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她是锄禾你是当午/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自然知道,在那个足以匹比鬼宅的地方,两位大小姐绝对是不敢单独在一起睡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左拥右抱。

只是,以睡梦中模糊的意识,以李大小姐对自己的垂涎,这样的做法,真的安全吗?会不会出现一些让他始料不及的事情?

两天后,那辆熟悉的路虎发现者,载着林风和两位大小姐,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山村。又是数月未见,那股熟悉的亲切依旧,不同的是,它从秋高气爽的恬静,换成了春意盎然的活泼。

南方的春天似乎来得更早,菜花露嫩蕊,柳枝吐新芽,温暖的阳光包裹着和煦的春风,带给人无限的舒适和超脱。

放眼望去,是那座安详静谧的村庄,美丽的小湖清波荡漾,层级的梯田被无数淡淡的乳黄点缀着,那是还没有完全绽放的油菜花。林风知道,用不了几天,漫山遍野就会被一片金黄淹没,四周是蜜蜂的嗡鸣声,这一切,是林风对春天最美丽的记忆之一。

林风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他想起桂花婶和蓝儿酿的蜂蜜了,可惜啊,她们现在已经不在村里了,那种味道,以后也许都没机会再尝到了。

时光流逝,所有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或许眼前的画面还能够成为永恒吧!美丽的山村,从它诞生的那天起,无论经历过什么,它都没有改变过,它始终是林风的一种心灵归宿。

唐蕊不是第一次来,但是李思瑶却是,除了上次去苗寨外,李思瑶还是第一次来到乡下生活,这里的乡土味,明显比那个深山苗寨还要地道。

她的唐蕊第一次来一样,表现出了对大自然和这种世外桃源般乡村的热爱,在进村里的路上,她拿着数码相机一路折腾就没停过。

现在是春耕季节,村民们大多在田间忙碌,不过汽车的进村,却引起了村里孩童的注意,一大帮孩童跟着汽车后面跑,嬉戏打闹着。

汽车照例在村口那棵老槐树下停下,打开后备箱,林风和唐蕊忙着把车上的糖果、零食书画什么的发给跟随来的孩子们,李思瑶照例拿着数码相机录着视频。

随后,几人步行走过小路,来到了林风住的那座老宅。老宅大门关着,一把铁锁锁住了,铁锁上布满了斑斑锈迹和灰尘,很明显已经很久没人来了。

隔壁的蓝儿家也是这样,铁将军把门,不同的只是她家的门锁新一点干净一点而已。

门外,春花香味依旧,小溪欢快流淌,和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一起戏耍的画面,清晰地浮现在了脑海。

“林风哥哥,闭上眼睛!”七岁的蓝儿忽闪着大眼睛对林风道。

林风顺从地闭上了眼睛,随后就感到蓝儿柔软湿润的小嘴快速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又快速移开。

“呃……。”

“林风哥哥,我已经亲你了,以后你就是我的男人了,我长大了你要娶我哦!”天真无邪的蓝儿嗲声道。

“呃,好,林风哥哥以后娶你。”林风摸了摸被蓝儿亲到的地方,痛快地答应道,这应该是自己在懵懂中,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幸福吧?

“拉钩,我们订好了,你不许耍赖!”蓝儿伸出小拇指道,林风顺从地伸出小拇指,正经地和蓝儿拉钩发了誓。

“林风哥哥,今天就这样吧,别让我妈妈和大恶棍(刘老头)看到了,不然他又要打你屁股了……!”蓝儿很乖巧而正式地对林风提醒道。

林风沉浸徜徉在这种思绪中,一种和煦的温情将他包围,待他回过神来,山花依旧绽放,小溪依旧流淌,只有那些回不去的从前,很真实地消逝了。

林风是个很念旧很懂得感恩的人,所以这种消逝,会让他感到些许伤感,他只有把这种淳朴和恬静,会永远封存在心里。

“在想什么?”唐蕊看到林风呆呆地看着大门,轻声问道。林风看了看唐蕊,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地牵住她的手。

唐蕊怔了一下,不过也没有拒绝,很自然地就被林风牵着了。李思瑶看到这儿,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珍贵的镜头,这可是唐大小姐来婆家啊!她拿起了相机,立即把这一幕拍了下来。

房间里也是几个月没住人的景象了,蜘蛛网和灰尘成了屋里所有那些老旧摆设的点缀,唐蕊不是第一次来,而且好歹也在这里住过两天,她似乎已经能习惯了,李思瑶似乎难接受一点。

这位娇小姐现在的感觉和唐蕊第一次来一样,这里确定适合人类居住吗?或许更适合……,这分明就是恐怖片拍摄现场嘛!

不过,李思瑶的兴致倒挺大,她这里看看那里望望,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这里是林风生长的地方,所以李思瑶表现出了很大的关注度。

这就是禽兽哥住的地方吗?好旧好简陋哦,没有电视机、没有洗衣机、洗碗机、空调、没有电脑……,所有现代的东西和好玩的东西都没有。

屋子应该比爷爷年纪还大,比恐怖片里的鬼屋还要吓人,冬冷夏热,没有佣人只有老鼠、没有花园只有长满野草的荒菜园。

在唐蕊和李思瑶这样的娇小姐看来,这绝对不是人可以生活的地方。而林风就在这里生活了近二十年,每天被一个变态老头逼着做变态的训练,没多大就去执行各种危险任务,挨饿受冻、担心受怕不说,还随时都可能挂掉。

纵然唐蕊和李思瑶娇生惯养,她们也能够意识到,林风所经历的苦难和历练,是多么的深重,是常人难以想象和忍受的。

李思瑶是第一次来,她的体会更深,以前她只是听说林风曾经过的是怎样的生活,这种听说,完全比不上自己回来贴身体会。

她美眸闪动,鼻子有点酸酸的,眼眶有些热热的。呜呜,禽兽哥,本小姐好心疼你,以后我保证不欺负你了!

“有点脏乱,我想在这里呆几天,所以我要收拾一下,你们两个随便玩玩吧!”林风对唐蕊和李思瑶道。

“我们一起帮你收拾吧!”李思瑶当即道,说着跑到一个放着农具的屋角,随手拿起了一件东西,她很得意自己还能够认识这种东西叫作锄头。一旁还有铁锹、扁担、犁田用的铁犁等农具。

“哈哈!禽兽哥,你还用这个呀?我以为你只用刀子和枪呢。”李思瑶拿起那把锄头,在手里比划着道。

林风笑道:“以前用过,前几年有时候帮老头子种种罂粟,后来太忙就没种了。”

“锄禾日当午,汗滴床下土。禽兽哥,蕊蕊是锄禾,你是当午,哈哈!”李思瑶朝两人吐了吐舌,坏笑着道。

不等林风明白过来,唐蕊即柳眉倒竖,随手将手中还没喝完的酸奶包装盒朝李思瑶丢了过去。李思瑶灵巧地躲开,唐蕊砸了个空。

“好啦,蕊蕊,换一首诗行吧: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夜来唏嗨声,处女变大嫂。哈哈……。”

“本小姐现在就把你破处了!”唐蕊叫嚷着上前,李思瑶尖叫着跑开去了院子后,随后院子里便传来两个女孩子扭打玩闹的声音。

林风笑着摇了摇头,随后默默地把各个房间都看了看,靠后院的那个房间里放着一张床,还有一床被褥,屋子里甚至还有残存的中药的味道。林风判断得出,这应该是刘老头救出的那个人居住的房子,他就是在这里养好的伤。

不过从房间现在的情形看,这个人也早就离开这里了,林风想要找到这个人的目的,也没有能达成。他知道,那个蓝色锦缎一直在刻意躲避着自己,想顺利地找到这个人,当然并不容易。

为什么要刻意躲着自己呢?他到底想隐藏些什么呢?

一下午的时间,林风和两位大小姐一起,把屋子收拾了一下,林风以前睡的那个房间,更是精心地打扫整理了一下,床上的东西全部撤掉,把带来的床垫床单被子什么的铺上。

林风有一点小别扭,这可是自己睡了将近二十年的床,也是和蕊蕊第一次发生亲密关系的床,今天得一张床上睡三人了。

两位大小姐根本就没做过什么家务,纵然笨手笨脚的根本没做多少事情,还是累得娇喘。李思瑶努着小嘴娇声道:“禽兽哥,幸亏你是入赘,要是蕊蕊嫁到你家,她得受多少委屈呀!”

李思瑶说着,脑海中便浮现出唐蕊一副村姑打扮,在门前纺着线带着孩子嬉戏的情形,她感觉又好笑又可怜。

“有完没完!再敢多说,晚上让你单独睡一个房间,本小姐刚好不想让你睡这儿!”唐蕊用沾了尘土脏兮兮的手在李思瑶脸上蹭了一下,嗔怒地道。

“你好残忍没人性,禽兽哥肯定就不会这样,是不是呀禽兽哥!”李思瑶对林风道。

“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我准备把以前放棺材的那个房间收拾干净让你睡,放心吧,我会收拾得很干净的,最好的睡袋也给你用。”林风笑道。

李思瑶吓哭了,梨花带雨地道:“我算是看清你们了,呜呜,算了,我错了,求你们不要这样对我。”

唐蕊得意地笑了笑,随后拉着李思瑶去了后院,从井里打水洗手洗脸,整了一下午,两位女孩都成小花猫了,对于她们这样极爱干净的大小姐来说,这是不可忍受的。

这一次唐蕊的表现像女主人一样,她很熟练地从井里扯了半桶水,帮李思瑶很仔细地洗好脸和手,李思瑶洗好后自己就走开去了前屋,唐蕊一个人重新打了半桶水,给自己洗了起来。

清水冲过,脸上和手上的灰尘泥土都洗掉了,唐蕊才感到一阵轻松,其实她现在最希望的是能够洗个澡,不过这里没这个条件,也只能凑合了。

洗好手和脸,唐蕊整理了下衣装,这才准备往回走,一扭头,她忽然发现不远处的院墙上,趴着一个人,目光很怪异地看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