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斗争是一门艺术/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月的东海,已经是春意盎然,和风拂面,一派和煦舒适的春景,确实是很容易让女孩子陶醉的季节。

整个城区都已经披上了大批绿色,晴空万里之时,城区柳絮纷飞,如纷繁的落雪。再过不了多久,东海便进入南方细雨纷飞的梅雨季节了。

“问君愁几许?一芥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晴空之下,风天逸雪倚在李家别墅楼顶露台前,低眉浅吟。不远处,便放置着她熟悉的画板和各种绘画用具,画板上,是一副风景画的大致轮廓,是她新作品的雏形。

她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吟出了这句词,其实她并没有那么夸张的纷繁愁绪,但她觉得这句词,倒也能形容一下她偶尔的心情。比如现在,她有些无心作画。

东海白天的气温明显比晚上暖和许多,所以现在风天逸雪已经尝试穿上了她喜欢的白色长裙,和风吹拂着她的长发和裙摆,一种超凡脱俗的气韵应运而生。蓝天碧海、青草柳絮、穿白色长裙的美丽女子,这一切,其实正是足够好的绘画题材,只是,风天逸雪自己不能完全看到那个美丽的自己,她只能感觉到自己心中淡淡的惆怅。

“打扰到你了吗?”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风天朗月走上了露台,轻声唤了风天逸雪一声。

对于和他一起长大的妹妹风天逸雪,风天朗月自然是万分了解的,知道她在用心作画的时候,不喜欢被任何人任何事情打扰。而现在,他看到风天逸雪并不在作画,而是惆怅地望着那些准备进入她画中的风景。

“第一次听到你吟出这样的词句,在我的印象里,你多愁善感的时候并不是特别多。”风天朗月看了看风天逸雪的画板,轻声笑道。

“大概是对这里还是比较陌生吧,找不到能够让我感动的风景。你知道的,我的适应能力一直就不太强。”风天逸雪转头轻笑道。

风天朗月道:“是啊,换了环境,你连作画都进入不了状态了。看得出这两天,有种淡淡的失落伴着你。”

风天逸雪失笑,转眼望着哥哥嗔道:“这两天,最失落的应该是你才对吧?”

风天朗月笑了笑,其实他并没有这么觉得,因为他不会让自己失败,阳光明媚、春意盎然,这是种下希望的季节。风天朗月有这样的自信,只要他种下希望,他就能够收获硕果。

“昨天晚上去哪儿了?”风天朗月轻柔地问道。

“到了东海,你也不给我点自由,没劲!”风天逸雪对于哥哥调查她的行踪显然很不满。

“正因为这是东海,不是香港,这里是我们对手的势力范围,我必须为你的安全负责!”风天朗月拍了拍她的肩膀,关切地道。

风天逸雪道:“可是我要告诉你,我恰好就是去见那个被你称作对手的人了。”

“意料之中,在香港,你就让我帮你查他的资料,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风天朗月道。

风天逸雪也不否认,她正是从和林风第一次见面后,开始下意识地关注了下他在东海的履历。

很简短的一段履历,但就像莫泊桑的短篇小说一样,充满了跌宕起伏的美感,风天逸雪承认,她对这个叫林风的人产生了兴趣。

热衷艺术的她,真的是一个极其挑剔的女孩,相对于平坦毫无波折经历的人,她显然更喜欢拥有曲折跌宕履历的,也就是喜欢有故事的人。

林风,一个迷一样的男子,她觉得自己看不透这个人。所以,她对他产生了一种兴趣,甚至还带有一种着迷。她其实还有些担心,担心这种着迷,有一天会上升到米开朗基罗对人体结构艺术的那种痴迷。

“你想多了吧?”风天逸雪笑着对哥哥道。

“但愿是吧,你是对于艺术痴迷的女孩,不屑于注重理智,或许你已经把我这次来东海的目的告诉他了。”风天朗月道。

“如果是,对你来说后果严重吗?”风天逸雪道。

风天朗月道:“谈不上后果,因为作为我的对手,他迟早会知道这些事情,不用你告诉也是一样。只是我现在认为,他还没有力量与我们对抗。”

“为什么你们一定要选择对抗?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值得我像研究艺术一样研究的人,你却差点把他毁掉了。你知道吗?这比你当年不小心打碎了家里那件罗丹的雕塑作品还要可恶。”风天逸雪面带不满地道。

风天朗月看着妹妹面带愠色的脸,轻拂去被风吹到她脸上的秀发,看着她秀美的脸,轻声道:“和你喜欢艺术一样,这世上很多男人,也喜欢并且痴迷属于他们的艺术。其中最让他们痴迷的两种艺术,就是地位和女人,这也是男人最热衷于争夺的艺术。”

“可是这两种,你从来就不缺。”风天逸雪道。

“艺术是无止境的,斗争也是一种艺术,而我追求和争夺的,是我想要的艺术!”

风天逸雪道:“我觉得我应该明白,无论是势力的角逐还是女人的争夺上,林风都是你的敌人,并且被你看作最大的敌人!”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们不愿接受的事实,但每个人却又要努力学会接受,这些正是痛苦来源的方式。逸雪,不要陷入进去,否则你会痛苦,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风天朗月安慰着妹妹道。

“这也是我要对你说的!不要陷入进去哦!”风天逸雪颇有意味地望了一眼风天朗月道。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是风和日丽的晴朗。这个容易让女孩陶醉的季节,也让小爱思绪万千,她不由得会想起那一晚的流星,以及对流星许下的愿望。让她喜悦的是,那个愿望成为了现实。

虽然他远在香港,可是想到自己有了能够依偎的肩膀,小爱就觉得他离自己并不远,甚至就在自己身边。

今天小爱去了妈妈住的小区看望了妈妈,然后自己坐了公交车去自己的学校,虽然已是富家女,但多年来的拮据生活,让她已经养成了简洁朴素的习惯。

她下了公交车,准备走进学校,一辆黑色轿车在她身旁停下,车窗跟着摇下。

“你是小爱?唐梦茜小姐?”开车的年轻人对她喊道。

“嗯?请问你是哪位?”对于这个能够叫出自己小名的人,小爱感到很诧异。

那人道:“请上车吧,我是唐天的朋友,是他让我来接你的。”

“唐天,他来东海了?”小爱又惊愕又开心,当下激动地道,唐天这个名字让她一时忘记了一切,对于这个面目友善的年轻人,她没有丝毫的警惕。

她上了车,随即车门紧锁,年轻人启车疾驰起来。

“你要带我去哪儿?”小爱这才感觉到了不对劲,而她先前也没有注意到,这辆车的后座上还有两个戴着墨镜的彪形大汉,看起来绝不是善类。

“奉命行事而已,委屈你一下了,唐小姐。”年轻人淡淡地道,这明显是一次绑架劫持,可是他却表现得如此轻描淡写,似乎这种游戏他已经驾轻就熟了。

李家别墅,风天朗月的住所,风天朗月坐在一个大地球仪前,轻轻转动它查看着,他转到了地球仪上的非洲,目光凝聚在了中非的几个国家。

唐天静静地站在他身后,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虽然这并不是他一个保镖应该关注的。

“阿天,我们的任务就快开始了,基地也已经找好,第一仗一定要打得漂亮,不过有你和白龙双剑合璧,我相信绝对没有问题!”风天朗月对唐天道,现在的唐天,已经取得了风天朗月极大的信任,他甚至把一些重要的事务都交给唐天来做了。

“明天晚上,我们的第一批货出动,地点就在龙山岛。货轮今天就到码头,明天改装箱分批从龙山岛出发。”风天朗月拍了下唐天的肩膀道。

“不会让你失望的!”唐天自信满满地道。他不是自信能够完成风天朗月交给他的任务,而是自信他对他的信任。

“好!赶紧去准备一下吧,详细的东西我回头再给你。这一次,你和白龙全权负责,千宠负责货运船只。这是我们在东海的第一单,它至关重要,直接决定着我们的生意今后能否在东海的渠道做下去!好好做一场,给我们打个头彩!”风天朗月道。

唐天随即点头退下,他知道,风天朗月虽然极其信任自己,但真正最重要的信息,不到真正行动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知道的。

唐天刚退下,风天朗月的另一名亲信走了进来,对风天朗月道:“少爷,已经查清楚了,你的怀疑没有错,唐天的身份可疑。他的女朋友叫唐梦茜,是东海唐朝集团唐建豪的长女,而唐天,正是唐建豪的义子,他和林风的关系,不可谓不密切,必须加以提防!现在,他的女朋友就在我们手里,拿下唐天不是问题。”

“不!放了那个女孩,并且,有技巧地放,让她感觉自己只是碰到了几个普通的绑匪,无意间让她跑掉了!”风天朗月对那亲信道。

亲信不知道什么原因,但他当即遵从,并没有多问。

风天朗月道:“这是我们第一批出货,如果能利用唐天的告密,把林风吸引到龙山岛,应该是更好的选择!记住,斗争也是门艺术!”

这正是风天朗月的打草惊蛇之计,此前他就怀疑唐天的身份了,只是一直查不到有关他的任何信息。这次来东海,他做的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超大走私军火项目,没法不做到万分的小心。

他自然知道,他的生意要想在东海做下去,即便有李家强大的背景支持,也需要搞定那个他认为最棘手的敌人。那个人不是苏鹰石,恰恰是林风!尽管林风现在还没有很强的实力,但风天朗月觉得,他才是真正最难对付的对手。

“妙!只是,林风和唐天联手,再加上他部的力量,未必容易对付,白龙等三龙,能不能搞得定?”亲信道。

“我早有安排!”风天朗月自信地冷笑了一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