你的那些,会帮你做到的!”林风默默地道,然后举起了枪,对准了蓝玫瑰的太阳穴。

就在这时,一阵剧烈的疼痛从林风的手腕上传来,蓝玫瑰拿住了林风的手,一口死死地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林风知道,这是蓝玫瑰实在无法忍受剧痛所作出的反应,她咬得非常狠,林风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鲜血冒了出来,顺着就不断滴落到蓝玫瑰的嘴里。

林风没有挣脱,只是静静地忍受着,静静地看着蓝玫瑰像一个吸血鬼一样紧紧咬着自己的手腕,让自己的血不断地流入她的口中。

“记住了,这是……我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迹!林风,我……爱你!”许久,蓝玫瑰才松开嘴,凄美地笑道,随即闭上了眼睛,是该最后分别的时候了。

真是个特别的女人,临死前的举动都这样疯狂!林风的眼眶一热,这一刻,他真的非常希望蓝玫瑰能够活下去,这种希望他之前自然也有,但任何时候都没有现在这样强烈。

忽然,蓝玫瑰的身子慢慢地瘫软了下去,林风一惊,抱住她伸手探了下她的鼻息,气息仍然在,只是再次昏厥了。

林风收起了枪,静静地抱着蓝玫瑰柔软无力的身躯,她的身上仍旧有体温,呼吸也正常,只是被剧烈的蛊毒折磨得十分虚弱。

不一会儿,蓝玫瑰再次醒来,看着把她拥在怀中的林风,她的表情有了一丝异样,眼神中似乎带着不解。

因为她很诧异地感觉到,仅仅只是半昏睡了并不长的时间,她身上的疼痛感居然减弱了很多,并且还有慢慢减弱消退的迹象。原本冰冷的身躯里,一股暖流在缓缓游动着,整个身子慢慢地暖和起来。

“你感觉怎么样?”林风看到蓝玫瑰醒来了,并且看情形似乎有恢复的样子,略一喜地问道。

“好奇怪,我的疼痛好像减轻了!”蓝玫瑰诧异地道,她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回光返照,还是自己真的感动了上天,又给了自己一次机会?

林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表现出了一些欣喜,静静地一起等待了一个多小时,蓝玫瑰身上的痛状竟然完全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呢?”蓝玫瑰不敢相信地道。她的确不敢相信,玫瑰组织杀手袭击她用的针剂,是绝对让她痛不欲生置她于死地的,玫瑰组织不可能对她手下留情。

可是为什么针剂莫名其妙地失效了呢?蓝玫瑰百思不得其解。

“你好像成功逃过了一劫!”林风看着已经完全恢复的蓝玫瑰,面带欣喜地笑道。

蓝玫瑰照了照镜子,虽然脸上全是流血的痕迹,但是并不妨碍她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脸色已经由之前的煞白而变得健康正常。

“真奇怪,这是怎么回事!”蓝玫瑰秀眉微蹙道,蛊毒发作,哪一次也没见好得这么快,就算上一次使用了林风送来的药粉,也没有这么快就恢复了。更何况,这次的蛊毒作用比以前可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聪明过人的蓝玫瑰,一时也想不通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不过看着镜子中头发凌乱、满脸血污的自己,蓝玫瑰无法忍受,她快速地进了洗浴间仔细地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已经焕然一新。

“这应该是个幸运的开始,我们先回东海吧!”林风对蓝玫瑰道。

“但愿吧!”蓝玫瑰点了点头道。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的蛊毒下次会不会更迅猛地发作,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活多久。

但至少现在,她拥有着一种之前从没有过的快乐,她很喜欢这种感觉。

已经死里逃生的她,能够多活一天都是赚的,她不会再计较什么。只是她自己大概都不会想到,今天自己“临终”前对林风说的,居然是一句我爱你。

第二天是一个阴霾天,根本就看不到日出,蓝玫瑰自嘲地笑了笑,老天虽然没有给她再看一次日出的机会,但似乎会让她以后能够看到更多的日出。

两人租用了一条私人客轮,回到了东海。蓝玫瑰没有去医院,因为她知道,自己中的是奇特的蛊毒,医院完全束手无措。所以她只让林风送她回了家,然后在家中帮林风处理下被她咬伤的手腕。

林风的手腕处伤得不轻,很明显蓝玫瑰在这个印迹上很下功夫,两排清晰的牙印很是醒目,并且血还没有完全止住,仍然一个劲往外渗。

蓝玫瑰用消毒水帮林风洗了一下伤口,再抹上药,接着拿出一个针剂帮林风打了一针。

“这是什么东西?”林风纳闷地问道,他很不习惯打针,如果不是蓝玫瑰偷袭他得手,他应该会一直抗拒。

“狂犬疫苗,你被我咬得很严重!”蓝玫瑰嗔笑着道。

“至于吗?”林风皱眉纳闷地道。蓝玫瑰道了声不至于,但是消毒是必须的,刚才那一针是正常的消毒针。

处理完毕,两人坐在楼上小会客厅舒适的沙发上,又仔细回忆思索起今天发生的一切。

蓝玫瑰道:“林风,你觉得发生这样的事,最有可能是什么原因?”

林风道:“你没有接触到任何遏制蛊毒发作的药,所以最可能的就是,玫瑰组织的人对你手下留情了,这一次他们只是给你一个警告。”

“这是最不可能的情况!”蓝玫瑰摇头道,很显然,她完全不相信玫瑰组织对自己手下留情,尤其是在她杀死了他们好几名杀手的情况下。

林风笑道:“不管怎么说,我很庆幸今天没有对你射出那一颗子弹,不然一切就结束了,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的确,如果林风为了让蓝玫瑰少忍受痛苦,果断地开枪结束了她的生命,目前的奇迹就永远不可能发生了。

蓝玫瑰看着林风,走到他的面前,媚笑着对他吹了口气道:“谁说你没对我射出子弹?你射了几亿发好不好!”

林风没有理会这个玩笑,他甚至觉得会不会和这个有关系,难道自己的子弹,有对抗那种蛊毒的作用?

蓝玫瑰停止了戏谑,正色道:“我在回来的路上想过了,在我中了那种针剂之后,进入我身体内的东西只有两种,一种是你的那些子弹,一种是你那些被我无意间喝下去的血。所以我怀疑,应该是它们起了作用。”

林风一想也对,立即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随即觉得,是自己的血起了作用的可能性最大,毕竟他知道自己的血有特殊功效,可以抵御TWD病毒,如果说能够遏制蓝玫瑰的蛊毒,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蓝玫瑰身上的这种蛊毒,难道和TWD病毒还存在有某些联系吗?林风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他的血起了作用,不过这并不难办,他可以等下次秦慕雨或者蓝玫瑰蛊毒发作的时候,再用自己的血加以证实。

“如果真的这样的话,应该是我的血起了作用,这种可能性最大。”林风正色道。一抬眼,却看到蓝玫瑰用一种狐媚的表情,一脸暧昧地看着自己。

“是吗?小男子汉,你怎么不说是你的子弹起了作用呀?”蓝玫瑰风情地笑道,很明显她又恢复了喜欢调戏林风的状态。

林风止不住汗了一声,这太夸张了吧,那以后蓝玫瑰每次蛊毒发作,岂不是每次都要按倒自己强行索取!

如果真是这样,蓝玫瑰倒勉强还说得过去,秦慕雨就万万不能了,这可不是本少爷自私自利,不肯奉献。

不过具体是什么原因,林风一定会去好好调查一番的,不仅是因为解除蛊毒的问题,而是他发现,这种蛊毒和TWD病毒,似乎有某些相通的地方。

林风知道,这种蛊毒是刘老头研制的,要找头绪,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找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