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拥挤的幸福/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蓝儿家的客房,刘老头给秦慕烟和蓝儿安置的这套房子挺大的,光客房就好几个,这是其中之一。

客房装饰得很简单,干干净净的农家小院装饰,总体气氛和蓝儿乡下的家感觉差不多,让林风有种回到乡下的温馨感觉。

所以林风很满意,当然更让他满意的是,这个房间只有一张床,并且只是个小双人床,睡三个人确实有点挤。

挤点好啊!有些幸福,就是不经意间给挤出来的,比如仓促的时间,比如美女的乳沟,当年还有一张小床挤三人的幸福,也许今晚就能挤出幸福。

之前秦慕烟把房间给他们收拾了一下,并且准备了两床被子。蓝儿和林风、唐蕊睡在一起,秦慕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合适,本质上,她还是把她们当孩子看待,所以就没有那些顾虑。

床上用品都是新的,又是上次那种喜庆的大红色,甚至纹饰都差不多,所以林风怀疑这床被子是不是第一次带唐蕊回乡下,桂花婶给自己拿的那一床。

唐蕊去洗个了澡,今天玩了大半天,再加上给林风和刘老头洗带血的衣服,她总觉得身上的血的气味挥之不去,尽管晚上有点凉,但不洗个澡她估计是睡不着的。

裹着睡衣回了房间,唐蕊才发现林风已经躺在床上了,蓝儿有些娇羞地坐在床头,唐蕊没回来,她可不能直接就和林风一起睡在床上。

“嗯?今晚我们要一起睡吗?”唐蕊纳闷地问道,她其实还不知道秦慕烟的安排。不过按推断,无法就是两种可能性,她和林风睡一个房间,或者她跟蓝儿睡一个房间,没理由会出现三人同床这种情形吧?

蓝儿道:“妈妈本来安排姐姐你和林风哥哥在这个房间,可是我从小到大都不敢一个人睡,所以……。”

“那不是有我陪你吗?”唐蕊一边梳理着自己的头发一边道,她有点小小的无语,这么大了还不敢一个人睡?本小姐七岁就开始一个人睡了。

不过想想蓝儿乡下那环境,她又理解了,大概是长时间生活在那种环境下,都留下心理阴影了吧?可怜的孩子!

“呃,其它房间都没收拾,甚至连床都没有,和你们挤一下我不觉得委屈!”林风道。听唐蕊的意思似乎是让他单独睡,这个时候,只有傻子才会听从唐蕊的意思。

虽然不知道林风说的是不是真的,但唐蕊并没有多说什么,也不是没有和林风同床共枕的经历,该自然的时候还是得自然点,否则蓝儿会觉得她还在排斥林风呢。

“先去洗个澡,你身上还有血腥味,会让我失眠的!”唐蕊对林风强调道。

林风照办,这几天为了避免身上的伤口沾水,一直都没洗澡,他自己都觉得浑身不爽,现在伤基本好了,想到晚上可能抱着老婆睡,自然要洗白白了。

洗洗干净后再回到房间,唐蕊和蓝儿已经钻进一个被窝里睡了,另一床被子就铺在她们旁边,自然是给林风的。林风苦笑了一声,他敢保证桂花婶拿两床被子给他们,绝对不是这么个安排法。

刚钻进被窝,一阵奇怪的声音便从隔壁房间传了过来,只辨听了两声,林风便知道这是刘老头和桂花婶颠鸾倒凤的声音了。

林风喊了一声,心道战鼓还真擂响了,刘老头果然像他说的那样按捺不住了。林风直接也有这样的经历,纵然身上有伤,也不能阻挡他翻江倒海的意志。

桂花婶和刘老头那边的动静愈演愈烈,两人完全忘记了一切。最关键的他们也忘记了,这种乡下住宅,墙面的隔音性实在太差,她不怕对两位清纯少女的心灵产生扭曲影响吗?

林风皱眉笑了笑,看来刘老头在那方面明显是受压抑的,在香港,以柳倾城这个前妻的性格,她是不会答应刘老头这种事情的,刘老头虽然也找找野女人,但毕竟是没有感情的,没有和秦慕烟这样的真情眷侣带来的那种愉悦。

唐蕊和蓝儿也清楚地听到了那声音,当即羞红了脸,捂住耳朵,用被子蒙住了头。两个女孩都像怀中揣了兔子一样,心砰砰直跳。

虽然以前看过那种片子,接触过这种声音,但真正听真人做那种事情发出这种声音,唐蕊还是第一次。唐建豪和许曼妮夫妻在家都很注意,从来不会让夫妻这种事情被其他人听到。

听到这种声音,唐蕊很害羞,双腿止不住夹紧浑身燥热,嗓子都变得干起来,因为心跳得厉害,以至于呼吸都不那么顺畅了。

蓝儿更是害羞,爸爸妈妈这种事情就这样被他们几个一起听着,她觉得无比难堪。索性紧紧捂住了耳朵,就当什么也听不到。

最难熬的便是林风了,和两个绝色美女睡在一张床上,隔壁还不住地传来阵阵旖旎之声,他深刻体会到了烈火难耐的痛楚。

床太小太挤了,以至于他需要侧着身子,挤着唐蕊的后身,虽然隔着两层薄被子,但林风完全能够感觉到唐蕊后半身给她带来的那种舒适挤压。

这时,忽然一只小手伸进了他的被窝,向他身上摸索而去。唐蕊本意是想伸手推一下林风叫他,可不偏不巧,刚好摸到了林风的手,林风以为唐蕊按捺不住向自己表示暗示了,立即响应,小心而又迅速地用自己的杯子盖住唐蕊,就准备将她徐徐拽进自己的被窝中。这两床被子,这样安排应该更好。

唐蕊觉得触感不对,脸一热缩回了手,感觉到林风的不规矩想法,她伸手在林风胳膊上拧了一下以视警告。

林风吃痛松开了唐蕊,正有些小郁闷,唐蕊的头探进了林风的被窝,小嘴凑了过来,在他耳边吐气如兰轻声道:“晕死了,你去阻止一下他们!”

林风摸了摸被唐蕊掐得生疼的胳膊,无语地轻声回道:“这种事情,我怎么阻止?耐心等一会儿吧,结束了自然就消停了。”

“那到底什么时候结束啊?还让不让本小姐睡觉了!”唐蕊又羞又恼地道。

“以我对刘老头的了解,一分三十秒以后吧!”林风压低了声音,继续安慰唐蕊道。

唐蕊捂着耳朵又蒙住了自己的脑袋,林风本来想对唐蕊说自己可以点了蓝儿的睡穴,然后他们可以放心地做一些事情,这个时候就算只能用唐蕊的手,林风也是极其需要的。

不过看唐蕊现在这个心情,他估计得逞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只得作罢。一分三十秒过去了,十个一分三十秒过去了,二十个……。

半个小时后,隔壁总算安静了下来,林风撇了撇嘴,心道真是低估了刘老头的能力了。

隔壁房间,刘老头和秦慕烟刚进行完一场大战,两人正满足地抱在一起,有些回味的意思,整个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别样的气息。这不是欲、而是爱!

和以前一样,刘老头都抱着一种心思,每一次分别,他都不敢保证自己还能顺利地回来见到她们母女。刘老头对她们母女的亏欠感就是这样产生的,他从没有真正给予过她们母女什么,却让她们一直默默地守候了他这么多年。

这个女人,没有他前妻柳倾城那样的高贵姿态,她大多数时候更像是一个朴实善良的绝色村姑,但刘老头感激她,这些年她付出了很多,也默默承受了很多。

现在对于刘老头来说,这世上其实并没有比她和蓝儿更宝贵的东西。

“死老鬼,整这么大动静,你不知道林风他们就睡在隔壁啊!”秦慕烟用玉指顶了一下刘老头的脑门,双颊绯红嗔道,一边说一边给自己套上睡衣。

刘老头道:“小别胜新婚嘛,何况我们都不是小别,一晃又是几个月不见了,都欠了你几个月,还不得卖力点?”

“老没正经,不要脸!”秦慕烟嗔怪地道。随后,她又对刘老头问道:“上次你说的有关蓝儿的事儿,现在怎么想的?有下了决定了吗?”

“还没决定,你也知道,林风不能只和蓝儿发生关系。对了,最近你去看慕雨了吗?她身上蛊毒的情况怎么样了?”刘老头道。

秦慕烟道:“最近我们只有电话联系,她丈夫在海外女儿也如意,一切倒是挺幸福。这些天她的蛊毒没有犯过,不过这种蛊毒在慕雨身上,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在一天我心里就不安一天。”

刘老头点了点头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所以我愿意用咱们的蓝儿为她解除蛊毒,只不过,蓝儿一心只愿意给林风,但林风又不能够娶蓝儿,这点让我为难啊!”

作为蓝儿的父亲,刘老头自然也希望蓝儿找个好人家嫁了,可惜蓝儿现在心里没有别人,她的第一次也只愿意给林风,但事实很清楚,林风是不能够要了蓝儿了,毕竟他还是唐家的女婿,这样做会害了唐蕊。所以每次想到这件事情,刘老头就十分为难。

“的确啊,蓝儿心性单纯,但心里其实也很倔,无论如何,咱们绝对不能够强迫她!”秦慕烟对刘老头道。

“这件事情,再从长计议吧!明天我回香港,你和蓝儿和林风回东海的市里,以后你们就由林风照顾了,这样我也放心。”刘老头对秦慕烟嘱咐道。

秦慕烟道:“你现在受了伤,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香港,再说到了香港,你那个儿子又得跟你翻台,你在香港我也不放心!”

刘老头道:“没事,林风都已经有安排了,他派人和我一起去香港,顺便也加强香港那边的力量。我们现在在香港的生意有百分之三十是林风的,以后可能还会更多,东海这边他抓得也很紧。”

“你看人家林风,比你当年可厉害多了!”秦慕烟道。

刘老头轻笑了笑,目光中透出了一丝异样的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