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美人各怀心事/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墅三楼的露台上,林风倚在栏杆前吹着海风,静静地凝视着大海的方向,在这里并不能看到玫瑰山庄,但几天前的激烈场面清晰地在林风眼前回荡着。

林风想到了唐蕊和雨心,有了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所以他会想到苏摩,那个可怕的女人,差点成为自己生命的终结者,而那个女人,又是林风必须要战胜的人。

伴着清脆的出鞘声响,风翎被林风从刀鞘中拔了出来,月光之下,寒光四射,刀刃锋利似能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根据刘老头所说,这是一把千锤百炼却未能一用的好刀刃,它是父亲留给自己的,自己的父亲,不是个喜欢杀戮的人。他把一些秘密,藏在了刀中传递给自己。林风明白,要找到和父亲有关的消息,这是最直接的突破口。

敲了敲风翎的刀身,从声音判断,它应该是实心的,内部没有空间存放其它东西,所以像倚天剑、屠龙刀那样内藏武功秘籍的可能性没有了。不过除了内部藏物,林风暂时还想不到一把匕首用什么方式来传达秘密?

难道像传说中的利刃见血而显天机?林风笑了笑,想到这儿,他还真有股子扎自己一刀让刀子见血的冲动。

“禽兽哥!”李思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林风赶忙将风翎收了起来。转头一看,唐蕊和李思瑶各自端着个果盘走了过来。

“让你陪我们玩斗地主你没兴趣,一个人在这里犯寻思玩深沉,哼!”李思瑶嗔怪地对林风道。

“那个我玩不了,会输得很惨的东西,我是不玩的。”林风道,其实他是害怕几位女孩输得很惨才对,几位大小姐的玩牌技术实在不敢恭维,林风都看不下去了,和这样的对手玩牌,其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而看到李思瑶乖巧可爱的眼神,林风心里又止不住有些自责,这和他现在心里对程雅诗的感觉是一样的,从这方面想,他不觉得自己是个胜利者,最起码,现在还不是。

唐蕊走到林风身旁,对他道:“明天我们去看一下雅诗姐吧,昨天我才知道她这几天好像病了,我挺担心她的!”

林风点了点头,去看望程雅诗当然是必须的,其实他一直很想找个机会,单独地和程雅诗谈谈。

第二天上午,海景天城唐蕊的复式楼内,林风带着风天逸雪简单地参观了下复式楼的环境,她已经退了酒店的房间,如果合适的话,这里就是她以后的暂居之地。

“这里喜欢吗?对面住的是我的朋友,哪天介绍你们认识一下,你们之间有艺术方面共同语言的。”林风对风天逸雪道。

“很好,我觉得我会适应并喜欢上这里的,谢谢你,林风。”风天逸雪嫣然道。

她已经对风天朗月和李千宠谎称自己已经出国旅行了,没打算短期内回香港,躲藏在这里,他们也别想找到她。

“安心住在这里吧,等哪天想回家了就回到家里去,毕竟家是你永远的归宿,我和你哥哥解释一下,就说这次的事情是我利用了你。他们都是你的家人,不会追究你什么。”林风对风天逸雪道,其实一直以来,林风都觉得这一切不应该由风天逸雪来承担,他想着帮她解决这个问题。

风天逸雪道:“不用了,是我已经厌倦了家族的生活,我们这些人,除了物质生活方面比正常人好一点,有什么东西是我们自己能决定的呢?我这一次,其实也在逃避另一件事情。”

林风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她是逃避李千宠这个她并没有感觉的人,她是出于家族安排的原因,违心地同意了成为他的未婚妻。

她为林风做那些事情,既是为了阻止两家联合的犯罪活动,也是想用这种方式,打破她身上束缚她的枷锁。不管能不能成功,至少,她要表现下自己的抗争。

她想起了家族为她安排这场婚约的目的,在她看来,那真是一个无聊的目的,对她十分不公平的目的。

风天逸雪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她尝试着去顺从了,但这种以牺牲她幸福和快乐为代价的婚约,她最终还是无法接受,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正如她所说的,她们这些富家子女,除了物质上的生活华丽一些外,根本没有任何值得别人羡慕的地方,甚至她还羡慕那些能够拥有自由爱情的人。

风天逸雪想过把李家和风天家两大家族之间的那个秘密告诉林风,因为他是自己信任的人,那个秘密,正是两家联姻的真正原因。

但最终,她还是没有下那个决心。她觉得自己已经背叛李家和风天家了,让他们受到了惩罚,一切都无可挽回。所以,还是让一切都沉寂吧,现在的她,只想顺利地逃避,所有的一切都不想再提及。

“林风,我真羡慕你们,为什么你和你未婚妻都能够那么相爱?我听说,你们也是从互不相识开始,慢慢走到一起的。”风天逸雪道。

林风笑了笑,他和唐蕊之间可不是一帆风顺的,但至少现在,他们之间是简单而快乐的,这就已经超越了一切。

“今后怎么打算呢?”林风对风天逸雪问道。

风天逸雪道:“准备在东海开一家画廊,雇人管理,我不出面,李家应该也没那么容易找到我。我会一边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一边寻找一个人。”

“寻找一个人?”林风诧异地道。

“对,一个我一直就想找到的人,能够打破我命运枷锁的人。”风天逸雪嫣然道,美眸看着林风,一个声音在心里响起:或许,这个人已经出现了吧?

“林风,我觉得,你是喜欢另一个女孩的,当然,你也爱你的未婚妻,但你也爱那个女孩,不要不承认哦。”风天逸雪肯定地对林风道。

“为什么你这么认为?”林风问道,他知道,风天逸雪指的是程雅诗。

风天逸雪略一思索,笑道:“因为那天,当着我和我哥哥的面,你吻她吻得很认真!”

程雅诗静坐在自己的书房中,漫无目的地望着窗外的风景,几天李内心的无比伤痛纠结和严重的感冒,让她几近崩溃,她脸色苍白、嘴唇也没了血色,尽管她努力按捺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这并不能阻挡她在脸上增添一道道泪痕。

一直以来,她都自信自己是个非常坚强的女孩,但她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其实也是这样的脆弱,闭上眼睛,程雅诗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幅画面,她不该看到的一幅画面。这大概是她最为伤心的根源,也是女孩子固有的通病!

几声轻轻的敲门声响过,程志远和岳春娥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这几天程雅诗的状态极差,病了一场极其憔悴,有时候一整天不吃也不喝,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程氏夫妇着实吓坏了,也心疼得要死,这几天公司的事情也放一放了,专门在家陪伴照顾女儿。

程氏夫妇知道了原因,李家走私犯罪的事情,让程雅诗受了很大打击,大概是从小和外公感情好吧,所以这一次她表现的伤痛不比外公去世时少。当然,这只是程氏夫妇知道的最表面的原因,对于深层原因,他们一无所知。

“雅诗,你都病了几天了,今天又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问你你也什么也不说,我的祖宗啊,你这是要把我和你爸给急死啊!你爸担心你,这几天每晚都没睡,整夜守在你房间外。”岳春娥对程雅诗道。

程雅诗一怔,抬眼望了望程志远憔悴带着血丝的双眼,缓缓地站起身,美眸中闪现出感激和自责。这几天她病得厉害,再加上心理极度纠结难受,对外界什么也不关心,她真不知道父亲这样的付出。

程雅诗轻轻走到程志远身旁,伸出手拥抱住了他,感动的泪水夺眶而出。虽然同为富家独生女、父母眼里的掌上明珠,但程雅诗明显没有唐蕊那般娇惯,大多数事情,她情愿自己去承受而不想连累父母,只是这一次,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糟糕成这样。

“爸、妈,对不起,我让你们担心了!”程雅诗泪眼婆娑道。

“唉!一家人说这些干什么,雅诗,你一直都是个坚强的女孩,以前你自己遇到的挫折,不都顺利解决了吗?这一次也没什么不能解决的。”程志远拍了拍程雅诗的后背,用平日鼓励她的语气安慰她道。

程雅诗点了点头,岳春娥这才长舒了口气,让女佣王妈端来了热粥,喂了程雅诗吃下,随后把李家最近的消息都告诉了她。

岳春娥这几天几乎每天都去李家,现在得知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她已经放松了许多。因为李家进行犯罪活动,程氏集团和程雅诗的公司也遭到了警方的调查,好在他们做的都是正规生意,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在李千宠的走动下,很快那些调查便不了了之了。

“爸,妈,我想去一下家里。”程雅诗对父母恳求道,关于李家的事情,她要对李千宠问个清楚,李家人竭力让她和风天家攀亲,所谋得的利益,难道就是为了进行那一系列昧着良心的犯罪行为吗?想到这儿,程雅诗根本无法容忍。

“不用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啊?千宠刚才来电话了,一会儿过来看看你!”岳春娥对程雅诗道。

“那好,我在家里等他!”程雅诗咬牙道,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让李千宠到来便接受她的一系列质问。

岳春娥提醒程雅诗道:“雅诗,都是家里人,事情过去了就算了吧,也别让千宠难看了。”

“我知道了,妈!”程雅诗随口应道,虽然嘴上答应了,但她心里知道,这一次她估计不会给李千宠面子。

“那个风天少爷,他会和千宠一起来看你,这个人和李家人联合犯罪,爸妈对他也没好感,要不我跟千宠说一下让他别来了。”岳春娥对程雅诗征求道。

程雅诗黛眉微蹙:风天朗月?他还来干什么?这个时候,他还有脸来找自己吗?

“不用了,让他来吧,我正好找他们一起谈谈!”程雅诗玉齿轻咬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