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我的师娘/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根叔接过照片,放在眼前看了看,林风的目光一直凝聚在根叔的身上,他想看到根叔的表情变化,以确定他是不是认识照片中的那个女人。

“这照片你从哪里得来的?”根叔看了一眼照片,对林风问道。

林风正色道:“从小白的房间里,照片上的这个,好像就是小白。”

根叔点了点头,随即道:“没错,他是小白,这个女人,就是小白的亲生母亲,我不知道她的确切情况,我只知道她已经死了,所以,你没见过她,如果她在的话,你应该叫她师娘。”

什么?师娘?林风眉头微皱:我他码的根本就没师父,哪来的师娘。

不过林风随即意识到,根叔指的应该是刘老头,不过,刘老头可不算是自己的师父,他也告诉过自己不要叫他师父。

说实话,林风和刘老头之间的关系一直很诡异,更多的时候,刘老头就是个凶神恶煞,变着法子用严酷的训练折磨自己,平时里对自己,他也极少和颜悦色。

林风的功力进展十分迅猛,堪称神速,不过刘老头从来不会表扬林风,只会不知足地让他寻求更高的突破。

对于这个可恶的半老家伙,林风一度是恨得咬牙切齿,但同时心里又惧他。这种情况,知道林风长大后才有改观。

长成少年后,刘老头的态度好了很多,林风也感觉得到,刘老头其实是个慈父般的人物,他开始理解他,知道所做的一切,无非是希望把自己打造成一个足够强大的人物,所以,他才对自己近乎苛刻地要求。

林风清楚,刘老头平日让自己多出的汗,就是他今后执行任务避免流血、少流血、不丢命的法宝。

而现在,林风离开刘老头了,他们的关系便更加随和,林风更是直言不讳地称呼他死老头子,包括上次的营救活动,那也充分展现了他们之间的默契。现在的他们,应该是一对默契的好朋友。

不过尽管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林风的一切身手都是刘老头授予的,但刘老头从没让林风叫他一声师父,这些年最多的称呼是刘爷,直到变成现在的死老头子。

而尽管在一起这么多年,林风也从未听说过刘老头有过妻室。师娘?照片上这个绝色气质美人,是刘老头的妻子?

“呃!根叔,您是说,她是刘爷的妻子?”林风对根叔问道,关于这个匪夷所思的问题,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确认一下。

根叔点了点头,作了肯定的回答。

林风直接无语了:刘老头?绝色美女?夫妻?这绝对是让人无语的组合。

男女搭配,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绝色美人也同样要嫁人。唐建豪和苏鹰石现在的妻子许曼妮和秦慕雨,都是绝色美人,但他们本人,当年都是风度翩翩的男子,现在随说已是中年,但不仅风度未减,还增加了成熟的味道,更有男人味儿。

刘老头?对于这个猥琐老头,林风完全想象不出他当年有何风采,能够娶到这么年轻漂亮的美人。当然了,林风知道刘老头对女人有一手,不排除他采取某些非常规手段。或许他在林风心目中的形象可以高大,但是涉及到女人,刘老头的形象立即就渺小猥琐了。

暴殄天物啊!绝对的暴殄天物!这尼玛得让多少人心里不平衡,恨得咬牙切齿!

林风直接先咬牙切齿了一番,不过很快他就转移了思绪,照根叔这么说,这个女人是刘老头的妻子,那小白,岂不就是刘老头子的儿子?

刘老头居然有儿子,小白就是刘老头的儿子!林风很诧异,不过他忽然有些明白了,怪不得小白死去的时候,刘老头伤心欲绝,那也是林风唯一一次看到刘老头流泪。

想到这儿,林风不由得有些伤怀,老头子隐瞒自己的事情太多了,他都不知道老头子对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他感觉自己和刘老头的关系,就像是剑和铸剑师的关系,一堆很普通的铁,经过了冶炼粹取,终于炼成最好的铁,然后打造成了一把好剑。今后不管这把剑大杀四方还是扬名立万,似乎都和这位铸剑师无关,也没有人会记住这位铸剑师。

把普通的钢铁粹取成精华,为这个世界打造一把好剑!似乎这就是这位铸剑师毕生最重要的任务。

“小白是刘爷的儿子?”林风纳闷的自言自语道。

根叔道:“当时你还小,所以你对你师娘没有一点记忆,你的师娘是个很好的女人,她死之后,刘爷很悲痛。他们的孩子小白,和你一起被刘爷收养着,小白这孩子生下来就有病,非常怕光。刘爷因为经常外出,所以把他交给隔壁的桂花代养,他自己也在想办法,想治好小白的病。可惜这孩子命不好,还没等到治好病,六岁的时候就死掉了。”

林风轻轻叹了声,也感到惋惜,刘爷好不容易有个儿子,却这么小就死去了,的确让人心痛。

不过对于小白的死,林风还是感到蹊跷:他这么小而且又怕光从不出门,为什么会摔下悬崖死掉?而且阿旺为什么会疯,还一直说小白的鬼魂什么的。

尽管根叔解释说小白是在一个夜里精神失常偷跑了出去,而后失足摔下了悬崖而死。林风却不相信,这里离悬崖可有段路呢,一个六岁的孩子大黑夜的往外跑那么远,本身就不合理。而且林风对当时有点记忆,那是一个很混乱的夜晚,他发着高烧,但他觉得那一晚应该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小白的死,应该和那些事情有关。

当然,他现在更怀疑小白并没有死,因为他想起了那个人,他对唐蕊讲了一个故事,选择的故事,唐蕊也如实把这个故事讲给了他听。

所以林风会把这一切串联起来,然后用他敏锐的判断力得出这个结论:小白没有死,他已经升华了,现在的他,是白龙,白龙就是当年死去的小白!

疑问太多了,只有刘老头的出现,才能水落石出。林风现在忽然有些明白,自从自己离开刘老头出山后,刘老头似乎就总是刻意地躲避着自己。

他是在躲避什么呢?他知道自己来到唐家,会有一系列的境遇让他发现什么,所以害怕他对他盘问什么吗?刘老头到底还有什么秘密,是自己不能知道的?

“根叔,我觉得小白没有死,他真的还活着。”林风对根叔道。

根叔道:“怎么会呢?当年都知道他死了啊!现在大家都快忘记他了。这个不重要了,林风,只要你很好地活着就可以了,这是刘爷希望看到的。”

林风点了点头,他的心里却并不平静,他已经肯定小白就是现在的白龙了,那个把自己当成他的死敌,几次制造事端向自己挑衅的人。

林风觉得,白龙对于自己,似乎有一种莫名的痛恨。但是林风却并不确定,这种痛恨从何而来。

一个六岁的孩童,对于爱和恨还没有理解,他怎么会对自己有这么深的痛恨?如果真的要追究痛恨的来源,林风觉得,或许和那个故事有关吧。

一个艰难而残酷的选择的故事:当初坠到悬崖树木上的,是刘老头带着他和小白,二者选一,刘老头放弃了小白,选择了让他死,让林风生。

林风相信,这完全可以作为痛恨的来源,因为他听到过类似的故事,那就是蓝玫瑰的故事,因为父母的那个选择,他毁了自己的童年和少女期,最终作出了极其极端的事情。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残酷的选择,如果当年父母选择先救她,结果或许并不会改变,她的姐姐,也许会变得和蓝玫瑰一样。

这是一种被抛弃,极度绝望而导致的严重心灵扭曲。

林风想不通的事情很多,比如刘老头为什么放弃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而选择了救林风,是因为小白比自己重?还是因为他有病而自己是健康的?可是这一切,并不能成为父亲放弃他的理由!

可以想象,刘老头这些年该是在一种什么样的心境煎熬中度过啊,看似嬉皮笑脸没正经,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掩饰自己心中的苦涩和愧疚。

如果事情真的像自己推断的这样,林风反而可以理解白龙为什么这样针对自己了,换成是自己,也不会有这样的胸怀,去包容一个抢夺自己生存权利的人吧!

“好了林风,好好珍惜的心爱的女孩,和你现在的生活吧!毕竟这一切,都是来之不易的,我们乡下人虽然目光短浅不懂大道理,但是这个事理还是懂的。”根叔拍了拍林风的肩膀道。

林风点了点头道:“我会的!”

根叔道:“今天就聊到这儿了,我去地里忙活了,你陪两位姑娘好好玩玩,希望这里能给她们留个好印象。这两天都忙,你们哪天走根叔也没时间送你们,给我向唐建豪问个好吧,虽然人家现在是大老板,不会记得我们这些穷乡亲们。”

“不会的根叔,唐伯父人很好!”林风道。

“很好,还没正式成亲就开始维护他了,唐建豪好福气,招了这么好的女婿!”根叔继续笑道,随后才和林风告了别。

林风看着根叔的背影,一直等他消失在了远处的油菜地里看不见,他有了种奇怪的感觉,这个人,越看越不像是庄稼汉了。

随后,林风的目光才再次凝聚到那张照片上,照片有三张脸,却只有一个最清晰,那就是自己的美艳师娘,照片上她的脸上,正绽放着甜美而妩媚的笑容。

“禽兽哥!”林风正在那发愣,忽然唐蕊从后面吓唬了他一下,然后趁林风不注意,伸手就把林风手中的照片抢过去了。

“在看谁的照片呀这么专心,看别的女人?”唐蕊握着照片在手中看了看,秀眉微蹙对林风道。

“老照片了,小心别弄坏了,快还给我!”林风正色对唐蕊道。

“这个女人是谁呀?”唐蕊道,她的目光仍然停留在照片上没移开。

林风道:“我的美艳师娘!”

“你师娘?可是……我怎么感觉我好像认识她呀?”唐蕊努着小嘴,若有所思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