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绝密行动/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晚唐蕊的表现让林风比较意外,虽然有些事情在平常人看来是正常的,但林风理解唐蕊,一个从小娇生惯养、自我保护意识极强的大小姐,能够做到这点对她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在意外的同时,林风也很满意和感激唐蕊为他所做的这种改变。

说实话,今天的事情在林风看来真够戏剧性的,风天逸雪都准备今晚离开这里回香港了,偏偏唐蕊她们刚好今晚要到这里住。在自己寻摸着怎么去解释的时候,平素里习惯刁难他的唐大小姐却选择了大度置之。

今晚,真是个充满意外和戏剧性的夜晚。

不过,今晚事情的戏剧性还没有结束,在林风感激地要为两位大小姐做饭犒赏他们的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喂!林风,还记得我吗?”一个甜美却有些冰冷的女子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电话声音不小,唐蕊和李思瑶自然都很清楚地听在了耳里。

“呃!是谁?”林风望着面前的唐蕊和李思瑶,有些纳闷地道,一时间心神不宁的,他还真没听出来是谁。

“我是沈若溪,你忘了我们在燕京的约定了吗?上次的事情,你是不是该给我个答复了?”电话那端的沈若溪道。

林风这才想起了那个女人,不过对于她所说的那个问题,林风还没有真正地去考虑过。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林风有些应接不暇,如果不是今晚沈若溪打来电话,他都快把那件事情暂时抛到脑后了。

“呃?什么事?”林风皱了皱眉道,这个电话打得真不合时宜,为什么偏偏赶得这么巧,在这个时候,他很不愿意有女的给他打电话,更何况他知道这个女人找他,往往是直截了当地把他约出去面谈。

果然,沈若溪道:“出来谈一下吧,这种事情,我会在电话里和你说吗?谁知道你的身边有没有其他人啊!一个小时后见!”

沈若溪用的还是她对别人一贯用的那种命令语气,留了个地址后,不等林风答应不答应便挂断了电话。

“她是谁?”电话刚挂断,唐蕊即对林风问道。

“燕京的一位合作伙伴!”林风回道,这样形容沈若溪或许贴切一点。

“漂不漂亮?”李思瑶紧跟着问道。

“呃,一般般吧!”林风有些违心地回道。

唐蕊道:“这么晚你还要出去见她吗?”

林风点了点头,李思瑶道:“禽兽哥,这么晚了,你去一个女人家里谈什么业务啊?哼哼!”

“我也去!”唐蕊道,很明显这是她不放心。李思瑶随即附和道她也要去。

沈若溪提供的那个地址实在太难找了,林风开着车带着两位大小姐兜了好大一圈才算找到。地方的位置挺偏的,在东海五环外的一个大院里。

大院有军人站岗,几人下了车,然后就看到一个穿着军衣的女人走出院门外。

“禽兽哥,你还骗我们!”李思瑶立即不满地道,那女人英姿飒爽、容貌极其出众,如果不是脸上表情有些冰冷,那就是一个十足完美的美人。

唐蕊和李思瑶都努了努嘴,心道这就是林风所说的一般般吗?这样的都是一般般,那这世界上岂不是只剩她们两位美女了。

“呃,连笑都不会的女人,有什么好看的!”林风道。

“哼!你好像很了解她啊!”唐蕊道,她搞不懂,这个女人又是从哪冒出来的,林风什么时候又和这个女人认识了?

“见过一次面,聊了半个小时,没见她笑过,她好像不会笑,不信你们试试。”林风道。

沈若溪走到了他们面前,看到林风居然带着两个漂亮女孩儿一起来,她不由得秀眉一蹙,心道你把这当成什么地方了?来找你可是谈重要事情的,不是邀请你来度假,怎么还左拥右抱地来了。

“整整迟到了二十分钟,林风,你不应该是这么没有时间观念吧!”沈若溪对林风道,语气止不住就有些训话的意思。

林风笑了笑,也没有解释,心里却道你这地方真不是一般的难找,我能顺利找到就不错了。

“你是林风的上司吗?为什么我不认识你?如果你不是,不要用这种语气对林风说话!”唐蕊走上前,正色地对沈若溪道。

李思瑶随即附和道:“就是!只有蕊蕊才可以这样对林风说话,你到底是谁呀?凭什么这样子!”

沈若溪被这两个女孩子搞得莫名其妙,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平日里哪有人敢这样子对她说话啊。

“两位小姐,你们是什么人?”沈若溪道。

“唐蕊是我姐姐,林风当然是我姐夫了!”不等唐蕊开口,李思瑶抢先回答了。

沈若溪诧异地眨了眨美眸,目光转向林风,林风点了点头,证实确实如此,接着对唐蕊和李思瑶介绍沈若溪。

“原来也是美女老总啊,不过我觉得不如雅诗姐,哼,成天冷着脸,看着就让人没心情!”几人在沈若溪的带领下进了院子,唐蕊在李思瑶耳边轻声地道。

“就是嘛,回去你要让禽兽哥少和这种女人来往,被她传染得连笑都忘记了就麻烦了。”李思瑶附和道。

进了正屋,沈若溪让侍者端来茶和茶点,继而对唐蕊和李思瑶道:“两位小姐,我和林先生有重要的事务要谈,当然,只限我们两人秘密交谈,希望二位理解一下。”

唐蕊和李思瑶相视一望,随后唐蕊点了点头,她们两个留在了这个大厅里,然后林风在沈若溪的带领下进了另一个正屋。

这个院子很大,有点燕京古代四合院的感觉,不过明显更大,而且除了屋舍外,后面还有假山、荷花池等,虽然夜晚看不到具体样貌,但无疑这里是个很有情调的地方,而且相对安静,颐养陶冶什么的很适合。

“这里是什么地方?一般难找的地方,好像都会显得有点特别!”林风望着四周古朴而雅致的中式装修,对沈若溪道。

沈若溪道:“你想表达什么?”

林风道:“这么晚把我约到这种特别的地方,一定有你特别的目的。”

“没什么特别的,电话里不是都跟你说了吗?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沈若溪对林风问道。

“如果我说我没怎么考虑呢?”林风笑道。

沈若溪正色道:“林风,上次我说的那些话你应该记得,我说的那个事情的重要性你也知道。所以,我不喜欢你现在的态度。”

“现在是你的在拉拢我,所以你觉不觉得你应该放下姿态、谦逊一点,不管怎么样,你得让我有最起码的归属感和知情权吧!”林风道。

“你……!”沈若溪秀眉再次微蹙,随后她深吸了口气,道:“你想知道什么?”

“这里是什么地方?”林风问道,随即强调了一句道:“说实话,谎话我能听出来的。”

沈若溪瞪了林风一眼,随即道:“我爷爷的寓所,退休之后的他,每年有几个月会呆在东海,不过一般是冬季的时候。”

这里确实是沈若溪的爷爷沈沧南的寓所,沈沧南不喜欢燕京寒冷干燥的冬季,也不喜欢它炎热的夏季,所以夏季的时候他不是在北戴河就是承德,冬季会选择东海,虽然东海的冬季也并不是温暖如春,但对于东海,沈沧南就是存在那么一种情结。

“他老人家现在就在这里?”林风对沈若溪问道。

“当然不是了,这件事情,你还没有先和我确定,现在怎么可能劳他老人家大驾!”沈若溪道,心道你也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林风道:“你具体想要我做什么?”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并且对你强调过吧,我们公司有一次行动,是武防部直属的一次秘密行动,你要做的,就是秘密参与到这个行动中来!”沈若溪道。

“呃!什么庞大的行动?能再具体一点吗?”林风道,他心道就算是一趟浑水,你最起码也得让我知道这水有多浑有多深,里面有没有鳄鱼和食人鱼吧!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一定要去趟这趟浑水。

沈若溪道:“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但是你有参与进来的理由!”

“什么理由?”林风问道。

“这是一次庞大的秘密行动,意义非常重大,林风,你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整个华夏,可以说,我们都义不容辞!”沈若溪正色道。

“听你这么一说,意义果然重大,不过,我从小在乡下生活的,目光短浅,见识有限,觉悟也就没那么高,所以这件事情,我好像答应不了你。”林风轻描淡写地笑道。

沈若溪皱眉看着林风,正色道:“我好像说服不了你,你怎样才会合作?”

“好像没办法,你说的行动意义越重大,危险性也就越大,你看到我漂亮的未婚妻了,我舍不得离开她!”林风道。

“你……!你的觉悟确实让我很无语,我承认我拿你没办法了,好吧,我现在就带你见我爷爷!”沈若溪看着林风,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