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神秘的小白/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打了一桶清水,让李思瑶就着清洗了一下,整个过程自然是李思瑶自己完成,林风想帮忙也爱莫能助。

“哎哟!”李思瑶刚洗好准备穿好衣服,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臀部某个部位传来,她疼得忍不住叫了出来。

“又怎么了?”林风问道。

李思瑶道:“屁股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疼死我了,快帮我看看!”

林风一听这,也就不顾忌什么了,拿着手电筒就照向李思瑶的受伤部位,然后就看到她的俏臀上有一处小伤,正往外微微渗着血,旁边便是一株鬼手草。

“被鬼手草的刺扎到了。”林风道。

李思瑶道:“什么鬼东西名字这么奇怪,要不要紧呀?”

“是你太性感吸引它按捺不住非礼你了,先忍着点,我帮你把刺拔出来。”林风正色对李思瑶道。

“会不会很疼啊,还有,你是不是还要用手电照我的……?”李思瑶玉齿轻咬,忍着痛娇羞地道。

“废话,不照怎么看得见!”

“不行,你等一下,啊……!”李思瑶话没说完,猛然间刺痛了一下,她忍不住再次大叫了出了声,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林风已经麻利地拔出了刺,然后用湿纸巾帮李思瑶擦掉血渍,林风不知道,此刻李思瑶这一下,几乎是她有生以来最厉害的一次痛了,她几乎快恨死他了。

“严重吗?会不会留下讨厌的疤?”李思瑶急问道,这才是最重要的,她可不想自己白净的身体上,留下一个本不该有的讨厌污点。

“毒素排除了就没事!”

“怎么排除?”

“把毒血吸出来,需要吗?”林风调笑地问道。

“用嘴?”李思瑶皱眉道。

“不用嘴难道用吸尘器吗?”

李思瑶脸一热,当即又是一副要发飙的样子,随后她咬牙道:“禽兽哥,你去死吧!你……,你……那你还不快点吸?”

“我开玩笑的,再忍着点!”林风汗了一声,随后,他用力在李思瑶受伤的部位挤了两下,将里面的污血挤了出来。

擦拭干净后,忽然,李思瑶尾椎地方一个印记,把林风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李思瑶刚提起裤子,却又被林风抓住往下扒拉了一下。

林风这下意识的举动,让李思瑶吓了一跳,诧异地看了看林风,而林风此刻的注意力却仍然在他看到的那个印记上。

这是一个六边形伞装物的印记,和林风见过的黑伞组织的印记一模一样,只不过李思瑶身上的这种印记不是黑色的,而是没有颜色,只是个印记轮廓,如果不是在手电光的照耀下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黑伞组织?怎么会这样?林风很疑惑:李思瑶的身上,如果有印记,最大可能也应该是玫瑰印记,为什么会有黑伞组织的印记?李家或者李青河,和黑伞组织难道有联系吗?

想到这儿,林风不由得又想起一件事情:蓝玫瑰和秦慕雨身上的蛊,都是李青河种下的,而自己无意间又发现,自己能够对抗TWD病毒的血液,能够遏制蓝玫瑰的蛊毒发作。这就意味着蛊毒和TWD病毒存在着某种联系,而李青河的亲信林国正,是黑伞组织成员,种种迹象表明,李青河和黑伞组织存在联系。

可是,刘老头对自己说过,李青河的那种蛊毒,是他帮忙研制的,这能够说明,刘老头似乎也和黑伞组织关系暧昧?

一瞬间,林风忽然觉得脑子很乱,所有的事情,似乎陷入了一个异常复杂的境地之中。

“放开我!”李思瑶推了林风一下,迅速地把衣服穿好,这才打断了林风的思绪。对于刚才林风的举动,她非常不解,禽兽哥这是怎么了,被本小姐的风华绝代镇住了吗?

不过对于林风这么大方地看自己的美臀,李思瑶并没有太大的反感,更多的则是娇羞,甚至还有一点得意:哼!露真面目了吧,原来本小姐最吸引你的地方是这里呀?

回到房间的时候,唐蕊依然在熟睡,不管是院子里发生的一切还是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她都一无所知。她的睡姿很夸张,趴着身子占了大半个床,被子也垂了一半到床下,如果不是有人曾帮她掖好被子,她受冻着凉估计不可避免。

李思瑶吐了吐舌头,继续回到床上理好被子,对林风道了声晚安继续睡去。林风躺到床上,却是睡不着,李思瑶身上的那个印记,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现在的他,感觉自己手里握着一把钥匙,但让他郁闷的是,他不知道自己该用这把钥匙去打开哪把锁。

思绪一打开,各种思绪便串起来了,他忽然又想起了白天那个疯少年阿旺,想起了他口中所说的小白。

对于这个小白,林风几乎没有记忆,只有一点点非常模糊的印象,小时候隔壁桂花婶家里,有一个小孩,因为皮肤很白,他们都叫他小白。

那个时候林风很小,而且小白一年也不出来一回,成天窝在家里,好像很怕见人的样子,也很少和村里的小孩玩。

后来有一天晚上,好像发生了一些事情,但那个晚上,年纪尚幼的林风恰好发着高烧,烧得很严重很迷糊,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点都不知道。

几天之后高烧好了,他才知道小白死了,是掉下悬崖摔死的。林风那时候年纪太小,他搞不懂为什么足不出户的小白会摔下悬崖,而对于那个他几乎就没打过交道的小孩,他的死并没有引起他多大的悲伤。

不过他至今清楚地记得,刘老头那一晚对着月亮饮酒,他喝了很多酒,还一直在哭。可以说,那是林风第一次看到刘老头哭,也是唯一一次,并且,当时他心目中那个厉害而伟岸的男人,哭得那样伤心。

之后,刘老头也就恢复正常了,而小白也很快被人遗忘,就好像他从来就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

生在世上默默无闻,就连死了也没有引起任何的关注,这大概也是一种凄凉和悲哀吧!这也是一个生命,一个还没有经过茁壮成长就迅速逝去的生命。

可是林风现在觉得,小白的身上有太多让人蹊跷的地方:他为什么会在桂花婶家里?他和桂花婶又是什么关系?是桂花婶的孩子吗?阿旺为什么说小白没死,还说看到了小白的鬼魂,鬼魂自然不可能,唯一的可能就是小白真的没死,他看到的,是真正的小白。

纷乱的思绪,已经让林风无法入睡了,他鬼使神差地又起了身,然后拿着手电走到了院子后,看着这间宅子和隔壁桂花婶家之间的那道隔墙。

虽然和桂花婶家关系很好,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桂花婶来自家这边串门,自己少有的几次去桂花婶家,还被刘老头胖揍得留下了心理阴影。

这道墙太熟悉了,甚至有些亲切,自己曾爬上过这堵墙,偷偷地把山里摘来的野果递给蓝儿,或者是蓝儿从家中偷拿桂花婶做的美食犒劳他,也曾偷偷爬上墙,偷看过一次桂花婶洗澡,结果被桂花婶一舀水泼了下来,桂花婶吓唬自己说要告诉刘老头,把自己吓得躲到山里几天都不敢回家。

想到这些好玩的记忆,林风笑了笑,他随即很轻便地爬上了墙,翻进了桂花婶家中的院子里。

女人住的地方就是不一样,桂花婶家的院子不知道比自家的干净整洁多少,虽然也长期没人打理,但是从院子里整洁的布置,就能看出曾经这里的主人用心持家。

林风没有弄开门锁进桂花婶家的正房,他只环顾了一圈,就看到了院子角落处的一个独立的小房间。林风认得出,这个房间,就是小白以前住的房间。

几岁的小孩,理应和监护人在一起的,林风搞不懂,为什么桂花婶要让几岁的小孩单独住在院子里,连正房也不让住。如果不是桂花婶歧视虐待他,那就是他因为某些疾病需要隔离,这似乎也能解释他为什么从不抛头露面,从不与人来往。

小房间是砖砌的,显然是额外建成的,它坐落在院子的阴暗处,只有一个简陋的门作为出入口,没有任何窗户,林风忽然觉得,它看起来更像是个墓室,而不是人住的地方,更别说住着一个几岁的小孩了。

推开门进去,一股霉变的气味便传来,因为长年照不到太阳,房间里不够干燥,所以某些物件霉变得厉害。

现在这里已经成了老鼠、蜘蛛的乐园了,到处是蜘蛛网。房间里摆设极其简陋,一张小木床、一个小桌子,桌子上一盏煤油灯,所有的物件和屋顶都蒙上了一层灰,似乎走路动静大点,或者说话声音大点,都能将屋顶上的灰尘震下来。

房间的四面墙上,都用黑色的塑料布包了一层,不过可能因为时间长了,黑布很多地方都被老鼠啃得不成样子。黑布吸附在墙面上,顶上也是,此刻看起来,就好像刷涂了一层黑色的沥青。

林风皱了皱眉,一个房间,地处阴暗处,没有窗户,不透光不透风,四周还用黑布包裹住,这样的房间设置,不由得让他想起了什么,一时间,他忽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的强烈。

西元村那个宅子,似乎也有那么一个房间,那个房间的居住者,被高度怀疑是白鬼(白化病患者)。而这个房间也是,并且住在这里的小孩,名字叫小白,有联系吗?

“啪”,林风正在寻思着,忽然梁上一条断木掉了下来,直接掉到了桌子上,溅起了一阵尘雾。林风随后发现,这张桌子上面居然压着玻璃,玻璃下面,隐约可见几个东西。

林风伸手抹去灰尘,很快,他看到了桌子玻璃下压的东西,那居然是几张照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