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白龙的真正身份/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晚香港的天气不太好,下起了大暴雨,大屿山的海边也起了大海浪。在香港,这样的大雨并不罕见,放眼窗外,满世界都被狂风侵蚀暴雨淋湿。

风天家族别墅内,风天牧野在正堂太师椅上正襟危坐,风天朗月也坐在侧方的椅子上。原本他是站立在那儿的,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在等待着师长的批评一样。

风天牧野的表情很严肃,自从把家族事业全部交给风天朗月后,他便一改平素的严厉,变成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风天朗月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爷爷今天这种表情了。

原因很简单,作为风天家族的青年才俊,他先前的任何表现都让风天牧野满意到了极致,甚至充分相信他会把家族事业做得比他还要庞大。在他把家族交给风天朗月的这几年里,一切顺利并飞速发展,所以他没有理由在脸上挂上严肃,而今天却不一样。

这次东海之行,风天朗月遭遇到的挫败,是他从来未有过的,求婚失败、生意被搅合,生意伙伴李家的组织受到冲击,还有更糟糕的是,妹妹风天逸雪都给弄丢了。逸雪可是从李家窃取密码的重要人物啊,况且,爷爷很疼爱她。逸雪做这些事情是自愿的,如果她不愿意,爷爷不会强迫她为这个目的将来嫁入李家。

不过风天朗月清楚,这一次他确实是大败而归,从来没有尝试过咽下失败苦果的他,这次的沮丧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而在他看来,无论哪一次失败,无论事业场还是情场的失败,无疑都和那个人有关。

“好了,这次确实是一次大失利,但是怪不得你。你从来没有受到过挫折,所以不懂得甚至不考虑可能到来的失败。不懂得失败的人,失败对他来说就在所难免!”风天牧野对风天朗月道。对于这个他最倚重的孙辈,他不可能采取责骂的态度,况且遭遇一次大的挫折,对一向优越感极强的风天朗月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风天朗月道:“爷爷,我会重振旗鼓的。这一次损失大的是李家,对我们风天家的冲击并不大,而且,李家的根基并没有动摇。”

“嗯!不过你要小心你这次的对手,听你的简单描述,我就预感到这是个有星火燎原能力的年轻人。朗月,你算是遇到对手了!”风天牧野一边把玩着一块玉雕一边道。

风天朗月不想承认也不行,他输给了林风,并且被林风当着他人的面,用枪指着他的脑袋,开枪擦伤了他的头皮让他见了自己宝贵的血。

这还不算,林风在手里握着他性命的时候放弃了杀死他,并不是摄于风天家族的威力,而是看在逸雪求过他的份上。

这是风天朗月内心中的耻辱,即使他不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这一点他却会记在心头。

“我会战胜这个对手,这一次如果不是逸雪犯了错误,我和李家这次不会失败!”风天朗月道。

风天牧野道:“这正是那个小子的可怕之处,逸雪这样平日对男人冷若冰霜、不愿意和男人多说一句话的女孩,都愿意为了那个她并不了解的男人背叛家族和她未婚夫,你可以想象这个男人身上的力量有多可怕!”

风天朗月无言以对,他确实也认为,逸雪这么做,唯一的可能性只能是她喜欢上了那个叫林风的男人。或许他的身上真的存在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征服了逸雪,也征服了雅诗!

“爷爷,现在逸雪应该在林风的手上,我担心他会用逸雪来要挟我们,这样我们会处处显得很被动!”风天朗月道。

风天牧野小心翼翼地将把玩的玉雕放到案几上,正色道:“不是应该是一定,现在逸雪确实在那小子手上。”

第四杀手影,正是风天家族雇佣的,所以对于风天逸雪的行踪,风天牧野很清楚,他自然也知道了东兴会要绑架劫持风天逸雪一事。

风天家族这次在东海的行动确实不顺利,连一贯稳坐泰山的风天牧野都微微有点沉不住气,不但风天朗月到东海的一系列目的失败,风天牧野雇佣杀手影劫持刘光祖、夺得刘光祖那份黑伞资料的目的也未能得逞。

影的失手让风天牧野很不悦,毕竟刘光祖也不是等闲之辈,这一次他甚至能想到指使人就是他,更知道他的目的,而且有了这一次的经历,势必引起他的警惕,以后再想达到目的便不是那么容易了。

“爷爷,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风天朗月对爷爷问道。

风天牧野思索了一下,随即道:“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最近你挺辛苦,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尽快从这次的失败中走出来,总结下教训早点振作起来。”

“是!爷爷!”风天朗月应道,随后风天牧野便让他回去了。

风天朗月一走,风天牧野便打了个电话,然后起身在堂中踱步等待着,他打电话是通知那个人,他等待的就是那个人的到来。

半个小时后,那个人就来了,一身黑色雨夜,反衬出他煞白的脸,表情一如既往的冷峻,眼神也是一如既往地让人看不透。

风天牧野很喜欢这个人,因为他觉得这个年轻人很特别,他自己都看不透他,如果看透一个人也算是一种征服的话,风天牧野觉得自己没有征服这个人。霸气的人,似乎对自己没有征服的人和东西都会感兴趣。

十多年前在山崖下的河水中捡到那个孩童时,他已经奄奄一息,但他的眼神仍然放射出一种极端的目光。目光很可怕,却使得他显得生命力十足。

也许正是这道目光让风天牧野作出了一个决定,救活他,把他带回风天家族,着力抚育培养他。他相信他一定会成为一个顽强的人,因为他心中有仇恨。而风天牧野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仇恨比任何东西都更加有生命力。

“白龙,你来得很准时!即使是这么恶劣的天气,也不能让你迟到哪怕半分钟!”风天牧野对那人道。

来者正是白龙,他立在门槛外,没有走进屋内,雨衣上的水还在顺着一个劲往下淋。

“老爷子,您找我?”白龙的声音还是一惯的冷,即使和对他有恩的风天牧野,他的声音也未曾有任何改变。

“进来吧!”风天牧野道。

白龙这才脱掉雨衣,跨过门槛走了进来。风天牧野把白龙救回来养大、一直培养至今、并扶植他成为九龙会头领。

他把他当成老虎养,希望他有老虎那样的凶猛,但他又希望在自己面前,他能从老虎变成一只温顺听话的猫,对他唯命是从。

而风天牧野自认为是成功的,白龙的表现一直如此,对他唯命是从,并且很忠心,主仆关系明确。就连他来他别墅的正堂,没有风天牧野的许可从来不进屋,只是站在门槛外听候他的指示,毕恭毕敬到了极点。

这几年,九龙会作为风天家族旗下的组织,在白龙的带领下,为风天家族的各项活动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可谓立下了汗马功劳。

风天牧野很满意这只忠心的猛虎、这只温顺的猫。所以在得知白龙试图绑架劫持风天逸雪的时候,他才感到了极大的震惊和不解,因为他感觉到这只老虎的爪牙和獠牙已经完全长齐,饥不择食的他,竟然已经把目标锁定到了他的主人身上。

这是风天牧野无法容忍的,他必须采取措施,阻止这个人的为所欲为,用任何方式,包括永远结束他的表现。

“坐吧!”风天牧野对白龙道。

白龙也不推脱什么,直接就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了,侍者还端了杯茶给他,以前的时候,他可没受过这种礼遇。

“白龙,你劫持逸雪的目的是什么?”风天牧野端起自己的茶盏品了一口,直言不讳地对白龙道,虽然语气轻描淡写,但明显带着一种压抑的质问。

“把她带回来!逸雪小姐落在敌手,想必您也不放心!”白龙望着风天牧野道。

风天牧野怔了一下,他徐徐放下了茶盏,望着白龙冷笑了一声道:“有意思,我忠心的伙计,竟然敢对我撒谎了。这可不像以前的你,告诉我,是什么把你变成了这样?”

茶盏随即被砸到地上摔碎,四名黑衣保镖便窜了出来,分别从四个方向把枪对准了白龙的脑袋。

“你还有一次说实话的机会,这次机会可以换来你一半的活路!”风天牧野冷冷地对白龙道。这只猛虎兼乖猫的背叛,彻底激怒了他。更何况,这不是背叛,而是某种觊觎。并且一直以来他都有种被蒙骗的感觉,被白龙的忠心所蒙骗。

“您都知道了,那好,我还是坦白吧!没错,我绑架逸雪小姐,是为了要挟你们,我要风天家的那套密码,并且我还可以要挟她,从李家那里想法获取另一半密码。”白龙面无表情地道。

“你……白龙,你好大的胆子,你竟敢……!”风天牧野震怒了,他很久都没有这种暴跳如雷的感觉了。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是您经常教育我的,而且您为了得到密码盒和另一半密码,宁愿把孙女嫁给一个和她没有感情的人,而且还让她面临可能存在的危险,您的做法,不光明也不高明,我至少还能保证逸雪小姐安全无恙。”白龙面无丝毫惧色。

风天牧野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这是这只温顺的猫第一次在他面前变成凶猛的老虎,并且对他露出尖利的獠牙。白龙?这哪是龙啊,白眼狼才对!

“你敢造我的反!在你说这些话时,你没有想过下一秒就是你生命的终结!十几年前我救了你的命,没有我你活不到今天,我多让你活了十几年,你已经不亏了!”风天牧野道。

只这一次,他就觉得眼前这个可怕的人不能再留下去了,虽然自从发生了白龙派人劫持风天逸雪的事件后,他就有了这个想法,但没想到白龙会这么坦白他的野心,这一刻,风天牧野不会再犹豫了。一挥手,直接便让手下保镖动手。

枪声响起,倒下的却是几名保镖,白龙很淡定地站在风天牧野面前,看了看刚刚发射出子弹还散发着火药味的手枪口。

“感谢你救了我,只是,我现在还不想死!”白龙望了望四周倒地的几具尸体,冷笑了一声道。

“你……你想干什么?”风天牧野的声音有些颤抖了,他很清楚现在的处境,他的性命正被眼前这个人捏在手里。

“想干的事情很多,不过现在最想做的,是让你知道我的第一身份,真正的身份,我已经隐藏了太久了。老爷子,我可不是什么九龙会头领,你忠实的手下!”白龙继续冷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