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成立自己的组织/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名字,的确让林风感到很耳熟,就在几天前,在香港,他听到了这个名字,正是出自柳倾城之口。并且,这个李寒潮,正是魔窟里的人,而且,他和父亲林千叶,关系好像还很密切,按照柳倾城的说法,他是父亲得力并且忠心的助手。

“居然是这个人!”林风惊愕地在心里道。随后,他坐了电梯,直接追上了12层。他自然知道,这个人的出现,对于他寻找父亲这件事情的意义,他不可能就这样让自己和他失之交臂。

1206房间前,林风使劲地敲着门,这已经是很含蓄的方式,他现在心情急切,甚至用脚将门踹开的想法都有。

“您好先生,1206房间的客人刚刚退房离开。”一位此楼层的服务人员对林风道,听了她的话,林风立即感到不妙,用最快的速度冲下了楼。

在整个楼层找了一圈,仍然没见那个人的踪影,林风有些小无奈,今天又遇上了个遁逃的高手。

一辆出租车的后座,一张戴着墨镜的煞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透过墨镜,他看到了酒店门前的广场上四处张望找寻他的林风。当然,对于他来说,这个年轻完全是个陌生人。

他一边让出租车司机开车离开,一边拿起手机,拨打了秦慕雨的号码,随即对她嘱咐道:“你来的时候好像被人跟踪了,要小心今天的事情泄露了出去。”

秦慕雨用钥匙开了门,走进了家中,一眼就看到在家中焦急等待她的苏雨心。

“妈妈!您去哪儿了啊,我都担心死了。”苏雨心看到秦慕雨,慌忙上前道,美眸中又是担忧又是惊喜,着实让秦慕雨心生爱怜。

秦慕雨抚了抚女儿的秀发,安慰道:“没事儿宝贝,我只是去附近的商业街逛了逛,一时忘记了时间,手机也忘了充电,对不起,妈妈让你担心了。”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您出什么事儿了!”苏雨心双眸闪动道,紧搂着妈妈的脖子,鼻子一酸几乎就要哭出来。

“好啦,别乱想了,以后妈妈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秦慕雨抚着苏雨心的脸蛋道。

苏雨心道:“林风出去找您去了,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回来。”说着拿起手机拨了林风的号码。

不一会儿,林风回到了苏雨心家,秦慕雨得到李寒潮的告知,告诉她有可能被跟踪,根据他的形容,这个人是林风无疑了。

而林风随后知道,秦慕雨只是编了个幌子瞒住了苏雨心,并没有告诉她自己出门是见一个叫李寒潮的男人。

林风和秦慕雨互相都没有点破,几人一起吃了晚饭,若无其事地聊了一会儿,苏雨心因为明天要上班,所以秦慕雨让她准时地回房间休息了,客厅里,随后只剩下林风和她。

“林风,好久不见,不着急走吧,去楼上聊聊!”秦慕雨对林风道。

林风顺从地跟着秦慕雨上了复式楼的二层,来到一个小书房。秦慕雨关上门,转身就对林风直接问道:“林风,不用我说了,今天你都看到了吧?”

“看到什么?”林风作愕然状道。

秦慕雨黛眉微蹙道:“别装算,今天你跟踪我的目的是什么?你怎么会想到跟踪秦姨?”

“我没跟踪秦姨,我只是偷听了秦姨的电话录音,然后什么的秦姨你也明白了。”林风道:“虽然很没礼貌,但是,我还是想知道您为什么去酒店见那个男人。”

“你怀疑秦姨是那种女人是吗?”秦慕雨皱眉道。

林风道:“当然不是,我知道秦姨和他,比白菜还要清白,我绝对不会有那方面的胡乱猜想。”

“贫嘴!”秦慕雨嗔怒道,随后,她陷入了思索之中,像是在做一个决定。良久之后,她才下定了决心。

“林风,秦姨见的这个人,是秦姨多年前的一位故交,他找我,是为了当年遗留下来的一件事情,只是,秦姨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生活,已经想忘记过去了。所以我一直在犹豫,是否要答应他。”秦慕雨正色对林风道。

林风道:“他叫李寒潮,和您、唐伯父、刘老爷子当年都应该认识!”

秦慕雨一怔,吃惊地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林风笑了笑,随即道:“是一个人告诉我的,当然,她告诉我的可不止这些,我们一起吃了夜宵,聊了很多,秦姨,我现在不再是一个对自己过去一无所知的人了。”

“谁?那个人是谁?”秦慕雨问道。

“她叫柳倾城!”林风清楚地回道。

秦慕雨这下更吃惊了,一双美眸中绽放出无以遏止的诧异。柳倾城,这个人她当然不会不熟悉,这个外表柔美却性格泼辣强硬的女人,留给她的印象太深了,更何况,当年她们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虽然秦慕雨这些年努力去忘记一些东西,但只要一闭上眼睛,一幕幕还是止不住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是她?一个失踪了将近二十年的女人!比自己失踪的时间都长那么多,而且至今,她都没有任何音讯。秦慕雨认为她早已经不在了,不过,明显是个错误的认为,就像很多人也认为她已经不在了一样。

“她在哪儿?你在哪儿见到她的?”秦慕雨对林风问道。

“澳门,柳姨已经是港澳地区赫赫有名的女赌王,只不过,所有人都只是叫她女赌王,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而现在,柳姨已经是我的合作伙伴了。”林风道。

“合作伙伴?”秦慕雨疑惑地道。

林风把自己入股港澳赌业的事情告诉了秦慕雨,秦慕雨这才恍然大悟,当然结合今天李寒潮见他,她知道柳倾城让林风加入他们阵营的目的是什么了。

“我已经知道了,我的父亲叫林千叶,他仍然还在这个世界上,只是和很多人一样,他只是失踪了。李寒潮,是和我父亲一起失踪的,现在李寒潮出现了,我相信他一定知道我父亲现在在哪里。”林风正色对秦慕雨道。

秦慕雨静静地看着林风,淡然地笑了笑,随即道:“林风,你执着起来的样子,和你的父亲真像,我承认,当年我们所有人,都被你父亲的那种气魄所打动。不知道柳倾城有没有告诉过你,她因为你父亲不接受她的爱而自杀的事情!”

林风皱了皱眉,心道还有这事啊,倒是没听那女皇说过,不过从那女皇对父亲的痴恋程度看,这似乎并不夸张,而是完全可能的。

“秦姨,那你呢?”林风笑着对秦慕雨问道。

“我什么?”秦慕雨道,随后她才意识到了林风的意思,当即皱眉道:“别跟秦姨开玩笑,当年我对你的父亲,只是那种对英雄的崇拜,还没上升到爱慕的地步,更不可能像柳倾城那样夸张。”

林风笑了笑,调侃是为了缓冲紧张的气氛,结束之后,他又恢复了一本正经。

“林风,这些事情,你和唐建豪又说过吗?”秦慕雨对林风问道。

林风道:“没有,我只和你商议这些事情,任何人都不知道。”

“那就好,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答应秦姨,以后也要这样,这些事情,以后你只能继续和我商量,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不可以。”秦慕雨正色对林风道。

林风没明白她什么用意,但还是点头答应了她。

秦慕雨道:“李寒潮这次来,并没有告诉我任何有关你父亲的事情,当年他只是和你父亲一起失踪,但现在,他们之间也已经失去联系了。”

“您非常相信那个李寒潮的话吗?”林风有些狐疑地道。

秦慕雨道:“是的,你知道李寒潮是什么人吗?”

林风望着秦慕雨,听得她继续道:“李寒潮和我一样,他是李青河早年收的一名义子!不可思议吧?”

“呃!”林风立即万分诧异。

秦慕雨进一步解释,林风才明白了大部:李寒潮,的确是李青河的义子,也是李青河最信任的手下,他对李青河很忠心,所以放弃了自己的本姓改姓李。林风的父亲林千叶,是个身份十分特殊的人,特殊到直到现在,当年这些人都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当时,他却是一言九鼎,直接能够决定谁担任黑伞组织地区代理人。

李寒潮正是李青河派到林千叶集团的,他的任务是负责监视林千叶的决定和动向,一开始,他完成得不错,窃取了不少有关情报。但后来,李寒潮慧眼识英雄,深深地被林千叶的气概和风度所折服,之后他居然直接倒向了林千叶集团,并成为了他最得力的助手。

当年李青河为了夺取黑伞组织地区代理人这一巨大利益,动用了某些手段,鼓动当时在林千叶集团的手下制造了一起内乱,林千叶和李寒潮一起失踪,李青河成功夺得黑伞组织地区代理人这一资格。

这一结果,让华夏原本两个力量最强大的集团力量出现了失衡,玫瑰教主就此一蹶不振,李青河只手遮天,在整个华夏和东亚、东南亚地区都呼风唤雨,无人能敌。

这么多年来,两边的力量仍然呈现出一边倒的局势,玫瑰教主一直不是李青河的对手,始终处于被压制的状态。并且,李青河一直没有放弃对玫瑰教主势力的追杀和打压,玫瑰教主的后裔这才远走香港,在那边成立自己的势力,积蓄力量。玫瑰教主最信任的,自然是苏鹰石,而苏鹰石现在也在积蓄着力量,准备随时协助玫瑰教主展开他的反攻。

林风现在明白了,在这场蓄势而来的巨大博弈中,作为当年具备着极其深厚背景的林千叶的后人,他已经成了各方拉拢的对象。从个人感情上,刘老头和柳倾城是他的恩人,所以选择他加入了他们的阵营,李青河当年试图谋害过他的父亲,所以他已经把李家视为敌人。

玫瑰教主、李青河,这是华夏目前最庞大的两个利益集团,他们是不共戴天的对立关系。而下,他们又拥有东兴会、九龙会、唐建豪集团、鹰组织、玫瑰组织、风天家族等一系列势力集团,其上,又拥有这个世界最强大最可怕的黑伞组织。

林风忽然觉得,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真的是一团迷雾,到目前为止,他一直都是在这团迷雾中周旋徘徊,在黑暗中摸索,完全找不到方向,分不清敌我。他不知道该相信谁,该怀疑谁,不知道该帮助谁,该对付谁!

庆幸的是,在长时间的迷雾迷雾摸索和多次的碰壁中,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方法,他认为最行之有效,冲破一切迷雾,达到他改变一切这一宏愿的方法。这个想法,之前他有想过,但都是一闪而过,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坚定。

“李寒潮找我,是希望我劝说林千叶的儿子,也就是林风你,他希望你能够加入他们的阵营。他希望你重拾你父亲的威望,努力将这一切混乱的格局改变,而我们,也希望你能够做到。可是我又很犹豫,因为我知道,林风你已经有了安宁的生活,我也不想让你走上一代的老路,一直生活在争斗中,你的父亲,一定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他一直都不出现,只希望你能够安定快乐地生活一辈子,或许,他一直都在默默地看着你。”秦慕雨轻轻拍了拍林风的肩膀正色对他道。

林风道:“秦姨,我不会走你们的老路的,不过,却不是你说的这个原因。我要改变一切的宏愿,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那你是什么意思?林风?”秦慕雨问道。

林风看着秦慕雨,正色道:“改变一切,就从现在开始吧,今天这个日子,我会永远记住的,因为今天我正式有了这样一个决定,并且从今天起就开始去做!”

“是什么?”

“我不愿依附于任何力量,我要成立属于我自己的组织,以这个作为起始。”林风眺望着窗外的远方,正色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