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除了爱你没有理由/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雅诗怔了一下,诧异地望了望林风,从林风自信的眼神看,似乎他已经知道了有关外公的什么,所以此刻看着林风的眼睛,她显得有些不安。

“你想和我谈我外公哪些方面?”程雅诗问道。

“呃,和他的组织有关的。”林风直接道。

程雅诗皱眉道:“这些不要问我,我真的不知道,不骗你。”

林风道:“他这几天应该找过你吧?”

“你讨厌,别吓人好不好?”程雅诗作生气的样子道,用这种方式努力表现出外公真的已经死了的事实。同时她也很吃惊,搞不懂林风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是他胡乱猜测的,还是他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林风伸手抓住程雅诗的一双玉臂,看着她的美眸道。

其实,他想知道他所说的那些信息当然不难,因为他动用了功力,窥视了程雅诗的记忆。这是他不喜欢用的方式,所以他想让程雅诗能够亲口告诉他这一事实,不希望这个他喜欢的女人,对他存在着某些隐瞒。

程雅诗怔了一下,轻咬了下嘴唇道:“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不开玩笑了好不好?”

“你什么时候学会骗我了?我以为,你对我不应该有秘密才对!”林风作失落状道。

听了林风的话,程雅诗心头一热,一种难言的酸意从心里犯了上来,以至于她都不敢去看林风的眼睛,她觉得自己抗拒不了林风的目光。可是外公的事情,自己答应过要严格保密的,无论如何,自己都需要尊重外公的意思。

“为什么我对你就不应该有秘密?”程雅诗对林风道:“你会说: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是吗?这句话,你也可以对别人说的吧?”

林风把鼻子凑近程雅诗,轻嗅了一下她身上的香味,轻声笑道:“你不是一直只用进口的香奈儿香水吗?为什么这次还加了华夏陈醋?”

“能不能正经点?你想……?”程雅诗嗔怒地道,话没说完,忽然门外传来敲门声,和妈妈岳春娥的声音:“雅诗,你在房间里跟谁说话呢?”

程雅诗一惊,随即慌忙回道:“妈,我在打电话。”

“哦,雅诗,妈煮了冰糖雪梨汤,给你端进来了啊!”岳春娥接着道。

“啊?!”程雅诗吓坏了,美眸慌乱地望向了林风。而林风似乎对这种躲猫猫的游戏驾轻就熟了,虽然躲进衣柜的时间来不及了,但不妨碍他找到更好的藏匿之处。

他拉过了床上的蚕丝被,抱着程雅诗一起裹进了被子中,在岳春娥推开门进来的一刹那,他顺利地完成了这一藏匿过程,这一过程,和上次藏匿在程雅诗的浴桶中有异曲同工之妙。

程雅诗玉齿轻咬着香唇,可这一瞬间她想表示什么抗拒已经不可能了,努力镇定下来后,岳春娥都把冰糖雪梨汤端递到了她的嘴巴。

“刚煮的没多久,才知道你回来,就给你端来一碗,在冰箱里冰过,凉着呢,先下来喝了吧!”岳春娥笑着对程雅诗道。

“嗯,谢谢妈,我……还是在床上喝吧,懒得下来了!”程雅诗道,说着伸手接过,然后喝了起来。

程雅诗现在紧张得不得了,毕竟一个人在被子里和两个在被子里是不一样的,这要是被妈妈发现了,那自己多年以来的乖乖女形象就轰然崩塌了。

对于林风,程雅诗的父母是认识的,也知道他是程雅诗的好朋友唐蕊的未婚夫,正因为他这样的身份,程雅诗才会有这样的担忧。

其实林风倒是挺老实,他也懂得这个道理:两个人在被子里,和一个人在被子里是不同的,所以他才这样卖力地让两个人的占有空间少一点,甚至恨不得和程雅诗合二为一。

不过,脑子里冒出合二为一这个词后,这感觉着实就不好受了,被子里是程雅诗白皙光滑的肌肤和她身上的香味,在这种包围之下,完全保持淡定,实在是一件极度吃力的事情。

定力?那大概可以认为是某方面不举的人,为自己扣上的一顶冠冕堂皇的帽子。

“里面的冰糖和雪梨都一起吃了,都是下火的好东西。”岳春娥嘱咐道。程雅诗觉得这东西现在确实有必要,而林风听到是下火的东西,他觉得自己现在更需要。

“这么晚跟谁打电话呀?男朋友啊?”岳春娥对程雅诗问道。

“啊?嗯!”程雅诗吃着雪梨和冰糖,含糊地应道。

似乎也只有这个能够骗过妈妈了,其实程雅诗现在连自己的手机放在哪儿都根本不知道。

“他什么时候回国?让他到家里来坐坐。”岳春娥继续道。

“这个再说吧,妈,我困了,时间不早了,您也该休息了!”程雅诗快速地吃完了碗中的雪梨和冰糖,对岳春娥催促道。

岳春娥道:“你这孩子,每次说到这个事情,你就跟妈打岔!”

“我是真困了,明天要起早去公司!妈,晚安!”程雅诗搂了一下坐在床边的岳春娥道,随后便躺下侧过身作准备入睡的样子。

岳春娥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帮程雅诗掖了掖被子,这个表示关切的简单举动,直接让程雅诗的心几乎都跳到了嗓子眼,好在岳春娥没有发现任何不对,给她掖好被子后,就轻步走出了房间关好门。

“我妈都走了,还想赖在里面吗?”程雅诗推了推紧紧环抱着她的腰的林风,轻声嗔怪地道。

林风这才探出了被窝,长长地舒了口气,不过在程雅诗看来,他的表情似乎是享受之后的惬意。

“你真过分,穿着鞋就到我的床上!”程雅诗秀眉微蹙,看着被林风踩脏的床单生气地道,她是十分爱干净的人,怎么会忍受自己最贴身的床单这样被糟蹋。

“呃,那种情形,你懂的!”林风坏笑着道。

“你去死吧!”程雅诗随意推了一下林风。

林风随即抓住程雅诗的玉手,脸凑到了她的面前,望着她轻轻搅动的香唇问道:“吃什么好吃的?”

“冰糖你没见过啊?”

“这么好的东西,也不留一颗给我!”林风道,说着右手娴熟地勾住她的玉颈,嘴唇立即贴上了程雅诗的香唇。

程雅诗猝不及防,有些不甘地想推开林风,不过林风可不给她这个机会,伴着一根温热的甜蜜,程雅诗口中的冰糖带着程雅诗的味道,顺利地被他吸到了嘴中。

虽然不是第一次和程雅诗这样,但伴着这种甜蜜还是第一次,甜甜的感觉真美,嘴里抹了蜜儿,果然别有一番风味。

程雅诗心中对林风还有气,似乎不甘心就这样一次次被林风融化侵犯,当下咬了咬牙,伸手就试图把林风推开。

林风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被程雅诗这一下弄得疼了,他咬牙皱了皱眉,虽然没有叫痛,但还是让程雅诗看出了什么。

“怎么了?”程雅诗随即关切地道。

“没什么,只是感觉到了你的拒绝!”林风道。

“少跟我打岔!”程雅诗皱眉道,然后伸手就解开林风衣服的扣子,看到林风身上一道道缝得像蜈蚣一样的伤口,程雅诗的心一惊,眼眶也随之一热。

程雅诗看着林风,正色道:“伤得这么重,也没听你对我说一声,是觉得我不值得让你告诉我这些吗?”

“我还是喜欢让你知道一些能够让你快乐的事情!这种我差点就见不到你的悲剧,毕竟没有发生,所以还是不要让你知道了。”林风道。

程雅诗吓了一跳,或许她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林风差点见不到自己,如果不是差点而是真的,自己会怎么样?让自己永远只能生活在与他的美好回忆中,这将是永远的痛苦吧?

她轻轻搂住林风,靠在他的肩膀上,贴身搂抱着他,许久才轻声问道:“是我外公的人做的吗?”

“不是,另外的人!”林风回道。

“那也是和我外公的组织有关的人!”程雅诗肯定地道,不用说,她也能猜到这样的结果。

林风没有回答,事实本就是这样,他也就默许了。

“没事,都是小伤!你没看到我还很有兴致想和你做……!”望着自己面前的绝色娇娃,林风坏坏地道。

“讨厌!我问你,你怎么知道我外公还活着?并且他还找过我?”程雅诗对林风问道。

林风道:“我只是怀疑,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而且你这两天也心神不宁的,我胡乱猜测的而已。”

怎么知道的原因,林风当然没法对程雅诗说,所以只能用这样的理由搪塞。

程雅诗没有怀疑,她看着林风,微微犹豫了一下,随即正色道:“林风,你猜得其实没错,我外公确实活着,他也确实找过我,告诉我一些事情,还要我帮他做一件事情。”

“我答应过外公,必须为他的事情保密,而且对于你,我更不能够让你知道。但是,我觉得我都要告诉你了,即使这是背叛了外公。”

程雅诗望着林风,继续道:“做这些,没有任何理由,除了我爱你这个讨厌而且无法改变的理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