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倾城女人的告知/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什么玩笑?你们认识?林风扭头看到蓝玫瑰脸上狡黠的笑容,顿时晕死,又被这女的耍了一道,真是一朵让人防不胜防的玫瑰。不过这一次,她并不是用刺来扎自己。

“这次又玩什么?”林风转头对蓝玫瑰道。

蓝玫瑰道:“介绍女赌王给你认识呀,你在船上赢得了资格,当然有见女赌王的机会了。”

林风之前对这个女赌王,并不是有很大的兴趣,这种见面在他看来是可有可无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明显是两个女人弄了个局把自己套了进去。

林风没有追问,他很了解蓝玫瑰这样的女人,她的圈套无处不在,和她在一起,就必须有这样的心理准备。

“不好意思,我不会赌钱,找我赌博恐怕会让你失望。”那女人柔媚地笑了笑,随即起身转过了身,面向了林风他们。

女赌王,是一位四十左右的妇女,不过这是林风听到的传闻,眼前的这个女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上身黑色的裘皮夹袄,下身黑丝迷你裙,略施粉黛、美眸和秀眉间洋溢的尽是春意,似笑非笑,却又娇艳欲滴,当真绝色!

优越的生活和优质的化妆品真是好东西啊,能够让人年华倒退,回到十年前的姿态。年龄?这种抹杀女人美丽的东西,在她身上体现得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看到她,林风最先想把她和秦慕雨比较,但随后,另一张脸迅速窜进了他的脑海,然后和面前这张脸高度重合起来。

这样的发现,不由得让林风大吃一惊。

是她?是她吗?怎么会是她?

这个女人,居然和自己在老家小白的房间里看到的那张照片上的女人一样,是她吗?白龙的妈咪?刘老头的爱妻?照片上就够美艳了,真人看起来,更是魅惑死人不偿命。

徐良尚未半老,风韵依旧大存,汗!死老头子,你丫的真性福!

这世界还是太小了,这样一个音讯全无的女人,居然都被自己遇上了。要知道,这只是一个只存在于照片上的女人,一个已经死了的女人。

“这样盯着一个女士看可不礼貌,还有,不要称呼我小姐,我是你的长辈,要懂得礼貌!今天是我心情好,不然,你受点惩罚在所难免。”女赌王似笑非笑地对林风道。

柳倾城,人如其名,一个容貌倾城的女人。江湖传闻的澳门女赌王,所以,这又是一个厉害的女人!

“呃,柳姨?”林风随蓝玫瑰的叫法叫了一声。他当然知道,对方确实是她的长辈了,这一刻,他真的差点连师娘都叫了出来。

我的美艳师娘,您不是已经……?林风想到了秦慕雨,不由得笑了笑,看来上天还是怜惜红颜的,这两个传闻死去的女人,终究还是很好地活在这世上。

“都坐下吧!”柳倾城招呼林风和蓝玫瑰就座。

几人随即坐下,蓝玫瑰对林风道:“我还是解释一下吧,柳姨是我师父的好朋友,这次来香港,我的确是生意上的事情,顺便来看柳姨,柳姨让我带你来见她,很简单吧?”

林风干笑了一声,之前他是不知道,不过现在问题的确好理解了。

“直接带我来见不是更简单吗?”林风道。

“那不行,澳门女赌王,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你要是不能过关,柳姨都不一定见你呢。”蓝玫瑰道。

林风无语了,这两个女人倒真是情投意合,都喜欢把简单的事情搞得复杂,然后享受其中的乐趣。

“失陪,你们慢慢聊!”蓝玫瑰随即告别了他们走出了这间办公室。

柳倾城上下打量了下林风,这种似笑非笑的看,让林风感到一种别扭。虽然他知道,也许自己小时候浑身不穿衣服地被她看过,现在她的打量,是久别重逢后的正常反应。

可是师娘,您的目光能正常一点吗?我习惯女人哭也习惯女人笑,但相当不习惯这种似笑非笑。

“长得不错,挺有精气神,没白吃我们家的米。”柳倾城笑了笑道,说着拿起红酒杯轻抿了一口,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根女式烟,很娴熟地点着再很娴熟地吞吐。

林风撇了撇嘴,不自然地干笑了一声,长这么大,他还没被人这样评价过,所以他止不住感觉到一种别扭。

“抽烟吗?”柳倾城问道。

“不抽女式烟,男式的更不抽。”林风道。

“喝酒?”

“很少。”

“喜欢赌钱?”

“不喜欢,刚才只是随便玩玩。”

柳倾城笑道:“可怜的孩子,你被那贼老头折磨怕了,一点男人的爱好都没有了。”

林风笑道:“怎么会,虽然我不抽烟不喝酒不赌钱,但是美女,我还是喜欢的。所以,我还是很有男人味儿的。”

柳倾城一怔,随即格格地笑出了声:“没正经,不愧是那死鬼带出来的,跟那死鬼一个德性!”

林风心道我可比他有原则有底线,也没他那种特殊癖好。

“您和刘爷他……?”

“很少联系,我也懒得理他,他都有了其他女人了,对于这个人,我没什么好说的,别在我面前提他!”柳倾城黛眉微蹙道。

林风郁闷地笑了笑,心道到底是谁先提的他啊?

林风觉得,这个女人给自己的感觉,很明显和她同样级别的女人不一样。

秦慕雨给她的感觉,更像是超凡脱俗的仙女美妇,和她在一起,能感觉到她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淡淡仙气。而眼前这个女人,他感觉到更多的是一种咄咄逼人的态势,她就像一位掌握权势的至尊女皇。

唉!看来想象和现实还是有很大差距的,照片上的柔弱娇娘,现实中却是这样的凶悍女皇。

“那个女孩挺不错,很有我做事的风格,所以我挺喜欢她。她对你很不错,是她跟我说了你的事情,才让我觉得有见你一面的必要。”柳倾城对林风道。

林风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蓝玫瑰,今晚的一切,都是她编剧好的,然后两个性情匹配的女人,合计给自己演戏。

“我很意外也很开心,能够再见到您,其实我以为您已经……。”林风道。

柳倾城淡淡地一笑,道:“以为我已经死了是吗?没错,我是已经死了,只不过又复活了而已。有的人想真正地活出自己,就必须死一次,和过去的自己告个别,扔掉那副躯壳里不该有的灵魂,让自己真正的灵魂进驻其中。反正我是这样,刘光祖、林国正……,他们都是。”

“听得有些不明白。”林风道。他真的不明白,一个喜欢把简单的问题搞复杂的女人,想要快速听明白她的话确实不容易。

柳倾城道:“不明白很正常,你还没到明白的时候,也没有人让你明白。我对你的印象,也只有你在摇篮中的时候,我给你洗过半年的尿布,不过那之后不久我就死了,没机会看到你长大。这些年我也只是通过朋友,得到点你的消息,你现在入赘唐家,也算很好的结果了。”

林风皱了皱眉,说实话,他不喜欢入赘这个词,对他来说,这是个很别扭的词汇。他可以接受唐建豪现在的赐予,但那样的目的是将这些发展壮大,让他自己足够强大,强大到曾经赐予他的那些人,反过来接受他的赐予,他死也不会去当个吃软饭的,更害怕被人误解是吃软饭的。

“我以后会娶唐家小姐,不过绝不可能是入赘!”林风正色道。

柳倾城道:“很好。言归正传吧,我听说你遇到了点比较棘手的麻烦。”

林风道:“还好吧,也是一个死过的人带来的,我现在也知道,就是您亲爱的儿子,小白。我很遗憾我当年一无所知,而且年纪幼小,根本改变不了那件事情的发生。”

“我知道,所以现在更没法改变了,就连刘老头和我,都改变不了他,对于他,我们只剩下大义灭亲这一条路了。”这个女皇此时显出了一丝无奈。

林风道:“那倒不至于,毕竟对于他太不公平了,我和白龙的事情,还是我自己解决吧,我可以解决得很好。”

柳倾城道:“这不是你的问题,而是我不想让我的儿子误入歧途,因为当年那死鬼犯下的一个错误,把他送上了一条不归路。同样是死,我们的死是让我们从魔窟中解脱了,可是白龙的死,却让他进入了那个魔窟!真是造化弄人!”

魔窟?林风一怔,对于这个女皇般强大的女人,还有让她恐怖的东西,被她冠以这个词吗?

柳倾城看了看林风,随即道:“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那死鬼什么都没告诉你,唐建豪他们,也什么都没告诉你,看来这些曾经在魔窟里的人,都想忘记这一切了。可惜,上一代的我们成功解脱了,我的下一代却又进了魔窟,这就好像是有一个魔咒,很不幸,魔咒偏偏在我的孩子身上实现。”

林风预感到了什么,他对柳倾城道:“柳姨,您也知道很多我想知道的,我希望,您是让我知道最多的那个人,您告诉我越多越好。”

“他们什么都没告诉你,有他们的道理,或许我应该和当年一样,遵从他们的意思。”柳倾城道。

“呃不,他们已经告诉我很多了,我只是想从您这里知道更多而已,您知道的,人都是贪婪的。”林风道。

“鬼扯,你以为我和那死鬼真的一点都不联系啊!我厌恶他的原因之一,就是他要我为这些无聊的过去保密。你想知道一些事情,估计不容易,不过我倒不会完全遵从那死鬼,你想知道什么,问我吧,我至少会比他们多回答你一个问题。”柳倾城皱眉道。

林风道:“那就说说您口中的那个魔窟吧!”

柳倾城瞪了林风一眼道:“就知道你会问这个,好吧,我就告诉你一点,忤逆忤逆姓刘的那死鬼的意思也好。你现在身边经常打交道的长辈,基本都曾在那个魔窟里,只是他们现在解脱了,和过去告了别。我、唐建豪、刘光祖、刘光义、秦慕雨、林国正、还有林千叶,都曾是魔窟里的人,而当时他们的头领,是林千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