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沈若溪/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个得罪你的男人?林风笑了笑,心道这有什么特别的吗?不过能说出这样话的女人,足以彰显出她的霸气侧漏了。

从她冷艳的外表气质和她刚才的表现,足以说明她的确是一个男人得罪不起的女人了,只可惜,她遇到了自己。

“呃,那会怎么样?有什么纪念意义,还是有什么奖励?”林风笑道。

那美女没有回答林风的话,只是继续冷冷地道:“跟我走一趟,敢还是不敢?如果你选择做一个懦夫,不敢为刚才你做的承担后果的话,就转身离开吧,你的衣服,我会买一百件送还给你。”

“那倒不用,如果真想还我,就还带着你身上香味的这件吧!”林风道,那美女的话,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小小的侮辱。

“真没想到,你是个油腔滑调的人!太让我失望了,林风!”那美女道。

林风一惊,他原本想和这个美女一直油腔滑调下去的,直到彼此消失在对方的视线中。而现在,对方居然准确地叫出了自己的名字,看来,又是一个带着目的而接近自己的女人。

“真荣幸,河边偶遇的美女,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林风调侃地笑道。

那美女道:“没什么值得奇怪的,我的目的本来就是找你。”

林风皱了皱眉,有些纳闷地笑了笑。心道找我太简单了,一个礼貌的问候和眼神就足够,完全没必要整得这么曲折跌宕,惊心动魄,无语!最受不了这种喜欢把简单问题搞复杂的女人!

要不是看在对方是个神秘美女的份上,林风现在就想直接走人了。

“还没请教!”林风对那美女道。

“先送我回去再说!”那美女道,似乎并不打算给林风任何选择的机会,这也是她一贯的做事风格。

一起上了林风的车,那美女报了个地址,林风打开导航,然后按着设定的路线去往那个地址。

两个人一路无话,直到遇到前方一次交警查酒驾,林风正担心有被拘留的麻烦。倒是身旁的美女不慌不忙地打了个电话,查林风的交警随后接到一个电话,立即对他们放行。

车驶进了华夏兵武大厦的大院,看着有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看守的军区大院,林风的心里有了一些预感,因为一路上他都在猜测着这个女人的身份,现在他的猜测似乎有了结果。

“你是沈家小姐?沈若溪?”林风道。

“是,但不要用小姐这个称呼,我不喜欢!”那美女冷冷地道,她的确就是沈家小姐,京城两大冰雪美人之一沈若溪。

“好吧,若溪!”林风恬不知耻地唤道。

沈若溪这一下又差点一口气噎过去,若溪?除了爷爷以外,还没有人这样称呼过她,更别说一个年轻而且现在还只是陌生人的林风了。

“下车!”沈若溪柳眉一竖,用命令的语气道。

林风望着沈若溪冰冷而美艳的脸,淡淡地笑了笑,京城两大冰雪美人,他总算都领教到了,不过两大美人似乎又有不同。

蓝玫瑰的冷,是一种神秘和妖冶,让人看不透,心生探究,不自然地就会被她那种神秘气质所折服。而沈若溪的冷,则是一种威严和压迫,让人心生敬畏,不敢接近。

如果以天气比喻,蓝玫瑰就是南国冬季的那种湿冷,寒冷中带着阴柔,而沈若溪就是北国冬季的干冷,风吹如刀割,只见刚冷却少见阴柔。

不过林风能感觉到,蓝玫瑰的冰冷之下,其实也掩藏着热情,而沈若溪现在给自己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而根据林风的了解,沈若溪的家世是比蓝玫瑰还要凶猛的。蓝玫瑰只是单纯的富商,而沈若溪的背景何其庞大,黑莓之前都已经对林风介绍过了。仅凭样貌,沈若溪就已经足够傲视群芳了,而昨晚夜店那阵势,林风更是亲眼所见,很明显,这是个在各方面都极具嚣张资本的女人。

沈若溪比蓝玫瑰更冷的原因是,蓝玫瑰作为商人,不可避免地需要抛头露面,而沈若溪得基本不出席任何活动,显得极其低调神秘。

林风不明白,这个冷艳而神秘的女人为什么会找自己?

带着这种疑惑,林风随着沈若溪,来到了她位于华夏兵武大厦35层的宽大办公室里,沈若溪很自然地坐到自己大班桌前的办公椅上。

“坐!”沈若溪去办公室的换衣间换了一件黑色制服,出来把林风的外套扔给了他对他道,意思虽是邀请,但语气完全没有邀请的意思。

林风坐下,环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随后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不经意的这个小举动,却被沈若溪尽收眼底。

“我这里有什么让你皱眉头的吗?”沈若溪也皱起了眉头,对林风问道。

林风道:“没什么,这是你的办公室吗?我只是觉得,这里的环境更适合男人,并且是四十岁以上的成功男士。”

“少说废话!”沈若溪冷言道。说话间,她有些意识到林风说的也许并没有错,自己不仅是办公室风格适合男人,而且有时候她也觉得,自己做的其实就是男人做的事情。

林风道:“那好吧,直入正题,今天费这么大周折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沈若溪道:“昨晚和你发生冲突的是我弟弟,因为我们父母很早不在了,疏于对他的管教,所以他很叛逆纨绔。”

“真是杯具,以后记得看得严一点啊,他的唯一能力就是给你们家族丢脸!”林风道。

沈若溪正色道:“这些话不应该由你说!”

“好吧,以后别让你这个弟弟胡闹就行了,就算是混,也得有点水平的,他明显还是街头小混混的低级阶段。说句很伤你自尊的话,令弟实在是你们沈家的一个败笔,足以让你们沈家的形象变得一文不值。”林风道,看到沈若溪的脸上乌云密布,他又加了一句:“不过你的出现,立即就能重新将你们沈家形象树立起来。”

沈若溪道:“好了,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我不跟你追求你们对我弟弟动手的责任。”

“好的,我接受你诚挚的道歉,并原谅你们!”林风道。

沈若溪无语,心道我什么时候跟你道歉了!这厮的自作多情真是到了极致!如果不是确定了他是自己要找的人,她都不想再和他继续谈下去了。

女人本来就是一种缺乏耐心的动物,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冷艳不愿意接近男人的女人。

“还想好好和我谈,还想知道我今天找你的目的,就收起你的姿态。我要告诉你,今天我要和你谈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比你以前遇到的任何事情都要重要!如果你还是这样的态度,你会和这件事情失之交臂,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了!”沈若溪正色对林风道。

“那好,我现在好像很有兴趣!”林风笑道。他又何尝不知道,沈若溪这样的女人,不会无缘无故地找他的,这次来燕京,无意间接触到了沈家这样的军方背景的家族,让林风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他表面上戏谑玩世不恭,其实这只是他的一种掩饰方式。

沈若溪随后拿出了一份资料,递给了林风,林风接过一看,发现这居然是一份人物档案,并且正是他的档案。档案非常详细,甚至连一些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某些详细信息都有,比如档案上注明的是他其实是出生在燕京某医院,出生时间是凌晨零点二十分,出生的那个夜里,正赶上燕京一次百年不遇的狂风,整条街上的树木都难以幸免。

林风愕然了一下,心道原来我是在华夏帝都燕京出生的,我的名字该不会就是这么来的吧?出生即天降异象,看来自己非凡人,而组织取名叫“风”也应该是个英明之举。

“你们在研究我?”林风对沈若溪道。

沈若溪道:“不算,这是你原本就有的资料而已,我们并没有可以去调查你什么。我们拥有这些,只能说明我们掌握着一些你的过去,甚至是你上一代人的一些信息,这些信息你一定会感兴趣。”

“你们会轻易给我?有条件的吧?”林风道。

“我想你误会了,我们是合作,不是交易!”沈若溪道,说着把另一份档案递给了林风,让他再看看。

这份档案是沈若溪的身份资料:沈若溪,女,年龄二十,华夏国防大学教授,华夏兵武集团董事长,前武防部部长沈沧南之孙女……。

“你二十年的履历成就足够盖过别人一生了!年轻有为啊!”林风对沈若溪道,其实同样的话也适合他认识的其他优秀女子,程雅诗、蓝玫瑰、苏雨心……,她们哪一个不是年纪轻轻就取得了惊世骇俗的成就!

不过,先让自己看自己的档案,现在又递来她的档案让自己看,这是什么意思?这位冰雪美人准备和自己谈什么合作?

如果是项目合作,林风忽然觉得自己的公司和组织和军方并没有什么交集,似乎不存在合作领域。如果是婚姻合作,只能说你迟到了二十年。

沈若溪道:“就那样吧,有一些是虚的,我根本就不在乎。而且我现在主要侧重的是商业,政治和军方的东西,我已经基本不涉及了,专心负责经营公司。”

林风道:“我已经知道,你的公司是受华夏武防部直接管辖的,再加上你的家族背景,你不涉及那些似乎可能性不大。”

沈若溪怔了一下,随即对林风道:“原来你也研究过我,我以为你对我的了解是一片空白呢!”

林风道:“一点点而已,绝对没有你了解我了解的多。好吧,我现在有兴趣知道,你刚才所说的合作是什么?我有哪些领域能帮到你的忙?”

“呃,你不是帮我,是帮另外的人?”沈若溪道。

“谁?”林风问道。

沈若溪道:“先别急,我应该先让你知道,我的公司是做什么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