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李思瑶的小阴谋/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思瑶把被窝盖好,直接趴到了林风身上,却故意把自己和林风的脚露在外面,暴露在摄像机的镜头之下。

林风木然地躺在沙发上,感觉着李思瑶压在了自己身上,虽然林风中了李思瑶的招,脑袋有些昏沉,但却不迷糊,这感觉很清晰。

瑶瑶,我真是有眼无珠,太小瞧你了!也罢,来吧,就让我为小瞧你付出代价吧!

林风对李思瑶是有信心的,虽然他相信瑶瑶是第一次,但以这大波妹那方面的阅历,不用自己辅助(没法辅助),自己主动完成这一美好过程,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不过,林风等了许久,也不见李思瑶入正题,只是趴在自己身上,不停地摇晃着身子,把动静搞得挺大,摄像头的画面里,只有被子里的蠕动和四只伸在被子外面的脚。林风偷偷地睁开眼,但见李思瑶咬着嘴唇,粉嫩娇俏的小脸上,还带着一丝邪邪的笑容,似乎显得有些得意。

“瑶瑶,搞什么飞机?”林风纳闷地在心里道。

李思瑶蒙在被子里在林风身上动弹了一会儿,搞得自己身体也累了,她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才把脑袋从被子中探出,抱着林风脸和脸贴在一起,作出大战之后疲惫而享受的样子,这一切自然还是被摄像机捕捉录制下来。

“咔嚓”一声,李思瑶设定的录制时间到了,摄像机自动停止录像。

“OK,大功告成!”李思瑶舒了口气道。

她起身拿过录制好的内容,浏览了一遍,格格地笑出了声,她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一幅画面:这些内容呈现在了那个风天少爷面前,他看到后立即面部扭曲,怒不可遏地提出与自己解除婚约,永不再见。

“哈哈……!”想到这儿,李思瑶再次得意地笑了笑,小心地将摄像机收好,然后帮林风穿衣服。

“就这样帮禽兽哥穿好衣服了,是不是太浪费了?”李思瑶看着“熟睡”的林风,动了一点点小心思。

这么好的非礼禽兽哥的机会,似乎应该把握一下,反正他又不知道。

不好吧,就这样主动让禽兽哥占便宜,可是他又不知道,才不会领本小姐的情呢,便宜只能让他白占了。

怎么办呀?

在艰难的抉择之下,李思瑶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了最绝妙而科学的办法:投币。

李思瑶拿了一枚硬币,捧在手里道:“上天帮我做决定吧,如果抛到正面,我就侵犯禽兽哥一次,只限上半身。抛到反面,就只侵犯禽兽哥下半身,如果站立……。算了,如果上天真的这么给力,让本小姐抛出这么牛逼的姿态,本小姐只能献身表示诚意了。”

一旁偷听着李思瑶喃喃自语的林风一阵汗颜,心道看来本少爷今晚横竖是逃不掉了。

“一、二、三!”李思瑶把硬币抛了出去。这下子用力大了,硬币飞出去撞到了墙上,直接掉进了墙边的小鱼缸里,稳稳地竖在了鱼缸底的沙层里。

“啊!老天你真是坑爹,故意作弄本小姐!本小姐……还是顺应您的意思吧!”李思瑶很无语地道。

算了,献身还是不可能,实在下不了这个决心,还是折算成侵犯下半身吧!李思瑶望着林风,努着小嘴酝酿着。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忽然打开了,唐蕊直接推开门走了进来。感觉到屋子里灯光的耀眼,她下意识地用手遮挡了下惺忪的睡眼。

“真是的,渴死本小姐了,都怪瑶瑶,晚上吃什么咸肉煲饭嘛!”唐蕊一边嘟嚷着一边走到饮水机旁,取了杯水大口喝了下去。

一转身,隐约却见李思瑶立在沙发旁,沙发上躺着浑身只穿着一条内裤的林风,因为李思瑶刚才的惊慌,被子都被她弄掉在了地上。

“瑶瑶,你不睡觉在这儿干什么?”唐蕊原本睡眼惺忪,看到李思瑶在这儿,一下子清醒了稍许,柳眉一竖问道。

“我……!”李思瑶吓坏了,怎么回事呀?门不是被反锁上了吗,怎么没锁上?一想到唐蕊如果醒得早一点点,刚才拍片的事情被她发现,李思瑶额头都冒汗了,小心脏都要跳出来。

“没……没什么!”李思瑶很无辜地道,她承认自己有想法了,可这不是还没得手嘛,就这样背着猥亵的罪名太不值得了。

“没什么你紧张什么?都吓成这个样子了,你心里有鬼,快说!”唐蕊上前走了一步,站到李思瑶面前道。

李思瑶灵机一动,委屈地道:“哼!都怪禽兽哥,好没节操,他自己裸睡不盖被子不说,还故意开着灯,故意占你和我的便宜。我刚出来看到,就被他吓着了。”

说话间,美眸闪动,几滴泪珠就滚落了出来,像受到了巨大的委屈似的。其实,这眼泪真的是硬生生地被唐蕊给吓出来的。

李思瑶的功夫做得太足了,唐蕊当即信以为真,主要是林风此刻的形象的确太让人无语了,浑身只着一条内裤,帐篷还高高撑起,简直是对清纯少女极大的猥亵。

“好啦,不怕不怕哦,不跟没节操的禽兽计较,姐姐带你睡觉吧,乖!”唐蕊擦掉李思瑶脸上的泪珠,轻捏着她粉嫩肉乎的小脸蛋对她安慰道。

“不许你和禽兽哥说,不许让他知道本小姐被他占了便宜,你要警告他以后不准裸睡。”李思瑶一本正经地对唐蕊哭诉道。

“好,知道啦,明天我帮你教训他,行了吧!”唐蕊继续安抚李思瑶。蒙混过关的李思瑶这才破涕为笑,跟着唐蕊一起回了卧房。

这一切林风听得清楚,当下自然郁闷不已,这冤大头当的!

正准备用无力的手自己盖好被子睡觉,忽然唐蕊又进来了,她快速地走到林风睡的沙发旁,把地上的被子捡起来,轻轻地给林风盖好,然后又快速地回了房间。

林风忍不住心头一热:亲爱的,能不能不要让我这么感动!

两天后,李思瑶的爸妈还有哥哥李千宠、表姐程雅诗,也准备动身去香港了,因为后天就是风天家举行家宴的日子,提前去既是礼数,也是给彼此一个熟悉的过程。毕竟李家和风天家关系虽然密切,但两家人真正来往的次数并不是很多,尤其是这一代的小辈们,基本就没有过什么来往。比如李思瑶和风天朗月,他们之前其实根本连面都没有见过。

当然,这一次订婚约,其实不止李思瑶一个人,李家现在的掌舵人,大公子李千宠这次来香港风天家,也是为了类似事情。只不过,他并没有婚约,而是来向风天家提亲,提亲的对象,正是风天家的小姐风天逸雪。

“这次向风天家提亲,是外公生前的意思吗?”万米高空之上,豪华的商务舱内,程雅诗对李千宠问道。她知道,李千宠曾经处着一个叫沈樱雪的女朋友,在李千宠继承了家族掌舵人之后,他便和那个女孩分手了。

程雅诗知道,李千宠这个人虽然有些独断专行,自我意识很强,但他对自己爷爷的安排唯命是从,能够让他忍痛和已经相爱的女子分手,去向一个陌生的女子求亲,只有他的爷爷能够做到。

李千宠点头道:“是的,这是爷爷的意思,我必须遵从,爷爷也是为了家族利益着想。”

程雅诗轻叹了一声道:“如果那个女孩让你觉得志趣相投,你们相爱,那还好一点,如果不会,那对你来说也太残酷了点。”

李千宠轻笑道:“有些事情,本来就身不由己,在很多事情上,我有为所欲为的能力,但有些事情,我却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你说的残酷,或许存在,但和家族利益比起来,应该可以算微不足道吧!”

“你能这样想,瑶瑶可不这么想,这次我真怕瑶瑶被逼急了,弄出什么事儿来。”程雅诗有些担忧地对李千宠道。

对于李思瑶的事情,程雅诗确实有着这样的担忧,她是能够切身地体会到,自己和一个并不喜欢的人订了婚,并且以后就要和他在一起生活,是一种怎样的痛苦。更何况,李思瑶是多么叛逆的女孩,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李千宠道:“确实有这样的问题,我们现在都在担心,瑶瑶死活不肯接受和风天朗月订婚。今天我们先带瑶瑶和他见一次面,看看情况再说。”

程雅诗点了点头,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其实我也觉得,风天朗月和瑶瑶这样的小女孩不相配,我倒是觉得,你这样事业有成的知性美女,更容易征服他!”李千宠看着程雅诗道。

“讨厌,瞎说什么呢你!”程雅诗黛眉微蹙道。

李千宠道:“看得出来,你心里有喜欢的人了,如果是的话,好好争取吧,别和我们一样,为了利益,只能舍弃掉一些东西。”

“我会的,我也希望你们的事情能有更好的处理方式。”程雅诗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