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最后的决断/最强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鹰石慢慢地倒了两杯红酒,然后端起其中一杯递给了唐建豪,两人碰了一杯,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酒是百年陈酿的,欧洲著名酒庄出品,上个世纪纯手工酿制,你觉得味道怎么样?”苏鹰石淡淡地对唐建豪问道。

“很好!”唐建豪道。

“再详细地形容一下,我记得你对酒也有些研究!”苏鹰石道。

“有苦有甜,有岁月的味道!”

苏鹰石道:“是啊,一百年的时间,才赋予了它这些,远不是那些十年陈酿可以比拟的。十年的时间不算长,更不算短,它的长短,取决于一个人在这个时间里的经历,是开心得志,还是郁郁寡欢,如果是带着刻骨的仇恨、悲愤和绝望,那每一天都得承受度日如年的痛苦,更何况是十年,三千六百多个日日夜夜!这种感觉,你是体会不到的!”

唐建豪道:“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我今天来,就是接受你任何形式的惩罚,造成你这十年不幸的是我,和其他人都没有任何关系。”

“你是在证明自己肩扛一切的伟大吗?还是想向我请求,用你的一死来了断一切。”苏鹰石冷冷地笑了一声道。

唐建豪沉默了一会儿,随即道:“如果这是最合适的解决方式,我唐建豪会毫不犹豫,我不怕死无葬身之地。我的请求,只有我刚才说的那些,放过我的妻子女儿吧。这是我一直强调和请求的,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她们都只是最单纯的无辜者。”

“这个时候,你觉得还能对我提出请求吗?这听起来好像有些荒谬!”苏鹰石道。

“鹰哥,祸不及妻儿,你也是有妻子有女儿的人。当年我的确针对的是你,但没有想过要伤害你的妻子女儿。确实,当年我想过要杀死你,但阴差阳错,那一枪却打在了慕雨的身上,雨心也在后来的意外中失散,我承认,这是我犯下的罪孽,是我十年来一直耿耿于怀的罪孽!”唐建豪道。

苏鹰石又倒了杯酒,饮了一口,正色对唐建豪道:“阿豪,说实话,十年来,我想的最多的,就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回敬你当年做的一切。可今天,这一切终于来临了,你却让我感到如此的失望,我很反感你的妥协退让,因为我希望看到你的垂死挣扎!”

“现在我们之间胜负还未定,你就轻易放弃妥协,这可不像你当年的作风。难道十年养尊处优的生活,已经磨灭了你的斗志?唐建豪,我要的是和你之间的生死之战,胜败无悔,不是要你像个可怜虫一样,在我面前乞求!唐建豪,你在害怕什么,拿出你当年一心要杀死我的那种锐气吧,说实话,我还是欣赏那时候的你!现在的你,让我失望得连杀死你都懒得动手!”

唐建豪笑而不语,他觉得苏鹰石说的一切或许有道理,但这一切在他看来却已经不重要了。或许是自己真的累了,厌倦了这种博弈,他无意再与苏鹰石博弈。更何况,自己的一切,原本就是从苏鹰石手中夺得的,现在再让他回到苏鹰石手里,一切顺理成章。

苏鹰石是个成败观念很强的人,这种信手拈来的胜利,不会让他有一点胜利的快感。正如他所说的,他希望看到的是唐建豪目带绝望的垂死挣扎,而不是看到他就这样毫无反抗地甘愿选择失败。

这是他等了十年的反击战,以苏鹰石的性格,他真的不愿意这场战斗如此的没有悬念,如此的不精彩。

“这是我不想看到的,也不会理睬你的请求,唐建豪,你回去吧,回去继续面对你要面对的一切!”苏鹰石对唐建豪道。

苏鹰石的态度很明显,他不在这里杀死他,他要继续和唐建豪进行一场博弈,就像猫抓到了老鼠一样,不会轻易一口吃掉。正如苏鹰石刚才所说,他想看到唐建豪垂死挣扎的过程。

唐建豪沉默了一会儿,这才道:“也许,我该告诉你真正的原因吧,十年前我为什么要针对你,为什么要把你赶尽杀绝!”

“很好,我喜欢你用赶尽杀绝这个词!”苏鹰石似乎来了兴趣,笑道:“一切都是李青河指使你的,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是他的眼中钉。我的崛起,让他必须除之而后快。你,只不过是他的一只听话的鹰犬而已!”

唐建豪道:“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虽然我是当年那些事情的执行者,但我并没有必要必须取你的性命,之所以把你赶尽杀绝,那其实只是我的私心,为了一个我爱的女人!”

“慕雨?”苏鹰石皱了皱眉。

“没错,虽然那时候她已经嫁给你八年,但我的心里仍然没有忘记她,你的存在,就是我和她之间的绊脚石,所以我下定决心要杀死你。只可惜,这个做法带给我的是十年心灰意冷的梦,她挡住了本该射向你身上的子弹,我亲手杀死我最爱的女人!”唐建豪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当年的那一幕,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如果不是因为知道秦慕雨现在活着,他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苏鹰石,你错了,唐苏两家的恩怨,其实没有你想的那样复杂,那其实就是当年一个为爱痴狂的自私可怜虫,做出的一件疯狂的事情。没想到吧,这一切,不过就是为了一个女人,你要报复,毁掉那个曾经觊觎你女人的人就足够了。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让它大张旗鼓!”唐建豪这次冷笑着道。

唐建豪的话,无疑让苏鹰石陷入了一种被动的局面,现在唐建豪把当年的一切都归结于这一理由,是苏鹰石诧异而不可理解的,更多的,他是不可容忍。在当年追求秦慕雨的争夺中,苏鹰石成了最后的胜利者,作为一个男人,他自然无法忍受唐建豪对自己妻子的觊觎。也许这是爱慕,但在苏鹰石看来,这就是觊觎。

当年的唐建豪,或许真的存在那一种私心,所以借着李青河对付苏鹰石的机会,试图杀死他,为了秦慕雨。只是一切都说明,唐建豪所做的是错的,这个错不仅铸成了苏鹰石十年的痛苦,也铸成了唐建豪自己十年的心理煎熬。

唐建豪还想说什么,忽然一阵劲风袭过,他感到脖子一紧,苏鹰石鹰爪般的手,已经卡主了他的脖子。只要他稍一用力,唐建豪的脖子就会被拧断,这个他仇恨了十年的人,就会在他面前永远倒下,死在他手中。

唐建豪没有反抗,当然,他也反抗不了功力高强的苏鹰石。不过这一刻,他反倒异常的平静淡定,嘴角带着微笑,静静地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苏鹰石冷冷地看着唐建豪,在唐建豪的眼里,他看不到惊惶、害怕和绝望,只有解脱般的淡定和从容,显然早就为这一刻做好了准备。

“你还存在着非分之想!”苏鹰石目光如炬地道。

“至少当年是吧,不过所有的都随着那颗罪恶的子弹射出而停滞,让我解脱吧!”唐建豪道。

“你真的不怕?要知道,你失去了生命,就等于失去了你的一切,你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苏鹰石对唐建豪道。

唐建豪道:“我知道你选择让我死,就是变相地答应我的请求,请善待我的家人吧。我相信,你会这样做的。”

“十年前的我,和十年后的你,注定谁都不会是胜利者。只有对慕雨,你是胜利者,你现在可以一家团聚,对你来说就是最大的胜利,鹰哥,把握住你现在的胜利吧!”唐建豪淡然地道,说着闭上了眼睛。

苏鹰石卡着唐建豪的脖子,他的手忽然颤抖了,他在犹豫着什么,却直到最后,他都没有下定决心给予唐建豪致命的一击。最后,他的手缓缓地松开了,慢慢地收了回去。

纵然苏鹰石对唐建豪怀有刻骨的仇恨,但最大的根源不是因为他谋夺了苏家的产业,而是他杀死了秦慕雨,让他的女儿失散在外生死不明。所以越狱后第一次在显示屏中与唐建豪见面时,他表现出了极端的仇恨,誓要将唐建豪赶尽杀绝。那个时候的他,只想毁掉唐建豪的一切,他的事业、家庭、以及他的生命。

但现在,秦慕雨和女儿都安然无恙,快乐地生活着,苏鹰石对唐建豪的杀意也泯灭了许多,他不想杀死他了,让他接受他应该接受的惩罚,一切也就足够。

一方面是他觉得没有杀死唐建豪的必要性了,另一方面,他不想给妻子和女儿留下阴影,为了她们,他还是选择最简单直接的解决方式,让这一切就此结束。

正如唐建豪所说,自己应该好好把握这次的团聚。苏鹰石觉得,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怎么可以伴随着杀伐。

“你走吧,离开这里、离开唐朝、离开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除了你的家庭,什么都留下,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苏鹰石背过身,头微微上仰,看着天花板对唐建豪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