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最后一次了/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蕊一直在很专心地洗着,根本就没注意到这个人的存在,突然一看到,把她吓了一大跳,尖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井沿上,险些摔倒在地。

她随即皱眉,懊恼地瞪了这个没礼貌的打扰者一眼,对方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面部表情阴阴的,眼神也非常的古怪,这样被他瞅着,唐蕊直感到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浑身不自然,心里害怕,想走也不是,想叫也叫不出来,一时间极为尴尬和难受。想起刚才自己还说洗澡来着,要是本小姐洗完澡才发现墙头上呆着这么一个人,那本小姐干脆跳井里算了。

“你……你是什么人?”唐蕊哆嗦地对那人问道,腰一弯,手里已经摸到了一块石头,心道你敢朝本小姐这边靠近一步,我就让你见识下本小姐彪悍威猛的一面。

对方阴阴的表情随即消失,面带嬉笑含糊地道:“你是什么人?你好漂亮啊!”说着抚了抚脑袋,表现出有些不好意思。

唐蕊脸微微一热,随即道:“你是林风的邻居吗?谁让你爬林风家的墙,偷看本小姐洗……手的!”

“林风?林风是谁呀?我是林风?呃不,我是小白,死了的小白,我是死人。”那人语无伦次地道。

唐蕊不由得皱了皱眉,心道这人脑袋估计不大灵,当即不想理他,起身就准备往前屋走。忽然,那人从墙头跳了下来,一下子窜到唐蕊面前,抓住她的胳膊,双眼圆瞪怨怒地道:“你知道吗?小白死了,我看到小白的鬼魂了,就在……这个房间里。”

那人用一种很可怕的语气道,他眼睛睁得老大,双瞳中露出无比的惶恐,说话间用手猛地指了下后院角落的一个房间。

“啊……!放开我!”唐蕊吓坏了,拼命地挣脱了那人的手,叫着林风的名字往前屋跑去,刚好个林风撞了个满怀,她像看到了救星一样紧紧抱住林风的手臂。

“怎么了?”林风皱眉问道。

唐蕊指着那人委屈地道:“有个疯子神经病吓唬我!”

林风看了看,随即安慰唐蕊道:“没事,是阿旺,他也是住在这个村子里的,不是坏人。”

“那他吓唬我!”唐蕊心有余悸地道。林风道:“他很可怜,以前很正常,去年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吓到了,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唐蕊这才舒了口气,林风上前对那个阿旺说了几句,阿旺仍然在那语无伦次地说着小白、鬼魂什么的,那表情和语气,直让两位大小姐感到惊悚,林风索性直接将他送回了他自己的家中。

山里的天黑得特别快,夜幕很快降临了,山里面没有什么娱乐设施,大多都是吃完晚饭没多久就关灯睡觉了,所以刚刚还不到八点,整个山村就已经看不到灯光了。

一栋栋小屋,笼罩在黑暗之中,繁密的树木新叶还没长齐,只看到光秃秃的枝丫,张牙舞爪的就像是妖怪的手,山中的雾气缓缓升腾窜扰着,仿佛神话故事中的妖气。

林风的宅子里倒是有电灯,只不过长时间没人住,已经不亮了,好在他们准备齐全,来的时候带了蜡烛,还有手电等工具。

两位大小姐下午打扫房间累了,只玩了一会儿电脑就要上床睡觉,她们换上睡衣二话不说先钻进了被窝。唐蕊这才郁闷地发现,他们居然只带了一床被子,难道这几天要三个人挤在一个被窝里吗?

虽然这样很有安全感很和谐,但未免太便宜这大波妹了吧,本来这大波妹就对禽兽哥垂涎三尺,这同在一个被窝,揩个油什么的太容易了。本小姐睡觉这么死,就算她偷偷把禽兽哥给办了,自己都未必知道。禽兽哥已经不是处男之身,这对自己来说本来就够委屈的了,要是再被自己的闺蜜再占了便宜,本小姐的脸往哪搁!

“不行,我必须要比瑶瑶后睡着!”唐蕊暗自告诫自己道。

她把李思瑶支到了床的最里边,让林风睡在最外面,她睡在两人的中间,作为一个隔离,把林风和李思瑶隔开。

李思瑶折腾了一天确实是困了,她可没有像唐蕊想那么多,倒床裹着被子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唐蕊忽闪着眼睛,感觉着李思瑶睡着了,她才放了心,就也想去睡觉,不过很奇怪,她现在反而睡不着了。

林风就躺在她的旁边,眼望着天花板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事情,床头的老式矮柜上,大红色的蜡烛燃烧着,房间里因为被收拾过,显得干净清爽,床上的被子也是大红色的,整个场景不由得让唐蕊想起了古代的洞房花烛。

想到林风给自己将的这张床的故事,唐蕊甚至会觉得,如果今天没有瑶瑶在,林风会不会把自己就地正法了,最起码也会对自己提出那种要求吧?而自己,还会很坚决地拒绝他吗?

林风此刻和唐蕊是同样的想法,这样的场景,也让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四个字:洞房花烛。只是,这大波妹算什么?洞房花烛的附赠品吗?

不过,和这么两位绝色美女同床共枕,的确是一件挑战人品的事情。唉!虽然本少爷人品高贵,但现在香屋红烛、香艳美人,不发生点什么,是不是太对不起这浪漫气氛了!

“你在想什么呀?”唐蕊侧过身面向林风这边,望着林风轻声地问道。

“呃,满眼都是红色,很刺眼,难睡着,要不吹掉蜡烛吧?”林风如实道。

红蜡烛、红被子、红床单,就连唐蕊今天的内衣都是一件中式风格的红色肚兜,美艳可爱到了极点。没理由到了乡下就非得换成这种古老的裹胸利器,入乡随俗似乎也没必要做得这么彻底吧!

所以林风会觉得,这会不会是唐大小姐的某种暗示呢?或许,要找个机会证明一下?

唐蕊忽闪着美眸道:“不要,黑乎乎的我更睡不着,还是点着蜡烛比较有安全感。”

“点着蜡烛我会睡不着。”林风望着唐蕊笑道,他伸手轻轻牵住唐蕊的手,向她传递着某种暗示。

唐蕊当然意识到林风是什么意思了,很奇怪的,和他一起躺在这张床上,她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空间,她都会保持自己的立场,唯独在这张床上,她感觉自己有些不受控制。这次是李思瑶在,如果不是的话,她估计自己很有可能会直接把自己交给林风。

传说中的今夜不设防?哼!一张老旧的床,一个骗子口中美丽的故事而已!唐蕊,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征服呀?

“不好,收起你的不良企图吧!”唐蕊轻声嗔道。

林风道:“什么不良企图?蕊蕊你什么意思啊?”

“你不是想……?啊!没什么!”唐蕊脸一热,随即道,她似乎有些失望:这个时候林风一点那种想法都没有吗?本小姐的性感小肚兜白穿了!

“不行,不许你一点想法没有!”唐蕊努着嘴,继续嗔怪地道。

林风撇了撇嘴,笑道:“什么想法?你想让我有什么想法?”

唐蕊道:“那个事情的想法,本小姐答应你不答应你是一回事,你有没有想法是另一回事,我不许你没有想法!”

林风苦笑了一声,唐大小姐可真难伺候,不过一方面又有些小欣喜:看来今晚要达到自己的猥琐目的,问题不大了。

纵然不能千军万马直捣黄龙,也能和唐大小姐的玉指将军激战一番,万千天兵齐发,也不失为一种美感。

“好吧,我有想法,那……是行还是不行?”林风对唐蕊问道。

“有的行有的不行,你什么想法?”唐蕊娇嗔道。

“你先说行的!”

“就一个,盖一张被子纯聊天!”唐蕊望着林风正色道。

“这怎么可以,纯属浪费感官资源嘛!”林风望着唐蕊绝美的脸蛋和那诱人小肚兜包裹下的挺翘胸脯,暗自在心里道。

林风轻轻凑到唐蕊耳边,对她说道:“要不,再帮我一次?和以前一样。”

唐蕊脸一红,看了看李思瑶的方向道:“不行,瑶瑶在旁边呢,让她发现了,以后我没脸……。”

“我给瑶瑶点睡穴,保证地震了也吵不醒她!”林风继续道。

“不行,就不行!”唐蕊道,不去看林风的眼睛。

“怎样才行?”

“怎样都不行!”

“要不,抛硬币决定吧?”林风道,他拿出了一个自认为非常科学的方案。

唐蕊道:“好,抛到正面就不可以,抛到反面,也不可以,要是能立起来呢,本小姐微微考虑一下吧。”

擦,唐蕊话音刚落,林风的硬币已经抛出了,在地上滚了几圈后,直接滚进了一个砖缝里,稳稳地立了起来。

“呃!顺应天意吧!”林风望着唐蕊,柔声笑道。

唐蕊嗔怪地看了她一眼,她其实知道,这个是难不倒林风的,只是唐大小姐爱面子,让她做这种伺候人的事情,总要有个台阶下。

林风感觉到了唐蕊的默许,他轻轻贴近唐蕊的身子,然后很轻柔地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唐蕊美眸闪动,小手摸到了林风的下身。

“最后一次了哦,以后不这样了!”唐蕊望着林风道。

林风微微一怔,问了句为什么,唐大小姐的这话倒让林风莫名其妙,他搞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最后一次了?多么让人无奈的决定啊!

唐蕊看出了林风的表情,她似乎喜欢林风表现的这种失落,这是她的快感之一,不过现在,她不会让他的失落持续太久。

“以后你就是我的了,我还用什么手啊!”唐蕊红着脸补充了一句道。

“不用手,那用什么?”林风坏笑着问道。

“我是锄禾,你是当午,你都不是处男了,还跟本小姐装纯!”唐蕊努着嘴作不悦状道。

林风轻轻捧起唐蕊绝美的脸,望着她的眼睛道:“只是想听你从嘴里说出来,告诉我,不用手用什么?”

“讨厌,做不做呀,不做拉倒!”唐蕊红着脸作懊恼状道,和林风折腾到现在都一个多小时,她的困意已经止不住袭来了。

林风这下乖了,顺从地躺好,唐蕊把处理善后的卫生纸准备好,身子往林风这边贴了贴,在他耳边轻声道:“不要发出声音,别把瑶瑶弄醒了。”

现在林风自然十分顺从了,再一次让唐蕊帮自己完成这项娱乐性工作,实在让他兴奋。重温旧梦的感觉真爽啊,更何况,一旁还躺着一个绝色小美眉,这种偷情的愉悦感,更为他们平添了无限的刺激。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林风忽然意识到这句话是极有道理的,更何况,自己现在是偷妻!

“睡觉吧!”结束后,唐蕊甩了甩发酸的胳膊,侧过身就睡去了,林风感激地朝她笑了笑,帮她掖好被子,然后直接也舒适地躺下。

唐蕊这下真是累了,忙了一下午,现在又帮林风来了这么一场体力劳动,自然困乏得不行,几乎刚躺好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而这时候,李思瑶忽然醒了,她伸了伸拦腰,下意识地捂了捂自己的肚子,她不想起来,但实在又憋得难受。

她小心地爬起来,绕过唐蕊走到床下,林风睡得很轻,李思瑶刚一晃他他就醒了。

“禽兽哥,我尿急,你陪我出去方便下。”李思瑶推着林风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