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你这样的敌人/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思瑶的初衷,很明显是一种转移注意力的做法,同时警告风天朗月不要胡说八道(其实也没有胡说)。她知道自己采取的方式很突兀很彪悍,但这个时候,她实在想不到有其它比这更好的方式了。

在座的人都被李思瑶的举动惊呆了,最郁闷的自然是风天朗月了,刚产生一点胜利的快感,李思瑶直接一泼冰冷的水淋了上来。满脸水渍不说,米色的休闲西装上也沾上了大片大片的水渍,尤其是裤裆位置,任何不知情的人看了,就以为风天少爷小便失禁了。

风天朗月懊怒了,试想他这样目空一切的翩翩公子、优雅绅士,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礼遇,被一个小女孩直接拿着杯子的水泼脸上,弄得如此狼狈,这简直就是最直接的羞辱!

其实有时候,绅士和普通人的区别就是,即使是睚眦必报,他们也会表现得虚怀若谷。不过这一次,风天朗月顶不住了,虽然他是个有修养、彬彬有礼的绅士,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忍受别人的无礼。

“瑶瑶,你干什么?”程雅诗作生气状,黛眉紧蹙对李思瑶喝斥道,虽然李思瑶的做法,让她其实也感到有些快意,但毕竟风天朗月是客人,而且他这个人本身也并没有人品上让她鄙夷的地方,所以作为主人,程雅诗还需要尽基本的待客之道。李思瑶的行为,明显是不礼貌的。

“他胡说八道,挑拨你和蕊蕊的关系!”李思瑶掐着腰,正色望着风天朗月道。她已经卯足了劲,如果风天朗月敢反驳她一句,下次泼到他脸上的,就不是清水了。

没办法,为了不让唐蕊这个难伺候的大小姐对禽兽哥和雅诗姐产生误会,本小姐只能牺牲自己的玉女形象了!

“瑶瑶,坐下!”程雅诗拉过李思瑶,把她按到沙发上坐下,然后吩咐王妈拿了条干毛巾,亲自帮风天朗月擦身上的水渍。

“瑶瑶年纪小不懂事,别跟她计较!”程雅诗对风天朗月道。

“谢谢!”程雅诗出面,让风天朗月情绪好了很多,他拿过毛巾擦拭了下脸和身上的水。

“你们两个给我到楼上去!”程雅诗皱眉对唐蕊和李思瑶道,唐蕊和李思瑶两人一个在嘴巴上讨了便宜,一个用行动教训了风天朗月,现在都有了种胜利报复的快感,而程雅诗说完,也止不住淡淡地对她们笑了笑。

两位女孩心领神会地笑了笑,然后一起瞪了风天朗月一眼,再一起拉着手往楼上去了。

“小妹从小娇惯,你多多包涵吧,再怎么说,她也曾经是你的……。”李千宠对风天朗月道。

“没事,我怎么会跟瑶瑶计较呢。”风天朗月道,他暗自庆幸自己的眼光是正确的,这么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未婚妻,他自认为无福消受。

今天其实他只是针对唐蕊和李思瑶的挑衅,随意地针锋相对了一下。现在的他更加确定,林风和程雅诗之间真的存在某些关系,而李思瑶正是害怕这种关系在唐蕊面前暴露,所以才对他作出了那样的举动。

“雅诗,我们单独聊聊吧!”李千宠起身对程雅诗道。

程雅诗随即点头,和李千宠一起对林风和风天朗月道了声“失陪”,两人一起来到了一楼的庭院中。

客厅里只剩了林风和风天朗月两人,气氛不可避免的有些尴尬起来,战场上的对立方碰面,已经是分开眼红了,何况两人还站在情场上的对立面,这是他们更加水火不容的理由。

风天朗月看着林风,几天前的那场恶战还历历在目,他钦佩眼前这个人的能力和勇气,但很遗憾,这个人是他的敌人,并且是没有任何理由让他们化干戈为玉帛的敌人。

“你很幸福,林风,难得有那样的女孩维护着你。”风天朗月轻扬了扬眉尖,笑着对林风道。

林风道:“这好像不能用幸福来形容吧,瑶瑶是我可爱的小妹妹,不过她喜欢玩闹,今天的事情,你可别怪她!”

风天朗月道:“我指的可不是瑶瑶,是我的妹妹逸雪,这一次我们的博弈,你最该感谢的应该是她吧!”

林风一怔,随即道:“我是非常感谢她,而她也是做了一个重要的选择。”

“无论如何,她的这个选择都是愚蠢的,除了受益方你以外,没有人愿意她作出这样的选择。我觉得,逸雪应该是喜欢上你了。”风天朗月道。

“这种可能性好像没有!”林风摇了摇头道,他没有这么认为。他们是朋友,他和风天逸雪之间的感觉,只能算是在某种善良上达成一种共识,完全没到男女感情的地步。

林风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心道难道风天大小姐对自己发生了传说中的暗恋?

风天朗月道:“你会比我更了解逸雪吗?她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做出这么大的事情,背叛她的亲人和未婚夫,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被冲昏了头脑,世界上有两种美丽又邪恶的东西,可以让人迷失,无疑,那就是酒精和爱情!”

“是因为她的善良,你们的军火流入别国用于内战,帮助别人杀人,这是逸雪小姐不愿意看到的。”林风对风天朗月道。

“逸雪是个含蓄的女孩,她不可能表达对你的感情而已。军火走私,我们不做,会有别的人做,我们收手,不可能阻止这个世界的伤亡!林风,你的做法,只不过是抱薪救火而已,我们的失败,会让另外的军火走私商更加丧心病狂!”风天朗月道。

林风冷笑了一声,接着道:“抱薪救火?谢谢你的提醒,我期待有一天能够釜底抽薪吧!我确实感谢逸雪小姐,上次放过你,是她曾经对我的恳求。当然,我必须答应她!”

“原来如此!”风天朗月自嘲地笑了笑道,一开始他的确以为是雅诗替他求的情,不过在知道告密者是风天逸雪后,他便知道恳求林风放他一马的是她了。

那也是风天朗月的羞辱史之一,他不但被林风拿着枪顶着脑袋,而且还被林风虚放了一枪恫吓了一下,更让他难堪的是,他需要一个女人的求情,才能逃过林风的杀戮。

耻辱啊!简直是奇耻大辱!

风天朗月不想做个记仇的人,但他不能允许自己扣上懦夫的帽子,所以,他不可避免地要继续和眼前这个人为敌,并且,不惜一切代价战胜他。

为了商界的角逐、为了心爱的女人,为了男人的脸面,这场属于男人的战斗,他绝对义无反顾!

“停止吧,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正确的路可走,而且更精彩!”林风婉转地对风天朗月劝道,他当然知道,这样子的劝告是根本不会有作用的,这算是他替风天逸雪劝他。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管怎么样,有你这样的敌人,会让我的世界更精彩的,也是鞭策我的利器!”风天朗月道。

林风淡淡地笑了笑,这是他意料之中的答案,面前的人,也会是他一直的敌人,直到自己彻底征服他。

“祸不及家人,不要让我见识到,你也有卑鄙的一面。”林风用半警告半协商的语气对风天朗月道。

风天朗月道:“这话应该我对你说,把逸雪交出来吧,我已经原谅她了,千宠也不会和她计较,这件事就过去了。无论犯了什么错,我们都会原谅她,而她也应该回到家人身边。”

“她跟我说她去了国外旅行,可是我觉得,她应该还在东海,她在东海没有朋友,唯一的可能,就是在你那里。”

“为什么用交出来这个词,我可没有把她藏起来。”林风道,即使风天朗月包庇妹妹,林风也不确定李家真的宽恕了风天逸雪,自然不可能轻易把她交给他们。

风天朗月道:“我知道她现在不愿意回来,麻烦你转告她一声吧,我们都已经原谅了她,只是,希望她不要忘记她要做的事情!”

程家别墅庭院外的休闲遮阳伞下,李千宠和程雅诗坐在休闲椅上。程雅诗泡发连珠一般地将心中的不满对着李千宠倾泻了出来,李千宠倒显得很有风度,淡然地听着她一系列近乎斥责的话,那样子,似乎早就胸有成竹。今天来,他就做好了被程雅诗一系列质问的心理准备。

对于李家大量进行走私、地下钱庄等非法生意,李千宠全部都承认了,并且对于这次和风天家联合进行军火走私的事情,也尽数告诉了程雅诗实情。

看着李千宠淡然的样子,程雅诗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虽然程雅诗只是李家表姑娘,但她一直都是个很重家人感情的女孩,李家和她的本家没有区别,有时候甚至显得更重要。李家进行犯罪行为,自然会让她感到失望和气愤。难道在李千宠和其他李家人看来,这些行为都是堂而皇之的吗?就因为有一系列的关系网保护,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吗?怎么可以这样玷污外公的英名和清誉。

“你说的所有的都是真的吗?没有骗我?”程雅诗黛眉紧蹙,正色对李千宠道。

“当然都是真的,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我还用纸去包火,这不是可笑吗!”李千宠一年调着茶一边道。

“你好像很无动于衷哦,好,那我只能告诉你,你和舅舅他们再不趁早收手的话,我以后就和你们没有关系了。”程雅诗推了一下在那惬意品茶的李千宠道。

李千宠放下茶盏,随后道:“雅诗,你在家里呆的时间少,很多事情你不明白,但我知道,很快你就会明白一切的。”

“我是不明白,我原本以为我能够说服你,但现在我知道了,我没有这个能力,我也不想明白了。好吧,既然你们执迷不悟,我也没办法!”程雅诗皱眉正色道,说完轻叹着摇了摇头,满脸尽是失望之色。

程雅诗随后转身走开,李千宠喊住了她,起身走到她身后。

“雅诗,所有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会让你彻底明白。你在家休息两天,两天后我再来找你,我带你去见一个人!”李千宠对程雅诗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