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神秘的主人/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风开得很快,毕竟这次的目的地是燕京,是北面的方向,而回家则是往西边,这就相当于绕道了。虽然是第一次带苏雨心回家乡,但为了不耽误苏雨心燕京的事情,他只能匆匆地从老家挂一趟,一切都要迅速。

因为开得快,林风提前一个多小时到了,时至中午,林风带着苏雨心在离村子最近的镇上解决了午餐,然后再开车进村子。

距离上一次林风回乡下的时间不长,当时含苞欲放的油菜花,这时候已经尽数绽放了,漫山遍野一片金黄。今天是个阴天,时至中午,山间的雾霭还没有散去,缭绕在山间,一片金黄之中,村庄忽隐忽现,如水墨画中的风景一般。

这次林风没有开车进村,而是把车停在山下,然后拎着东西带苏雨心走到后山,要上的那座孤坟就在后山那边。

后山离村子挺远的,在仙女湖的对面,要绕过仙女湖才能过去。那座熟悉的墓碑前,已经有祭拜的痕迹了,祭品和烧纸的纸灰还在那里,徐徐地冒着淡淡的烟,墓碑也被人打扫过。

林风知道这是村里人刚刚来拜祭过,林风记得很清楚,村里每年几乎所有人都会来这个墓碑前拜祭,以前他也曾觉得奇怪,而现在,这种奇怪的感觉明显更加强烈。

烧着纸钱,林风静静地看着面前那块已经有些陈旧的墓碑,腾起的淡淡青烟,挡住了林风的视线,在他的眼前形成一缕迷雾,让那块原本就迷雾重重的无字墓碑,越加显得神秘而扑朔迷离。

“林风,这里是你的亲人吗?”苏雨心跟着林风一起对墓碑鞠了三个躬,看着无字的石碑,关切而又好奇地对林风问道。

“不是,我也不知道是谁!但是我们每年都会来拜祭他,这就好像是一种特别的规定一样!”林风对苏雨心道。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人?这个让全村人、刘老头、唐建豪、秦慕雨一起都要拜祭的人,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人呢?

林风之前怀疑过是他的父亲,但现在他已经从柳倾城、刘老头那里得知,父亲仍然在人世,只是暂时和大家都断了联系而已。

林风看了看苏雨心,眼前的这个女孩,有着和他类似的身世,都是自小和家庭就失去了联系,现在,也同样在寻找着自己的父亲。林风是欣慰的,因为他早已经找到苏雨心的父亲,雨心的期盼终会得到实现的。

上前温婉地拥抱了下苏雨心,林风拉着她的手柔声道:“好了,我们走吧!”

苏雨心嫣然道:“林风,我们立刻就去燕京吗?我想……去你家里看一下,不知道方不方便?”

“为什么有这个想法?”林风摸了摸苏雨心的小脸,笑着问道。

苏雨心道:“没什么,就是想去你生活过的地方看看,我真的很想去看看,可以吗?”

“好吧!”林风笑了笑,然后带着苏雨心一起绕回了村子,回到了村前的老宅。这里唐蕊来过两次了,苏雨心却是第一次来,不过和她们第一次来一样,她也对林风曾经生活的地方产生了好奇。虽然有过十年艰难的生活,但苏雨心毕竟也是豪门大小姐,这种农村生活她是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更何况,苏雨心深爱着林风,所以自然会关注他的一切,包括他的过去。

因为前一阵子林风他们刚来过,屋子被几人收拾过,所以看起来不显得那么脏乱。

“千门霁色日曈昽。暖融融。似春浓。只少桃花,扇底一襟风。忽忆平原浅草地,追狡兔,控雕弓。呼鹰直上最高峰。气如虹。马如龙。遥望一天,毛血洒晴空。罢猎归来何处去,残雪路,灞陵东。”

庭院内,苏雨心盯着院子中石壁上的雕刻字,喃喃地念道。这点也彰显了苏雨心的与众不同,唐蕊和李思瑶来,也没见她们关注过这些东西,而院子里这些字林风瞅了十几年,也没有哪天像苏雨心这样专注地念叨着。

“对诗词很感兴趣啊?”林风笑着对苏雨心道。

苏雨心道:“还好,到了你以前住的地方,什么都好奇,所以就随便猜猜这里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这里应该不是你的祖宅,因为这宅子的主人姓李,不是姓林。而且这个李姓的主人,应该是这个村子里最大的户主,也许曾经这里整个村子都是他的。”

“从哪儿看出来的啊?”林风问道,他不由得感到了汗颜,说实话,这些情况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苏雨心居然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真是个聪颖细心到极致的女孩。

“看宅子的规模判断出来的,还有这些充满气韵的诗词,就算主人不是有军功,也应该是个特别有来头的人。”苏雨心道,说着目光凝聚到了屋内木柱上的那对对联上。

木柱上书:听石头、战鼓似寒潮,空城打。笑周郎,帷幄虑偏长,忘中夏。(注意寒潮二字,屋子主人姓李。)

林风轻笑着点了点头,苏雨心真是个细心的女孩,虽然自己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但都不曾在意这个大宅的主人到底是谁,只隐约知道大宅的主人是姓李。不过他从未见过这宅子的主人,只当是这宅子早已经是刘老头的了。

“宝贝,你是拿着调查我家底的态度来的啊?哈哈!”林风笑着对苏雨心道。

苏雨心嗔怪地笑了笑,然后由林风带着一起继续参观屋子的其它地方去了。

林风的房间和上次一样,仍然没什么变化,只是自己临走的时候忘了好好收拾下,上次自带的床垫和被子虽然拿走了,但床上还丢了一叠卫生纸。虽然是干净的,但很容易让林风止不住想起那一晚唐蕊帮自己……。而想到这儿,就更容易让林风浮想联翩了,毕竟现在身边就有一个心爱的小美人。

眼下倒是好机会,在这张床上和苏雨心来一次更亲密的接触。自己当年生活在乡下,每天在这张床上入睡,梦见隔壁蓝儿和桂花婶、然后第二天起身发现下身一片湿乎乎的情况实属不少。

这张床可以说承载着他很多少年时期那方面的幻想,和唐蕊的亲密,也仅仅属于肌肤之亲,从来没有越过更大的雷池,现在倒是可以让苏雨心替他把少年的幻想变成现实。还有关于这张床的那个美丽的故事,雨心应该也会喜欢。

“雨心,要不,我们休息一会儿再走?”林风拉着苏雨心坐到床上,轻搂着她的娇躯道。

“嗯!燕京方面约我后天见面,时间能来得及,我也想在你家多呆一阵子。”苏雨心道。她没有提出让林风带她在村里四处转转玩玩,因为她很懂事地意识到,林风带唐蕊回来过,村里人都知道唐蕊是林风的未婚妻,自己和林风一起出去,会对林风造成不好的影响,而且事情让唐蕊知道了也不好。

林风暗示道:“你困吗?要不我去借一床被子你休息一会儿?”

聪明的苏雨心哪能理解不了林风的暗示,当即脸微微一红,嗔怪地道:“我不困,我们还是坐着休息吧!”

林风也不藏着掖着了,抱住苏雨心在她耳边轻声道:“我还是想和你一起好好休息下,反正你后天才见燕京的客户,休息到明天早上也没事。”

听着林风的话,感觉着林风温暖的气息吹在自己耳边,苏雨心微微感到一阵燥热,小脸都有些发烫了。

“不好,大白天的,而且连窗帘都没有,要是被人看到羞死了。我不要,到燕京了再说吧!”苏雨心羞赧地道。

林风刚想说要的就是这种偷偷摸摸的情调,不过终究还是没说,在心爱的雨心面前,还是保持自己矜持的一面比较好。

“好吧,说话要算话哦!我其实就是等你这句话的。”林风轻吻了一下苏雨心的脸道。

苏雨心嗔怪地咬了咬嘴唇,佯生气地看了林风一眼,玉手伸出作出要打他的样子,随后却又娇哼一声放了下来。佯怒羞赧之间,妩媚风情顿生。

“喜欢这里吗?”林风抓着苏雨心的小手问道。

“嗯!很喜欢!”苏雨心点头道。

林风道:“那等我以后混不下去了,就带你回来隐居吧,你愿意放弃一切,跟我一起种地、浇园、生孩子吗?”

“讨厌,没正经!”苏雨心娇嗔地推了一下林风道。

“我说正经的!”

“我愿意!”苏雨心美眸凝视着林风,嫣然道。

“林风……!”就在林风快要吻上苏雨心的娇唇,准备进入缠绵世界,作为对苏雨心这么乖巧的奖励时,屋外忽然有人喊林风,林风随即走出了屋子,然后便看到站在门外的根叔。

“根叔好!”林风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根叔问道:“林风,回来上坟的是吗?”

林风点头道:“是的根叔,这不清明了嘛,自己回来,也替刘老回来。”

“哦,刘老头没一起回来啊,我以为他一起回来了,过来看看他。”根叔道。

林风笑了笑,随即对根叔道:“根叔,后山那个墓碑到底是为什么人立的?我们全村人祭拜的,到底是什么人啊?”

根叔笑道:“只是村里的传统,和你住的这房子的主人有关。”

“房子的主人?”林风皱了皱眉,他不由得想起了之前苏雨心对他分析的那些话,这让他越加好奇起来。

“具体我也不清楚,你照着办就行了,我先走了,林风,有空去家里坐坐。下次看见刘老头替我向他问候一下,嘱咐他有空别忘了回来跟我整两杯。”根叔道,说完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像是不愿多呆,又像是害怕林风进一步追问。

看着根叔匆匆离去的背影,林风止不住又心生疑窦。如果在以前,林风可以轻描淡写地问问,但现在那个奇怪的墓碑、神秘的房主,居然牵涉到了刘老头、唐建豪、秦慕雨,并且可能还有更多人。而这些人,并不是些简单的存在,他们都是柳倾城所说的魔窟中的人。

神秘的无字墓碑,一个李姓的神秘房主!林风开始考虑这些事情其中的关联性。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生活的这个山村,其实并不平常,似乎有某种巨大的秘密隐匿其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