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神秘女赌王/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了船,蓝玫瑰出示了贵宾劵,和林风一起进入了赌船的主赌场区。看到蓝玫瑰出示的两张贵宾券,林风暗笑了一声:这妖精,原来早有预谋,吸了本少爷的精之后,又骗本少爷来这种地方帮她吸金。

林风知道蓝玫瑰根本不缺钱,他赢得再多在蓝玫瑰眼里也不值一提,这根本就是这个女人的乐趣,兴许她没开玩笑,真的想让自己帮她赢下这艘赌船。只不过,不知道这艘皇家赌场的主人女赌王,愿不愿意押这么大的赌注。毕竟不是每个女人,都像蓝玫瑰这么疯狂的。

赌船内部的装饰布局和彩虹城的那些赌船差不多,玩的项目也大同小异,番摊,轮盘,三公,骰宝,百家乐,鱼虾蟹,万家乐,角子机,二十一点,加勒比海……。应有尽有,充分体现了娱乐国际化。

各种肤色的人或专注地进行着自己的赌博娱乐,或穿行在其中,这里不缺俊男靓女,更不缺乏各种着装性感的妖艳女郎。

不过两人的入场,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尤其是蓝玫瑰,她那种深入骨髓的性感和妖冶,太监见了都得重新恢复激素分泌,对于她,根本没男人能够抵挡得住。

蓝玫瑰挽着林风的手臂,很自然地充当着他的女伴,给在场的男士制造一些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她很享受,但是并不理会,直接带着林风进入内场,那里是豪华VIP区。

“这么轻车熟路的,你经常来吗?”林风对蓝玫瑰道。

“没有,第一次来,我可不擅长这些,也不喜欢扔钱给别人。”蓝玫瑰道。

“这个谎真不高明,第一次就这么熟?”林风笑道。

蓝玫瑰望着林风,凑到她耳边道:“没吃过猪肉,没见到猪跑吗?我和你上床的时候,不也是轻车熟路吗?可我那也是第一次!”

林风撇了撇嘴,不再说什么,谁刚才还说要会会女赌王的?

蓝玫瑰在兑码区兑换了赌码,两人进了VIP区主赌场。蓝玫瑰把赌码全部交给了林风,对他道:“尽情玩吧,今晚为了我,好好表现一下,冷落了我这么多天,你也该给我一个惊喜了。”

“如果我连内裤都输掉了呢?”林风轻笑了声道。

“那正好,省得我帮你脱了!不过,你可别真的输哦!”蓝玫瑰对林风抛了个媚眼道。

林风找了张最大的赌桌坐了下来,这里是这艘赌船上最高级的VIP区,这张桌子上坐的,都是最高级的贵宾。他们来自世界各地,虽然都是陌生面孔甚至名不见经传,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拥有惊人的身家。

玩的照例是百家乐,这十几个人中,有几个是玩百家乐的好手,在这赌场尝过不少甜头,其它的都是菜鸟玩家,倒是一个头发花白、面色冷峻的中年男人,引起了林风的注意。久经沙场的林风,看人有自己独特的一套,对于某种叫气场的东西,他的感知更敏锐。这种东西,不是靠金钱的身家就能够堆砌起来的。

“吊庄、下注……,单注一万起。”

“庄家赢,四翻收盘。”

“9点闲赢,双闲加冷爆,七翻收盘。”

“8点庄家赢,通杀。”

随着荷官的报数,林风很绅士地笑着,把筹码揽到自己的面前。虽然今天没有遇上哈西姆那样的极品赌徒,但这并不妨碍林风的表现。这三个多小时,基本就是林风小规模地输掉赌码,然后大规模地把众家赌码揽到自己面前的过程。

桌上的玩家没少用一种“你出老千”的目光看着林风,而且还专门仔细查看,不过即便是最专业的老手,也没看出林风到底玩什么猫腻。更何况,在这种私人赌船上出老千,无疑是嫌自己身体结构太完整。

桌上的人高手玩家们明显感觉遇到了对手,对于是否继续玩下去有了迟疑,他们索性停止了下注,专门看林风的表演,只有那个面色冷峻的中年男子,还继续在博弈着。他大概是这个赌桌上的第二赢家,除了输给林风几盘外,总体上绝对是赚的。

“赢多少了?”蓝玫瑰轻声在林风耳边问道。

“没来得及数,三百多万澳门币吧!”林风轻描淡写地道。

“还不够我那辆玛莎拉蒂呢,再来大点的!”蓝玫瑰对林风催促道。

“下注已经到了上限了,再说,娱乐为主,我不太想在这种地方过于引人注目。”林风对蓝玫瑰道。

蓝玫瑰道:“规矩都是死的,谁规定下注有上限了!”说着就把林风桌上所有的筹码都推了出去,似乎和对面的中年男子来一场终极大PK。

“兄弟,按照场子的规矩,越场加注要以一赔四的,你输了,要赔四倍的金额,但如果你赢了,可以从场子赢八倍金额,你确定你要赌这一把?”那中年男子冷冷地道。

看到林风把所有的赌码都押上了,他波澜不惊的脸上有了一丝惊愕,或许他第一次见到这种年轻狂妄的赌徒。

“当然了,我都推了。”林风道。

赌码这种东西,真的和女人一样,既然都推了,你还想退缩,简直有辱男子气概。

“兄弟,你很疯狂,你会赢得很风光,也会输得很凄惨!”那男子笑了笑道。

“没办法,就让我为一个疯狂的女人疯狂一把吧!”林风扭过头,皱眉望了望身旁的蓝玫瑰道。

蓝玫瑰得意地笑了笑,如果不是注重场合,她一定会给林风献上一个香吻。

林风吊庄,然后荷官发了牌,桌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焦到了这两个人身上,这不是什么世纪豪赌,对于今晚这艘船上来说,只不过是赌注较大的几场赌局之一。

“全跟,看你的底牌!”最后一张牌发到手,中年男子也把身前所有的赌码都推了过去,对林风道。

林风笑了笑,很轻松怡然地翻开了底牌,这是证明他能够赢对方的底牌。

“庄家底牌红桃A,庄家赢,坐一收八。”荷官报道,说实话,刚才他都跟着紧张了。

“谢谢!辛苦了!”林风道,说着随后拿给荷官两个筹码,并让人帮他收拾筹码准备兑换了走人。

几个小时净赚了两千多万澳门币,林风已经很满足了,这其中或许有运气的成分,但和林风高超的赌博功夫也是分不开的。除了功力和厨艺,这就是林风的第三专长,很明显,这个专长比前两个专长更容易让人一夜暴富。

如果不是本少爷有正经工作,本少爷一定能够晋级赌神。

“今晚买不下这艘赌船了,三七吧,但愿你不会嫌少。我知道你不缺钱,但你找的是乐趣,你已经得到了。”林风把筹码兑换完后的支票递给了蓝玫瑰道。

蓝玫瑰道:“没错,我找的是乐趣,可是还没完全够呢!”

“你还想怎么样?时间不早了,明天我还有事,比赢这艘船更大的生意,还等着我去处理呢。”林风道。

“回去反正也要做爱,又休息不了,就在这儿多玩一会儿吧,你还没满足我呢!”蓝玫瑰搂着林风的手臂,妖媚地道,坚挺的胸脯,挤压着林风的手臂。

“你真是沟壑南平!”林风无语地道。

蓝玫瑰道:“没错,就像我在床上一样,没那么容易满足的。继续吧,更好玩主动来找你了。”

说话间,之前那个中年男子走到了林风面前,直接对他们道:“两位请跟我来吧,作为今晚皇家赌场最快速的赢家,我们老板想见见两位。”

“老板?那位女赌王吗?”林风直言不讳地问道。

对方点了点头,伸手作了个请的姿势,林风和蓝玫瑰随即跟着那人,来到了这艘船的顶层,如果林风没记错,这艘船一共是六层。

女赌王约见?这是为本少爷出神入化的赌技倾倒,还是被俊逸不凡的样貌折服?没人知道,或许,两者皆有之吧。

六层顶是一个豪华的大间,四面全是玻璃,放眼望去,内部装修得很简单,但是却在简单中缔造着奢华。很显然,这是一种极致的装修,将所有繁琐的东西都去除,并且将所有的奢华,都凝聚到几个点上。

现代风格的波斯地毯,纯进口的意大利组合真皮沙发,还有黑檀木大办公桌,以及上面放置的那颗罕见巨大的水晶风水球。

中年男子把林风和蓝玫瑰领到了女赌王办公室的门口,交代了一声便退出了,林风和蓝玫瑰自顾走了进去。

黑色真皮沙发上,一个女子静静地坐在那里,不过现在林风他们能看到的,只有她后脑盘起的头发,以及上面价值不菲的珍珠链和玉发簪。

后脑勺对着别人,这可不像是接待客人的礼貌方式,而且从发型和头饰,林风便觉得这是一个喜欢把简单的问题搞复杂的女人,即使是蓝玫瑰或者程雅诗,也不会留这么复杂的头饰,大多数时候,她们都是轻便飘逸的长发。

女赌王?林风忽然间很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要和自己切磋赌技吗?

其实林风并没有和女赌王切磋赌技的兴趣,他今天来这里,都只是为了散散心而已,满载而归他只当是意外收获。

“赌王小姐,我们已经进来了!”林风开口提醒了一下对方道,对于对方怠慢的态度,他已经有些不满了,真奇怪蓝玫瑰这个么挑剔的女人怎么能忍得了。

“你就是那个几个小时在我船上赢了两千多万的年轻人?”对方开口问道,声音很迷人,颇有诱惑和征服力,能够配得上这种声音的,应该是一副动人的面容吧。只可惜,对方仍旧吧没有转身,不过有了动作,她抬起套着黑色蕾丝轻纱的手,端着红酒递到了自己的唇边。

“不值一提,其实您没必要认识我!”林风道,这一刻,他已经想直接转身走人了。

“柳姨,他就是林风,我把人给您带来了!”一旁的蓝玫瑰,对着那女人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