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第一美人发飙/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景天城内,秦慕雨和往常一样等着女儿回家,平常这个时候是苏雨心正常下班回家的时间,如果有加班或者临时有事,女儿会提前打电话通知她。

秦慕雨静静地站在窗前,遥看着大海的方向,静静地想着属于她的心事。这时候,家里的电话忽然响了,她随即拿过。

因为现在不怎么和别人接触,平时手机联系她的人很少,除了彩虹城那边,在东海也只有林风和程雅诗等几个人。所以陌生的手机号码她是屏蔽的,想找到她只能打家里电话。

“你好,请问是苏太太吗?我们是东海海警二分局的,苏雨心是您的女儿吧?”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声。

秦慕雨心一惊,随即道:“怎么了?我女儿出什么事儿了?”

“她刚刚遭遇了一名劫匪的劫持,被囚禁在长兴岛深山一个山洞里数小时,不过您放心,她现在安然无恙,并且已经被我们救出了。”

劫匪?秦慕雨吓了一跳,她万万没想到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顿时秀眉一蹙,心中一股怨怒又涌了上来。女儿不停地遭受这种没完没了的惊吓和伤害,确实是她无法容忍的。

“我女儿现在在哪儿?”秦慕雨急问道。

“我们已经快到东海了,您直接去海警二分局等我们吧!”

秦慕雨随即挂了电话,快速地换了衣服下了楼,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东海海警二分局而去。

秦慕雨努力让自己表面镇定,内心却心急如焚,好几次,她都轻声催促司机能不能再快一点。

这是个老出租司机了,他倒是想快一点,可是载到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他踩油门的脚都显得不给力了,眼睛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样,止不住地往倒车镜上瞟,他真担心速度再快一点,他二十多年的出租生涯会就此终结。

到了地方后,秦慕雨拿了一张整票子就递给出租车司机,随即打开车门就准备下车。

“如果我没认错,你就是当年东海的秦慕雨是吗?二十年前,我载过你一次。”出租车司机对秦慕雨道。

“师傅,你记性真好,可是你认错人了。”秦慕雨轻笑了声道,说着下了车便匆匆走开了。

“喂,还得找你七十八!”出租车司机静静看着秦慕雨快步走开,等意识到还没找钱抬头喊她时她已经走远了。

认错人了?那样绝色、气质脱俗、一笑倾东海的东海第一美人,我会认错?唉!或许真的认错了,当年的女神,现在已经快四十岁了,哪会是这样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更何况,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唉!女神,今生我已无缘再见你一次!愿你在天堂安好!”出租车司机喃喃地道,他自嘲地笑了笑,这样犯花痴,实在不是他这个年纪的人还会做的事情。

苏雨心和营救她的海警们早一步到了二分局,秦慕雨刚进入分局,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尽管她戴着墨镜极力遮掩了,但当年东海第一美人的身份,还是很快被人很快识别了出来。

在当年,秦慕雨不是电视电影明星,但她的风头,明显盖过东海任何的明星,无数人关注她、痴迷她、在那个时代,她和丈夫苏鹰石,就是东海的代表。有人戏称:苏鹰石凝聚着东海的强大和气魄,秦慕雨则凝聚着温婉和惊艳,他们结合,就是完整的东海。

当年东海苏家遭遇那么大的变故,无数人为之叹息,对于美人的香消玉殒,甚至有痴情男要为她殉情。

此刻看到秦慕雨款款走进办公室,那些对那个时代有深刻记忆的人,明显地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气息在四周弥散着。在他们看来,他们看到的已经不是凡间的秦慕雨,而是天国下凡之后的她。

“苏太太,请随我来!”一名个子高高的警官对秦慕雨道,然后领着秦慕雨进了另一个办公室,这人姓周,正是东海海警二分局的局长。

在得知今天他们营救的是苏鹰石的女儿,并且秦慕雨亲自来警局时,周局长自然表现出了极大的重视,这件事,他必须要亲自出马的。

苏雨心正在那个办公室里坐着,看到秦慕雨,她轻声唤了她一下。秦慕雨慌忙看了看女儿的情形,还好她安然无恙,情绪也正常,不像受到惊吓的样子,她这才微微放下了心。

“怎么回事?雨心,你怎么会在海上,又怎么会被人劫持到长兴岛?”秦慕雨对苏雨心问道。

苏雨心如实将今天的情形说了一下,一旁的警官也开始给她作笔录,秦慕雨听了吃了一惊,后来在确认苏雨心并没有得到苏鹰石的确切消息后,才微微松了口气。

有些事情,是不方便在警局里说的,所以秦慕雨立即要求带苏雨心离开这里。

“你好周局,感谢你们救了我的女儿,请问你们的程序进行完了吗?我是不是可以带我女儿回家了?”秦慕雨对那名周局长道。

“当然,不过,还有些情况,我想向苏太太您了解一下,职责所在,希望苏太太配合我们警方的工作。”周局长道。

“可以,不过,我希望可以单独对你汇报!”秦慕雨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随即道。

“这是我的荣幸!”周局长道,说着把秦慕雨请到了另外一间独立的办公室。

周局长很客气地招呼秦慕雨坐到接待椅上,然后亲自给她倒了杯热咖啡,端递到秦慕雨面前。

周局长静静地看着秦慕雨,这真是一个美到极致的女人,实在不枉当年东海第一美人的称号。无论哪个男人,看到她都会移不开目光,对于这样美到让人窒息的美人,谁能够抗拒!

当年东海的权势人物,羡慕和嫉恨苏鹰石,不仅仅是他只手遮天的强大,很大程度上其实也是他抱得美人归的齐天艳福。

秦慕雨根本没心思去喝他的咖啡,也厌恶他的目光,她直接了当地道:“周局长请我来,就是想和我谈有关我丈夫的事情吧,有什么话,请直接说吧。”

周局长回过甚,随即道:“苏太太,感谢您的配合,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对于您先生的案子,最近上面给的压力也很大,我们其实都希望,苏先生能够尽早归案。这无论是对警方、对这个社会,还是对您的家庭,无疑都是非常有好处的。”

“怎么说的好像是,我先生是一个罪大恶极、对社会危害很大的人?”秦慕雨道。

周局长道:“我其实很钦佩您先生的为人,也仰慕他的胆识和魄力,他的确是一个很强大的人,只可惜误入歧途。从我个人感情来说,如果不是职责所在,要为社会负责,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和苏先生对立的。”

秦慕雨淡淡地笑了笑,她的笑容中,浮现出了她少有的冰冷,她本想一笑置之,但几句话,对方的这种冠冕堂皇,着实超出了她的忍耐极限。

“周局长,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让我引渡我的丈夫回来,主动向警方投案吗?”秦慕雨内心翻涌,却仍然努力作平静的样子对周局长道。

“是的苏太太,虽然这对您和您女儿来说,有些残忍,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对东海来说都是一件利事。更何况,苏先生是一代英豪,就算犯下了错误,也该有承担责任的勇气。现在躲在公海,用这种方式逃避法律的制裁,实在不是苏先生的风骨啊!”

秦慕雨望着周局长道:“我大概明白你们要我做什么了,无非就是引渡我丈夫回来,把他顺利地交到你们手里。然后,我看着你们荣升庆贺,我和我的女儿默默地躲到角落里暗自神伤,你觉得你们有什么理由,让我做这样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苏鹰石都是罪犯,您现在的做法,是在包庇和纵容罪犯!苏太太,您的眼里,不应该只有您的丈夫,还要有东海千千万万的百姓和家庭,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时刻面临着您丈夫的威胁。”周局长继续道,他的态度,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恭谦了。

不过他的话,让秦慕雨也暴怒了,她再次冷笑了一声,道:“周局长,我只想问问,我的丈夫,到底犯了什么罪?”

“苏鹰石非法操纵金融、故意杀人、成立私人组织,现在又打伤监狱警务人员越狱,这些显而易见的罪名,不是你们包庇就能掩盖的。”周局长正色道。

“非法操纵金融、故意杀人,你们有确凿证据吗?成立私人组织,他是在我华夏国境内进行的吗?至于越狱,难道一个被莫须有罪名关进监狱的人,必须心甘情愿地接受他本该有的惩罚吗?而且,还要面对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在监狱里对他下杀手!”

周局长道:“苏太太,关于这些,一切自有公正!”

“我不知道什么叫公正,我们夫妻一心为东海,对东海的贡献,东海人都是有目共睹的,连你们现在办公的这个码头区,都是当年我们夫妻开发建设的,你们的上级领导都是我家的座上宾。手里握着一点微不足道的权利、利欲熏心、只会歪曲事实的人,跟我谈公正和正义,难道不懂得什么叫廉耻吗?我丈夫蒙受不白之冤的时候,公正在哪里?我被人杀死的时候,公正在哪里,我年仅八岁的女儿都不被放过遭人追杀,那个时候你们这帮正义的化身又在哪里?”

“当年的事情,不会就这么过去的,我会为我们苏家讨个公道。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法律是靠钱和权利就能改变的话,我完全有实力改变它,如果法律真的是维护正义,那我也一定是最后的赢家,当年作恶的人,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至于你们这些正义的化身,我只想说一句,别再为正义涂抹上这些让人恶心的颜色了。”

周局长被说得哑口无言,愣在那里直感到脸上发烫,一时间无言以对。最近他确实收到了上级的压力,督促他尽早抓住苏鹰石,而那个上级,正是当年受李青河指使,捏造证据把苏鹰石送进监狱的官员之一。

“苏太太,这个……!”

“别说了,我不喜欢警察,不想多和警察打交道!”秦慕雨说着,起身便向门外走去,走到门边她又停了下来,转身又对周局长道:“我女儿至今对她爸爸的事情还不知情,如果警方采用任何方式想利用的女儿的话,我一定会起诉你们!再见!”

秦慕雨走出了门后,周局长额头上都已经冒汗了,许久他才回过神,脑子里却还是回荡着秦慕雨刚才说的那番话。

“果然是豺狼配虎豹,真是个难对付的女人!”周局长擦了擦额头的汗,暗自在心里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