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白龙的礼物/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风天朗月的计划,劫持小爱的人立即把自己扮演成了绑架富家女勒索钱财的劫匪,并且制造了一起失误,让小爱逃脱了。

小爱受到了惊吓,不过她开始怀疑这帮劫匪的身份,因为这帮劫匪居然知道她和唐天的关系,仅这点就足够让她诧异了。

她答应过要为唐天保密行踪,所以今天的遭遇她没有和其他人说,而是单独告诉了林风。听了小爱的叙说,林风敏锐地感觉到,风天朗月是不是已经对唐天的身份产生怀疑了。如果真是这样,唐天在他的阵营中,处境势必十分危险。

其实林风一直都觉得,风天朗月这样的人,绝不是容易糊弄的。以风天朗月的敏感,他绝对不会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终日伴他左右,知晓着他的大部分秘密。虽然唐天隐藏得很深,但以风天家族的力量,查出他的过往又有何难。

“林风,你告诉我,唐天到底在哪里?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小爱对林风恳求道,从林风担忧的眼神中,她已经看出了什么。

“小爱,我不隐瞒你了,唐天已经来到了东海,只不过,他还在进行着一项很重要的任务,暂时不能脱身来见你!”事情已经基本败露,林风无意再隐瞒小爱什么了。

“什么任务?是不是很危险?”女孩子的神经终究是敏感的,小爱越来越意识到了什么,当下对林风追问道。

林风知道,这个女孩的心已经完全在唐天身上了,如果唐天出了任何事情,她绝对会陷入一种崩溃的境地。

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爱时,唐天的约见电话来了,地点是龙山岛,今晚,唐天会带着风天朗月和玫瑰组织的人登岛查看,为明晚的行动做准备。他一切都需要做得滴水不漏,不引起风天朗月的察觉,可他没有料到,他的一切已经尽在风天朗月的掌握中了。

“我要和你一起去见他!”小爱很坚决地道,林风知道拒绝不了,只能答应了她。

林风开着车,带着小爱出了唐家别墅,驶进了夜色中。而夜色中,一辆黑色的轿车,如幽灵般地驶出,停在了唐家别墅大门不远的地方。

唐蕊和李思瑶刚刚玩完游戏,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今晚唐建豪不在家,林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门,她感到很无聊。

就在无所事事之时,手机忽然响了,虽然是个陌生号码,但她还是接通,一接通却听到了是林风的声音。

“晚上很无聊吗?出来兜兜风吧!”

“你凭什么认为本小姐愿意啊,本小姐是你随叫随到的呀?”唐蕊努着小嘴道,不过说话间,她已经高兴地扯掉自己的睡衣,换衣服准备出门了。

“我已经到别墅门口了,你自己出来吧!”

“等一下,我叫上瑶瑶一起吧!”唐蕊套好了外套已经走出了房间的门,往李思瑶的房间跑去。

“还是只有两个人吧,我想再感受一下和你单独在一起的感觉!”

唐蕊怔了一下,对方电话已经挂断了,唐蕊努了努嘴:禽兽哥今天怎么说话怪怪的?

她终究没有叫瑶瑶,自己独自跑出了别墅,看到了那辆黑色的车。

“小姐,这么晚了你去哪儿?”几名保镖随即跟了过来。

“我和林风出去兜兜风,别跟着我嘛,讨厌!”唐蕊对保镖娇喝道,说着加快了速度,然后跑进了那辆黑色轿车中。

“真是讨厌,干什么都要问,本小姐一点自由空间都没有!”唐蕊努着嘴嗔怒地道,一扭头,却看到了让她惊愕不已的一幕。

眼前这个人,根本不是林风,而是另一张陌生的面孔。额不,不是完全陌生,似乎有那么一点熟悉,一时又想不起来,但对于这个人,她莫名地感到有些害怕。

“不好意思,我上错车了!”唐蕊想拉开车门下车,却发现车门已经被锁上了,任她怎么打也打不开。

“不,你没上错!”对方轻笑了一声,随即启动车辆疾驰而去。

“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儿?”唐蕊懊恼地推搡叫嚷抗拒道。她真的又气又怕,这个家伙,忽然模仿林风的声音把她骗出来,到底是什么居心啊?

现在的她,已经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正是除夕之夜将她们几个女孩绑架到一个悬崖边,要她们玩那个恶毒游戏的家伙,她知道他的名字叫白龙,也知道,这个人是林风的死对头。

唐蕊越来越感到害怕了:自己现在落在了这个人手里,会是什么下场呀!

白龙并不予理睬,只是更加凶猛地将油门加大。眼看着挣扎无望,惊吓情急之下,唐蕊美眸闪动,泪水已经在美眸中打转了。

“如果是害怕让你安静下来的话,我很抱歉!”不一会儿,白龙放慢了速度,然后拿起纸巾递给了唐蕊。

唐蕊不理睬他,也不伸手去接,对于这个人,她只有敌视和厌恶。因为这个人,故意让林风给她造成了心理创伤,故意激怒她开枪打伤了林风,而且之前如果不是他,林风和苏雨心也不会发生那种关系。

白龙淡淡地道:“别哭了,我只是想让你安静下来,然后有耐心听我对你说一些事情!”说着,白龙靠着路边,将车停了下来。

“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呢?告诉你,我唐蕊从来都只会很厌恶一个人,不会非常憎恨一个人,大概你是特别的吧!你就是那个让我非常憎恨的人!”这时候的唐蕊的畏惧感反而少了许多,她直言不讳地对白龙道。

“那我很荣幸,爱也好恨也罢,反正是两个极端,他和我各占你心中的这两个极端吧!最起码,我会成为一个不会让你轻易遗忘的人!”白龙淡淡地道。

“你很无聊,真的很无聊!”唐蕊抬起美眸,撇了一眼白龙道。借着车内的灯光,她清楚地看到了白龙的脸。

她其实承认,这是一张十足英俊的面孔,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坏人。不了解他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内在的狡猾与险恶。

白龙淡淡地笑了笑,望着唐蕊道:“还有什么损我的词,尽管都说出来吧,如果能让你内心好受一点的话。我们难得单独在一起一次,我可不想你带着这么糟糕的心情。其实今晚,除了我的邀请方式不礼貌外,好像并没有做错什么。”

“你害过我和林风,我和你在一起,心情没法不糟糕!”唐蕊继续发泄道,不知道怎么的,这一刻她已经完全没了畏惧。

“那我给你个机会,让你报仇吧!”白龙说着,拿出了一把小手枪,递给了唐蕊。唐蕊看到小手枪吓坏了,往后缩了缩身子,哪里敢用手去接。

白龙笑了笑道:“好了,既然你畏惧伤害,说明你懂得被伤害的痛苦!好吧,因为你这次不愿意出来,所以在我们分开之前,我会让你觉得,你这次出来是十分值得的!”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唐蕊极没耐心地道。

白龙静静地看着唐蕊,轻声道:“让我好好地看看你吧,好久都没看到你了,更别说这样近距离地看着你了。”

“你……!”唐蕊生气地皱眉瞪了对方一眼,眼神中止不住绽放出厌恶,感觉到白龙的目光肆意地侵犯着自己,她浑身都不自在。这个时候的唐蕊,只会把他理解为一个被仇恨蒙蔽、行为异常的心理变态者。

“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故事吗?选择的故事!那个故事还没有完,或者说,它的结局不是我之前说的那个,今天,你会听到另一个版本的。”白龙对唐蕊道。

唐蕊微微怔了一下,她现在已经知道,那个故事中的主角,就是林风和他,当年那个人选择了救林风而放弃了他,这正是他对林风痛恨不已的原因。

“上次的事情,你已经报仇了,你的目的应该达到了吧?如果你还需要什么补偿,就直接提出来吧。要钱吗?我们可以给你很多钱。”唐蕊正色对白龙道,单纯的她,还是相信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

白龙笑了笑,望着唐蕊道:“要钱?那还不如绑架你来得实在,唐先生为你这个宝贝女儿,即使用所有的财富来交换他也愿意吧!”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你直接说出来吧!”唐蕊拿出了谈判地姿态,对白龙道,似乎她觉得,白龙今天找她出来,就是为了这个谈判的。

白龙道:“还是先听我讲完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吧:那个男孩坠崖后,幸运地没有死掉,而是在昏迷了一天一夜后,被人救下了。经过那个人的救治,他完全恢复了健康,并且最终由他调教成了一名出色的杀手。当年的两个男孩,最终还是以不同的方式生存下来了。”

“只是,他们注定成为敌人,他们中只能有一个存在,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的,我仍然会坚持杀死林风,或者,他杀死我!”

“你休想,我不会让你杀死他的!”唐蕊玉齿紧咬,正色对白龙道。

“那你怎么阻止我?”

“用一切方法阻止我,包括……杀死你!”唐蕊正色道,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正式还是戏谑。

“好!如果能死在你手里,那应该是我最好的选择了,我觉得我应该会是你唯一杀死的人!”白龙呵呵笑道。

唐蕊皱了皱眉,看到对方正色的样子,她心里莫名地有了种奇怪的感觉。

两人随后都没有再说话,虽然唐蕊有很多质问要泼给这个人,但现在,她觉得这一切并没有作用,这是个精神世界完全崩塌的人,而她自己的阳光,并不想照进他的黑暗。

“该送你回去了!”白龙说了一句,随后他调转了车头,径直原路返回,把唐蕊又送回了唐家别墅门外。

唐蕊看了白龙一眼,随即转身就准备打开车门下车,生怕他忽然反悔、又加速拐走了她一样。

“等一下,这个拿去吧!”白龙对唐蕊道,说着把一只录音笔递到了唐蕊手中。

唐蕊接过,狐疑地看了看白龙,听得他道:“我和林风的结局是你死我活,但我会用我的方式和他定生死,我不会轻易让他死的,要死,我也要他死在我手里!”

“什么意思?”

“给林风的小小礼物!记住,你不想后悔的话,最好明天晚上之前让他听到里面的内容!”白龙对唐蕊道,说完驾车极速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